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李安:给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2016-6-14 19:15:54

来源:上海观察 作者:李君娜 选稿:叶页

原标题: 李安:给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李安无疑是2016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最耀眼的明星,没有之一。他的“吸粉”能力,源自他的电影,更源自他真诚表述背后的力量。

  13日,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迎来人气最高的一场论坛。不少嘉宾、记者提前三个小时就在论坛门口排队等候,偌大的会场在10点准时开始前已经座无虚席,而许多人依然陆续赶来,并坚持在外面直播的电视屏幕前,站着听完了这场两个小时论坛。

  这样的人气,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著名导演李安。李安参加的论坛主题是“票房即将超美,成为“老大”还差几件事”。也许是巧合,主办方安排给李安的位置就在背景板上硕大的“老大”两个字的下方,也让儒雅的李安又多了一份不一样的气场。

  他与青年导演、演员徐峥,博纳影业CEO、创始人于冬,华谊兄弟影业CEO叶宁、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等嘉宾共议中国票房热。他的语言真诚坦白又绵里藏针,偶尔突然来一个“转折”又让现场所有人会心一笑。“全是干货”,这是几乎现场所有媒体对李安这场论坛发言的共同印象。

  到底有哪些精彩的“干货”?不妨来听听上海观察·解放日报记者发来的李安的“口述实录”。

  注意票房热后的“陷阱”

  市场好是个好现象,我不会觉得里面都是铜臭味。电影有生机,这是好事。但是不能忽视,观众负面疲乏的情绪在滋长。

  我想简单说,第一个是抢钱的陷井,跟风很明显。资本多是好的,因为它是一个电影的生计,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我只是说很容易走到这个陷井中去,变成一个疲乏状态,变成不光观众不喜欢这个类型,他连看电影这回事都觉得不是很重要的时候,我们就会自食其果。

  《卧虎藏龙》动作指导袁和平,晚上两片安眠药都睡不着,因为他需要创新。但是人就两个胳膊两个腿,怎么创新啊?观众容易疲乏,观众会疲乏到电影都不想看了,你要把观众拉到戏院,好难啊。

  另外还有个陷阱,票房热容易抢明星,这样市场保险了,你只要交货就好了。但是制作费分配不均,没有钱给制作。当年台湾出现了这个情况,后来把香港给害了。观众看电影不是MTV,不是炫耀演员的脸就可以,电影观众是看自己的思绪。

  把握黄金时代,做好筑基的工作

  美国不光是票房,美国的文化、作业方式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做好莱坞片子时候,做任何的细节都是在享受和学习,一个调光都有100多年的历史在后面。电影不光是逗你笑和逗你哭,而是需要很扎实基础的艺术,对故事的处理、对戏剧冲突、对表演等每一个细节都要有专业的人才,现在是一个黄金时代,希望大家好好把握,为后面的人做筑基的工作,这样就会越来越好,走到世界上就很自然的,但要给它一点时间,希望大家耐心一点。

  其实我讲的是慢速成长,而不是快速成长。美国的产生是自然的,现在你突然要超英赶美,就好像上海菜细火慢炖出不来变成了速食面。我们要跟国际接轨,必须要赶上,至少跟它做的一样的强。中国文化比美国悠久很多,现在我们需要现代化,需要赶上普世价值,英美主导了好几百年,你必须要赶上去跟他们齐头并进,这个阶段先把术业、手法、世界上共同的电影语言学好,这是基本功。

  我在台湾成长,两岸三地的文化都曾有断层,我们有责任把中间这一段连接起来。东方民族有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和情怀、逻辑,还没有变成普及的世界语言。当这个表达体系建立起来以后,才可以到外面跟大家分享。不要去用掠夺市场的概念,而是能给这个世界提供什么。人家买票进来不是看别人怎么表演,而是看自己的脑子里想象的自己是在怎么表演。这种表达内容充实又能沟通,大家可以买票获得他心里面需要的滋润,这样走向全世界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外乎就是给它一个时间自然发生而已,给我们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晚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现在有那么多热钱进到中国电影产业,大家娱乐的欲望、精神需求的欲望变强,电影很新鲜刺激。生长本身需要孕育,要有自然的力量。花花世界诱惑很多,我希望年轻导演、年轻人都不要太急功近利。

  至于年轻人怎么接棒和继续发展?我觉得恰恰是不要让他们长得太快。不是说压抑他们,而是说你不要去揠苗助长。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现在回想起来,我蛮感恩自己是一个晚熟的人,幼稚期比较长。一个东西能够感人,能够成熟,能够成立的时候,本身就具有一股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是需要孕育的,不管是环境孕育,还是年轻人准许自己被孕育,我鼓励年轻的导演不要太急功近利,很多事情不是一下就可以成功的。

  现在医学很发达,我们都可以活这么长,急什么呢。我现在61岁,我们70、80岁还可以学习和工作,时间还很长,不要着急。

  我不再害羞说自己没天分了

  我觉得我是一个蛮通俗的人,我尽量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但是有的时候,我懂了,别人不懂,就希望大家了解我的思路和文法不通的地方。你如果去想象别人爱听什么,然后继续揣测,你常常会猜错。如果我们很诚恳,大家依然不了解不欣赏,但是你自己觉得踏实就行了,就没有什么得失之心。

  有的人天生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比如说喜剧演员知道笑点在什么地方,节奏是怎样的,他一做,大家就会笑,这个天分我就没有。我是一个老实人,对我这种人来讲,诚信、正心、讲实话是很重要的。当然我也承认自己有一些天分,我过去不好意思承认,比较害羞一点,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不害羞了,确实有一点天分。我想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很幸运的。

  我是台湾长大然后到美国生活,成长中接受的是中国式的教育,比如天人合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冲突性不强。到美国以后,我发觉自己真正的天分是西方的戏剧,后者恰恰是冲突性强。所以中西方的交汇在我身上发生了,本性是东方式的,但天分是西方式的。至于文化交流的东西,就是说把故事安排好,元素安排好本身就是中西交流的东西,它的爆发、冲突、如何收尾、做怎样的表态都是自然发生的,对我来讲,就是简单、自然的一件事。

  人最重要的是面对自己,不管你面对几亿观众,最后大家还是扪心自问,个人点滴在心头的那点东西是什么。我蛮相信可以变成我的电影,因为电影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至于票房的好坏,是人算不如天算,再精明的人都算不到。

  故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观众交流的心

  中国电影这么多,不晓得从何说起。其实我只是知道怎么讲自己的故事,怎么讲别人的故事,我不是行家,我也不是制片人。我不是故意谦虚,我是学戏剧出身的,对于一个素材里面怎么利用戏剧的冲突性,不管是外在的冲突或者是个人内在的冲突,跟我生活里有关系的,都是有感而发。故事对我来讲只是一个载体、结构,我把这些事情讲出来。

  就像我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面讲的一样,最后剪起来是空的,但是没有一个故事作为一个想象的结构和载体,那么本身的事件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故事说穿了就是由开始到中间怎么转折,怎么起,怎么承,以西方来讲它的转会多转几下,中间一段会引人入胜。经过这个过程,道理会越变越明,也可以越变越模糊。

  我个人觉得,故事没有什么,故事是一个假象,你怎么想跟观众心心相应,也是通过情节、音乐、笑、哭或者用情感的起伏带着大家走。不管是怎么样的旅程,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怎么交给观众看,观众看了以后怎么去做想象,这才是最重要的。

  故事好像工作一样,它是一个技术。艺术,毕竟还是一个“术”。因为人生找不到什么答案,道可道非常道,你一定要讲出一个所以然的话,你可以娱乐大家而且有启发,那么就需要一个故事,我个人是把它当做工作来做,其实是蛮挨板砖的事情。你通过故事的假象,在黑黑的空间里和大家默默沟通,这对我来讲才是最真诚可贵的,我觉得电影也是这样。



上一篇稿件

李安:给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2016年6月14日 19:15 来源:上海观察

原标题: 李安:给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李安无疑是2016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最耀眼的明星,没有之一。他的“吸粉”能力,源自他的电影,更源自他真诚表述背后的力量。

  13日,第19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迎来人气最高的一场论坛。不少嘉宾、记者提前三个小时就在论坛门口排队等候,偌大的会场在10点准时开始前已经座无虚席,而许多人依然陆续赶来,并坚持在外面直播的电视屏幕前,站着听完了这场两个小时论坛。

  这样的人气,是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著名导演李安。李安参加的论坛主题是“票房即将超美,成为“老大”还差几件事”。也许是巧合,主办方安排给李安的位置就在背景板上硕大的“老大”两个字的下方,也让儒雅的李安又多了一份不一样的气场。

  他与青年导演、演员徐峥,博纳影业CEO、创始人于冬,华谊兄弟影业CEO叶宁、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等嘉宾共议中国票房热。他的语言真诚坦白又绵里藏针,偶尔突然来一个“转折”又让现场所有人会心一笑。“全是干货”,这是几乎现场所有媒体对李安这场论坛发言的共同印象。

  到底有哪些精彩的“干货”?不妨来听听上海观察·解放日报记者发来的李安的“口述实录”。

  注意票房热后的“陷阱”

  市场好是个好现象,我不会觉得里面都是铜臭味。电影有生机,这是好事。但是不能忽视,观众负面疲乏的情绪在滋长。

  我想简单说,第一个是抢钱的陷井,跟风很明显。资本多是好的,因为它是一个电影的生计,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我只是说很容易走到这个陷井中去,变成一个疲乏状态,变成不光观众不喜欢这个类型,他连看电影这回事都觉得不是很重要的时候,我们就会自食其果。

  《卧虎藏龙》动作指导袁和平,晚上两片安眠药都睡不着,因为他需要创新。但是人就两个胳膊两个腿,怎么创新啊?观众容易疲乏,观众会疲乏到电影都不想看了,你要把观众拉到戏院,好难啊。

  另外还有个陷阱,票房热容易抢明星,这样市场保险了,你只要交货就好了。但是制作费分配不均,没有钱给制作。当年台湾出现了这个情况,后来把香港给害了。观众看电影不是MTV,不是炫耀演员的脸就可以,电影观众是看自己的思绪。

  把握黄金时代,做好筑基的工作

  美国不光是票房,美国的文化、作业方式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我做好莱坞片子时候,做任何的细节都是在享受和学习,一个调光都有100多年的历史在后面。电影不光是逗你笑和逗你哭,而是需要很扎实基础的艺术,对故事的处理、对戏剧冲突、对表演等每一个细节都要有专业的人才,现在是一个黄金时代,希望大家好好把握,为后面的人做筑基的工作,这样就会越来越好,走到世界上就很自然的,但要给它一点时间,希望大家耐心一点。

  其实我讲的是慢速成长,而不是快速成长。美国的产生是自然的,现在你突然要超英赶美,就好像上海菜细火慢炖出不来变成了速食面。我们要跟国际接轨,必须要赶上,至少跟它做的一样的强。中国文化比美国悠久很多,现在我们需要现代化,需要赶上普世价值,英美主导了好几百年,你必须要赶上去跟他们齐头并进,这个阶段先把术业、手法、世界上共同的电影语言学好,这是基本功。

  我在台湾成长,两岸三地的文化都曾有断层,我们有责任把中间这一段连接起来。东方民族有另外一种表达方式和情怀、逻辑,还没有变成普及的世界语言。当这个表达体系建立起来以后,才可以到外面跟大家分享。不要去用掠夺市场的概念,而是能给这个世界提供什么。人家买票进来不是看别人怎么表演,而是看自己的脑子里想象的自己是在怎么表演。这种表达内容充实又能沟通,大家可以买票获得他心里面需要的滋润,这样走向全世界是很自然的事情。

  不外乎就是给它一个时间自然发生而已,给我们自己一个健康环境,晚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晚熟没有什么不好,不要太急

  现在有那么多热钱进到中国电影产业,大家娱乐的欲望、精神需求的欲望变强,电影很新鲜刺激。生长本身需要孕育,要有自然的力量。花花世界诱惑很多,我希望年轻导演、年轻人都不要太急功近利。

  至于年轻人怎么接棒和继续发展?我觉得恰恰是不要让他们长得太快。不是说压抑他们,而是说你不要去揠苗助长。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

  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现在回想起来,我蛮感恩自己是一个晚熟的人,幼稚期比较长。一个东西能够感人,能够成熟,能够成立的时候,本身就具有一股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是需要孕育的,不管是环境孕育,还是年轻人准许自己被孕育,我鼓励年轻的导演不要太急功近利,很多事情不是一下就可以成功的。

  现在医学很发达,我们都可以活这么长,急什么呢。我现在61岁,我们70、80岁还可以学习和工作,时间还很长,不要着急。

  我不再害羞说自己没天分了

  我觉得我是一个蛮通俗的人,我尽量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但是有的时候,我懂了,别人不懂,就希望大家了解我的思路和文法不通的地方。你如果去想象别人爱听什么,然后继续揣测,你常常会猜错。如果我们很诚恳,大家依然不了解不欣赏,但是你自己觉得踏实就行了,就没有什么得失之心。

  有的人天生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比如说喜剧演员知道笑点在什么地方,节奏是怎样的,他一做,大家就会笑,这个天分我就没有。我是一个老实人,对我这种人来讲,诚信、正心、讲实话是很重要的。当然我也承认自己有一些天分,我过去不好意思承认,比较害羞一点,现在年纪也不小了,也不害羞了,确实有一点天分。我想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很幸运的。

  我是台湾长大然后到美国生活,成长中接受的是中国式的教育,比如天人合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冲突性不强。到美国以后,我发觉自己真正的天分是西方的戏剧,后者恰恰是冲突性强。所以中西方的交汇在我身上发生了,本性是东方式的,但天分是西方式的。至于文化交流的东西,就是说把故事安排好,元素安排好本身就是中西交流的东西,它的爆发、冲突、如何收尾、做怎样的表态都是自然发生的,对我来讲,就是简单、自然的一件事。

  人最重要的是面对自己,不管你面对几亿观众,最后大家还是扪心自问,个人点滴在心头的那点东西是什么。我蛮相信可以变成我的电影,因为电影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至于票房的好坏,是人算不如天算,再精明的人都算不到。

  故事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观众交流的心

  中国电影这么多,不晓得从何说起。其实我只是知道怎么讲自己的故事,怎么讲别人的故事,我不是行家,我也不是制片人。我不是故意谦虚,我是学戏剧出身的,对于一个素材里面怎么利用戏剧的冲突性,不管是外在的冲突或者是个人内在的冲突,跟我生活里有关系的,都是有感而发。故事对我来讲只是一个载体、结构,我把这些事情讲出来。

  就像我在《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面讲的一样,最后剪起来是空的,但是没有一个故事作为一个想象的结构和载体,那么本身的事件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故事说穿了就是由开始到中间怎么转折,怎么起,怎么承,以西方来讲它的转会多转几下,中间一段会引人入胜。经过这个过程,道理会越变越明,也可以越变越模糊。

  我个人觉得,故事没有什么,故事是一个假象,你怎么想跟观众心心相应,也是通过情节、音乐、笑、哭或者用情感的起伏带着大家走。不管是怎么样的旅程,最重要的是你的心怎么交给观众看,观众看了以后怎么去做想象,这才是最重要的。

  故事好像工作一样,它是一个技术。艺术,毕竟还是一个“术”。因为人生找不到什么答案,道可道非常道,你一定要讲出一个所以然的话,你可以娱乐大家而且有启发,那么就需要一个故事,我个人是把它当做工作来做,其实是蛮挨板砖的事情。你通过故事的假象,在黑黑的空间里和大家默默沟通,这对我来讲才是最真诚可贵的,我觉得电影也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