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为侬详解“沪”的由来:上海,原来是一只“簖”

2016-7-13 08:09:57

来源:上海观察 作者:取禾三百 选稿:叶页

代表上海的简称“沪”,来自河流中敞口待鱼的一只簖?还是6000年前青铜器家族中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让我们转身向大海,投以深情一瞥……

名字是有讲究的,人名如是,地名也如是。

什么样的名字,往往蛰伏着什么样的命运。

那天伙同朋友去钓鱼,已经瘦身的乡村河流上,一排排竹箔插在水中,织成了一只所谓的“簖”;转身看朋友,恰巧拎着一只贴了“上海”字样的背簏。

于是,我大笑不止。

朋友是云里雾里,惊诧不已,问何以故?

指指他的背簏,又指指河中的栅栏,我说:

上海,现在是你背上装鱼的一只簏子;上海,早先是河流中敞口待鱼的一只簖!

看着朋友的满脸疑惑,我提示:“上海简称什么?”

“沪”——他冲口而出。

远祖们根据潮水节律,把握鱼类随潮涌动的特性,创制了一种用竹子编的叫“沪”的捕鱼工具

去年,我为沪上一个桃花源景点写专栏,反响似乎不差。写着写着,潜伏其间的地域文化冒出头来,开始了对我的包围和勾搭,纤手频招、媚眼乱抛。于是,我索性放下手头的时序写作,天天揣摩遁身脚下这方厚土的法术,想着牛刀小试了,就一个猛子扎入一条时间的河流。

上海入海口——横沙岛

露出头来的时候,我已站在这方地域的历史深处、文化深处;远古的那丛狗尾巴草在我眼前迎风摇曳,远古的那缕炊烟在我身边飘飞缭绕。尤其值得一说,远古的那股湿风带着海的粗旷、天的辽远,戏耍似的,一个劲对我抚肚摸胸,好像调笑我的迟到,为何现在才来?

寻迹滩涂上那行依稀可辨的脚印,一路紧追慢赶,到村口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已落脚到了晋朝。那时候,我的远祖们披星戴月、猎风煮雨,在吴淞江和滨海一带捕鱼为生。别看他们造型像水怪、似泥猴,浑身湿漉漉、水淋淋的,可潜在的能量不得了——他们双手随意一洒间,你的脚边也许会落下一堆盐巴,可供你吃上半年;或者呢,你的眼前会蹦出一尾活蹦乱跳的鲜鱼,让你饱享一餐大海天赐的美味。

处处湿地,丛丛芦苇。树影斜阳,青衫飘然,我年轻的祖奶奶背着一个娃,手持一根姆指粗的扳网绳线,澹然自足地晃动身子,一边扳鱼,一边递上橹声“欸乃”的名片:

妾家家住芦荡湾,

湾水清清鱼可扳。

苇叶翻飞雨将到,

与郎同唱棹歌还……

生于斯、长于斯,对这方地域不可谓不熟悉;但真正意义上的贴近,深度地与这方地域文明媾和,却肇始于我的文明溯源之旅。

挨近“沪”的时候,一缕阳光穿云而出,普照东海之滨的这方大地,给海边渔村的茅草屋镀上一层金辉,也给远祖们被湿风吹黑的脸面,蒙上一层自信的光泽!海风猎猎,鸥鸟翩翩,潮声涛涛;我遥望远祖的智慧,犹如电光石火——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远祖们乐天知命,而又秉物顺时,根据潮水的节律,把握鱼类随潮涌动的特性,创制了一种用竹子编制的叫“沪”的捕鱼工具。

古称“沪”的捕鱼工具

志书载:这种捕鱼工具,晋代时即遍布吴淞江(旧名松江或淞江,上海段俗称苏州河)下游一带水中,可谓星罗棋布;而这一带,又正位于江流入海处被称为“渎”的地方,故时人习惯称“沪渎”。

渎者,水道也;《尔雅》里便有“江淮河济为四渎”之说。古时,太湖称震泽,湖水经吴淞江、娄江和东江而入海,不断有泥沙在吴淞江下游沉积。宋前之吴淞江水面宽阔,数倍于今,“吴淞古江,故道深广,可敌千浦”,下游因“沪”遍布而称沪渎。

一个“沪”字,就此落地生根,板上钉钉,坚如磐石,绵延千年……

谁能想到,这一道小小的渔具渔术,既把生存智慧诠释得淋漓尽致,更改写了这一方地域的历史呢?

见证“沪”的久远和魅力,唐代诗人陆龟蒙算得上一个权威。他科举不第,遂还乡松江甫里,过起了饮茶作诗、农耕渔猎的隐居生活,人称甫里先生。松江甫里乃今日江苏吴县甪直镇,位于古时“沪”地。

江苏吴县甪直镇

甫里先生这个“沪人”当得既洒脱又学术,耕渔之外,著述甚多。有《末铝经》一文,专讲水田耕作农具“犁”的各部构造与功能。又嗜钓鱼,便又写就了《渔具诗十五首并序》,对捕鱼之具之术,讲得甚是专业精妙;其中一首诗,便曰《沪》。

沪为何物,陆序中说得明白:“列竹于海澨曰沪”。亦即是用绳子编的竹竿联成排,插在滩涂上,潮来时尽没于水中;潮退后,水去鱼留。

用这种工具捕鱼,类乎“请君入瓮”,有一份顺手牵羊的悠闲;与“守株待兔”有异,暗藏了一份顺应天意的玄机……

一方地域,对特定个人所具有的重要性,不外二种情形:一为血地,自己的胞衣就藏匿于某棵大树的根系;二为桑梓,祖先的骨殖就掩埋在某个土坎的深处。

为“沪”地自豪,兼具上述二种情形之外,更源于那只“沪”的身影——那里沉淀着无法湮灭的地域文明痕迹。悠悠千载,兴亡百代,上海对于世界的意义,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利益码头出现的。

“沪”在前,“上海”在后;“沪”是历史老人,“上海”是时代宠儿

我转身,向着远方的大海投以新奇的一瞥。

公元8世纪中期的一个晚上,一艘吃水很深的双桅船悄悄从古运河驶出瓜洲,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艘夜航船既没有沿江上溯,转棹安徽湖广;也没有剪江而渡,进入烟水如梦的江南运河,而是穿越沪渎扬帆东去,直下风涛万里的东海……这就是历史上“鉴真东渡”的初始画面,时在唐天宝二年十二月。

鉴真东渡图

史载:唐时,吴淞江已是江南大邑苏州重要的一条出海航道,日本遣唐使三次返日,皆是由苏州经沪渎而出海的。

“全吴临巨溟,百里到沪渎。海物竞骈罗,水怪争渗漉。”唐代诗人皮日休的诗句,于政治和文化之外,为那时的稻米、丝绸、食盐、茶叶等货物吞吐押上了一笔最有说服力的注脚。

甫里先生说:“沪”,吴人谓之“簖”。

查网上关于“簖”的资料,有簖蟹一说;那“簖”已在时间的流变中多有改良,可依旧与古老的记忆相吻合,并遥遥呼应。

——所谓“簖”,耸立在我们记忆里的,就是插在水中的一排排竹箔,用以阻拦回游的水生动物,加以捕获。

拿“簖蟹”衍义说事。螃蟹的娘家在长江入海口,每年二、三月份春暖花开,蟹苗从越冬卵块中陆续孵化出来,开始平生的第一次远征,并在途中蜕变长大。幼蟹溯江而上,纷纷进入内河,寻找栖息之所……一到每年八、九月份,成熟的螃蟹又纷纷离开第二故乡,溯着当初的回游路线,返回“娘家”交配产卵。回游的壮蟹,碰上簖箔便纷纷改道向两边爬去,结果一只只翻落渔人预设的篾篓之中。

这况味,让我想起小时候的“张蟹”——蟹网布下后,你在河浜这边的“蟹棚”里只消静静地待着,就着一盏昏暗的油火,抽抽烟、喝喝茶;网纲上的棉花朵开始跳舞,那蟹就入网了。

被誉为迷魂阵的簖网仍是江苏渔民主要的生产工具

如今,乡村小河里沉着的一只只“地笼子”,从辈份上说,可能已是“簖”的玄孙了吧。

时间戾张,造化弄人。公元991年(宋淳化二年)因松江上游不断淤浅,海岸线东移,大船出入不便,外来船舶只得停泊在松江的一条支流“上海浦”上。至此,“上海”之名得见史籍,“沪”则成为简称。

需要廓清的是:“沪”在前,“上海”在后;“沪”是历史老人,“上海”是时代宠儿。

上海,土地面积只占全国的三千分之一左右,人口只占一百分之一左右,但却是中国第一大都市,地位相当重要,色彩异常斑斓,内涵非常丰厚……站在近代史的角度思考,上海成陆的短时期内,为什么会迅速发展?

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缕绵延的文脉尤其不允低估;要我说,时间深处的那只簖——“沪”,就是最有力的推手!

站立历史深处的夜晚,“沪”列青铜器家属,是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喻示了6000年后兼收并蓄立于潮头的时代精神

“吱——嘎”一声,滞涩而悠长,落后的木船在江心划出一道弧形的水迹,泊在了吴淞口。小时候看过《海港》电影,风尘垢面的码头工人弯腰弓背,吃力地负载货物的景头,还历历在目。

现代版的“沪”,竹编,口小、腹大,涨潮时鱼群冲入沪口,落潮时群鱼落入沪腹——单从上海开埠百年说起,之所以发展迅猛,之所以兴盛异常,就是因为她是一只放大了的渔具的缘故——不是吗?上海用她的灯火和时尚、金融和地产、梦想和欲望等等材料编成一只硕大的渔具,不断捕捉一波又一波经济浪潮中鲜活的利润、利益……

与一位文坛好友谈论文明溯源的侧重,我使用了“打捞”一词。蒙他赞誉,并询问出处;我说,那是“沪”的功劳,是“沪”天赐灵感、予我以启示。

古上海地图

那道河中的栅栏或竹箔,你以为只捕获了一些水生动物吗?那深入淤泥的一根根竹杆或竹箔,对这方地域历史文化会构成怎样的贡献呢?

还是从“沪”的功用说起。可以肯定的是,正是那根根竹杆或竹箔的向下不断延伸,打通了崧泽遗址、马桥遗址、金山遗址的考古发掘,改写了上海的成陆史、文明史;或者说,是“沪”在时间河流中不懈的捕捞,才还原了上海远古的真相,揭示了上海走向繁荣的必然。

专家解读“崧泽”的意思,指“吴淞江流域湿地中的一块高地”——距今约7000年左右,上海地区陆地抬升;约6000年前,属于马家浜文化的人群来到这里,崧泽就是他们最初的家园……

若没有考古的指认,谁能相信6000年前这方地域因“沪”创造的繁华,竟仿如今日“沪”的辉煌!

站立历史深处的夜晚,显得有点苍老。“沪”,列青铜器家属,是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高高的网状支架托一锅子,里面说不定正是古人垂涎的河鲜、海鲜。

崧泽文化遗址中出土的“沪”——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

夜晚看上海地形图,浩茫中似乎看到江面的一盏桅灯,冥冥有如惺忪的睡眼,“水道”“喇叭口”等字形在眼前跳舞。“沪”,挤身渔具渔术,紧跟在我远祖的身后,又折到我先祖的身后,再藏到我祖父的身后;经风沐雨、一骑红尘,顶霜冒雪、一路蜿蜒。

如今的上海,起源于被海水冲刷上来的滩涂而形成的一个小渔村。一百多年前,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给这方地域留下了屈辱,也为这方地域带来了警示——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

就我所知,“沪”的魅力尽展,即在兼容和吸纳、吸纳和兼容;即在捕获八方、积沙成塔;即在伺机而动、顺势而为。

以人口集聚为例:第一波,抗战爆发,大量难民来了,沪地敞开襟怀;第二波,上海解放,大量南下干部来了,大量干部家属也来了,沪地热烈欢迎;第三波,改革开放,大河上下、长城内外的人都来了,专事经营也好,打工也罢,沪地一概广泛吸纳……

以改革开放为例:浦东开发站在时代潮头,临港自贸区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兼收并蓄是也,兼容并包是也;谓之,广纳溪流而自成巨川!

驾着“沪”的羽翼,再读陆游《村舍》诗,就更具一番意味了:

潮生鱼沪短,风起鸭船斜……

上一篇稿件

为侬详解“沪”的由来:上海,原来是一只“簖”

2016年7月13日 08:09 来源:上海观察

代表上海的简称“沪”,来自河流中敞口待鱼的一只簖?还是6000年前青铜器家族中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让我们转身向大海,投以深情一瞥……

名字是有讲究的,人名如是,地名也如是。

什么样的名字,往往蛰伏着什么样的命运。

那天伙同朋友去钓鱼,已经瘦身的乡村河流上,一排排竹箔插在水中,织成了一只所谓的“簖”;转身看朋友,恰巧拎着一只贴了“上海”字样的背簏。

于是,我大笑不止。

朋友是云里雾里,惊诧不已,问何以故?

指指他的背簏,又指指河中的栅栏,我说:

上海,现在是你背上装鱼的一只簏子;上海,早先是河流中敞口待鱼的一只簖!

看着朋友的满脸疑惑,我提示:“上海简称什么?”

“沪”——他冲口而出。

远祖们根据潮水节律,把握鱼类随潮涌动的特性,创制了一种用竹子编的叫“沪”的捕鱼工具

去年,我为沪上一个桃花源景点写专栏,反响似乎不差。写着写着,潜伏其间的地域文化冒出头来,开始了对我的包围和勾搭,纤手频招、媚眼乱抛。于是,我索性放下手头的时序写作,天天揣摩遁身脚下这方厚土的法术,想着牛刀小试了,就一个猛子扎入一条时间的河流。

上海入海口——横沙岛

露出头来的时候,我已站在这方地域的历史深处、文化深处;远古的那丛狗尾巴草在我眼前迎风摇曳,远古的那缕炊烟在我身边飘飞缭绕。尤其值得一说,远古的那股湿风带着海的粗旷、天的辽远,戏耍似的,一个劲对我抚肚摸胸,好像调笑我的迟到,为何现在才来?

寻迹滩涂上那行依稀可辨的脚印,一路紧追慢赶,到村口一打听,才知道自己已落脚到了晋朝。那时候,我的远祖们披星戴月、猎风煮雨,在吴淞江和滨海一带捕鱼为生。别看他们造型像水怪、似泥猴,浑身湿漉漉、水淋淋的,可潜在的能量不得了——他们双手随意一洒间,你的脚边也许会落下一堆盐巴,可供你吃上半年;或者呢,你的眼前会蹦出一尾活蹦乱跳的鲜鱼,让你饱享一餐大海天赐的美味。

处处湿地,丛丛芦苇。树影斜阳,青衫飘然,我年轻的祖奶奶背着一个娃,手持一根姆指粗的扳网绳线,澹然自足地晃动身子,一边扳鱼,一边递上橹声“欸乃”的名片:

妾家家住芦荡湾,

湾水清清鱼可扳。

苇叶翻飞雨将到,

与郎同唱棹歌还……

生于斯、长于斯,对这方地域不可谓不熟悉;但真正意义上的贴近,深度地与这方地域文明媾和,却肇始于我的文明溯源之旅。

挨近“沪”的时候,一缕阳光穿云而出,普照东海之滨的这方大地,给海边渔村的茅草屋镀上一层金辉,也给远祖们被湿风吹黑的脸面,蒙上一层自信的光泽!海风猎猎,鸥鸟翩翩,潮声涛涛;我遥望远祖的智慧,犹如电光石火——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远祖们乐天知命,而又秉物顺时,根据潮水的节律,把握鱼类随潮涌动的特性,创制了一种用竹子编制的叫“沪”的捕鱼工具。

古称“沪”的捕鱼工具

志书载:这种捕鱼工具,晋代时即遍布吴淞江(旧名松江或淞江,上海段俗称苏州河)下游一带水中,可谓星罗棋布;而这一带,又正位于江流入海处被称为“渎”的地方,故时人习惯称“沪渎”。

渎者,水道也;《尔雅》里便有“江淮河济为四渎”之说。古时,太湖称震泽,湖水经吴淞江、娄江和东江而入海,不断有泥沙在吴淞江下游沉积。宋前之吴淞江水面宽阔,数倍于今,“吴淞古江,故道深广,可敌千浦”,下游因“沪”遍布而称沪渎。

一个“沪”字,就此落地生根,板上钉钉,坚如磐石,绵延千年……

谁能想到,这一道小小的渔具渔术,既把生存智慧诠释得淋漓尽致,更改写了这一方地域的历史呢?

见证“沪”的久远和魅力,唐代诗人陆龟蒙算得上一个权威。他科举不第,遂还乡松江甫里,过起了饮茶作诗、农耕渔猎的隐居生活,人称甫里先生。松江甫里乃今日江苏吴县甪直镇,位于古时“沪”地。

江苏吴县甪直镇

甫里先生这个“沪人”当得既洒脱又学术,耕渔之外,著述甚多。有《末铝经》一文,专讲水田耕作农具“犁”的各部构造与功能。又嗜钓鱼,便又写就了《渔具诗十五首并序》,对捕鱼之具之术,讲得甚是专业精妙;其中一首诗,便曰《沪》。

沪为何物,陆序中说得明白:“列竹于海澨曰沪”。亦即是用绳子编的竹竿联成排,插在滩涂上,潮来时尽没于水中;潮退后,水去鱼留。

用这种工具捕鱼,类乎“请君入瓮”,有一份顺手牵羊的悠闲;与“守株待兔”有异,暗藏了一份顺应天意的玄机……

一方地域,对特定个人所具有的重要性,不外二种情形:一为血地,自己的胞衣就藏匿于某棵大树的根系;二为桑梓,祖先的骨殖就掩埋在某个土坎的深处。

为“沪”地自豪,兼具上述二种情形之外,更源于那只“沪”的身影——那里沉淀着无法湮灭的地域文明痕迹。悠悠千载,兴亡百代,上海对于世界的意义,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利益码头出现的。

“沪”在前,“上海”在后;“沪”是历史老人,“上海”是时代宠儿

我转身,向着远方的大海投以新奇的一瞥。

公元8世纪中期的一个晚上,一艘吃水很深的双桅船悄悄从古运河驶出瓜洲,人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艘夜航船既没有沿江上溯,转棹安徽湖广;也没有剪江而渡,进入烟水如梦的江南运河,而是穿越沪渎扬帆东去,直下风涛万里的东海……这就是历史上“鉴真东渡”的初始画面,时在唐天宝二年十二月。

鉴真东渡图

史载:唐时,吴淞江已是江南大邑苏州重要的一条出海航道,日本遣唐使三次返日,皆是由苏州经沪渎而出海的。

“全吴临巨溟,百里到沪渎。海物竞骈罗,水怪争渗漉。”唐代诗人皮日休的诗句,于政治和文化之外,为那时的稻米、丝绸、食盐、茶叶等货物吞吐押上了一笔最有说服力的注脚。

甫里先生说:“沪”,吴人谓之“簖”。

查网上关于“簖”的资料,有簖蟹一说;那“簖”已在时间的流变中多有改良,可依旧与古老的记忆相吻合,并遥遥呼应。

——所谓“簖”,耸立在我们记忆里的,就是插在水中的一排排竹箔,用以阻拦回游的水生动物,加以捕获。

拿“簖蟹”衍义说事。螃蟹的娘家在长江入海口,每年二、三月份春暖花开,蟹苗从越冬卵块中陆续孵化出来,开始平生的第一次远征,并在途中蜕变长大。幼蟹溯江而上,纷纷进入内河,寻找栖息之所……一到每年八、九月份,成熟的螃蟹又纷纷离开第二故乡,溯着当初的回游路线,返回“娘家”交配产卵。回游的壮蟹,碰上簖箔便纷纷改道向两边爬去,结果一只只翻落渔人预设的篾篓之中。

这况味,让我想起小时候的“张蟹”——蟹网布下后,你在河浜这边的“蟹棚”里只消静静地待着,就着一盏昏暗的油火,抽抽烟、喝喝茶;网纲上的棉花朵开始跳舞,那蟹就入网了。

被誉为迷魂阵的簖网仍是江苏渔民主要的生产工具

如今,乡村小河里沉着的一只只“地笼子”,从辈份上说,可能已是“簖”的玄孙了吧。

时间戾张,造化弄人。公元991年(宋淳化二年)因松江上游不断淤浅,海岸线东移,大船出入不便,外来船舶只得停泊在松江的一条支流“上海浦”上。至此,“上海”之名得见史籍,“沪”则成为简称。

需要廓清的是:“沪”在前,“上海”在后;“沪”是历史老人,“上海”是时代宠儿。

上海,土地面积只占全国的三千分之一左右,人口只占一百分之一左右,但却是中国第一大都市,地位相当重要,色彩异常斑斓,内涵非常丰厚……站在近代史的角度思考,上海成陆的短时期内,为什么会迅速发展?

当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缕绵延的文脉尤其不允低估;要我说,时间深处的那只簖——“沪”,就是最有力的推手!

站立历史深处的夜晚,“沪”列青铜器家属,是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喻示了6000年后兼收并蓄立于潮头的时代精神

“吱——嘎”一声,滞涩而悠长,落后的木船在江心划出一道弧形的水迹,泊在了吴淞口。小时候看过《海港》电影,风尘垢面的码头工人弯腰弓背,吃力地负载货物的景头,还历历在目。

现代版的“沪”,竹编,口小、腹大,涨潮时鱼群冲入沪口,落潮时群鱼落入沪腹——单从上海开埠百年说起,之所以发展迅猛,之所以兴盛异常,就是因为她是一只放大了的渔具的缘故——不是吗?上海用她的灯火和时尚、金融和地产、梦想和欲望等等材料编成一只硕大的渔具,不断捕捉一波又一波经济浪潮中鲜活的利润、利益……

与一位文坛好友谈论文明溯源的侧重,我使用了“打捞”一词。蒙他赞誉,并询问出处;我说,那是“沪”的功劳,是“沪”天赐灵感、予我以启示。

古上海地图

那道河中的栅栏或竹箔,你以为只捕获了一些水生动物吗?那深入淤泥的一根根竹杆或竹箔,对这方地域历史文化会构成怎样的贡献呢?

还是从“沪”的功用说起。可以肯定的是,正是那根根竹杆或竹箔的向下不断延伸,打通了崧泽遗址、马桥遗址、金山遗址的考古发掘,改写了上海的成陆史、文明史;或者说,是“沪”在时间河流中不懈的捕捞,才还原了上海远古的真相,揭示了上海走向繁荣的必然。

专家解读“崧泽”的意思,指“吴淞江流域湿地中的一块高地”——距今约7000年左右,上海地区陆地抬升;约6000年前,属于马家浜文化的人群来到这里,崧泽就是他们最初的家园……

若没有考古的指认,谁能相信6000年前这方地域因“沪”创造的繁华,竟仿如今日“沪”的辉煌!

站立历史深处的夜晚,显得有点苍老。“沪”,列青铜器家属,是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高高的网状支架托一锅子,里面说不定正是古人垂涎的河鲜、海鲜。

崧泽文化遗址中出土的“沪”——一种类似“豆灯”的烹饪容器

夜晚看上海地形图,浩茫中似乎看到江面的一盏桅灯,冥冥有如惺忪的睡眼,“水道”“喇叭口”等字形在眼前跳舞。“沪”,挤身渔具渔术,紧跟在我远祖的身后,又折到我先祖的身后,再藏到我祖父的身后;经风沐雨、一骑红尘,顶霜冒雪、一路蜿蜒。

如今的上海,起源于被海水冲刷上来的滩涂而形成的一个小渔村。一百多年前,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给这方地域留下了屈辱,也为这方地域带来了警示——落后就要挨打,发展才是硬道理。

就我所知,“沪”的魅力尽展,即在兼容和吸纳、吸纳和兼容;即在捕获八方、积沙成塔;即在伺机而动、顺势而为。

以人口集聚为例:第一波,抗战爆发,大量难民来了,沪地敞开襟怀;第二波,上海解放,大量南下干部来了,大量干部家属也来了,沪地热烈欢迎;第三波,改革开放,大河上下、长城内外的人都来了,专事经营也好,打工也罢,沪地一概广泛吸纳……

以改革开放为例:浦东开发站在时代潮头,临港自贸区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兼收并蓄是也,兼容并包是也;谓之,广纳溪流而自成巨川!

驾着“沪”的羽翼,再读陆游《村舍》诗,就更具一番意味了:

潮生鱼沪短,风起鸭船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