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浦东:做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2015-4-18 06:29:1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泓冰 孙小静 选稿:郑闻文

原标题: 浦东:做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面向浩瀚的太平洋,长三角海岸如弓,长江似箭;弓卧华夏,箭尖便是浦东。

  这里,是中国改革开放奇迹强有力的佐证:25年间,浦东陆家嘴,从一片平地“分娩”出一方繁华的热土。浦东经济总量从60亿元增长到7110亿元,增长118倍;财政总收入从10亿元增长到2900亿元,增长了289倍。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却说:“我们最骄傲的,不是高楼大厦和亮丽数字,而是初步形成了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发展软环境,触碰了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难啃的硬骨头,在符合法治化、国际化和市场化的前提下,推进境内外投资和贸易制度的创新。”

  中央对浦东的要求,不在于仅仅增加一些经济总量,而在于窗口意义、示范意义,在于敢闯敢试、先行先试,在于排头兵作用。“浦东要敢担当、敢负责、敢挑重担,当好改革创新的领头羊,先行者中的先行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的,正是浦东不懈的追求。

  融资租赁,被称为继银行、证券、保险、信贷之后第五大金融产品。要建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这是一片无人涉足却无法绕开的改革深水区。在相关国家部委的有力支持下,浦东自己设计改革路径,打通所有“关卡”,实现“零的突破”。到去年底,浦东融资租赁企业已聚集442家,注册资本总额1605亿元,管理资产超过5000亿元,成为全国融资租赁业务最发达、相关企业最集聚的地区之一。

  浦东新区新近宣布取消张江镇招商引资职能,划转张江高科技园区管委会负责。而后者承担的社会管理职能,则由张江镇负责。“这是一次颠覆性的尝试,区镇联动、分工明晰的机制,让大家各做各的强项,共同服务于自贸区和科技创新中心等国家战略。”

  因改革开放而生,亦因改革开放而兴的浦东,背负国家战略,率先探索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率先探索服务业领域对外开放;率先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审批事项减少72%,平均审批时限压缩60%;更率先接过最艰巨的使命,开展综合配套改革,去年国家主管部门验收全国12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归纳出40项改革经验,有1/3来自浦东;特别是落实中央决策,代表中国率先进行自贸区试验,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正溢出上海,迅速地向北、向南次第落子,进入更大面积的试验操作层面——在中国改革史上,浦东书写下一个又一个“第一”。(相关报道见第四版)

上一篇稿件

浦东:做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2015年4月18日 06:29 来源:人民日报

原标题: 浦东:做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面向浩瀚的太平洋,长三角海岸如弓,长江似箭;弓卧华夏,箭尖便是浦东。

  这里,是中国改革开放奇迹强有力的佐证:25年间,浦东陆家嘴,从一片平地“分娩”出一方繁华的热土。浦东经济总量从60亿元增长到7110亿元,增长118倍;财政总收入从10亿元增长到2900亿元,增长了289倍。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却说:“我们最骄傲的,不是高楼大厦和亮丽数字,而是初步形成了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的发展软环境,触碰了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难啃的硬骨头,在符合法治化、国际化和市场化的前提下,推进境内外投资和贸易制度的创新。”

  中央对浦东的要求,不在于仅仅增加一些经济总量,而在于窗口意义、示范意义,在于敢闯敢试、先行先试,在于排头兵作用。“浦东要敢担当、敢负责、敢挑重担,当好改革创新的领头羊,先行者中的先行者”,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强调的,正是浦东不懈的追求。

  融资租赁,被称为继银行、证券、保险、信贷之后第五大金融产品。要建国际金融中心、航运中心,这是一片无人涉足却无法绕开的改革深水区。在相关国家部委的有力支持下,浦东自己设计改革路径,打通所有“关卡”,实现“零的突破”。到去年底,浦东融资租赁企业已聚集442家,注册资本总额1605亿元,管理资产超过5000亿元,成为全国融资租赁业务最发达、相关企业最集聚的地区之一。

  浦东新区新近宣布取消张江镇招商引资职能,划转张江高科技园区管委会负责。而后者承担的社会管理职能,则由张江镇负责。“这是一次颠覆性的尝试,区镇联动、分工明晰的机制,让大家各做各的强项,共同服务于自贸区和科技创新中心等国家战略。”

  因改革开放而生,亦因改革开放而兴的浦东,背负国家战略,率先探索生产要素市场化配置;率先探索服务业领域对外开放;率先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审批事项减少72%,平均审批时限压缩60%;更率先接过最艰巨的使命,开展综合配套改革,去年国家主管部门验收全国12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归纳出40项改革经验,有1/3来自浦东;特别是落实中央决策,代表中国率先进行自贸区试验,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正溢出上海,迅速地向北、向南次第落子,进入更大面积的试验操作层面——在中国改革史上,浦东书写下一个又一个“第一”。(相关报道见第四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