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创业七问:30年老创业人吉朋松 如何做一个成一个

2015-5-14 09:57: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泽 选稿:孙樱齐

  图片说明:安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吉朋松,30年创业做一个成一个,他对创业有自己的理解。

>>>专题:上海推进建设科技创新中心

    东方网记者蒋泽5月14日报道:创业已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当无数大学毕业生满怀无限憧憬,冲进商业海洋中去时,没人知道,谁能抓到一块木板生存下来。一位创业者说,当他为自己的企业办理资质时,工作人员扔给他这样一句话:“你这样的企业我见多了,大部分不出三年就倒掉。”

  在寻找采访对象时,记者把目光投向了这些人,他们是创业前辈,商海中沉浮多年,经验丰富、小有成就。同时,他们掌握着相当的科技能力,熟悉创新。找到他们,是想让他们讲讲,创业究竟是怎么回事。

  新公司、老创业人,从1986年下海至今近30年,吉朋松自称从未停止创业。现在,他是安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家2009年成立的公司,于2013年当选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总冠军,去年则被评为安永中国最具潜力企业之一。他们研发的胃镜胶囊机器人“至少领先世界五年。”去年6月,安翰的胶囊内镜机器人项目正式签约上海金桥,项目内容包括大规模生产线及销售展示中心。

  吉朋松本人,则是当年清华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清华同方核技术公司早期创始人、做过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还研究过糖尿病的食疗,他有一个本事对创业者来说肯定很要紧:30年,他换了不少行业,但做一个成一个。

  想在网上找到吉朋松的资料颇为不易。他对人总是彬彬有礼,谈吐得当,但他的低调则让记者有些吃不消,比如想让他谈谈创业之初的故事,他会说:“算了吧。”又想让他说说创业团队,他诚恳地摇摇头,“这个也不想说”。直说到对科技创业的理解,他的话匣子才渐渐打开了。

  第一问:如何选择创业方向?

  做个好厨子,看客人点什么菜。

  创业三十年,吉朋松经历过多次行业变换,80年代末搞石油装备,90年代利用X光大型集装箱物件检查,再后来做高温超导滤波器,直到近年进入医疗产业。这四个项目,他的团队都做出了惊艳的成就,不但技术做到世界一流,还形成了产业化。说到每次都成功的原因,他打了一个比方:“厨师有三宝,锅、灶台、菜刀,这决定了厨师的手艺,但要上什么菜,还要看客人点什么。”

  80年代,中国石油开采亟需解决大深度井下探测油水界面的技术难题。90年代,随着贸易上升,国家最担心走私问题。2000年前后,则要加强雷达性能,提升我国电子战能力。随着近年来民技军用、军技民用一体化成为潮流,他又向医疗方面转移了。

  “医疗产业目前处于恶性刚需状态。”吉朋松说,每年中国新增100万消化道病人,耗费2000多亿的医保资金,“早期胃癌治疗只需要3天、1万元即可痊愈,晚期胃癌治疗周期则是4个月、30万元还搞不定。你算算,如果早预防早治疗,可以省多少?”

  消化道疾病预防还有一个问题,许多人惧怕胃镜检查过程中的疼痛,“我们做过一个统计,三分之一的消化科大夫,自己都没有做过消化道检查。这说明社会需要新技术。”他们发明的机器人,不过一个胶囊大小,被检查者用水吞服,只需15分钟就可无痛检查。

  当然,要做这些事,都需要技术支撑。单单对于一个胃镜胶囊机器人来说,就涉及材料、微电子、控制、成像等诸多技术,这些技术的积累,都和吉朋松过去在石油、集装箱监测、高温超导等方面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通过不断的技术二次集成,他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创新,具备了“好厨艺”。而每次吉朋松都瞄准国家和社会最紧迫的需要,与时代合拍,准确记下了客人点的菜。

  第二问:怎么创业?

  有知识、有能力、有人手把手教。

  “每年多少大学生在创业,但成功比例却很低。好比把没学过游泳的人扔到大海里,没淹死的肯定是少数。”吉朋松说,现在很多独生子女拿着父母的钱去创业,一旦失败,社会问题就来了。“创业不是口号,也不是概念,更不是逼上梁山,而是知识、能力。”他说。

  知识要靠学习,能力则靠锻炼,但创业中还有一些东西是最重要、却最难传递的,是运营企业的经验。“这是点石成金的一步,商学院教不了,必须靠专门机构。”

  第三问:创业团队需要什么品质

  相对踏实、有担当、有能力。

  吉朋松说,创业、尤其科技创业首先是一种态度,一群人不是因为商业关系集合在一起,而是喜欢、发自肺腑的热爱。

  一个团队,则应该相对踏实、有担当、有足够的能力。在采访中,记者深深感到吉朋松对踏实品质十分看重,他拒绝讲述团队的故事,也是因为“现在社会太浮躁”。

  第四问:团队领导怎么当?

  一面镜子、一根绳子、一个梯子。

  这是吉朋松口中的领导境界,镜子是不要做暴君,要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优缺点;发现人才后,要用绳子把他“捆”回来;“如果你真发现一个很厉害的人,你有胸怀搭个梯子让他到你上面么”?

  第五问:创业团队会遇到什么问题?

  价值变化、经营方向重新选择。

  “对于创业团队来说,可能只有组织公司那一刻是和谐的。”吉朋松告诉记者,随着创业发展,团队会面临价值变化,“创业起初,可能每个人都值5块钱,过一段时间,一个人涨到10块,另一个还是5块,可他们的股份都一样。是否要重新认定?”

  企业经营方向机制如何完善,“不同人肯定有不同的想法,但我认为科技企业不能靠投票,我更强调权威和服从。”吉朋松说,他希望给下属营造自由发展的空间,“在一个范围内,由他们自己说了算,但在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需要自己做主。”

  第六问:技术被抄袭怎么办?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有人仿制你的技术其实是好事。一个胶囊机器人,这么多人在用,难道别人不能拆开看吗?技术是守不住的,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第七问:资本是万能的吗?

  资本无法解决信任问题,这是许多科技企业失败的关键原因。

  现在不再是一个人可以发明灯泡的年代了,创新是多种技术元素的多次组合。吉朋松说,创业者几乎可以在社会中找到所有他需要的技术门类,只要考虑如何让技术通过有机组合产生新活力。单就一个胃镜胶囊机器人来说,就涉及材料、微电子、控制、成像等等技术。

  但要把社会上的技术集合起来,单通过科技平台进行金融交换是不够的,因为“钱解决不了信用问题”。

  许多科技企业失败的原因,不是技术评估问题,“而是一个创业项目中需要的其他技术元素,钱解决不了、人解决不了”。

  所以他特别注重合作者之间的信任。“技术并不重要,相互间的信任是最重要的。信任和信用是巨大生产力。你到了一个地方,你说的话他不信,他说的话你不信,没有管理效率,如果你靠棒子,靠权威,不行我开除你,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我们企业文化非常简单,品德信任交友,能力信任成事。”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创业七问:30年老创业人吉朋松 如何做一个成一个

2015年5月14日 09:57 来源:东方网

  图片说明:安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吉朋松,30年创业做一个成一个,他对创业有自己的理解。

>>>专题:上海推进建设科技创新中心

    东方网记者蒋泽5月14日报道:创业已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当无数大学毕业生满怀无限憧憬,冲进商业海洋中去时,没人知道,谁能抓到一块木板生存下来。一位创业者说,当他为自己的企业办理资质时,工作人员扔给他这样一句话:“你这样的企业我见多了,大部分不出三年就倒掉。”

  在寻找采访对象时,记者把目光投向了这些人,他们是创业前辈,商海中沉浮多年,经验丰富、小有成就。同时,他们掌握着相当的科技能力,熟悉创新。找到他们,是想让他们讲讲,创业究竟是怎么回事。

  新公司、老创业人,从1986年下海至今近30年,吉朋松自称从未停止创业。现在,他是安翰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家2009年成立的公司,于2013年当选克莱斯勒杯黑马大赛总冠军,去年则被评为安永中国最具潜力企业之一。他们研发的胃镜胶囊机器人“至少领先世界五年。”去年6月,安翰的胶囊内镜机器人项目正式签约上海金桥,项目内容包括大规模生产线及销售展示中心。

  吉朋松本人,则是当年清华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清华同方核技术公司早期创始人、做过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还研究过糖尿病的食疗,他有一个本事对创业者来说肯定很要紧:30年,他换了不少行业,但做一个成一个。

  想在网上找到吉朋松的资料颇为不易。他对人总是彬彬有礼,谈吐得当,但他的低调则让记者有些吃不消,比如想让他谈谈创业之初的故事,他会说:“算了吧。”又想让他说说创业团队,他诚恳地摇摇头,“这个也不想说”。直说到对科技创业的理解,他的话匣子才渐渐打开了。

  第一问:如何选择创业方向?

  做个好厨子,看客人点什么菜。

  创业三十年,吉朋松经历过多次行业变换,80年代末搞石油装备,90年代利用X光大型集装箱物件检查,再后来做高温超导滤波器,直到近年进入医疗产业。这四个项目,他的团队都做出了惊艳的成就,不但技术做到世界一流,还形成了产业化。说到每次都成功的原因,他打了一个比方:“厨师有三宝,锅、灶台、菜刀,这决定了厨师的手艺,但要上什么菜,还要看客人点什么。”

  80年代,中国石油开采亟需解决大深度井下探测油水界面的技术难题。90年代,随着贸易上升,国家最担心走私问题。2000年前后,则要加强雷达性能,提升我国电子战能力。随着近年来民技军用、军技民用一体化成为潮流,他又向医疗方面转移了。

  “医疗产业目前处于恶性刚需状态。”吉朋松说,每年中国新增100万消化道病人,耗费2000多亿的医保资金,“早期胃癌治疗只需要3天、1万元即可痊愈,晚期胃癌治疗周期则是4个月、30万元还搞不定。你算算,如果早预防早治疗,可以省多少?”

  消化道疾病预防还有一个问题,许多人惧怕胃镜检查过程中的疼痛,“我们做过一个统计,三分之一的消化科大夫,自己都没有做过消化道检查。这说明社会需要新技术。”他们发明的机器人,不过一个胶囊大小,被检查者用水吞服,只需15分钟就可无痛检查。

  当然,要做这些事,都需要技术支撑。单单对于一个胃镜胶囊机器人来说,就涉及材料、微电子、控制、成像等诸多技术,这些技术的积累,都和吉朋松过去在石油、集装箱监测、高温超导等方面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通过不断的技术二次集成,他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创新,具备了“好厨艺”。而每次吉朋松都瞄准国家和社会最紧迫的需要,与时代合拍,准确记下了客人点的菜。

  第二问:怎么创业?

  有知识、有能力、有人手把手教。

  “每年多少大学生在创业,但成功比例却很低。好比把没学过游泳的人扔到大海里,没淹死的肯定是少数。”吉朋松说,现在很多独生子女拿着父母的钱去创业,一旦失败,社会问题就来了。“创业不是口号,也不是概念,更不是逼上梁山,而是知识、能力。”他说。

  知识要靠学习,能力则靠锻炼,但创业中还有一些东西是最重要、却最难传递的,是运营企业的经验。“这是点石成金的一步,商学院教不了,必须靠专门机构。”

  第三问:创业团队需要什么品质

  相对踏实、有担当、有能力。

  吉朋松说,创业、尤其科技创业首先是一种态度,一群人不是因为商业关系集合在一起,而是喜欢、发自肺腑的热爱。

  一个团队,则应该相对踏实、有担当、有足够的能力。在采访中,记者深深感到吉朋松对踏实品质十分看重,他拒绝讲述团队的故事,也是因为“现在社会太浮躁”。

  第四问:团队领导怎么当?

  一面镜子、一根绳子、一个梯子。

  这是吉朋松口中的领导境界,镜子是不要做暴君,要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优缺点;发现人才后,要用绳子把他“捆”回来;“如果你真发现一个很厉害的人,你有胸怀搭个梯子让他到你上面么”?

  第五问:创业团队会遇到什么问题?

  价值变化、经营方向重新选择。

  “对于创业团队来说,可能只有组织公司那一刻是和谐的。”吉朋松告诉记者,随着创业发展,团队会面临价值变化,“创业起初,可能每个人都值5块钱,过一段时间,一个人涨到10块,另一个还是5块,可他们的股份都一样。是否要重新认定?”

  企业经营方向机制如何完善,“不同人肯定有不同的想法,但我认为科技企业不能靠投票,我更强调权威和服从。”吉朋松说,他希望给下属营造自由发展的空间,“在一个范围内,由他们自己说了算,但在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需要自己做主。”

  第六问:技术被抄袭怎么办?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有人仿制你的技术其实是好事。一个胶囊机器人,这么多人在用,难道别人不能拆开看吗?技术是守不住的,最好的防守是进攻。”

  第七问:资本是万能的吗?

  资本无法解决信任问题,这是许多科技企业失败的关键原因。

  现在不再是一个人可以发明灯泡的年代了,创新是多种技术元素的多次组合。吉朋松说,创业者几乎可以在社会中找到所有他需要的技术门类,只要考虑如何让技术通过有机组合产生新活力。单就一个胃镜胶囊机器人来说,就涉及材料、微电子、控制、成像等等技术。

  但要把社会上的技术集合起来,单通过科技平台进行金融交换是不够的,因为“钱解决不了信用问题”。

  许多科技企业失败的原因,不是技术评估问题,“而是一个创业项目中需要的其他技术元素,钱解决不了、人解决不了”。

  所以他特别注重合作者之间的信任。“技术并不重要,相互间的信任是最重要的。信任和信用是巨大生产力。你到了一个地方,你说的话他不信,他说的话你不信,没有管理效率,如果你靠棒子,靠权威,不行我开除你,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所以我们企业文化非常简单,品德信任交友,能力信任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