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亮相上海书展 引人关注

2016-8-20 05:27:01

来源:文汇报 作者:李婷 选稿:曾炟

原标题:“如果你想猎奇,你要失望了!”

林风眠《绿衣仕女》(1950年)中华艺术宫藏。(资料图片)

  《画未了:林风眠传》《搏击暗夜———鲁迅传》《剑魂箫韵———龚自珍传》……在上海书展上,一批历史文化名人的传记引起了读者们的关注。

  “如果你想猎奇,那对不起,你要失望了!”在新书《搏击暗夜———鲁迅传》的上海书展首发式上,作者陈漱渝开门见山的一席话,给想发掘“八卦”的人泼了一捧冷水。亮相上海书展的名人传记作品写法多元,但有一个共同点:在严谨的史料考证中努力树立一个时代的感性文本。

  “他使东方的水墨和西方的色彩接吻”

  昨天下午,《画未了:林风眠传》在上海书展上举行新书签售会。这已是郑重所写的第三版林风眠传记,过去的20多年间,他走访林风眠的家人、朋友、学生,不断挖掘第一手资料,为的是尽可能客观还原林风眠的人生。“他使东方的水墨和西方的色彩接吻,为中国画艺术的革新作出了独特的贡献。”郑重说。

  林风眠创作的仕女图别具一格,画面中的她们无一例外有着一头乌黑漂亮的长发。该传记透露,这样的意象可能来自林风眠的母亲。这在林风眠曾写过的一些回忆童年的文字中有所体现:“我在母亲怀里发小孩子脾气,抓母亲的头发,纠缠得她没有办法继续洗她的头发。记得她们一面制酒,一面在烧热水。在一个大酒瓮里装好酒,放在灰堆里加热,周围烧着小树枝,同时烧水洗头发。这一幅构图是很入画的……”

  跳出被写作者的是非,才能逼近真实的人物

  《搏击暗夜———鲁迅传》最大的特质是真实,即展现一个在中国近现代文坛曾经存活过的文豪鲁迅。陈漱渝说,为了达到在历史场景中还原鲁迅真实状态的目的,这本传记所提供的史料“无一字无来历”,每个细节都逐一考订。

  “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不在于他和身边人的生活有多精彩,而取决于他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取决于他是思想上的斗士。”陈漱渝说,他研究鲁迅已有半个多世纪,前面的十几年,有一种习惯性思维,就是以鲁迅的是非为是非,认为他的职责就是保卫鲁迅。后来他慢慢悟到:只有跳出鲁迅,才能逼近鲁迅。这本传记中写到鲁迅与左翼作家叶紫的交往。叶紫不仅要多病且忙碌的鲁迅为他改稿,还让鲁迅为他开商店的朋友写招牌,要鲁迅为他研究殖民地问题的朋友写序言……尽管如此,鲁迅仍对叶紫关爱有加,甚至还照顾他生病的妻子和饥饿的孩子,凸显鲁迅对后辈的俯首甘为孺子牛。

  “自1947年第一本《鲁迅传》出版以来,国内外关于鲁迅的各类传记已有几十种。我从来没有期待我写出的鲁迅传会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我甚至想,如果真有那种让人‘耳目一新’的鲁迅传,那这部传记多半出了什么问题。”陈漱渝说,他只是想写一部能够取信于读者而又能看得明白的普及性读物。

  既写出人物的不可替代性,也写出活泼的细节

  与陈漱渝的《搏击暗夜———鲁迅传》一同被列入国家文化出版重大工程《中国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丛书的,还有陈歆耕的《剑魂箫韵———龚自珍传》。这本书希望呈现“一个可以感觉到其生命体温———有着棱角分明脸颊的普通又伟大的思想文化巨人”。书中还原了龚自珍的许多生活细节,比如:先生过扬州,寄居在好友魏源之絜园。一日夕,坐桌上,与一众访客高谈阔论。待到送客时,先生脚上靴子不知为何不见了,只好光脚送客。数日后,魏源之子在先生卧榻帐顶处找到了靴子。原来,先生在忘情笑谈时,手舞足蹈,把靴子甩飞了。

  陈歆耕说,龚自珍是清代第一诗文大家。正如柳亚子说的:“三百年来第一流。”然而,仅认识到这一点,龚自珍在历史上的不可取代性并没有真正体现出来。龚自珍让人高山仰止的伟大之处,更在于他对社会现实深刻的洞察力和犀利的批判力量。在该传记的第一章指出:龚自珍开了中国近代史上政论文学的先河。他以得风气之先的敏锐目光,认识到清朝统治“日之将夕,悲风骤至”,深刻洞察到社会潜藏着的严重危机。他大声疾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历史文化名人传记亮相上海书展 引人关注

2016年8月20日 05:27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如果你想猎奇,你要失望了!”

林风眠《绿衣仕女》(1950年)中华艺术宫藏。(资料图片)

  《画未了:林风眠传》《搏击暗夜———鲁迅传》《剑魂箫韵———龚自珍传》……在上海书展上,一批历史文化名人的传记引起了读者们的关注。

  “如果你想猎奇,那对不起,你要失望了!”在新书《搏击暗夜———鲁迅传》的上海书展首发式上,作者陈漱渝开门见山的一席话,给想发掘“八卦”的人泼了一捧冷水。亮相上海书展的名人传记作品写法多元,但有一个共同点:在严谨的史料考证中努力树立一个时代的感性文本。

  “他使东方的水墨和西方的色彩接吻”

  昨天下午,《画未了:林风眠传》在上海书展上举行新书签售会。这已是郑重所写的第三版林风眠传记,过去的20多年间,他走访林风眠的家人、朋友、学生,不断挖掘第一手资料,为的是尽可能客观还原林风眠的人生。“他使东方的水墨和西方的色彩接吻,为中国画艺术的革新作出了独特的贡献。”郑重说。

  林风眠创作的仕女图别具一格,画面中的她们无一例外有着一头乌黑漂亮的长发。该传记透露,这样的意象可能来自林风眠的母亲。这在林风眠曾写过的一些回忆童年的文字中有所体现:“我在母亲怀里发小孩子脾气,抓母亲的头发,纠缠得她没有办法继续洗她的头发。记得她们一面制酒,一面在烧热水。在一个大酒瓮里装好酒,放在灰堆里加热,周围烧着小树枝,同时烧水洗头发。这一幅构图是很入画的……”

  跳出被写作者的是非,才能逼近真实的人物

  《搏击暗夜———鲁迅传》最大的特质是真实,即展现一个在中国近现代文坛曾经存活过的文豪鲁迅。陈漱渝说,为了达到在历史场景中还原鲁迅真实状态的目的,这本传记所提供的史料“无一字无来历”,每个细节都逐一考订。

  “鲁迅之所以成为鲁迅,不在于他和身边人的生活有多精彩,而取决于他在文学创作上的成就,取决于他是思想上的斗士。”陈漱渝说,他研究鲁迅已有半个多世纪,前面的十几年,有一种习惯性思维,就是以鲁迅的是非为是非,认为他的职责就是保卫鲁迅。后来他慢慢悟到:只有跳出鲁迅,才能逼近鲁迅。这本传记中写到鲁迅与左翼作家叶紫的交往。叶紫不仅要多病且忙碌的鲁迅为他改稿,还让鲁迅为他开商店的朋友写招牌,要鲁迅为他研究殖民地问题的朋友写序言……尽管如此,鲁迅仍对叶紫关爱有加,甚至还照顾他生病的妻子和饥饿的孩子,凸显鲁迅对后辈的俯首甘为孺子牛。

  “自1947年第一本《鲁迅传》出版以来,国内外关于鲁迅的各类传记已有几十种。我从来没有期待我写出的鲁迅传会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我甚至想,如果真有那种让人‘耳目一新’的鲁迅传,那这部传记多半出了什么问题。”陈漱渝说,他只是想写一部能够取信于读者而又能看得明白的普及性读物。

  既写出人物的不可替代性,也写出活泼的细节

  与陈漱渝的《搏击暗夜———鲁迅传》一同被列入国家文化出版重大工程《中国历史文化名人》系列丛书的,还有陈歆耕的《剑魂箫韵———龚自珍传》。这本书希望呈现“一个可以感觉到其生命体温———有着棱角分明脸颊的普通又伟大的思想文化巨人”。书中还原了龚自珍的许多生活细节,比如:先生过扬州,寄居在好友魏源之絜园。一日夕,坐桌上,与一众访客高谈阔论。待到送客时,先生脚上靴子不知为何不见了,只好光脚送客。数日后,魏源之子在先生卧榻帐顶处找到了靴子。原来,先生在忘情笑谈时,手舞足蹈,把靴子甩飞了。

  陈歆耕说,龚自珍是清代第一诗文大家。正如柳亚子说的:“三百年来第一流。”然而,仅认识到这一点,龚自珍在历史上的不可取代性并没有真正体现出来。龚自珍让人高山仰止的伟大之处,更在于他对社会现实深刻的洞察力和犀利的批判力量。在该传记的第一章指出:龚自珍开了中国近代史上政论文学的先河。他以得风气之先的敏锐目光,认识到清朝统治“日之将夕,悲风骤至”,深刻洞察到社会潜藏着的严重危机。他大声疾呼:“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