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招募失业教师组织游击队投身敌后战斗 教育局长成抗战英杰

2015-9-3 09:01:31

来源:东方网 作者:范彦萍 选稿:包永婷

  小图:冯珠女士拿着冯国华先生遗照。大图:冯国华先生殉国后当时的报道。

  据《青年报》报道,在“抗日救亡”口号的感召下,一些青年教师和学生纷纷投笔从戎,投入到抗战中。

  上海宝山人冯国华烈士就是其中的一位。在青年时代,他努力从事教育工作。曾任宝山县教育局长,任内整顿全县学校,推行陶行知的教育主张。1935年离开宝山到江苏省立俞塘民众教育馆任实验区主任,从事成人教育。抗战爆发后,冯国华投笔从戎,在抗日游击战争中不幸壮烈牺牲,以身殉国。

  “哪里有困难就向哪里上”

  82岁的冯珠老师是冯国华烈士的次女,退休前在吴淞中学任教,也算是女承父业。如今,冯老师的哥哥、姐姐均已去世。

  父亲牺牲时,冯老师只有3岁,她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在最需要父爱的年纪,家中只有母亲一人苦苦支撑。

  长大后,翻开历史的尘埃,也是在文献资料里,关于父亲的真实面貌才清晰起来。“细细品读字里行间的事迹,那时候,才觉得父亲是如此伟大的一个人,有着如此伟大的一生。”

  冯国华字迈樱,是宝山县城厢镇人,出生在农民家庭,早年丧父,家境贫寒.小学毕业后,投考省立第二师范被录取。

  毕业后,冯国华先在上海和安小学当教员,1926年回宝山,从县教育委员会委员做起,历任县督学兼学校教育课主任、第一届县行政会议会员,任宝山县教育局长等职务。

  因为早年出身贫苦的经历,使得冯国华在很年轻时,就对社会的发展有了批判性的认识。更加迫切的问题,是尖锐的民族矛盾。当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咄咄逼人,中华大地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时候,办教育面临更多的艰难坎坷。

  刚经历了“一·二八”战乱的宝山县,大部分学校毁于战火。这时,著名教育家黄炎培与陶行知先后找冯国华恳谈,并倍加鼓励。“无限青春及时奋进,当前大任来日方长,”这是黄炎培在恳谈以后,所赠的对联,表达了对他的工作成果和不畏万难、筹措教育经费的高度期许。陶行知曾写信鼓励冯国华道:“哪里有困难就向哪里上,这是革命教育家的本色,畏避困难的胆小鬼,是不中用的书呆子。”

  不畏强权被陈果夫撤职

  当时,教育机关暮气沉沉,面对这样的情形,冯国华并没有妥协。有人担心冯国华推行被通缉的陶行知的教育主张和方法,可能会招致麻烦。冯国华却坦然表示:只要他的教育主张和方法有利于普及教育,我都要采用,决不怕因此受累。

  1931年,时任宝山县长是江苏省主席陈果夫的亲信,他利用职权,所到之处总想“捞一把”,到宝山后竟不择手段,把作为教育专用款的长兴岛千亩沙田的粮租收入据为己有。冯国华以局长身份站出来当面指责对方的错误做法。这位县长怀恨在心,多方刁难教育局的工作。冯国华忍无可忍,印发了揭露县长弊端的传单,对方恼羞成怒,以“散发传单,中伤县长”的罪名把冯国华关押起来;又以《宝山教育》上登载陶行知给冯国华谈论教育问题的信为借口,罗织罪名,向陈果夫报告。不久,陈果夫下令撤去了冯国华教育局长职务。

  组织游击队多次夜袭日军

  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加快了侵略的脚步,他日益忧心国难,便再也无心安坐办公室了。当时,上海正是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早些年的“淞沪战役”也给了冯国华很大的触动,他认为,日本侵略者并非不可战胜,只要抵抗,就会有进展。

  “随着全面战争一触即发,国内的经济形势,社会条件也发生了变化。当时,我的父亲认为,与其死守教育阵地,不如真刀真枪地与侵略者斗争。”冯老师分析说。日军进占后,上海不再是远东的安全港湾,宵禁、戒严时而有之,安心办学都成了问题。日本侵略者与以往的军阀不同,惨无人道的暴行常常发生,也并不遵循一贯的国际惯例,先后有外国传教士、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被盘查杀害的先例。因此,这已经不是单纯靠教育就能救国的时代了。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满怀爱国热情的冯国华毅然投笔从戎,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率领当年受训的壮丁为战地输送弹药、运送伤员、挖掘战壕;还通过战地服务训练班,招集上海近郊各县的失业教师和失学青年500多人,组织敌后游击队,出没在上海、松江、青浦一带,开展游击战争。

  当时,活跃在上海一带的游击队很多,也有许多游击队员或出于义愤,或者是家里遭受了侵害而加入游击队,而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冯国华对队员们进行教育,特别是让他们明白,斗争的意义何在,斗争的方法又是什么。

  1938年9月底,未及撤退的国军某旅尚存百余人,在松江农村打游击,派第一团团长张某约请冯国华赴松江共商“双十”节大举袭击日军的计划。10月6日,冯国华与张团长在同赴松江途中夜宿泗泾石宅,深夜12点,石宅四周枪声突起,日军由汉奸带路包围了村子,用机枪猛射,当时驻村游击队员仅20余人,敌方约四五百人,冯国华与张团长带队奋战,终因众寡悬殊,弹尽援绝,壮烈牺牲。第二天清晨,村人收殓烈士遗体,发现冯国华除枪伤外,左额亦被刺刀劈去。

  冯老师感慨说,“烈士们的英勇牺牲换来了今天大家的幸福生活。现在大家都很重视宣传教育,特别是对下一代的教育。历史需要铭记。希望有更多的人去研究、了解,并从中得到启发。感谢政府对烈士家属的关心和爱护。”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招募失业教师组织游击队投身敌后战斗 教育局长成抗战英杰

2015年9月3日 09:01 来源:东方网

  小图:冯珠女士拿着冯国华先生遗照。大图:冯国华先生殉国后当时的报道。

  据《青年报》报道,在“抗日救亡”口号的感召下,一些青年教师和学生纷纷投笔从戎,投入到抗战中。

  上海宝山人冯国华烈士就是其中的一位。在青年时代,他努力从事教育工作。曾任宝山县教育局长,任内整顿全县学校,推行陶行知的教育主张。1935年离开宝山到江苏省立俞塘民众教育馆任实验区主任,从事成人教育。抗战爆发后,冯国华投笔从戎,在抗日游击战争中不幸壮烈牺牲,以身殉国。

  “哪里有困难就向哪里上”

  82岁的冯珠老师是冯国华烈士的次女,退休前在吴淞中学任教,也算是女承父业。如今,冯老师的哥哥、姐姐均已去世。

  父亲牺牲时,冯老师只有3岁,她对父亲的印象很模糊。在最需要父爱的年纪,家中只有母亲一人苦苦支撑。

  长大后,翻开历史的尘埃,也是在文献资料里,关于父亲的真实面貌才清晰起来。“细细品读字里行间的事迹,那时候,才觉得父亲是如此伟大的一个人,有着如此伟大的一生。”

  冯国华字迈樱,是宝山县城厢镇人,出生在农民家庭,早年丧父,家境贫寒.小学毕业后,投考省立第二师范被录取。

  毕业后,冯国华先在上海和安小学当教员,1926年回宝山,从县教育委员会委员做起,历任县督学兼学校教育课主任、第一届县行政会议会员,任宝山县教育局长等职务。

  因为早年出身贫苦的经历,使得冯国华在很年轻时,就对社会的发展有了批判性的认识。更加迫切的问题,是尖锐的民族矛盾。当时,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咄咄逼人,中华大地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个时候,办教育面临更多的艰难坎坷。

  刚经历了“一·二八”战乱的宝山县,大部分学校毁于战火。这时,著名教育家黄炎培与陶行知先后找冯国华恳谈,并倍加鼓励。“无限青春及时奋进,当前大任来日方长,”这是黄炎培在恳谈以后,所赠的对联,表达了对他的工作成果和不畏万难、筹措教育经费的高度期许。陶行知曾写信鼓励冯国华道:“哪里有困难就向哪里上,这是革命教育家的本色,畏避困难的胆小鬼,是不中用的书呆子。”

  不畏强权被陈果夫撤职

  当时,教育机关暮气沉沉,面对这样的情形,冯国华并没有妥协。有人担心冯国华推行被通缉的陶行知的教育主张和方法,可能会招致麻烦。冯国华却坦然表示:只要他的教育主张和方法有利于普及教育,我都要采用,决不怕因此受累。

  1931年,时任宝山县长是江苏省主席陈果夫的亲信,他利用职权,所到之处总想“捞一把”,到宝山后竟不择手段,把作为教育专用款的长兴岛千亩沙田的粮租收入据为己有。冯国华以局长身份站出来当面指责对方的错误做法。这位县长怀恨在心,多方刁难教育局的工作。冯国华忍无可忍,印发了揭露县长弊端的传单,对方恼羞成怒,以“散发传单,中伤县长”的罪名把冯国华关押起来;又以《宝山教育》上登载陶行知给冯国华谈论教育问题的信为借口,罗织罪名,向陈果夫报告。不久,陈果夫下令撤去了冯国华教育局长职务。

  组织游击队多次夜袭日军

  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加快了侵略的脚步,他日益忧心国难,便再也无心安坐办公室了。当时,上海正是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心,早些年的“淞沪战役”也给了冯国华很大的触动,他认为,日本侵略者并非不可战胜,只要抵抗,就会有进展。

  “随着全面战争一触即发,国内的经济形势,社会条件也发生了变化。当时,我的父亲认为,与其死守教育阵地,不如真刀真枪地与侵略者斗争。”冯老师分析说。日军进占后,上海不再是远东的安全港湾,宵禁、戒严时而有之,安心办学都成了问题。日本侵略者与以往的军阀不同,惨无人道的暴行常常发生,也并不遵循一贯的国际惯例,先后有外国传教士、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被盘查杀害的先例。因此,这已经不是单纯靠教育就能救国的时代了。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满怀爱国热情的冯国华毅然投笔从戎,走上抗日救国的道路,率领当年受训的壮丁为战地输送弹药、运送伤员、挖掘战壕;还通过战地服务训练班,招集上海近郊各县的失业教师和失学青年500多人,组织敌后游击队,出没在上海、松江、青浦一带,开展游击战争。

  当时,活跃在上海一带的游击队很多,也有许多游击队员或出于义愤,或者是家里遭受了侵害而加入游击队,而没有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冯国华对队员们进行教育,特别是让他们明白,斗争的意义何在,斗争的方法又是什么。

  1938年9月底,未及撤退的国军某旅尚存百余人,在松江农村打游击,派第一团团长张某约请冯国华赴松江共商“双十”节大举袭击日军的计划。10月6日,冯国华与张团长在同赴松江途中夜宿泗泾石宅,深夜12点,石宅四周枪声突起,日军由汉奸带路包围了村子,用机枪猛射,当时驻村游击队员仅20余人,敌方约四五百人,冯国华与张团长带队奋战,终因众寡悬殊,弹尽援绝,壮烈牺牲。第二天清晨,村人收殓烈士遗体,发现冯国华除枪伤外,左额亦被刺刀劈去。

  冯老师感慨说,“烈士们的英勇牺牲换来了今天大家的幸福生活。现在大家都很重视宣传教育,特别是对下一代的教育。历史需要铭记。希望有更多的人去研究、了解,并从中得到启发。感谢政府对烈士家属的关心和爱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