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研究所里有"国宝" 林其谁:"喜欢所以持之以恒"

2015-5-25 00:01: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李佳敏 选稿:郑闻文

  编者按:

  当前,上海正在举全市之力推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建设科技创新中心,要聚焦体制 机制改革,创新人才培养、创新创业软环境建设等等。这其中,关键问题和瓶颈的突破尤为重要,创新人才的引领带动作用举足轻重。近年来,上海已经在科技创 新、创新创业方面涌现出一批优秀人才。“星期一基层典型”报道将围绕这一主题,连续推出本市各行业、各领域涌现的创新先锋,报道他们在科技攻关、创新创业 方面的生动故事,敬请关注。

林其谁在工作中 摄影:曹磊

  东方网记者李佳敏5月25日报道:初见林其谁先生的午后,上海迎来了一场大雨。当这位两鬓斑白的长者缓缓走进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的会议室,坐定在我们面前,“顽皮”地说:“你们不提问,我可不会说哦……”时,我原本忐忑的心情,瞬间“落定”下来。

  曾经,我对科研工作者的印象是不苟言笑、严肃木讷,而林其谁——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出身名门的“医”二代、获得德国洪堡基金的“学霸”、曾连续11年“掌舵”原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的老所长、同事朋友口中的“国宝”级人物——周身散发出和蔼可亲甚至“可爱”的“气场”,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虽然岁月在林其谁的身上留下了显而易见的痕迹,但并未抹去这位“智者”的光芒。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也逐渐领略到他“人格魅力”的所在。

  难解之缘——医二代叩开生物化学研究之门

  1937年,林其谁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医学世家。其父林兆耆是中国著名内科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主编的《实用内科学》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大型内科综合性参考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学医人。

  家世显赫的“医二代”并没被要求“死”磕“医书”。林其谁告诉记者,读大学前,自己读了不少“杂书”,尤其喜欢武侠小说、名人传记和历史书籍。回忆孩提时代,林其谁更是对“学习”印象不深,“能想起的都是玩”,“比现在的孩子幸福”。

  虽然林其谁拥有显赫的家世,轻松的童年,也无“继承衣钵”的压力,但耳濡目染,林其谁还是“毫无悬念”地将“学医”作为目标,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上海医科大学医疗系。他本以为毕业后可以成为一名临床医生,不料命运却和林其谁开了个“玩笑”。1959年,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到上医招收一名毕业生,林其谁一毕业就进了生化所,自此,基础科学的大门为他打开了。

  进入生化所后,可以预见的困难就接踵而来。由于学医出身,林其谁在生化方面的专业知识很薄弱,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等于把有机化学从头学了一遍”。刚开始,林其谁自然不太适应实验室研究的身份转变,周末,还会跑去附近的中山医院急诊室陪同学值班。初入生化所的日子可谓非常不易,他先是做了半年的肝癌患者血液酶活性检测,后来,又下农场劳动了1个月。可就是这样,林其谁凭借天资和刻苦钻研的学习精神,很快便跟上了生化所的日常工作,这“命中注定”般的情节,深埋下林其谁与生化科学间的难舍难分的情缘。

  1961年林其谁参加了生化所举办的全国高级生化训练班,这大大提高了他的生化知识水平。接着在导师伍钦荣的指导下开展NADPH氧化的研究。林其谁废寝忘食刻苦钻研,早上6点多进实验室开始试验,一直做到晚上9点才离开,第二天还要抓紧整理第一天的材料。林其谁的进步和成绩有目共睹,25岁的他就带着自己的研究结果首次参加学术会议,在上海生化学会做了报告。次年,他在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上发表首篇论文《还原辅脱氢II的氧化问题》。随后的研究结果又总结成多篇论文,其中三篇发表在《中国科学》上的论文英文版被1965、1969年的AnnualReviewofBiochemistry所引用。

  艰苦岁月——人工全结晶牛胰岛素合成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1958年,由中科院生化所倡导的人工合成胰岛素课题正式启动。当年的科研条件非常差,生化所之前没有多肽合成的经验,实验所需的材料极端紧缺,连某些氨基酸都无法正常进口。在时任生化所所长王应睐等的组织下,胰岛素项目被分成了3组。1960年5月,林其谁加入了牛胰岛素人工合成的“大兵团作战”,在B链合成的团队中边工作边学习,当时还是生化“菜鸟”的林其谁开始时连往布氏漏斗里放滤纸都放不好,但“大兵团作战”的工作给他提供了绝佳的学习机会。

  1965年9月,历经6年艰苦工作,中国科学家第一次用人工方法合成了结晶牛胰岛素。

  2015年,恰逢胰岛素合成50周年,林其谁回忆起那段艰苦岁月,难免唏嘘。生化所研究技术人员被分成两班连续工作,他和其他年轻人从晚上12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中午,合成多肽必须接触缩合剂,这也导致很多研究人员产生过敏,脸部又肿又痒……“可以说,人工全合成结晶牛胰岛素是迄今为止中国基础研究领域取得的最好成绩。”谈起大伙儿努力得来的劳动成果,林其谁不无骄傲:“那时候就好像有一种精神在支持着我们,全所齐心协力,遇到困难互相帮助,从不计较得失利益。一切都是为了任务、为了集体,大家都心甘情愿。”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研究所里有"国宝" 林其谁:"喜欢所以持之以恒"

2015年5月25日 00:01 来源:东方网

  编者按:

  当前,上海正在举全市之力推进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建设科技创新中心,要聚焦体制 机制改革,创新人才培养、创新创业软环境建设等等。这其中,关键问题和瓶颈的突破尤为重要,创新人才的引领带动作用举足轻重。近年来,上海已经在科技创 新、创新创业方面涌现出一批优秀人才。“星期一基层典型”报道将围绕这一主题,连续推出本市各行业、各领域涌现的创新先锋,报道他们在科技攻关、创新创业 方面的生动故事,敬请关注。

林其谁在工作中 摄影:曹磊

  东方网记者李佳敏5月25日报道:初见林其谁先生的午后,上海迎来了一场大雨。当这位两鬓斑白的长者缓缓走进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的会议室,坐定在我们面前,“顽皮”地说:“你们不提问,我可不会说哦……”时,我原本忐忑的心情,瞬间“落定”下来。

  曾经,我对科研工作者的印象是不苟言笑、严肃木讷,而林其谁——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出身名门的“医”二代、获得德国洪堡基金的“学霸”、曾连续11年“掌舵”原中科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的老所长、同事朋友口中的“国宝”级人物——周身散发出和蔼可亲甚至“可爱”的“气场”,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虽然岁月在林其谁的身上留下了显而易见的痕迹,但并未抹去这位“智者”的光芒。随着采访的深入,我也逐渐领略到他“人格魅力”的所在。

  难解之缘——医二代叩开生物化学研究之门

  1937年,林其谁出生在上海的一个医学世家。其父林兆耆是中国著名内科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主编的《实用内科学》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大型内科综合性参考书,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学医人。

  家世显赫的“医二代”并没被要求“死”磕“医书”。林其谁告诉记者,读大学前,自己读了不少“杂书”,尤其喜欢武侠小说、名人传记和历史书籍。回忆孩提时代,林其谁更是对“学习”印象不深,“能想起的都是玩”,“比现在的孩子幸福”。

  虽然林其谁拥有显赫的家世,轻松的童年,也无“继承衣钵”的压力,但耳濡目染,林其谁还是“毫无悬念”地将“学医”作为目标,并以优异成绩考取了上海医科大学医疗系。他本以为毕业后可以成为一名临床医生,不料命运却和林其谁开了个“玩笑”。1959年,中国科学院生物化学研究所到上医招收一名毕业生,林其谁一毕业就进了生化所,自此,基础科学的大门为他打开了。

  进入生化所后,可以预见的困难就接踵而来。由于学医出身,林其谁在生化方面的专业知识很薄弱,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等于把有机化学从头学了一遍”。刚开始,林其谁自然不太适应实验室研究的身份转变,周末,还会跑去附近的中山医院急诊室陪同学值班。初入生化所的日子可谓非常不易,他先是做了半年的肝癌患者血液酶活性检测,后来,又下农场劳动了1个月。可就是这样,林其谁凭借天资和刻苦钻研的学习精神,很快便跟上了生化所的日常工作,这“命中注定”般的情节,深埋下林其谁与生化科学间的难舍难分的情缘。

  1961年林其谁参加了生化所举办的全国高级生化训练班,这大大提高了他的生化知识水平。接着在导师伍钦荣的指导下开展NADPH氧化的研究。林其谁废寝忘食刻苦钻研,早上6点多进实验室开始试验,一直做到晚上9点才离开,第二天还要抓紧整理第一天的材料。林其谁的进步和成绩有目共睹,25岁的他就带着自己的研究结果首次参加学术会议,在上海生化学会做了报告。次年,他在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上发表首篇论文《还原辅脱氢II的氧化问题》。随后的研究结果又总结成多篇论文,其中三篇发表在《中国科学》上的论文英文版被1965、1969年的AnnualReviewofBiochemistry所引用。

  艰苦岁月——人工全结晶牛胰岛素合成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1958年,由中科院生化所倡导的人工合成胰岛素课题正式启动。当年的科研条件非常差,生化所之前没有多肽合成的经验,实验所需的材料极端紧缺,连某些氨基酸都无法正常进口。在时任生化所所长王应睐等的组织下,胰岛素项目被分成了3组。1960年5月,林其谁加入了牛胰岛素人工合成的“大兵团作战”,在B链合成的团队中边工作边学习,当时还是生化“菜鸟”的林其谁开始时连往布氏漏斗里放滤纸都放不好,但“大兵团作战”的工作给他提供了绝佳的学习机会。

  1965年9月,历经6年艰苦工作,中国科学家第一次用人工方法合成了结晶牛胰岛素。

  2015年,恰逢胰岛素合成50周年,林其谁回忆起那段艰苦岁月,难免唏嘘。生化所研究技术人员被分成两班连续工作,他和其他年轻人从晚上12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中午,合成多肽必须接触缩合剂,这也导致很多研究人员产生过敏,脸部又肿又痒……“可以说,人工全合成结晶牛胰岛素是迄今为止中国基础研究领域取得的最好成绩。”谈起大伙儿努力得来的劳动成果,林其谁不无骄傲:“那时候就好像有一种精神在支持着我们,全所齐心协力,遇到困难互相帮助,从不计较得失利益。一切都是为了任务、为了集体,大家都心甘情愿。”

林其谁在工作中 摄影:曹磊

  远渡重洋——让德国人领略中国生物科学软实力

  1978年5月,林其谁参加中国科学院代表团,访问联邦德国。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国门,这次经历,让他结交了众多著名生化学家,同时,踏出国门后,中国与世界在生化方面的差距也让他“大吃一惊”。他感慨:“这种切身的经历是远远不能从光读文献中获得的。”

  同年,德国洪堡基金会(AlexervonHumboldtStiftung,AvH)正式恢复与中国的关系,开展交流合作。洪堡基金会向中国提供奖学金,基金会主席亲自来面试,林其谁通过选拔,成为首批32名赴德成员之一。当时,在国内并无学位一说,能以博士后身份进入德国慕尼黑大学工作学习,林其谁比谁都要珍惜。

  在德国的前四个月,林其谁从“零”基础开始学习德语,他把自己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白天上课晚上依旧“加班加点”,所以在真正进入实验室前,林其谁已经阅读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和书籍。

  林其谁当年由著名学者MartinKlingenberg带教,对于这位第一个发现细胞色素P450的外国人,林其谁在倍感幸运的同时也压力很大:Klingenberg教授以严厉著称,“自己从中国来,又是重新开始学习,绝不能被他们瞧不起!”

  经过与Klingenberg博士的探讨,林其谁接手了当时实验室面临的非常棘手的问题——“从仓鼠的棕色脂肪组织中纯化解偶联蛋白”。而此前,已有法国和美国来的博士生负责过这个项目,但均未成功。让Klingenberg博士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他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把任务分配给中国来的林其谁,却误打误撞找对了人。

  林其谁几乎翻遍了慕尼黑大学的图书馆,摸透了解偶联蛋白的特性,他很快发现了提取的关键所在——如何与ADP-ATP运载体区分开。

  Klingenberg从事生物化学研究多年,他的实验室对线粒体ADP-ATP运载体非常熟悉。他们知道,无论是物理还是化学性质上,两者都很相像,要想从富含ADP-ATP运载体的棕色脂肪组织线粒体内膜上分离解偶联蛋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但林其谁并未被困难击倒。通过反复试验林其谁发现解偶联蛋白在TritonX-100提取液中要比ADP-ATP运载体稳定。提取液中的ADP-ATP运载体在室温下变性快,被羟基磷灰石柱吸附,而解偶联蛋白在室温下较稳定,不会被吸附。分离成功!Klingenberg教授对于这样的结果非常高兴,也为这位中国人的聪明才智所折服,更钦佩他锲而不舍的钻研精神。谈起这段经历,林其谁非常谦虚:“我出国前有一些生化基础,和他们没有基础的人比起来,自然会顺利一些。”

  值得骄傲的是,林其谁研究出的这个方法,至今仍被采用于纯化基因工程表达的解偶联蛋白上,而很多科研人员在他对解偶联蛋白分离纯化的基础上进行了更深入的研究,直到今天,这种对蛋白与肥胖、癌症关系的研究依然持续着。

  1981年,林其谁回到国内。谈起旅德经历,最让林其谁欣赏的是德国人严谨的做事风格:“我想我们所的严谨风格和德国人还是比较相像的。献身、求实、团结、奋进,每一个生化所人都秉承着这样的传统。”

  以身作则——住旧房骑自行车上下班的老所长

  回国以后,林其谁回到生物膜研究小组中,继续科研工作,1984年开始担任生化所所长。而这一当,就是11年,比美国总统的任期还长。

  从研究者到管理者的“华丽转身”,并未让林其谁迷失自我。他把科学研究中的严谨、踏实、务实,都带到了行政管理岗位上。担任所长期间,林其谁的“铁腕”“得罪”了不少人,大伙儿对他是又爱又怕。林其谁直言:“所长就是个挨骂的位子,做事要挨骂,不做也挨骂。与其不做事挨骂,不如做点事。”“以理服人,而非以权压人。”他会提前立下“规矩”并带头遵守,如有人违反定不“手下留情”。

  而另一方面,身居“领导”要职的林其谁,也将以身作则的清廉之风吹遍了生化所内外。在任期间,经林其谁主持分配的住房百余套,他从未拿过一个平方米,上海分院让他拿一套给自己改善一下住房环境,他都婉言谢绝。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的王恩多每每提及去林其谁家做客都要感慨:“他家住房条件实在是差,底楼的房间连太阳都照不到,冬天去冷飕飕的。”而这一切,林其谁毫不在意。

  林其谁一直保持着简朴的生活作风。工作几十年来,他一直坚持骑自行车上班,他的骑车水平和他的生化研究水平一样“登峰造极”。“我在院子里可以不扶车把骑车呢!”林其谁说起此事还颇为骄傲。后来,另一位院士骑自行车出了车祸,林其谁又到了70岁高龄,才在大家的劝阻下不再骑自行车。

  虽然身负行政工作,业务上林其谁也没有放松。兼顾行政工作虽辛苦,业务更不允许落后。在任所长期间,他主要进行了线粒体内膜与辅酶Q相联系的脱氧酶的研究,并于1989年与1992分获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三等奖与二等奖。1987年开始,他先后担任中国生物化学理事会理事长,MolecularCellularBiochemistry编委,国际细胞研究组织执行委员,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主编,UNESCO分子细胞生物学网络组织执行委员,亚洲与大洋洲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家联合会秘书长、主席等社会职务。虽然担任诸多社会职务,在他的心里,学术和育人有着更重要的地位。

  传道授业——热爱是做好科学研究的首要保证

  林其谁曾说:“实验并不总是愉快的事情,不愉快的时间往往会占了大多数,真正开心的时刻主要在数据结果理想或得到有意义的结果的时候。而接下去又要面对新的问题与挑战。面对重重困难是常态。如果不喜欢,从事科研会是既困难又痛苦的。而且,实验结果必须多次重复。掌握了技术方法之后,相当部分都是重复或大同小异的操作,旁人看来会显得非常枯燥。因此热爱是做科学研究的第一保证。”

  自从1979年第一次招收研究生后,从1982年到1997年,林其谁平均每年招收一名学生。他对学生的要求,第一条便是对科研工作的热爱。公务缠身,事务繁忙的他经常抽出时间来和学生讨论课题,给予学生悉心的指导。学生的论文每一篇他都要亲自批改,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文法错误,乃至标点符号和错别字,他也要一一指出。1996年,林其谁被评为中国科学院优秀研究生导师。

  其次,他要求学生必须有想法、会讨论、尊重客观事实、具备主观能动性。林其谁的学生们和他一样都深知:科学研究,都是用实践来证明的。

  现如今,在“细胞微环境对肿瘤发生及转移”研究领域已颇有建树的葛高翔,当年也是林其谁带教的学生之一,他回忆当初为何选择林其谁作为导师时说:“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不论是老师对学生的,还是学生对老师的,我对林先生的感受就是平易近人。”当时林其谁给尚处在“懵懂”阶段的葛高翔回复了一封厚厚的信件,里面清晰明了介绍了生化所的背景和研究方向,这让当年还是学生的葛高翔“受宠若惊”。这么有名的老师百忙之中给他认真回信,“看到这封信时我想,就是这个老师了!”

  赤子之心——因为喜欢所以能够持之以恒

  医学世家的高起点,并没有给林其谁“高人一等”的包袱,而他随遇而安和积极进取的品质,帮助他在生物化学领域研究获得了诸多成就。林其谁是出了名的爱读书,进入上医大后,他曾坦言读“杂书”的机会少了。但他丝毫没感到可惜,相反地,他对自己所从事的学科和研究投入了更高的热情,他孜孜不倦学习和钻研的方向也是他的兴趣所在。

  学医时,林其谁曾用一个寒假的时间学习了黄宛的《临床心电图学》,哪怕后来他没有在医疗行业工作,至今,他还能看懂简单的临床心电图。林其谁说:“我喜欢读书,看文献,因为喜欢,所以能够持之以恒。”现如今,78岁高龄的林其谁依旧保持着阅读的习惯,他每周阅读大量生化领域的前沿杂志书籍,他将“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发扬到了极致。“喜欢新鲜玩意,接受新鲜事物特别快!”也难怪,林其谁身边的同事都觉得他像“老顽童”了。

  林其谁至今仍然活跃在基础科学的诸多领域,他笑言:“我的科研经费还能用两年半,正好退休!”他经常参加一些会议,发出自己的声音。“院士只是荣誉称号,我还是和大家一样,要做好本职工作。”

  附:人物简介

  姓名:林其谁,男,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

  出生日期:1937年12月15日

  单位: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

  学历:1959年9月上海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

  主要工作经历:

  1979年7月–1981年3月德国洪堡基金获得者,联邦德国慕尼黑大学物理生化研究所访问学者

  1984年3月–1995年3月中科院上海生化所所长

  1987年8月–1990年8月中国生物化学会理事长

  1996年4月–2001年11月中科院分子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2004年6月–2006年6月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与医学学部常委会委员

  2006年6月–2008年6月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与医学学部常委会副主任

  2008年5月–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

  2008年6月–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成员

  2008年6月–2012年6月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与医学学部常委会主任

  其他:

  1989年6月–2007年1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细胞研究组织(UNESCO-ICRO)执行委员

  1994年1月–1999年12月亚洲大洋洲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联合会(FAOBMB)秘书长

  2001年1月–2004年12月亚洲大洋洲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联合会(FAOBMB)理事长

  第一、二、三、五届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计划(973)专家顾问组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