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首页|新闻中心|上海频道|

首页 > 正文
72小时挑战赛第二日:选手亲身感受“魔都早高峰”

2015年5月19日 16:49: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量

选稿:张侃理

  东方网记者于量5月19日报道:由东方网主办的“72小时网络记者摄影技能挑战赛”今天进入第二个24小时的角逐。一大早,31名参赛选手便根据昨晚的抽签结果,分头奔赴上海各个地标,亲身感受并记录传说中的“魔都早高峰”。

“迟到”的早高峰

  喻云亮

  中国江西网

  “一抽到这个选题,我就感觉不妙。”喻云亮抽选到的拍摄地点,是上海时尚地标新天地。来过上海多次的喻云亮对于新天地并不陌生,在他看来,这里更适合在夜间进行拍摄:“比如可以去那里拍最后一班地铁,一定会有很多有意思的画面和故事。”

  然而,自己抽到的选题,硬着头皮也要完成。8点刚过,喻云亮抵达了轨交10号线新天地站。没有拥挤的车厢,没有汹涌的人流,眼前的一切和他料想中的一样,整个车站一片清冷景象。在与地铁工作人员的交流中喻云亮得知,由于周边商场大多在10点左右开门营业,因此10号线的“早”高峰来得非常“晚”。

  “抽签定选题就像打牌,没有好牌烂牌,全看你怎么打。”喻云亮及时调整思路,决定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他在一扇屏蔽门前站定,在每班地铁到站的一刹那按动快门,展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早高峰场景。

匆忙赶路的都市女性

  付文超

  北方网

  相比大场面,付文超更关注地铁里的人们。他在轨交中山公园站蹲守近两个小时,拍摄了数十个人物。同时,他也尝试了一种新的拍摄方法:用镜头直接“杵”向拍摄对象,并辅以闪光灯的爆闪,从而捕捉拍摄对象瞬间的反应。

  付文超说,这次拍摄对于自己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这也是我第一次这样拍照,说实话拍的时候有点提心吊胆。因为单反镜头在旁人看来是一个极具侵略性和攻击性的东西,会让拍摄对象感到一定程度的不适。但是实际操作下来,我发现拍摄到的人物表情和反应却是最自然、最真实的。”

  对于上午的拍摄成果,付文超还是满意的,尤其是镜头中的女乘客让他觉得非常有趣。照片里,那些妆容精致、衣着光鲜的女白领们,却大都紧绷着脸。付文超觉得,“魔都”特有的时尚气息和快节奏生活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在这一张张“幸福感偏低”的面孔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地铁静安寺站的早高峰

  贺桐

  西部网

  根据赛务组的安排,贺桐在6点半准时起床,正当他洗漱完毕打算去吃早饭时,昨晚相约同行的小伙伴发来了微信:我们到静安寺了,你在哪儿?

  一边大呼小伙伴“不仗义”,一边心急火燎冲出了驻地,被“摆了一道”的贺桐甚至没顾得上吃早饭。然而当他赶到轨交静安寺站时,他却懵了:“才这么点人?这就是魔都的早高峰?!”

  不过,贺桐很快发现,自己到的其实比早高峰还要早。很快,黑压压的人流从各个出入口涌入了地铁站大厅,“传说中的”早高峰如约而至。面对汹涌的人潮,贺桐又惊又喜:“画面太多了!怎么拍都有画面!但是人也实在太多了,真的挺可怕的!”

上海地铁恐怖初体验 人流如潮堪比春运

  李长宏

  红网

  在上午的拍摄过程中,李长宏遭遇惊魂一刻。在人民广场站换乘2号线时,他不仅没能挤上车,还被屏蔽门夹了一下脚。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李长宏感叹:“上海的早高峰,果然名不虚传。”

  好不容易挤上了车,身边的一位热心“上海爷叔”却告诉李长宏:现在远不是最挤的时候。李长宏说:“当时我已经不敢把照相机挂在胸前了,生怕镜头被挤碎。很难想象,这个大叔所说的最挤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抵达拍摄地点陆家嘴后,李长宏对于上海的早高峰又有了新的感受:“上海的交通管理工作非常得力,不管是地铁还是地面交通,人的确多,车的确挤,但是一点也不乱。秩序井然,平稳有序。”在他看来,“魔都早高峰”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

72小时挑战赛第二日:选手亲身感受“魔都早高峰”
(2015-5-19 16:49)

  东方网记者于量5月19日报道:由东方网主办的“72小时网络记者摄影技能挑战赛”今天进入第二个24小时的角逐。一大早,31名参赛选手便根据昨晚的抽签结果,分头奔赴上海各个地标,亲身感受并记录传说中的“魔都早高峰”。

“迟到”的早高峰

  喻云亮

  中国江西网

  “一抽到这个选题,我就感觉不妙。”喻云亮抽选到的拍摄地点,是上海时尚地标新天地。来过上海多次的喻云亮对于新天地并不陌生,在他看来,这里更适合在夜间进行拍摄:“比如可以去那里拍最后一班地铁,一定会有很多有意思的画面和故事。”

  然而,自己抽到的选题,硬着头皮也要完成。8点刚过,喻云亮抵达了轨交10号线新天地站。没有拥挤的车厢,没有汹涌的人流,眼前的一切和他料想中的一样,整个车站一片清冷景象。在与地铁工作人员的交流中喻云亮得知,由于周边商场大多在10点左右开门营业,因此10号线的“早”高峰来得非常“晚”。

  “抽签定选题就像打牌,没有好牌烂牌,全看你怎么打。”喻云亮及时调整思路,决定剑走偏锋,出奇制胜。他在一扇屏蔽门前站定,在每班地铁到站的一刹那按动快门,展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早高峰场景。

匆忙赶路的都市女性

  付文超

  北方网

  相比大场面,付文超更关注地铁里的人们。他在轨交中山公园站蹲守近两个小时,拍摄了数十个人物。同时,他也尝试了一种新的拍摄方法:用镜头直接“杵”向拍摄对象,并辅以闪光灯的爆闪,从而捕捉拍摄对象瞬间的反应。

  付文超说,这次拍摄对于自己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这也是我第一次这样拍照,说实话拍的时候有点提心吊胆。因为单反镜头在旁人看来是一个极具侵略性和攻击性的东西,会让拍摄对象感到一定程度的不适。但是实际操作下来,我发现拍摄到的人物表情和反应却是最自然、最真实的。”

  对于上午的拍摄成果,付文超还是满意的,尤其是镜头中的女乘客让他觉得非常有趣。照片里,那些妆容精致、衣着光鲜的女白领们,却大都紧绷着脸。付文超觉得,“魔都”特有的时尚气息和快节奏生活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在这一张张“幸福感偏低”的面孔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地铁静安寺站的早高峰

  贺桐

  西部网

  根据赛务组的安排,贺桐在6点半准时起床,正当他洗漱完毕打算去吃早饭时,昨晚相约同行的小伙伴发来了微信:我们到静安寺了,你在哪儿?

  一边大呼小伙伴“不仗义”,一边心急火燎冲出了驻地,被“摆了一道”的贺桐甚至没顾得上吃早饭。然而当他赶到轨交静安寺站时,他却懵了:“才这么点人?这就是魔都的早高峰?!”

  不过,贺桐很快发现,自己到的其实比早高峰还要早。很快,黑压压的人流从各个出入口涌入了地铁站大厅,“传说中的”早高峰如约而至。面对汹涌的人潮,贺桐又惊又喜:“画面太多了!怎么拍都有画面!但是人也实在太多了,真的挺可怕的!”

上海地铁恐怖初体验 人流如潮堪比春运

  李长宏

  红网

  在上午的拍摄过程中,李长宏遭遇惊魂一刻。在人民广场站换乘2号线时,他不仅没能挤上车,还被屏蔽门夹了一下脚。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李长宏感叹:“上海的早高峰,果然名不虚传。”

  好不容易挤上了车,身边的一位热心“上海爷叔”却告诉李长宏:现在远不是最挤的时候。李长宏说:“当时我已经不敢把照相机挂在胸前了,生怕镜头被挤碎。很难想象,这个大叔所说的最挤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抵达拍摄地点陆家嘴后,李长宏对于上海的早高峰又有了新的感受:“上海的交通管理工作非常得力,不管是地铁还是地面交通,人的确多,车的确挤,但是一点也不乱。秩序井然,平稳有序。”在他看来,“魔都早高峰”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