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抽掉阻碍创新的藩篱 准确传达创业创新的特征[图]

2015-5-25 21:12:01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朱国顺 选稿:单冉

  相关专题:

  十届市委八次全会

  上海推进建设科创中心

  朱国顺

  “创业”还是“诈骗”?这常常会变成一个问题。

  谋划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前期调研中,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列举了这样的案例:“如果10个科研人员创业,哪怕有一半成功,研究所也要担负5次国有资产损失的责任,更何况创业成功率往往不足10%。”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鲍勇剑,为此向市委主要领导提问道:怎样从制度的角度来避免“成功了才算创新、失败就有可能被定义为诈骗”的困境?

  如果IDG创投创始合伙人熊晓鸽遇到这个问题,他的故事本身可能就是个很好的解答。IDG在国内投资项目成功率已达25%以上。换个角度看,将近75%投资是不成功的。但按照风投的规律,在美国风险投资10%的成功率即可保证基金的正常运转,20%的成功率可实现盈利,中国国内的回报率已远超美国市场。

  “创业”和“诈骗”,某种意义上讲,只是一个视角的问题。以国际通行的“风投”方式来看,这是一个概率问题,不涉及道德,更没有刑责。

  今天市委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专门有吸引创投落户上海的政策,目的是拆除影响创业创新的藩篱,准确地传达创业创新的特征,更好地营造浓郁的创业创新氛围。当人们对创业和风投有了更准确和全面的理解,当“诈骗”的阴影被驱散之后,“创业”创新才会有更好的舞台。

  抽掉那些阻碍创新的社会规则中的藩篱,给创新更广阔的施展空间,这是今天通过的《意见》的一个重要特征。

  藩篱常常是历史形成的,曾经的作用也并不都是消极的。上海简称的“沪”,其实也是实际生活中一类藩篱的名称。在农耕时代,藩篱般的竹排“沪”插在海滩边上,退潮之际,可以将大量鱼虾留在竹排后面,成为人们的渔获,为上海先民的生活带来巨大保障。但是到了工业时代,以港口和海洋渔业为特点的生产方式,使得“沪”很快就失去了作用,反而成了阻碍发展的藩篱,因而很快就消失了。

  生活中的藩篱是如此,社会规则中的藩篱也是如此。因时代而起,也因变化而落。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经济转型升级之后,作为社会规则的一些藩篱往往就成了阻碍。唯有抽掉那些阻碍创新的藩篱,才能开辟一片创新的天地。

  《意见》针对调研得出的七大问题,都提出了相应的破解之道。拆除不必要的藩篱阻碍,尽最大可能释放创业创新活力。

  抽掉藩篱带来的价值,是巨大的。

  据熟悉《意见》的人士介绍,与创业有关的风投为例,对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参股天使投资形成的股权,五年内可原值向天使投资其他股东转让。这样的做法,将更好地激发社会资本参与天使投资的动力,以更好地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放大效应。

  风投活跃带来的创新创业热潮,成为许多国家发展的重要动力。

  以科技水平领先闻名的以色列,也是世界上人均风投额最高的国家。平均每2000人中就有一人创业,710万人的国家拥有4000多家科技创业公司,有100多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高科技公司的年出口额达200亿美元。以色列创新创业的发展,与政府成立的风投引导基金优兹马公司密切相关。

  套用约翰·列侬那句话,猫王艾尔维斯之前,无所谓摇滚,以色列风投协会主席贝瑞说,在优兹马之前,以色列无所谓风投。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期,还是风投风险很高的时期,在以色列基本没有私人公司进入这个领域。政府在1994年出资1亿美元并引入海外基金,成立了以鼓励私人创业为主的风投公司优兹马公司。优兹马充分发挥政府引导资金的作用,鼓励私人创业,鼓励其它风投资金投资这些企业。优兹马只共担风险,不分享盈利,当企业成长壮大后,优兹马便以接近成本价退出。

  优兹马的做法很快吸引了大量风投进入以色列的创业行列,五六年间创业公司从100家增加到800家,各路风险投资从5800万美元迅速增长到33亿美元,极大地推动了以色列科技公司的创业热潮,进而大大促进了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在英特尔、苹果、FACEBOOK中都有优兹马的身影,跟中国有关的则是小米科技。

  对风投的鼓励,只在今天审议通过的《意见》中占据一个很小的角落。许许多多已经不适应新的发展需要的规则,都将在文件中被破除,许许多多阻碍创新的藩篱,都将被一一抽掉。目标在于“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和动力,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苹果公司董事长蒂姆·库克,5月14日在上海这样描述道:“上海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城市发展的奇迹之一,每次来到这里,都能够深深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活力,这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抽掉阻碍创新的藩篱 准确传达创业创新的特征[图]

2015年5月25日 21:12 来源:新民晚报

  相关专题:

  十届市委八次全会

  上海推进建设科创中心

  朱国顺

  “创业”还是“诈骗”?这常常会变成一个问题。

  谋划上海科创中心建设的前期调研中,上海药物研究所所长列举了这样的案例:“如果10个科研人员创业,哪怕有一半成功,研究所也要担负5次国有资产损失的责任,更何况创业成功率往往不足10%。”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特聘教授鲍勇剑,为此向市委主要领导提问道:怎样从制度的角度来避免“成功了才算创新、失败就有可能被定义为诈骗”的困境?

  如果IDG创投创始合伙人熊晓鸽遇到这个问题,他的故事本身可能就是个很好的解答。IDG在国内投资项目成功率已达25%以上。换个角度看,将近75%投资是不成功的。但按照风投的规律,在美国风险投资10%的成功率即可保证基金的正常运转,20%的成功率可实现盈利,中国国内的回报率已远超美国市场。

  “创业”和“诈骗”,某种意义上讲,只是一个视角的问题。以国际通行的“风投”方式来看,这是一个概率问题,不涉及道德,更没有刑责。

  今天市委全会审议通过的《关于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意见》,专门有吸引创投落户上海的政策,目的是拆除影响创业创新的藩篱,准确地传达创业创新的特征,更好地营造浓郁的创业创新氛围。当人们对创业和风投有了更准确和全面的理解,当“诈骗”的阴影被驱散之后,“创业”创新才会有更好的舞台。

  抽掉那些阻碍创新的社会规则中的藩篱,给创新更广阔的施展空间,这是今天通过的《意见》的一个重要特征。

  藩篱常常是历史形成的,曾经的作用也并不都是消极的。上海简称的“沪”,其实也是实际生活中一类藩篱的名称。在农耕时代,藩篱般的竹排“沪”插在海滩边上,退潮之际,可以将大量鱼虾留在竹排后面,成为人们的渔获,为上海先民的生活带来巨大保障。但是到了工业时代,以港口和海洋渔业为特点的生产方式,使得“沪”很快就失去了作用,反而成了阻碍发展的藩篱,因而很快就消失了。

  生活中的藩篱是如此,社会规则中的藩篱也是如此。因时代而起,也因变化而落。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经济转型升级之后,作为社会规则的一些藩篱往往就成了阻碍。唯有抽掉那些阻碍创新的藩篱,才能开辟一片创新的天地。

  《意见》针对调研得出的七大问题,都提出了相应的破解之道。拆除不必要的藩篱阻碍,尽最大可能释放创业创新活力。

  抽掉藩篱带来的价值,是巨大的。

  据熟悉《意见》的人士介绍,与创业有关的风投为例,对天使投资引导基金参股天使投资形成的股权,五年内可原值向天使投资其他股东转让。这样的做法,将更好地激发社会资本参与天使投资的动力,以更好地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放大效应。

  风投活跃带来的创新创业热潮,成为许多国家发展的重要动力。

  以科技水平领先闻名的以色列,也是世界上人均风投额最高的国家。平均每2000人中就有一人创业,710万人的国家拥有4000多家科技创业公司,有100多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高科技公司的年出口额达200亿美元。以色列创新创业的发展,与政府成立的风投引导基金优兹马公司密切相关。

  套用约翰·列侬那句话,猫王艾尔维斯之前,无所谓摇滚,以色列风投协会主席贝瑞说,在优兹马之前,以色列无所谓风投。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期,还是风投风险很高的时期,在以色列基本没有私人公司进入这个领域。政府在1994年出资1亿美元并引入海外基金,成立了以鼓励私人创业为主的风投公司优兹马公司。优兹马充分发挥政府引导资金的作用,鼓励私人创业,鼓励其它风投资金投资这些企业。优兹马只共担风险,不分享盈利,当企业成长壮大后,优兹马便以接近成本价退出。

  优兹马的做法很快吸引了大量风投进入以色列的创业行列,五六年间创业公司从100家增加到800家,各路风险投资从5800万美元迅速增长到33亿美元,极大地推动了以色列科技公司的创业热潮,进而大大促进了以色列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在英特尔、苹果、FACEBOOK中都有优兹马的身影,跟中国有关的则是小米科技。

  对风投的鼓励,只在今天审议通过的《意见》中占据一个很小的角落。许许多多已经不适应新的发展需要的规则,都将在文件中被破除,许许多多阻碍创新的藩篱,都将被一一抽掉。目标在于“进一步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和动力,促进经济转型升级”。

  苹果公司董事长蒂姆·库克,5月14日在上海这样描述道:“上海近年来的快速发展是人类历史上城市发展的奇迹之一,每次来到这里,都能够深深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活力,这是一个任何梦想都能实现的伟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