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金仕堡松江店停业涉百万纠纷 消费者自开QQ群维权

2016-1-11 02:52:4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高睿;陆燕婷 选稿:吴春伟

  据《劳动报》报道,“金仕堡”的名字,消费者并不陌生。早在去年上半年,就因投诉量巨大而被上海市消保委连续约谈。“劣迹斑斑”的健身房声名狼藉,尔后的2015年,上海大量的金仕堡门店或改名或关张。

  然而近日却又再度曝出金仕堡的纠纷。消费者季女士向本报来电投诉,称其花费5000元办理了位于松江区金御广场内的金仕堡门店会员资格,该门店却在2016年前突然宣告停业。目前,这一“跨年”投诉已涉及金仕堡松江店会员近千人,涉案金额统计已近300万!

  消费者自开QQ群维权 “圈钱”少说也有300万

  据季女士回忆,坐落在松江区金御广场内的金仕堡健身会所,在2013年便开始进行宣传,但那时店面还处于施工阶段。

  2014年12月,在店面施工完毕但尚未开业之际,季女士以优惠价5000元提前办理了5年的会员资格。按季女士投诉所说,金仕堡金御广场店在未开业前,已经开始签约会员向消费者索取高额会员费。

  可令季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合同签订一年不到,健身会所便宣告停业。“去年11月去的时候,已经关了,之前我没有收到任何停业的通知。”季女士表示。

  无独有偶,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付先生也向记者投诉反映,他去年7月刚刚在该店签订合同,续约5年,可仅仅3个月,就遭遇停业。多方协商无果后,付先生开设了QQ维权群,目前群内已有会员300多人,初步统计金额约为217万。“其实会员规模有近千人,资金少说也要300多万,其他受害者我们还在不断寻找。”付先生等会员正在焦急地等待解决方案。

  一夜关门残局难收 店方与物业各执一词

  记者来到金仕堡金御广场店,曾经颇为气派的店面如今破败不堪,大门紧锁,门上贴着店家的“歇业通告”,文中矛头直指物业公司,称其无故停水停电。在“歇业公告”旁还有数张催款与停电通知单,最近一张催款单时间为去年12月25日。

  记者致电该店店长李某,对方表示他只负责日常经营事务,关于与物业公司的矛盾以及消费者的善后,他坦言无能为力。

  无奈,记者又联系上该店的王经理。“是物业违约,停我们电,我们也是受害方!”王经理起先比较激动。据王经理表述,金仕堡店面布局分为上下3层,最底层即地下一层的安防手续,按合同交由物业处理,然而,开业至今物业始终未能解决。“消防验收一直通不过,我们压力很大。”王经理示意。据他介绍,该店开业至今,亏损高达数百万。

  关于消费者的维权,王经理给出了两种说法,一是等待他们与物业的官司解决后再议。另一种是寻求第三方接手。但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王经理都无法给出具体确定的时间。

  记者来到物业管理中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员接待了记者。这位管理人员承认与金仕堡在合同履行上存在矛盾,但至于争议细节,他拒绝透露,只是含蓄指出“他们不具备条件”。至于消费者权益维护的问题,该人士直接表示:“去找金仕堡!合同是他们签的。”

  开办健身房需要多证 未备案就发卡风险高

  一健身业资深人士向记者披露,一般而言,要开出一家健身房,除营业执照外,还需办理公共卫生许可证、带泳池的会所需体育局颁发的高危证;此外,企业还必须经过消防三查,经消防允许装修、通过检查,方能正式对外开业。

  “严格意义上讲,在未进行消防验收的前提下,金仕堡金御广场店就硬性营业,并提前招募会员、收取高昂的会员费,相当于以会员模式发放预付卡,应当说属于严重违规。”市消保委法研部主任汪鸫向记者指出,健身房没有拿到完备的“准生证”,就擅自对外正式营业,收取数百万会员费后出现问题,却两手一摊、以一句“无力承担”来搪塞,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而根据市商务委公布的上海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名单显示,362家备案企业中没有一家为健身企业。业内人士指出,无备案就招募会员、变相发放预付卡的模式,成为监管之外的盲区,存在高风险。

  记者了解到,从2012年到2014年,上海关于“金仕堡健身”的消费投诉不断攀升,这三年的投诉总和超过2千件。其中,2014年上海涉金仕堡投诉高达885件,同比2013年度增幅超200%,占健身服务投诉总量的56%。由于投诉激增,上海市消保委在2015年上半年曾约谈金仕堡。

  失信企业应予严惩 新《消法》明确可退款

  “金仕堡总部曾承诺整改,但实际看来却未落实。”市消保委指出,除整改落实、切实解决现有消费纠纷外,整个健身行业也需要反思。

  市消保委相关负责人指出,通过调查发现,上海事关金仕堡的投诉高发、矛盾凸显的主要原因是金仕堡门店实际无资质预售会员卡,且部分门店在健身场地仍在装修、健身器材尚未配齐、营业执照等证照还不齐全的情况下,销售健身卡,预收服务费。此类情形占比金仕堡投诉总量逾6成。金仕堡的售卡主体不清,不向消费者明示是直营店还是加盟店,加盖的合同公章更不规范。此外,金仕堡所谓的《会籍合约书》、《会员章程》涉嫌“霸王条款”,且在经营中不讲诚信,只顾自身利益,漠视消费者合理诉求。

  “尚未取得执照或经营条件的情况下,以吸收会员等模式,销售预付卡且无法兑现承诺,霸占消费者的预付款不予退还,显然已经构成违约。”市消保委律师志愿者、上海市三石律师事务所律师庄毅雄指出,消费者完全有权要求金仕堡退回所有预付款。

  “健身房‘预售’以低价陷阱来圈住消费者,消费者看得到优惠额度的同时,也应当注意到其暗藏的巨大风险。”汪鸫指出,从金仕堡的案例中也能够折射预付性消费所暴露出的失信尴尬。“对于劣迹斑斑的失信企业,应当完善相应的企业信用机制和惩戒机制,对失信和失控的‘阿炸里’应当严加惩戒。”

  “对于那些收取预付款后无法开业且拒绝退回预付款的商户,还涉嫌诈骗犯罪,有可能受到刑事处罚。”庄毅雄则表示。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金仕堡松江店停业涉百万纠纷 消费者自开QQ群维权

2016年1月11日 02:52 来源:东方网

  据《劳动报》报道,“金仕堡”的名字,消费者并不陌生。早在去年上半年,就因投诉量巨大而被上海市消保委连续约谈。“劣迹斑斑”的健身房声名狼藉,尔后的2015年,上海大量的金仕堡门店或改名或关张。

  然而近日却又再度曝出金仕堡的纠纷。消费者季女士向本报来电投诉,称其花费5000元办理了位于松江区金御广场内的金仕堡门店会员资格,该门店却在2016年前突然宣告停业。目前,这一“跨年”投诉已涉及金仕堡松江店会员近千人,涉案金额统计已近300万!

  消费者自开QQ群维权 “圈钱”少说也有300万

  据季女士回忆,坐落在松江区金御广场内的金仕堡健身会所,在2013年便开始进行宣传,但那时店面还处于施工阶段。

  2014年12月,在店面施工完毕但尚未开业之际,季女士以优惠价5000元提前办理了5年的会员资格。按季女士投诉所说,金仕堡金御广场店在未开业前,已经开始签约会员向消费者索取高额会员费。

  可令季女士没有想到的是,合同签订一年不到,健身会所便宣告停业。“去年11月去的时候,已经关了,之前我没有收到任何停业的通知。”季女士表示。

  无独有偶,记者在调查过程中,付先生也向记者投诉反映,他去年7月刚刚在该店签订合同,续约5年,可仅仅3个月,就遭遇停业。多方协商无果后,付先生开设了QQ维权群,目前群内已有会员300多人,初步统计金额约为217万。“其实会员规模有近千人,资金少说也要300多万,其他受害者我们还在不断寻找。”付先生等会员正在焦急地等待解决方案。

  一夜关门残局难收 店方与物业各执一词

  记者来到金仕堡金御广场店,曾经颇为气派的店面如今破败不堪,大门紧锁,门上贴着店家的“歇业通告”,文中矛头直指物业公司,称其无故停水停电。在“歇业公告”旁还有数张催款与停电通知单,最近一张催款单时间为去年12月25日。

  记者致电该店店长李某,对方表示他只负责日常经营事务,关于与物业公司的矛盾以及消费者的善后,他坦言无能为力。

  无奈,记者又联系上该店的王经理。“是物业违约,停我们电,我们也是受害方!”王经理起先比较激动。据王经理表述,金仕堡店面布局分为上下3层,最底层即地下一层的安防手续,按合同交由物业处理,然而,开业至今物业始终未能解决。“消防验收一直通不过,我们压力很大。”王经理示意。据他介绍,该店开业至今,亏损高达数百万。

  关于消费者的维权,王经理给出了两种说法,一是等待他们与物业的官司解决后再议。另一种是寻求第三方接手。但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王经理都无法给出具体确定的时间。

  记者来到物业管理中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管理人员接待了记者。这位管理人员承认与金仕堡在合同履行上存在矛盾,但至于争议细节,他拒绝透露,只是含蓄指出“他们不具备条件”。至于消费者权益维护的问题,该人士直接表示:“去找金仕堡!合同是他们签的。”

  开办健身房需要多证 未备案就发卡风险高

  一健身业资深人士向记者披露,一般而言,要开出一家健身房,除营业执照外,还需办理公共卫生许可证、带泳池的会所需体育局颁发的高危证;此外,企业还必须经过消防三查,经消防允许装修、通过检查,方能正式对外开业。

  “严格意义上讲,在未进行消防验收的前提下,金仕堡金御广场店就硬性营业,并提前招募会员、收取高昂的会员费,相当于以会员模式发放预付卡,应当说属于严重违规。”市消保委法研部主任汪鸫向记者指出,健身房没有拿到完备的“准生证”,就擅自对外正式营业,收取数百万会员费后出现问题,却两手一摊、以一句“无力承担”来搪塞,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而根据市商务委公布的上海单用途商业预付卡备案企业名单显示,362家备案企业中没有一家为健身企业。业内人士指出,无备案就招募会员、变相发放预付卡的模式,成为监管之外的盲区,存在高风险。

  记者了解到,从2012年到2014年,上海关于“金仕堡健身”的消费投诉不断攀升,这三年的投诉总和超过2千件。其中,2014年上海涉金仕堡投诉高达885件,同比2013年度增幅超200%,占健身服务投诉总量的56%。由于投诉激增,上海市消保委在2015年上半年曾约谈金仕堡。

  失信企业应予严惩 新《消法》明确可退款

  “金仕堡总部曾承诺整改,但实际看来却未落实。”市消保委指出,除整改落实、切实解决现有消费纠纷外,整个健身行业也需要反思。

  市消保委相关负责人指出,通过调查发现,上海事关金仕堡的投诉高发、矛盾凸显的主要原因是金仕堡门店实际无资质预售会员卡,且部分门店在健身场地仍在装修、健身器材尚未配齐、营业执照等证照还不齐全的情况下,销售健身卡,预收服务费。此类情形占比金仕堡投诉总量逾6成。金仕堡的售卡主体不清,不向消费者明示是直营店还是加盟店,加盖的合同公章更不规范。此外,金仕堡所谓的《会籍合约书》、《会员章程》涉嫌“霸王条款”,且在经营中不讲诚信,只顾自身利益,漠视消费者合理诉求。

  “尚未取得执照或经营条件的情况下,以吸收会员等模式,销售预付卡且无法兑现承诺,霸占消费者的预付款不予退还,显然已经构成违约。”市消保委律师志愿者、上海市三石律师事务所律师庄毅雄指出,消费者完全有权要求金仕堡退回所有预付款。

  “健身房‘预售’以低价陷阱来圈住消费者,消费者看得到优惠额度的同时,也应当注意到其暗藏的巨大风险。”汪鸫指出,从金仕堡的案例中也能够折射预付性消费所暴露出的失信尴尬。“对于劣迹斑斑的失信企业,应当完善相应的企业信用机制和惩戒机制,对失信和失控的‘阿炸里’应当严加惩戒。”

  “对于那些收取预付款后无法开业且拒绝退回预付款的商户,还涉嫌诈骗犯罪,有可能受到刑事处罚。”庄毅雄则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