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茅盾文学奖得主做客上海书展 呼唤写作回归传统

2016-8-20 05:26:58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熙涵 选稿:曾炟

原标题:阿来:荒诞无力不该是文学的主流

  东方网8月20日消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小说在学习西方现代派写作以后,一方面确实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就,与此同时也带来了某种程度的割裂。我还是比较愿意把中国传统文化观念里那种善良、美好、温暖的东西发掘出来。”在中国中坚一代的实力派作家中,阿来一直是个独特的存在。昨天下午,这位茅盾文学奖得主做客上海书展,来到上海市作家协会大厅,在发布新书《河上柏影》《蘑菇圈》《三只虫草》的同时,他仍停不下阿来式的思想丈量。他热爱行走大地,常年在高原和边地考察、记录。而思考自然与社会、传统与当下的关系,是阿来作品不变的母题,他的《尘埃落定》与《空山》都是“行”与“思”结合的产物。

  这些年,阿来渐渐形成了一种种看法,他认为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文学,受西方文学影响比较深。中国作家将他们学习到的各种写作技巧,以及受到的启发运用到他们的创作中,许多人都带有摹仿的痕迹。阿来指出,一部分西方现代文学体现了面对现实的无力、荒诞、反叛,有的西方文学用极端的方式暴露社会和人性的恶。“有位组织翻译现代文学的老先生临终前反思,认为不应主张通过偏激和极端来展现文学的深刻。”阿来说,“中华传统文明讲究中、和、雅、正,讲究把人性中蕴藏的那种善良、美好、温暖的东西发掘出来。所以,我非常希望用文学从社会从人性当中发掘美好。”

  阿来认为,讨论文学的时候,许多人会谈技术谈资源。但是,当真正走进民间,便会得到一些重要启发。他说:“我经常在民间碰见讲故事的高人,这些讲故事的人,觉得这种能力、责任是上天赋予的,他相信他讲的东西是有力量的,这种力量甚至超越了故事本身。反观我们今天的写作,有些从事写作的人,已经失去了对文学本身的信仰。你是否相信文学的力量,你是否相信文学可以传递很远,是非常重要的。”

  据悉,阿来刚刚完成的“山珍三部”,关注了虫草、松茸、岷江柏,这些山珍这几年被市场追逐得很厉害。阿来从中看到了商业逻辑的强势,以及由此带给传统生活和自然界的巨大影响。他最终用这些山珍作为象征进行思考。写完三部曲的阿来很高兴,他说:“我没有失去那种力量,我相信人性永远向着美好、文明的一面发展。但是,如果连我们写作者自己都失去信仰,对文学的力量表示怀疑,我们写出来的东西又能让谁去相信?”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茅盾文学奖得主做客上海书展 呼唤写作回归传统

2016年8月20日 05:26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阿来:荒诞无力不该是文学的主流

  东方网8月20日消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小说在学习西方现代派写作以后,一方面确实取得了比较大的成就,与此同时也带来了某种程度的割裂。我还是比较愿意把中国传统文化观念里那种善良、美好、温暖的东西发掘出来。”在中国中坚一代的实力派作家中,阿来一直是个独特的存在。昨天下午,这位茅盾文学奖得主做客上海书展,来到上海市作家协会大厅,在发布新书《河上柏影》《蘑菇圈》《三只虫草》的同时,他仍停不下阿来式的思想丈量。他热爱行走大地,常年在高原和边地考察、记录。而思考自然与社会、传统与当下的关系,是阿来作品不变的母题,他的《尘埃落定》与《空山》都是“行”与“思”结合的产物。

  这些年,阿来渐渐形成了一种种看法,他认为上世纪80年代以后的文学,受西方文学影响比较深。中国作家将他们学习到的各种写作技巧,以及受到的启发运用到他们的创作中,许多人都带有摹仿的痕迹。阿来指出,一部分西方现代文学体现了面对现实的无力、荒诞、反叛,有的西方文学用极端的方式暴露社会和人性的恶。“有位组织翻译现代文学的老先生临终前反思,认为不应主张通过偏激和极端来展现文学的深刻。”阿来说,“中华传统文明讲究中、和、雅、正,讲究把人性中蕴藏的那种善良、美好、温暖的东西发掘出来。所以,我非常希望用文学从社会从人性当中发掘美好。”

  阿来认为,讨论文学的时候,许多人会谈技术谈资源。但是,当真正走进民间,便会得到一些重要启发。他说:“我经常在民间碰见讲故事的高人,这些讲故事的人,觉得这种能力、责任是上天赋予的,他相信他讲的东西是有力量的,这种力量甚至超越了故事本身。反观我们今天的写作,有些从事写作的人,已经失去了对文学本身的信仰。你是否相信文学的力量,你是否相信文学可以传递很远,是非常重要的。”

  据悉,阿来刚刚完成的“山珍三部”,关注了虫草、松茸、岷江柏,这些山珍这几年被市场追逐得很厉害。阿来从中看到了商业逻辑的强势,以及由此带给传统生活和自然界的巨大影响。他最终用这些山珍作为象征进行思考。写完三部曲的阿来很高兴,他说:“我没有失去那种力量,我相信人性永远向着美好、文明的一面发展。但是,如果连我们写作者自己都失去信仰,对文学的力量表示怀疑,我们写出来的东西又能让谁去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