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浦东开发开放的历史新方位

2015-4-17 02:58:40

来源:新华网 作者:姜微、季明、何欣荣 选稿:郑闻文

  原标题:浦东开发开放的历史新方位

>>>本网原创:"25岁"浦东踏上新征程 沈晓明:创新环境比马云重要

>>>点击进入专题:浦东开发开放25周年

  25年前,石破天惊的浦东开发开放,向世界宣示了处于历史转折点上的中国将举什么样的旗、走什么样的道路;

  25年后的今天,不曾动摇和懈怠的浦东开发开放,窗口作用和示范意义更加明确——当好排头兵中的排头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继续在改革开放的伟大旗帜下破浪前行。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指出,要站高一步、解放思想、开拓视野,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工作的新要求上来。浦东新区要勇于担当,聚焦目标,抓住关键,突破瓶颈,在新的起点上有新的探索、实现新的飞跃。

  从后卫到前锋 浦东成为改革开放的领跑者

  如果将中国比作过去30多年来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列车,上海浦东新区无疑是动力最为强劲的发动机之一。1200平方公里的版图,创造了960万平方公里辽阔疆域上一系列的第一:

  1990年11月,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

  1995年9月,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资银行——日本富士银行上海分行在浦东成立;

  1996年,美国花旗银行等9家外资银行,在浦东率先试点经营人民币业务;

  2005年6月,国务院批准浦东在全国率先开展综合配套改革试点;

  2013年9月,中国首个自贸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从浦东起航……

  一项项第一,犹如一次次破冰,将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逐渐打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由此更趋完善。但是浦东开发开放之于改革开放的意义,并不仅限于此。

  ——浦东开发开放,从阡陌纵横到现代化国际大都市,验证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巨大活力。

  420.5米高的金茂大厦,492米高的环球金融中心,632米高的上海中心。这三幢浑身裹着银灰色玻璃幕墙的摩天大楼,及其所勾勒的天际线,是很多人对于浦东的第一印象,也是浦东开发开放25年看得见的成果。

  但很少人知道,如今寸土寸金的陆家嘴在开发开放之初却是鲜有问津,直到1993年浦东在全国率先尝试“土地实转、资金空转”的土地开发模式,才一举激活这片沉睡的土地。如今的陆家嘴金融城有88幢税收“亿元楼”,其中近10幢楼宇一年税收超10亿元。

  ——浦东开发开放,探索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改革路径,那就是把落实国家战略与地方自主改革相结合,坚决以自主改革贯彻落实国家战略。

  融资租赁是全球第五大金融工具,但在10年前的中国并不发达。坚持问题导向,浦东的改革者找到了制约发展的六大制度性瓶颈,并会同国家有关部委逐项突破,从而创造出最有利的营商环境。如今,400多家融资租赁企业汇聚浦东,注册资本超过1600亿元。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说:“浦东姓改革,姓国家战略。”国家明确交办的具体改革事项和战略项目,浦东要不折不扣地推进完成;明确了重点领域,没有明确路径的,浦东要找准改革突破口,规定改革命题,设计改革路径,形成改革路线图;明确了改革方向,还需要突破的改革领域,浦东就要从问题导向出发,提出改革项目和建设性方案,争取先行先试。

  ——浦东开发开放,不仅是特殊历史时刻的关键一招,更以其稳健的发展不断凝聚起新时期人们对于改革开放的新共识。

  改革进入深水区,也出现了一些关于改革形形色色的观点。有的认为现在基层改革的空间不大,“上面不动下面瞎动也没用”;有的主张“改革需要反思”,需要重新认识改革的历史价值。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浦东开发开放以久久为功的执着,无言而雄辩地回应着各种论调。25年来,浦东推进的改革事项多达数百项,但成功率却很高,很少“翻烧饼”,究其原因,始终坚持将改革方向与国家战略相结合,始终坚持将改革路径与依法治国相结合,不闯红灯,不图虚名,特殊的改革方法论成就了浦东这一改革高地。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浦东开发开放的历史新方位

2015年4月17日 02:58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浦东开发开放的历史新方位

>>>本网原创:"25岁"浦东踏上新征程 沈晓明:创新环境比马云重要

>>>点击进入专题:浦东开发开放25周年

  25年前,石破天惊的浦东开发开放,向世界宣示了处于历史转折点上的中国将举什么样的旗、走什么样的道路;

  25年后的今天,不曾动摇和懈怠的浦东开发开放,窗口作用和示范意义更加明确——当好排头兵中的排头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继续在改革开放的伟大旗帜下破浪前行。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指出,要站高一步、解放思想、开拓视野,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工作的新要求上来。浦东新区要勇于担当,聚焦目标,抓住关键,突破瓶颈,在新的起点上有新的探索、实现新的飞跃。

  从后卫到前锋 浦东成为改革开放的领跑者

  如果将中国比作过去30多年来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列车,上海浦东新区无疑是动力最为强劲的发动机之一。1200平方公里的版图,创造了960万平方公里辽阔疆域上一系列的第一:

  1990年11月,新中国第一家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

  1995年9月,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进入中国的外资银行——日本富士银行上海分行在浦东成立;

  1996年,美国花旗银行等9家外资银行,在浦东率先试点经营人民币业务;

  2005年6月,国务院批准浦东在全国率先开展综合配套改革试点;

  2013年9月,中国首个自贸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从浦东起航……

  一项项第一,犹如一次次破冰,将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逐渐打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由此更趋完善。但是浦东开发开放之于改革开放的意义,并不仅限于此。

  ——浦东开发开放,从阡陌纵横到现代化国际大都市,验证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巨大活力。

  420.5米高的金茂大厦,492米高的环球金融中心,632米高的上海中心。这三幢浑身裹着银灰色玻璃幕墙的摩天大楼,及其所勾勒的天际线,是很多人对于浦东的第一印象,也是浦东开发开放25年看得见的成果。

  但很少人知道,如今寸土寸金的陆家嘴在开发开放之初却是鲜有问津,直到1993年浦东在全国率先尝试“土地实转、资金空转”的土地开发模式,才一举激活这片沉睡的土地。如今的陆家嘴金融城有88幢税收“亿元楼”,其中近10幢楼宇一年税收超10亿元。

  ——浦东开发开放,探索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改革路径,那就是把落实国家战略与地方自主改革相结合,坚决以自主改革贯彻落实国家战略。

  融资租赁是全球第五大金融工具,但在10年前的中国并不发达。坚持问题导向,浦东的改革者找到了制约发展的六大制度性瓶颈,并会同国家有关部委逐项突破,从而创造出最有利的营商环境。如今,400多家融资租赁企业汇聚浦东,注册资本超过1600亿元。

  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沈晓明说:“浦东姓改革,姓国家战略。”国家明确交办的具体改革事项和战略项目,浦东要不折不扣地推进完成;明确了重点领域,没有明确路径的,浦东要找准改革突破口,规定改革命题,设计改革路径,形成改革路线图;明确了改革方向,还需要突破的改革领域,浦东就要从问题导向出发,提出改革项目和建设性方案,争取先行先试。

  ——浦东开发开放,不仅是特殊历史时刻的关键一招,更以其稳健的发展不断凝聚起新时期人们对于改革开放的新共识。

  改革进入深水区,也出现了一些关于改革形形色色的观点。有的认为现在基层改革的空间不大,“上面不动下面瞎动也没用”;有的主张“改革需要反思”,需要重新认识改革的历史价值。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浦东开发开放以久久为功的执着,无言而雄辩地回应着各种论调。25年来,浦东推进的改革事项多达数百项,但成功率却很高,很少“翻烧饼”,究其原因,始终坚持将改革方向与国家战略相结合,始终坚持将改革路径与依法治国相结合,不闯红灯,不图虚名,特殊的改革方法论成就了浦东这一改革高地。

  审时度势 找准“新常态”下的新定位

  2013年和2014年,浦东经济结束了23年来的两位数增长,地区生产总值增速来到9%左右的区间。事实上,增速趋缓只是今日浦东面临的众多挑战之一,其他挑战至少还包括:

  ——成本高企,当前浦东已经成为国内的成本高地,有统计显示,浦东的用工成本是成都、苏州的两倍;有外资想在浦东建一条造影剂生产线,测算下来成本竟然不输于欧洲。

  ——土地稀缺,25年的高强度开放使浦东建设用地捉襟现肘,离用地“天花板”只剩25平方公里,未来显然难以轻易满足每年约10平方公里的用地需求。

  ——转型任务艰巨,浦东的外向型经济比重较大,但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外商投资步伐放缓,一些发达国家出现制造业回流,浦东内生的民营企业发展还不够强大。

  ——改革领跑难度更大,从新区到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再到自贸试验区,浦东不再“一枝独秀”,而是要与国内其他改革试点地区同场竞技。

  认清时与势,方定策与谋。经历25年积累沉淀的浦东,正如一名风华正茂的青年,风霜雨雪只会锤炼其意志、强壮其体魄,他的志向日益远大,肩负的是代表国家参与全球最高水平竞技的光荣使命。

  浦东金桥开发区,上海的制造业重镇。去年完成工业产值超过2000亿元,同步增长10.7%。

  谁能想到,就在5年前,金桥曾面临一场窘境:包括惠而浦洗衣机、松下等离子在内,一度有50多家制造业企业选择搬离金桥。原因只有一个:地价太贵、成本太高。

  这样的现实,其实不单是针对浦东,整个沿海地区都在面临挑战。浦东怎么应对?

  转型升级,变挑战为机遇。在金桥开发区,惠而浦洗衣机、松下等离子走了,新松机器人、特斯拉电动汽车和移动视频基地来了——金桥集团负责人说,通过整合现有的闲置厂房,吸引更多行业巨头落户,金桥开发区将力争成为国内智能制造和工业4.0的先行区。

  以企业运营的高成功率,来化解高商务成本和生活成本。根据德勤公司的报告,全国大概每3个外资注册企业中,最后有一个能成功运营。这个比例在浦东是68%,为全国最高。这背后的关键,就是浦东25年努力营造的公平透明的营商环境。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浦东新区区长孙继伟说,过去25年,浦东发展主要依靠外资和中外合资。从2015年开始,浦东的重点将是民营经济,成为民营龙头企业的集聚地。此外,浦东还欢迎大量创新创业的中小企业。

  创新创业的中小企业如何在高商务成本的浦东立足?靠的是低创业成本。以生物医药行业为例,一个创业者只要带着他的点子,就可以到张江研究新药。用不着建实验室、添设备、买试剂、聘技术员,因为在新药研究的6个关键技术环节,政府都出资建设了公共服务平台。“张江模式”的直接效果是,全国每三个新药,就有一个来自张江。张江申报生物医药的成功率,是全国平均水平的3倍。

  新探索新突破 从先行先试走向可复制可推广

  几年前,上海陆家嘴集团决定“跳出陆家嘴”,进军前滩和临港这两块浦东开发新战场。一些投资者开始担心,拥有上海核心金融区100多万平方米物业、每年光固定租金就能坐收25亿元的陆家嘴集团,何必冒如此大的风险?

  陆家嘴集团总经理杨小明是浦东开发开放的老兵,年逾六旬的他将最美好的青春留在了这里,但谈到浦东“二次创业”时仍然壮心不已:“进军前滩和临港,意味着我们要砸破过去的金饭碗,更要破除传统的盈利模式,但这就是浦东开发开放的使命所在,激情使然。”

  如今,前滩开发“三年出形象”的任务已提前一年完成,去年底成交的楼板价已超过每平方米6万元;而一度受到冷遇的临港地区也因为迪斯尼项目的来临和区域定位的明确,迎来更为美好的未来。在此过程中,陆家嘴集团将新增100万平方米的优质物业。

  对于浦东这样的先行先试地区,激情和勇气必不可少,因为改革面临着双重任务:一方面是要对标国际先进市场经济体系,不断优化完善制度设计,并做到可复制、可推广;另一方面要敢于打破路径依赖,敢于壮士断臂,敢于“革自己的命”,将过去的改革作为将来改革的对象。

  在新起点上推进浦东开发开放,就要更主动地融入国家战略的整体布局之中——

  作为国家战略的重要支点,浦东开发开放,将更加注重与自贸试验区建设的叠加,和张江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的叠加,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叠加,以及和国际人才创新试验区叠加。大胆闯、大胆试、自主改——自贸区最精髓的制度创新,成为整个浦东谱写创业新篇章的动力。

  总部位于浦东的招银金融租赁,目前已经将生意做到了5大洲的26个国家,洽谈的项目总金额达到50亿美元。招银租赁首席市场官史永赳说,顺应“一带一路”战略,公司正在探索跨境租赁业务,推动中国轨交装备“走出去”。

  在新起点上推进浦东开发开放,就要为进一步扩大开放做好压力测试,打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环境的塑造,是润物细无声的,也是最讲究企业“用户体验”的。在一片外资撤离的喧嚣声中,从今年2月开始,位于浦东的美国都福集团亚太区总部,利用自贸区的金融创新,开始履行该集团资金营运管理中心的职能,即将中国区资金和境外资金归集到一起,根据资金短缺情况,实时自由调拨。

  美国都福集团亚太区总裁张岳鹏说,原来亚太区总部只统筹管理区域内子公司的法务、税务和人力资源等,“打通资金流后,总部职能才得以真正拓展。”

  在新起点上推进浦东开发开放,就要坚决推进简政放权,抓好政府职能转变——

  经过6轮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浦东行政审批事项已经由最初的734项减少到204项,平均承诺审批时限从法定22个工作日压缩到8.4个工作日。在此基础上,政府职能转变怎么转?那就不能再小打小闹,必须动真格。

  去年1月,浦东新区完成工商、质监、食药监三局合并,正式挂牌成立市场监督管理局,过去5条分属不同部门的投诉热线由此统一归并至新设立的“公众诉求处置平台”。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副局长顾谨介绍,“五线合一”后,去年浦东共处置各类诉求18300件,同比增长60%,按时办结率达到100%。

  在新起点上推进浦东开发开放,还要始终坚持发挥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将改革成果更大、更公平地惠及群众——

  浦东开发开放的一大成果,就是让“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这句俗语完全成为历史。25年来,浦东的三级医院由0家增加到15家;从没有一所高校发展到上海1/3高校在浦东,上海科技大学、上海纽约大学探索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新路径,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培养着未来中国的领袖。

  更多普通民众体会到浦东开发开放带来的成果。今年开始,浦东一些镇开始取消镇、村两级招商引资引税功能,弱化经济发展职能是为了强化社会治理职能,镇里的老百姓由此也能享受到更精细化的公共服务和更优质的公共资源。

  上海市市长杨雄说,浦东既肩负着国家综合配套改革的使命,又在自贸试验区建设中承担重要责任,在上海全市改革创新大局中举足轻重。“重任在肩,务必一马当先,在新起点上有新追求,在新探索中有新突破。”

  抓紧浦东开发开放,不要动摇,一直到建成。世纪伟人的殷殷嘱托,一直回响在浦江两岸,让改革者不敢有须臾懈怠。

  会挽雕弓如满月。在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伟大征程中,浦东开发开放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必将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新的更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