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全球畅销书作家面临同样的“销售焦虑”

2016-8-23 05:50:26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熙涵 选稿:吴春伟

  “《追风筝的人》畅销了以后,卡勒德·胡赛尼的第二本书《灿烂千阳》手稿刚到的时候,就卖了10个国家与地区的版权,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因为凭一本书突然畅销走红的作家,到了出第二本书往往会就有一点点下滑的趋势,这像是一个规律。”日前,超级畅销书《追风筝的人》作者胡赛尼的经纪人钱德勒·克劳福德女士在上海书展出席《追风筝的人》(十年珍藏本)首发时这么表述。其实,许多畅销书作家都遭遇过作品销量一本不如一本书的境遇。能不能走得更远,有时候全凭运气。

  销售势头无法赶超前作

  据悉,《追风筝的人》自2003年在国际首发后,累计全球销量达3200万册,中国大陆销量也突破500万册,是这10年来中国大陆始终盘踞畅销书榜前三位的图书,说它是一本现象级的畅销书毫不为过。从默默无闻的作者,到全世界瞩目的畅销书作家,胡赛尼的创作步履不停,之后写作、出版的《灿烂千阳》和《群山回唱》,虽然仍在全球保持一定程度的畅销,也保持着不错的文学品质,但势头已无法赶超前作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这样的事不仅仅发生在胡赛尼身上,意大利作家、《孤独的质数》的作者保罗·乔尔达诺似乎也陷入了作品畅销势头难以为继的怪圈。一个默默无闻的作家,要出第一本书并不容易。特别是在国外,一部分的作家得以崭露头角靠的是文学奖的加持。据业内人士透露:乔尔达诺25岁以处女作《质数的孤独》荣获意大利最高文学奖斯特雷加文学奖,这位粒子物理学博士成为了该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得主。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开始全球放映以后,《质数的孤独》迅速成为一本畅销书。尽管该书在中国累计销售10多万册的成绩,还远不能与它在母国创造的500万册的成绩相提并论,但无论如何,以一个无名作家的身份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狂销10万册已是个令人惊叹的数字。但好景不常,乔尔达诺的名字并未成为畅销的保证。2013年,成名作出版后的第5个年头,乔尔达诺写出了以发生在阿富汗的战争为题材的第二部作品《人体》。为写这本书,乔尔达诺还专门飞赴阿富汗,与士兵同吃同住了很长时间,借此近距离观察“战争”。然而,运气似乎正在逐渐离开这位意大利人。

  《人体》一书的销量难望前作项背。之后,乔尔达诺的写作又回到他拿手的领域:爱与孤独。今年4月,国内翻译出版了他的第三部作品《黑与银》。这部诉说爱与孤独的小说,着力挖掘生活平静表象下人性的幽微曲折。令人颇感意外的是,《黑与银》也没能将乔尔达诺带回成功的轨道,该书的市场表现一般。目前,销量仅在2万册上下。

  图书畅销与否有时并无逻辑可循

  在出版业流传着一个说法,书的畅销与否有时候并没有必然的逻辑可循。高销量作家市场后劲不足,在近年来的引进版图书中可谓是屡见不鲜。日本作家青山七惠以《窗灯》摘得第42届日本文艺奖时只有22岁。时隔2年后,《一个人的好天气》便摘得日本文学最高奖“芥川奖”。嗅觉灵敏的国内出版人,迅速将目光锁定这位日本当代文学的未来之星。《一个人的好天气》以最快的速度被引进国内,并广受中国读者的喜爱,销量一路飙升,近年来它由一本畅销书进而变成一本长销书,前后加印十多次,累计销量超过30万册。成名前,青山七惠一边做一份固定工作一边写作,直到《一个人的好天气》出版之后,她才有足够的底气辞去工作,专注于写作这件事。但她并没就此走上流行小说家的道路,成名后的她依然只写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只可惜好景不长,青山七惠之后几部小说新作,都没有《一个人的好天气》那样的运气。除《温柔的叹息》外,《离别之音》《新娘》《魔法师俱乐部》等新作销量都很一般。青山七惠也在中国大陆也同样面临读者流失的问题。

  相关链接

  一本相信灵魂的人才能读懂的书

  《追风筝的人》(珍藏纪念版)

  (美国)卡勒德?胡赛尼

  上海人民出版社

  有书评人说这是一部相信灵魂的人才能读懂的书,它不仅展示了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也展示了一个民族的灵魂史。作者卡勒德·胡赛尼生于阿富汗喀布尔市,后随父亲迁往美国,著有小说《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群山回唱》,作品全球销量超过4000万册。

  今年8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追风筝的人》,为该书引进中国10周年珍藏纪念版,特别收入作者新版序言,并收入意大利著名摄影师路易吉·巴尔代利的相关摄影作品和手记。跟随他的

  目光,能够看到放风筝的孩子真实的模样,也可以看到一个曾经满目疮痍的国家正在慢慢发生改变。

  这本小说太令人震撼,很长一段时日,让我所读的一切都相形失色。文学与生活中的所有重要主题,都交织在这部惊世之作里:爱、愧疚、赎罪……

  ———智利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

  它是一本好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曲折,常常出人意料但又合乎情理,叙述紧凑而流畅,不玩文学的技巧和噱头,能够吸引读者一口气读下来。作为小说,该书的更重要价值是对人性的描写和揭示,在深层次上,可以把这本书看作一部道德小说,但它丝毫没有说教的气息,而是表达了对人性的真切的体察。

  ———作家周国平

  风格趋同:从数学家到物理男

  《黑与银》

  (意大利)保罗?乔尔达诺

  上海译文出版社

  意大利著名作家保罗·乔尔达诺25岁时凭处女作《质数的孤独》荣获意大利最高文学奖斯特雷加文学奖,成为该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得主。《黑与银》是他的第3部作品,是又一部诉说爱与孤独、直击心灵的力作。

  在意大利语里,黑色代表男人,银色代表月亮和女人。《黑与银》的主人公是一名不善交际的物理学家,妻子诺拉则是一名热情外向的室内设计师。相处多年的保姆A女士患病离去后,表面上依然和谐的家庭,却在无形中开始瓦解……

  有评论说,《质数的孤独》里马蒂亚是数学家,《黑与银》里的丈夫则是在大学任教的物理男。从《质数的孤独》一路走来,读者深切地感受到乔尔达诺的写作风格日趋稳固。

  这部刻骨铭心的小说从理性和感性两方面审视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作者乔尔达诺文笔优美,功底深厚,简洁的对话创造出真实的人物,薄薄一本书富有深意。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短了,读完意犹未尽。

  ———《圣路易斯邮报》

  融合了急躁的现代生活和痛失至亲好友的经历,证明了乔尔达诺是一个洞悉复杂人性的作家。

  ———《出版人周刊》

  孤独的真相是什么

  《灯之湖畔》

  (日本)青山七惠

  上海译文出版社

  日本女作家青山七惠2005年凭借小说处女作《窗灯》获第42届日本文艺奖,在文学界崭露头角。2007年以《一个人的好天气》荣膺芥川龙之介奖,2009年又凭《碎片》夺得第35届川端康成文学奖。《灯之湖畔》是这位80后小说家的长篇新作,一个关于坚守和逃离、禁锢与成长的故事。

  《灯之湖畔》中的久米灯子被朋友们戏称为“天上的人”,她甘愿守在旅客越来越少的山腰湖畔,经营家里的餐厅。久米家还有沉默寡言的父亲源三、活泼的二姐阿悠和小妹花映。生活在湖畔、被湖温柔守护着的三姐妹的生活渐渐发生变化,怀揣着各自的秘密开始面对新的人生……这是一部能让人感受到湖畔凉爽澄澈空气的作品。不过,有评论认为,看似为他人着想的温柔,灯子却在重复着孤单的宿命。探讨孤独的真相,是《灯之湖畔》和《一个人的好天气》一脉相承的地方。

  青山七惠并不是一个猎奇的作家,她所关注的是平凡人生活中的张力。比如一个老父三个女儿的设定,李安在电影《饮食男女》中也曾采用:大女儿愁嫁在家,二女儿吵着要走,三女儿看似最乖巧懂事却在爱情上走得最大胆。“长女如母”是这个家庭的最大困惑,也是最大的张力所在,正如灯子自己说:“其实并不希望妹妹们变得像自己一样,灵魂被束缚在这个湖畔,对外面的世界不闻不问。”

  ———作家周语

上一篇稿件

全球畅销书作家面临同样的“销售焦虑”

2016年8月23日 05:50 来源:文汇报

  “《追风筝的人》畅销了以后,卡勒德·胡赛尼的第二本书《灿烂千阳》手稿刚到的时候,就卖了10个国家与地区的版权,但我还是有点担心,因为凭一本书突然畅销走红的作家,到了出第二本书往往会就有一点点下滑的趋势,这像是一个规律。”日前,超级畅销书《追风筝的人》作者胡赛尼的经纪人钱德勒·克劳福德女士在上海书展出席《追风筝的人》(十年珍藏本)首发时这么表述。其实,许多畅销书作家都遭遇过作品销量一本不如一本书的境遇。能不能走得更远,有时候全凭运气。

  销售势头无法赶超前作

  据悉,《追风筝的人》自2003年在国际首发后,累计全球销量达3200万册,中国大陆销量也突破500万册,是这10年来中国大陆始终盘踞畅销书榜前三位的图书,说它是一本现象级的畅销书毫不为过。从默默无闻的作者,到全世界瞩目的畅销书作家,胡赛尼的创作步履不停,之后写作、出版的《灿烂千阳》和《群山回唱》,虽然仍在全球保持一定程度的畅销,也保持着不错的文学品质,但势头已无法赶超前作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这样的事不仅仅发生在胡赛尼身上,意大利作家、《孤独的质数》的作者保罗·乔尔达诺似乎也陷入了作品畅销势头难以为继的怪圈。一个默默无闻的作家,要出第一本书并不容易。特别是在国外,一部分的作家得以崭露头角靠的是文学奖的加持。据业内人士透露:乔尔达诺25岁以处女作《质数的孤独》荣获意大利最高文学奖斯特雷加文学奖,这位粒子物理学博士成为了该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得主。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开始全球放映以后,《质数的孤独》迅速成为一本畅销书。尽管该书在中国累计销售10多万册的成绩,还远不能与它在母国创造的500万册的成绩相提并论,但无论如何,以一个无名作家的身份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狂销10万册已是个令人惊叹的数字。但好景不常,乔尔达诺的名字并未成为畅销的保证。2013年,成名作出版后的第5个年头,乔尔达诺写出了以发生在阿富汗的战争为题材的第二部作品《人体》。为写这本书,乔尔达诺还专门飞赴阿富汗,与士兵同吃同住了很长时间,借此近距离观察“战争”。然而,运气似乎正在逐渐离开这位意大利人。

  《人体》一书的销量难望前作项背。之后,乔尔达诺的写作又回到他拿手的领域:爱与孤独。今年4月,国内翻译出版了他的第三部作品《黑与银》。这部诉说爱与孤独的小说,着力挖掘生活平静表象下人性的幽微曲折。令人颇感意外的是,《黑与银》也没能将乔尔达诺带回成功的轨道,该书的市场表现一般。目前,销量仅在2万册上下。

  图书畅销与否有时并无逻辑可循

  在出版业流传着一个说法,书的畅销与否有时候并没有必然的逻辑可循。高销量作家市场后劲不足,在近年来的引进版图书中可谓是屡见不鲜。日本作家青山七惠以《窗灯》摘得第42届日本文艺奖时只有22岁。时隔2年后,《一个人的好天气》便摘得日本文学最高奖“芥川奖”。嗅觉灵敏的国内出版人,迅速将目光锁定这位日本当代文学的未来之星。《一个人的好天气》以最快的速度被引进国内,并广受中国读者的喜爱,销量一路飙升,近年来它由一本畅销书进而变成一本长销书,前后加印十多次,累计销量超过30万册。成名前,青山七惠一边做一份固定工作一边写作,直到《一个人的好天气》出版之后,她才有足够的底气辞去工作,专注于写作这件事。但她并没就此走上流行小说家的道路,成名后的她依然只写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只可惜好景不长,青山七惠之后几部小说新作,都没有《一个人的好天气》那样的运气。除《温柔的叹息》外,《离别之音》《新娘》《魔法师俱乐部》等新作销量都很一般。青山七惠也在中国大陆也同样面临读者流失的问题。

  相关链接

  一本相信灵魂的人才能读懂的书

  《追风筝的人》(珍藏纪念版)

  (美国)卡勒德?胡赛尼

  上海人民出版社

  有书评人说这是一部相信灵魂的人才能读懂的书,它不仅展示了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也展示了一个民族的灵魂史。作者卡勒德·胡赛尼生于阿富汗喀布尔市,后随父亲迁往美国,著有小说《追风筝的人》《灿烂千阳》《群山回唱》,作品全球销量超过4000万册。

  今年8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追风筝的人》,为该书引进中国10周年珍藏纪念版,特别收入作者新版序言,并收入意大利著名摄影师路易吉·巴尔代利的相关摄影作品和手记。跟随他的

  目光,能够看到放风筝的孩子真实的模样,也可以看到一个曾经满目疮痍的国家正在慢慢发生改变。

  这本小说太令人震撼,很长一段时日,让我所读的一切都相形失色。文学与生活中的所有重要主题,都交织在这部惊世之作里:爱、愧疚、赎罪……

  ———智利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

  它是一本好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曲折,常常出人意料但又合乎情理,叙述紧凑而流畅,不玩文学的技巧和噱头,能够吸引读者一口气读下来。作为小说,该书的更重要价值是对人性的描写和揭示,在深层次上,可以把这本书看作一部道德小说,但它丝毫没有说教的气息,而是表达了对人性的真切的体察。

  ———作家周国平

  风格趋同:从数学家到物理男

  《黑与银》

  (意大利)保罗?乔尔达诺

  上海译文出版社

  意大利著名作家保罗·乔尔达诺25岁时凭处女作《质数的孤独》荣获意大利最高文学奖斯特雷加文学奖,成为该奖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得主。《黑与银》是他的第3部作品,是又一部诉说爱与孤独、直击心灵的力作。

  在意大利语里,黑色代表男人,银色代表月亮和女人。《黑与银》的主人公是一名不善交际的物理学家,妻子诺拉则是一名热情外向的室内设计师。相处多年的保姆A女士患病离去后,表面上依然和谐的家庭,却在无形中开始瓦解……

  有评论说,《质数的孤独》里马蒂亚是数学家,《黑与银》里的丈夫则是在大学任教的物理男。从《质数的孤独》一路走来,读者深切地感受到乔尔达诺的写作风格日趋稳固。

  这部刻骨铭心的小说从理性和感性两方面审视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作者乔尔达诺文笔优美,功底深厚,简洁的对话创造出真实的人物,薄薄一本书富有深意。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短了,读完意犹未尽。

  ———《圣路易斯邮报》

  融合了急躁的现代生活和痛失至亲好友的经历,证明了乔尔达诺是一个洞悉复杂人性的作家。

  ———《出版人周刊》

  孤独的真相是什么

  《灯之湖畔》

  (日本)青山七惠

  上海译文出版社

  日本女作家青山七惠2005年凭借小说处女作《窗灯》获第42届日本文艺奖,在文学界崭露头角。2007年以《一个人的好天气》荣膺芥川龙之介奖,2009年又凭《碎片》夺得第35届川端康成文学奖。《灯之湖畔》是这位80后小说家的长篇新作,一个关于坚守和逃离、禁锢与成长的故事。

  《灯之湖畔》中的久米灯子被朋友们戏称为“天上的人”,她甘愿守在旅客越来越少的山腰湖畔,经营家里的餐厅。久米家还有沉默寡言的父亲源三、活泼的二姐阿悠和小妹花映。生活在湖畔、被湖温柔守护着的三姐妹的生活渐渐发生变化,怀揣着各自的秘密开始面对新的人生……这是一部能让人感受到湖畔凉爽澄澈空气的作品。不过,有评论认为,看似为他人着想的温柔,灯子却在重复着孤单的宿命。探讨孤独的真相,是《灯之湖畔》和《一个人的好天气》一脉相承的地方。

  青山七惠并不是一个猎奇的作家,她所关注的是平凡人生活中的张力。比如一个老父三个女儿的设定,李安在电影《饮食男女》中也曾采用:大女儿愁嫁在家,二女儿吵着要走,三女儿看似最乖巧懂事却在爱情上走得最大胆。“长女如母”是这个家庭的最大困惑,也是最大的张力所在,正如灯子自己说:“其实并不希望妹妹们变得像自己一样,灵魂被束缚在这个湖畔,对外面的世界不闻不问。”

  ———作家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