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书展谈鲁迅:我们这个时代还要不要读鲁迅的书?

2016-8-23 10:24: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永娟 选稿:叶页

  “今天,我们还要不要阅读鲁迅?”为纪念鲁迅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在今年上海书展上,有多个版本的《鲁迅传》新书签售,多位学者就“怎样认识鲁迅”,“怎样阅读鲁迅”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认识鲁迅要走近鲁迅

  对于鲁迅其人,其生前身后都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我们究竟该怎样认识鲁迅?对此,《搏击暗夜——鲁迅传》的作者陈漱渝认为,认识鲁迅,阅读鲁迅作品,最重要是四个字:“知人论世”,“这是打开鲁迅作品的钥匙”。陈漱渝说,要了解鲁迅,就要走近鲁迅,了解鲁迅的作品,就要了解鲁迅身边的人,他所生活的时代,以及跟他有关系的同时代的人,不了解那个时代就不可能读懂鲁迅。

  杨扬,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鲁迅研究者。他认为可以通过人物关系的比较来了解一个人的性格、人品,“有一句话说得好,‘看一个人要看他交的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沉淀,鲁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基本上已经浮现在读者的眼前。那些骂鲁迅的人,丑化鲁迅的人,最后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杨扬认为,“鲁迅尽管有种种不足或者弱点,但并没有影响他作为一个伟大人物的存在。”

  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在哪里?

  近几年,对于鲁迅的文学地位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出现,尤其是鲁迅作品退出语文教材引发了一些争议,甚至有人质疑“我们这个时代是否还需要鲁迅?”对此,作家陈歆耕和鲁迅研究者杨扬都认为,“恰恰相反,我们要反思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在哪里?”

  《剑魂箫韵——龚自珍传》一书的作者陈歆耕认为,鲁迅与龚自珍都是伟大的思想家,鲁迅是一个战士,一个战斗型的文人。当代中国文坛有高原、缺高峰,就是因为思想乏力,缺少鲁迅这样的作家。

  杨扬认为,近些年大家开始重新认识鲁迅,对鲁迅有了一些不同的评价,并不代表着否定鲁迅。“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是对以往教条主义研究鲁迅的一种质疑,是要还原一个真实的鲁迅。”

  而至于还要不要读鲁迅,杨扬认为,80多年前鲁迅在杂文里描写的一些文化现象,一些世态风情,在我们今天并没有消失,鲁迅的杂文仍然有其现实意义。现在大家都更喜欢偏生活化的文学作品,也更喜欢读张爱玲、林语堂。“但是我们不能把这种对日常生活的渲染,跟鲁迅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对立起来。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缺乏像张爱玲这一类作家,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在哪里?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上一篇稿件

书展谈鲁迅:我们这个时代还要不要读鲁迅的书?

2016年8月23日 10:24 来源:东方网

  “今天,我们还要不要阅读鲁迅?”为纪念鲁迅诞辰135周年、逝世80周年,在今年上海书展上,有多个版本的《鲁迅传》新书签售,多位学者就“怎样认识鲁迅”,“怎样阅读鲁迅”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认识鲁迅要走近鲁迅

  对于鲁迅其人,其生前身后都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我们究竟该怎样认识鲁迅?对此,《搏击暗夜——鲁迅传》的作者陈漱渝认为,认识鲁迅,阅读鲁迅作品,最重要是四个字:“知人论世”,“这是打开鲁迅作品的钥匙”。陈漱渝说,要了解鲁迅,就要走近鲁迅,了解鲁迅的作品,就要了解鲁迅身边的人,他所生活的时代,以及跟他有关系的同时代的人,不了解那个时代就不可能读懂鲁迅。

  杨扬,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鲁迅研究者。他认为可以通过人物关系的比较来了解一个人的性格、人品,“有一句话说得好,‘看一个人要看他交的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的也是同样的道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沉淀,鲁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基本上已经浮现在读者的眼前。那些骂鲁迅的人,丑化鲁迅的人,最后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杨扬认为,“鲁迅尽管有种种不足或者弱点,但并没有影响他作为一个伟大人物的存在。”

  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在哪里?

  近几年,对于鲁迅的文学地位也有一些不同的声音出现,尤其是鲁迅作品退出语文教材引发了一些争议,甚至有人质疑“我们这个时代是否还需要鲁迅?”对此,作家陈歆耕和鲁迅研究者杨扬都认为,“恰恰相反,我们要反思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在哪里?”

  《剑魂箫韵——龚自珍传》一书的作者陈歆耕认为,鲁迅与龚自珍都是伟大的思想家,鲁迅是一个战士,一个战斗型的文人。当代中国文坛有高原、缺高峰,就是因为思想乏力,缺少鲁迅这样的作家。

  杨扬认为,近些年大家开始重新认识鲁迅,对鲁迅有了一些不同的评价,并不代表着否定鲁迅。“在某种意义上,其实是对以往教条主义研究鲁迅的一种质疑,是要还原一个真实的鲁迅。”

  而至于还要不要读鲁迅,杨扬认为,80多年前鲁迅在杂文里描写的一些文化现象,一些世态风情,在我们今天并没有消失,鲁迅的杂文仍然有其现实意义。现在大家都更喜欢偏生活化的文学作品,也更喜欢读张爱玲、林语堂。“但是我们不能把这种对日常生活的渲染,跟鲁迅坚韧不拔的战斗精神对立起来。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缺乏像张爱玲这一类作家,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鲁迅在哪里?这是值得我们深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