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需要配一座顶尖的自然博物馆

2015-4-18 03:44:53

来源:文汇报 作者:沈湫莎 选稿:郑闻文

  原标题:上海需要配一座顶尖的自然博物馆(附照片)

“生命长河”展区汇聚古今中外200余件动植物明星物种。

  从外滩到静安雕塑公园,上海自然博物馆在150岁生日将近之际,悄然完成了从古老朴实到趣味时尚的转变。本周日,自然博物馆新馆将正式对公众开放,对于期待已久的市民、游客来说,这不仅仅代表着一座新馆的落成,更意味着上海这座城市又有了一处全新的历史、文化地标;为城市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提供了一架动力十足的引擎。

  这是一座独一无二的场馆

  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醒目之处的地板上,刻着诗人丁尼生的名言:andlet thy feet millenniums hence be set in the midst of knowledge(让你的足迹自此永远地踏入知识的海洋)。而当游客来到上海自然博物馆,也会产生类似的感受--双脚踏入馆内,便踏入了自然的海洋。

  上海自然博物馆副馆长梁兆正说,新馆通过演化的乐章、生命的画卷、文明的史诗三条主线,呈现大自然的演化历程和多样性。和世界老牌自博馆多采用学科制的布展方式不同,上海自博馆大胆地采用了主题制的布展方式,在这种新型布展理念下,老虎标本既能出现在体现生物多样性的“生命长河”中,也展示在体现生态环境的“生态万象”中,避免了以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展示弊端。

  在上海自博馆建筑设计师帕金斯·威尔眼中,这是一座充满中国特色的自博馆,中国元素不仅体现在具有山水花园式表达的建筑细节上,更体现在这座自博馆的人文情怀上。“像'人地之缘'这样的展示,在别的自博馆中绝不可能见到。”帕金斯说。人地之缘讲述的是人类种植农作物的历史,作为自然界的一员,人与其他生物一样,与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人群语言、服饰、生活方式与自然融为一体。

  “缺山少水的上海太需要有一座自然博物馆了。”上海科技馆研究设计院副院长张云飞有感而发,他认为自然素养是人类不可缺少的品质,生活在钢筋水泥中的人们很容易患上“自然缺失症”,这对他们求知欲、动手能力、同情心等的发展都不利。对于一个城市而言,一个展示自然神奇瑰丽的优秀场馆,无疑能够让市民和游客从钢筋水泥的环绕中抬起头来,感受到别样的芳香。

  为城市补上文化与美的“拼图”

  去年世界博物馆日的主题是“记忆+创造力=社会变革”,这一公式简单明了地指出了文化对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博物馆作为一个保存记忆的空间,正是文化最为经典和集中的载体。

  如果说硅谷还有哪里不适合创新的,药明康德首席运营官杨青认为是博物馆太少。这位在硅谷奋斗多年的博士表示,许多人周末都会驱车去市中心的博物馆、美术馆寻找创新灵感。互联网让技术降低门槛,未来的商业之争中,艺术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正如708研究所党委副书记胡敬东所言,中国要建造豪华游轮,最欠缺的其实是一位艺术大师。

  对艺术与文化的理解,牵涉到一代人的胸怀和视野。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元培认为,应该向自然取经。生物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身体结构都趋于合理,而合理的东西理应是美的。上海交通大学张荻教授就通过模仿蜻蜓翅膀的纹路,在国内外创造性地提出遗态材料的学术思想,这种借用自然界经亿万年优化的生物材料自身多层次、多维的本征结构为模板制成的材料,引领了材料学的新风尚。

  在自博馆中,罕见地同时展示了三块海百合化石,除了化石本身的科学价值,海百合优美的姿态是它们能从十几万件标本中脱颖而出与游客见面的关键。上海自然博物馆工程建设展示部部长忻歌表示,向大众展示自然之美,是自博馆义不容辞的责任。

  让人们看到更好的东西

  在许多上海“80后”的心目中,外滩延安东路上的那座老自然博物馆,是抹不去的记忆。为了送别9米高的马门溪龙,去年老自博馆闭馆那天,万余市民前来“送行”。“我家住在老自博馆旁边,几乎每周我都要去看看这些展品。”张维赟说,正是因为少年时的兴趣,她高考时只填了一个志愿,后来走上了研究动物分类的道路。

  老自博馆中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展品,但多年来,老馆被地理位置、建筑空间方面的种种客观条件所限制,无法承接大容量的人流,同时也无法展示更为丰富的藏品,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新馆在展示数量和珍稀度上,都将自博馆的分量提高了一个等级。

  “我们要让市民看到最好的展品。”梁兆正说。在2年前向全球发出标本“征集令”后,如今你能看到来自美国的蛇颈龙、沧龙;来自俄罗斯的猛犸象、三叶虫;来自摩洛哥的双臼椎龙;来自非洲的紫羚羊等近8000件全新的标本,其中首次在中国亮相的占70%以上,特别是其中有1000余件珍稀品种,在别处很难“一睹芳容”。

  “能够触摸到自然的雄伟辽阔,对人一生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梁兆正说,“希望这座自博馆能够长远地影响这座城市。”对正在迈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上海来说,在市民中科普自然知识,无疑对提升公民视野、培养科学精神助益良多。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需要配一座顶尖的自然博物馆

2015年4月18日 03:44 来源:文汇报

  原标题:上海需要配一座顶尖的自然博物馆(附照片)

“生命长河”展区汇聚古今中外200余件动植物明星物种。

  从外滩到静安雕塑公园,上海自然博物馆在150岁生日将近之际,悄然完成了从古老朴实到趣味时尚的转变。本周日,自然博物馆新馆将正式对公众开放,对于期待已久的市民、游客来说,这不仅仅代表着一座新馆的落成,更意味着上海这座城市又有了一处全新的历史、文化地标;为城市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提供了一架动力十足的引擎。

  这是一座独一无二的场馆

  在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醒目之处的地板上,刻着诗人丁尼生的名言:andlet thy feet millenniums hence be set in the midst of knowledge(让你的足迹自此永远地踏入知识的海洋)。而当游客来到上海自然博物馆,也会产生类似的感受--双脚踏入馆内,便踏入了自然的海洋。

  上海自然博物馆副馆长梁兆正说,新馆通过演化的乐章、生命的画卷、文明的史诗三条主线,呈现大自然的演化历程和多样性。和世界老牌自博馆多采用学科制的布展方式不同,上海自博馆大胆地采用了主题制的布展方式,在这种新型布展理念下,老虎标本既能出现在体现生物多样性的“生命长河”中,也展示在体现生态环境的“生态万象”中,避免了以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展示弊端。

  在上海自博馆建筑设计师帕金斯·威尔眼中,这是一座充满中国特色的自博馆,中国元素不仅体现在具有山水花园式表达的建筑细节上,更体现在这座自博馆的人文情怀上。“像'人地之缘'这样的展示,在别的自博馆中绝不可能见到。”帕金斯说。人地之缘讲述的是人类种植农作物的历史,作为自然界的一员,人与其他生物一样,与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人群语言、服饰、生活方式与自然融为一体。

  “缺山少水的上海太需要有一座自然博物馆了。”上海科技馆研究设计院副院长张云飞有感而发,他认为自然素养是人类不可缺少的品质,生活在钢筋水泥中的人们很容易患上“自然缺失症”,这对他们求知欲、动手能力、同情心等的发展都不利。对于一个城市而言,一个展示自然神奇瑰丽的优秀场馆,无疑能够让市民和游客从钢筋水泥的环绕中抬起头来,感受到别样的芳香。

  为城市补上文化与美的“拼图”

  去年世界博物馆日的主题是“记忆+创造力=社会变革”,这一公式简单明了地指出了文化对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博物馆作为一个保存记忆的空间,正是文化最为经典和集中的载体。

  如果说硅谷还有哪里不适合创新的,药明康德首席运营官杨青认为是博物馆太少。这位在硅谷奋斗多年的博士表示,许多人周末都会驱车去市中心的博物馆、美术馆寻找创新灵感。互联网让技术降低门槛,未来的商业之争中,艺术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正如708研究所党委副书记胡敬东所言,中国要建造豪华游轮,最欠缺的其实是一位艺术大师。

  对艺术与文化的理解,牵涉到一代人的胸怀和视野。中国工程院院士林元培认为,应该向自然取经。生物经过数百万年的演化,身体结构都趋于合理,而合理的东西理应是美的。上海交通大学张荻教授就通过模仿蜻蜓翅膀的纹路,在国内外创造性地提出遗态材料的学术思想,这种借用自然界经亿万年优化的生物材料自身多层次、多维的本征结构为模板制成的材料,引领了材料学的新风尚。

  在自博馆中,罕见地同时展示了三块海百合化石,除了化石本身的科学价值,海百合优美的姿态是它们能从十几万件标本中脱颖而出与游客见面的关键。上海自然博物馆工程建设展示部部长忻歌表示,向大众展示自然之美,是自博馆义不容辞的责任。

  让人们看到更好的东西

  在许多上海“80后”的心目中,外滩延安东路上的那座老自然博物馆,是抹不去的记忆。为了送别9米高的马门溪龙,去年老自博馆闭馆那天,万余市民前来“送行”。“我家住在老自博馆旁边,几乎每周我都要去看看这些展品。”张维赟说,正是因为少年时的兴趣,她高考时只填了一个志愿,后来走上了研究动物分类的道路。

  老自博馆中有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展品,但多年来,老馆被地理位置、建筑空间方面的种种客观条件所限制,无法承接大容量的人流,同时也无法展示更为丰富的藏品,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新馆在展示数量和珍稀度上,都将自博馆的分量提高了一个等级。

  “我们要让市民看到最好的展品。”梁兆正说。在2年前向全球发出标本“征集令”后,如今你能看到来自美国的蛇颈龙、沧龙;来自俄罗斯的猛犸象、三叶虫;来自摩洛哥的双臼椎龙;来自非洲的紫羚羊等近8000件全新的标本,其中首次在中国亮相的占70%以上,特别是其中有1000余件珍稀品种,在别处很难“一睹芳容”。

  “能够触摸到自然的雄伟辽阔,对人一生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梁兆正说,“希望这座自博馆能够长远地影响这座城市。”对正在迈向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创中心的上海来说,在市民中科普自然知识,无疑对提升公民视野、培养科学精神助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