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斯·米勒之妻日籍八路军中村京子在沪寻访德国婆婆旧居
2015-8-27 03:17:30 来源:解放日报 选稿:吴春伟

  

  图片说明:坐在周家嘴路783弄11号里,86岁的中村京子(右)想知道太多关于婆婆在这里生活的情况。蒋迪雯 摄

  站在全新开放的犹太难民纪念馆内,一位白发苍苍的日籍老人看到国际共产主义战士傅莱的照片很激动:“我认识他!”这位老人就是86岁的中村京子,曾经的八路军。

  昨天上午,中村京子携带女儿、女婿专程来到虹口,寻访她丈夫汉斯·米勒的母亲——德国人亨丽埃特上世纪四十年代居住在虹口的老房子。当今年86岁的中村京子和女儿米蜜等来到周家嘴路783弄11号,见到亨丽埃特当年借居房屋的房东后人时,已是百感交集。

  这是一次长达70年的寻亲之路。70多年前,米勒母亲亨丽埃特来沪寻子,70年后,中村京子、米蜜来沪寻找婆婆、奶奶在沪之住址。

  洋八路伉俪:

  反法西斯,去中国吧

  汉斯·米勒1915年出生在德国杜塞尔多夫城。希特勒上台后,汉斯·米勒由于有犹太血统,中学毕业后不得不来到瑞士与法国、德国交界处的巴塞尔大学医学院求学,临近毕业时,学校的一位中国学生告诉他:“如果你想参加反法西斯战争,那就去中国吧。”于是,汉斯·米勒在写完论文后,拒绝了到南美开业行医的机会,下定决心到中国去参加抗日战争。

  汉斯·米勒卖掉照相机买了去法国马赛的船票,并辗转到达了香港。后经廖承志和爱泼斯坦介绍,来到延安。到达延安后,毛泽东接见了汉斯·米勒,随后,汉斯·米勒被安排在了延安国际和平医院担任外科大夫。1年后,汉斯·米勒选择了到前线参加百团大战,救助了无数受伤的中国军人和老百姓。

  在战争期间,汉斯·米勒与1945年从日本福冈来到中国,后来参加了八路军、解放军的日籍护士中村京子结成伉俪。

  母亲曾写下:

  你过得好是我最大幸福

  汉斯·米勒是家中的独子,来到中国参加抗日战争后,远在德国的父母非常牵挂。由于通讯条件的限制,父母很难与汉斯·米勒联系上,加上法西斯的迫害日甚,汉斯·米勒父母决定到中国来寻找儿子。当时,听说许多犹太人都到上海的虹口来避难,并受到虹口人民的热情保护,他们决定先到上海虹口,然后有机会再寻找儿子。

  由于汉斯·米勒的父亲是犹太血统,当时的德国当局拒绝其前往中国,母亲亨丽埃特先在1940年只身来到中国上海,租居在现虹口区周家嘴路783弄11号。当时的房东就是曾经被孙中山委任为东路讨贼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的许崇灏。

  亨丽埃特在虹口一住就是6年,据汉斯·米勒在德国的亲戚回忆,亨丽埃特当时在居住地附近的一家外国人开办的医院里做行政管理。这6年里,亨丽埃特一边工作,一边与远在延安的汉斯·米勒通信。1946年8月1日,亨丽埃特在信中写道:“你无法想象我是多么的高兴,就在我过生日的那天收到了你写来的信。终于又收到你写的信了……我的儿子,你过得好是我最大的幸福,你是无法想象的。你的幸福和满足补偿了父亲和我的过去12年。希望赐予我们的是将来还能在你的身边过几年。”

  1946年10月22日,亨丽埃特在周家嘴路居住地又给儿子写了一封信,随后便搬离了周家嘴路,不久,就返回德国照顾刚从纳粹集中营出来的丈夫。遗憾的是,由于战争原因,亨丽埃特和丈夫一直到去世,都没能见到日夜思念的儿子。

  与房东后人相约:

  老照片记得寄给我们

  汉斯·米勒的女儿米蜜,从奶奶遗留的家信中找到了当年虹口地址的线索,曾几次请德国朋友前来探访,终于锁定了周家嘴路783弄11号。

  房东许崇灏的孙子许绍宏、孙媳郑国美及老邻居们回忆,长辈们曾经讲起,783弄9号、11号等房屋都曾租给外国人居住。抗日战争期间,由于这条弄堂里的房产都属许崇灏,加上许崇灏的特殊身份,许多革命志士都曾在这里避难。抗日战争胜利后,这些外国租客陆续搬离此地。

  新中国成立后,汉斯·米勒和中村京子一家居住在北京,汉斯·米勒1957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94年逝世。寻访时,中村京子一行仔细地看了当年亨丽埃特居住过的老房子,与老邻居们聊着,彼此就像久别的亲人,并留下了相互的联系方式。米蜜临行前与许绍宏等约定:“如果你们发现还有什么老照片,记得寄给我们!”

  中村京子说,“我在中国待了70年,这70年的经历让我觉得全世界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心都是相通的。1984年,我和汉斯·米勒又回了一次太行山,老百姓非常高兴,抱着我们,感情真诚。他们永远不会忘记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人,在战争年代的救命恩情,他们铭记于心。同样,我对虹口人民在二战期间给予了数万名犹太难民,包括我的婆婆亨丽埃特的帮助深表钦佩和感谢。”

  前不久,中村京子已接到邀请,这次回北京后,将参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她说,“二战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是非常惨重的,只有牢记历史、正视历史,才能避免再次犯错。今年是汉斯·米勒诞辰100周年,我们今天的寻访,也是完成他的遗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