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高颜值"作家书展受追捧 他们的畅销与文学无关

2016-8-22 20:54:00

来源:上海观察 作者:小愚、嘉豪 选稿:王丽琳

“出版的商业化、媒体的造星运动、社会的消费主义倾向共同造就了他们。”

这几日,上海书展被沈煜伦、张皓宸、苑子文苑子豪兄弟等一批高颜值“偶像派”作家的粉丝包围了。粉丝们冒着酷暑排着长队,只为了得到偶像的一个签名、一次握手。他们当中最幸运的,可以在其他粉丝嫉妒的眼光中与偶像合照。这些“偶像派”作家的书为什么能占据图书销售排行榜?消费“偶像派”作家暴露了这个时代怎样的阅读倾向?

先当网红再当作家,粉丝经济造就高销量

出现粉丝最多的,是上周日身高192cm、面容精致的85后畅销书作家沈煜伦的签售会。长得看不到尽头的粉丝队伍、100多个志愿者、6小时近万本的签售纪录,这样的狂热媲美任何当红明星。1986年出生的沈煜伦去年出版第一本书《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迅速席卷各大销售网站榜首。其实,早在2012年,沈煜伦就成为当年百度贴吧男神评比第一名,是名副其实的“网红”。他的公众形象着实很“偶像”:香港理工大学高材生、留学咨询机构和化妆品公司的CEO、弹琴画画唱歌样样精通。他有280万微博粉丝,每一张自拍都有约10万人次点赞。今年书展,沈煜伦带来新作《四世生花》,据说同名电视剧将于今年11月开机,他本人将担任编剧和男主演。

带来新作《穿越人海拥抱你》的苑子文苑子豪兄弟,则是北大双胞胎高材生。早在2012年,他们出第一本书之前就上过《鲁豫有约》。这几年,他们更是频繁在各大卫视的真人秀节目中露面,包括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在作家身份之外,苑家兄弟还经营着面膜品牌,代言着服饰品牌。

比沈煜伦更为畅销的80后作家大冰,《乖,摸摸头》和《阿弥陀佛么么哒》两部作品加起来销量近600万。大冰从2002年起,在山东卫视做过10年主持人,有相当人气。这几年,大冰作为民谣歌手常常在全国各地巡演,每年都携新书进行百城百校巡回演讲。他并不算“小鲜肉”作家,但因为独特的个性和价值观受到追捧。大冰坦言,自己写一本书的平均时间是两个月,但他很看重和读者之间的关系。他常给读者发福利,比如赠送电脑和电子阅读器,邀请他们到自己的酒吧免费畅饮。大冰的微博粉丝超过230万,他对记者说:“我这几年没有一个晚上是在凌晨三点半之前睡的,每一条微博的评论我都会看完,并对其中的一些作出回复,这是我对读者的承诺。”他的新书《好吗好的》刚刚出炉,就创造了一小时全网卖出15万本的纪录。

文学评论家王纪人说:“这一波偶像派作家,是粉丝经济的产物。出版的商业化、媒体的造星运动、社会的消费主义倾向共同造就了他们。在他们那里,写作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种时尚、和文学没有太大的关系。”

沈煜伦签售会现场,粉丝在酷暑下排着长队。沈嘉豪 摄

治愈系“避重就轻”,并不代表文学的未来

这些“偶像派”作家的畅销书多为温暖、励志的短篇故事。苑子文、苑子豪的前两本书《愿我的世界总有你二分之一》《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都是短篇青春励志小说,今年来上海书展签售的《穿越人海拥抱你》则是温暖治愈系。在签售会现场,记者发现,他们的粉丝几乎全是20岁以下的女性。一位粉丝表示,比起“颜值”,更喜欢他们积极上进的性格。另一位粉丝说:“他们的书充满正能量,书中提到的失恋、工作中遇到的小麻烦等,我生活中都遇到过,看他们的书让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

面对治愈系故事的畅销,王纪人认为,这暴露了如今年轻人“避重就轻”的阅读选择。“真正伟大的文学是不能治愈的,反而会制造焦虑。它让原来浑浑噩噩地生活的人们看到社会的弊病、生活的矛盾。” 王纪人还指出,“偶像派”作家的“治愈系”写作往往是给同代人以及更年轻的读者看的,当他们的读者成长之后就不再是他们的崇拜者了,于是他们只能继续写给更年轻的读者,这限制了他们自身的成长和进步。

“偶像派”作家的畅销,同时也映衬出严肃文学的焦虑。一方面,担心人们不再愿意读经典的、有深度的作品,不再愿意读需要思考力和敏锐感受力的文字;而另一方面,也担心中国文学的未来。

其实,“偶像派”作家并不能代表中国文学的未来,在这些“偶像派”作家之外,还有许多80后、90后新生代作家正在探索自己的道路。作家阿乙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很看好中国90后作家,因为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思想开放、敢于尝试。王纪人认为,新生代作家还需要一些时间沉淀。“茅盾二十几岁就当上了《小说月报》主编。如今一些新生代作家,成名不晚于历史上的大作家,但距离真正的成大器、出大作还很远,他们的作品能不能在历史上流传下来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他希望,年轻的中国作家能在文学内容和形式上进行更多的探索,了解年轻人在想什么,深入浅出吸引年轻读者的目光。“他们需要思考的,不是靠文学以外的东西来吸引人,而是依靠文学本身的力量。”

苑子文、苑子豪签售会现场。 沈嘉豪 摄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高颜值"作家书展受追捧 他们的畅销与文学无关

2016年8月22日 20:54 来源:上海观察

“出版的商业化、媒体的造星运动、社会的消费主义倾向共同造就了他们。”

这几日,上海书展被沈煜伦、张皓宸、苑子文苑子豪兄弟等一批高颜值“偶像派”作家的粉丝包围了。粉丝们冒着酷暑排着长队,只为了得到偶像的一个签名、一次握手。他们当中最幸运的,可以在其他粉丝嫉妒的眼光中与偶像合照。这些“偶像派”作家的书为什么能占据图书销售排行榜?消费“偶像派”作家暴露了这个时代怎样的阅读倾向?

先当网红再当作家,粉丝经济造就高销量

出现粉丝最多的,是上周日身高192cm、面容精致的85后畅销书作家沈煜伦的签售会。长得看不到尽头的粉丝队伍、100多个志愿者、6小时近万本的签售纪录,这样的狂热媲美任何当红明星。1986年出生的沈煜伦去年出版第一本书《爱是一种微妙的滋养》,迅速席卷各大销售网站榜首。其实,早在2012年,沈煜伦就成为当年百度贴吧男神评比第一名,是名副其实的“网红”。他的公众形象着实很“偶像”:香港理工大学高材生、留学咨询机构和化妆品公司的CEO、弹琴画画唱歌样样精通。他有280万微博粉丝,每一张自拍都有约10万人次点赞。今年书展,沈煜伦带来新作《四世生花》,据说同名电视剧将于今年11月开机,他本人将担任编剧和男主演。

带来新作《穿越人海拥抱你》的苑子文苑子豪兄弟,则是北大双胞胎高材生。早在2012年,他们出第一本书之前就上过《鲁豫有约》。这几年,他们更是频繁在各大卫视的真人秀节目中露面,包括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在作家身份之外,苑家兄弟还经营着面膜品牌,代言着服饰品牌。

比沈煜伦更为畅销的80后作家大冰,《乖,摸摸头》和《阿弥陀佛么么哒》两部作品加起来销量近600万。大冰从2002年起,在山东卫视做过10年主持人,有相当人气。这几年,大冰作为民谣歌手常常在全国各地巡演,每年都携新书进行百城百校巡回演讲。他并不算“小鲜肉”作家,但因为独特的个性和价值观受到追捧。大冰坦言,自己写一本书的平均时间是两个月,但他很看重和读者之间的关系。他常给读者发福利,比如赠送电脑和电子阅读器,邀请他们到自己的酒吧免费畅饮。大冰的微博粉丝超过230万,他对记者说:“我这几年没有一个晚上是在凌晨三点半之前睡的,每一条微博的评论我都会看完,并对其中的一些作出回复,这是我对读者的承诺。”他的新书《好吗好的》刚刚出炉,就创造了一小时全网卖出15万本的纪录。

文学评论家王纪人说:“这一波偶像派作家,是粉丝经济的产物。出版的商业化、媒体的造星运动、社会的消费主义倾向共同造就了他们。在他们那里,写作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种时尚、和文学没有太大的关系。”

沈煜伦签售会现场,粉丝在酷暑下排着长队。沈嘉豪 摄

治愈系“避重就轻”,并不代表文学的未来

这些“偶像派”作家的畅销书多为温暖、励志的短篇故事。苑子文、苑子豪的前两本书《愿我的世界总有你二分之一》《我们都一样,年轻又彷徨》都是短篇青春励志小说,今年来上海书展签售的《穿越人海拥抱你》则是温暖治愈系。在签售会现场,记者发现,他们的粉丝几乎全是20岁以下的女性。一位粉丝表示,比起“颜值”,更喜欢他们积极上进的性格。另一位粉丝说:“他们的书充满正能量,书中提到的失恋、工作中遇到的小麻烦等,我生活中都遇到过,看他们的书让我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

面对治愈系故事的畅销,王纪人认为,这暴露了如今年轻人“避重就轻”的阅读选择。“真正伟大的文学是不能治愈的,反而会制造焦虑。它让原来浑浑噩噩地生活的人们看到社会的弊病、生活的矛盾。” 王纪人还指出,“偶像派”作家的“治愈系”写作往往是给同代人以及更年轻的读者看的,当他们的读者成长之后就不再是他们的崇拜者了,于是他们只能继续写给更年轻的读者,这限制了他们自身的成长和进步。

“偶像派”作家的畅销,同时也映衬出严肃文学的焦虑。一方面,担心人们不再愿意读经典的、有深度的作品,不再愿意读需要思考力和敏锐感受力的文字;而另一方面,也担心中国文学的未来。

其实,“偶像派”作家并不能代表中国文学的未来,在这些“偶像派”作家之外,还有许多80后、90后新生代作家正在探索自己的道路。作家阿乙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很看好中国90后作家,因为他们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思想开放、敢于尝试。王纪人认为,新生代作家还需要一些时间沉淀。“茅盾二十几岁就当上了《小说月报》主编。如今一些新生代作家,成名不晚于历史上的大作家,但距离真正的成大器、出大作还很远,他们的作品能不能在历史上流传下来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他希望,年轻的中国作家能在文学内容和形式上进行更多的探索,了解年轻人在想什么,深入浅出吸引年轻读者的目光。“他们需要思考的,不是靠文学以外的东西来吸引人,而是依靠文学本身的力量。”

苑子文、苑子豪签售会现场。 沈嘉豪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