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普陀区桃浦街道探索教师联聘新机制 18所学校一起招老师

2015-3-27 04:12:18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彭德倩 选稿:叶页

  学校招聘老师,不稀罕。那么,18所学校一起招老师,招聘来的老师算18所学校“共有资源”,可在各校间按需流动呢?

  这几天,由普陀区桃浦街道18所中小学和幼儿园自发组建的“基础教育协同发展联合体”,正在进行这样一场特殊的招聘。昨天,5个预定名额已敲定4个人选。

  多校联合招聘新教师,并非突发奇想,而是源自桃浦联合体“教师联聘走校上课”的多年摸索。

  带班上课曾经此路不通

  老师走校,顾名思义就是一校的优秀教师在灵活机制下,去其他学校上课。不久前,高考科目“3+3”方案推出后,学生走班和教师走校被业内人士预测为新政之下的基础教育发展趋势。对于后者,不少专家有顾虑:“老师走校,突破校际之墙,谈何容易?”

  在普陀桃浦,6年前就曾尝试老师走校。2008年11月,桃浦地区11所中小学和幼儿园自发组建“基础教育协同发展联合体”,第二年就试行“教职员工联聘制度”,以联合体的名义选聘各校优秀老师,跨校带班。当时,联合体内桃浦中学的王牌数学老师在本校上课之外,还到新杨中学再带一个班;新杨中学的优势学科是英语,也派出老师到桃浦中学上课。没想到,这样的“走校”一个学期就停了,原因是各校人手偏紧,老师实在分身乏术。

  带班上课暂时行不通,老师走校能不能换种形式?联合体内负责教师联聘的新杨中学校长徐跃进介绍,此后每年一届15位选聘教师的工作范围有所调整,并有了量化规定。如每学期开设跨校观摩研究课一节、讲座一次;每两个月组织跨校研讨会一次;每两周开展跨校听课一次……让优秀老师在能力范围内发挥更大的作用。

  文达学校语文教师葛玮,是走校老师之一。作为骨干,她与同在联合体内的金鼎学校的新老师刘雯雯“一对一”带教,一起参加教研活动,每周听她上课,并指点教案。一年下来,当初连听课笔记都不太会做的刘雯雯,已能在学校里开公开课了。

  留给刘雯雯印象最深的,是与葛玮的“板书之争”——这位年轻的老师一开始上课,总喜欢用PPT来展示教学内容,觉得既节省时间,又清晰方便,没想到却被打了“大叉”。“葛老师告诉我,PPT只能一闪而过,而板书是留在黑板上的教学脉络,方便学生随时回顾。老师一笔一画写板书,也是对学生的一种书写示范,横平竖直。”刘老师说,资深教师的经验,让自己这个新手少走了不少弯路。

  共享不仅限于学科教学

  从事学科教学的老师可以流动走校,德育工作是否也能共享良师呢?3年前,新杨中学的政教主任杨敏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

  作为一名从教29年的政治老师,联聘走校,到更多学校去指导德育工作,让杨敏拥有一个契机,工作更忙了,责任更重了,但自身也得到提高。如将需要帮助的中学生分为学习困难者、生活困境者、行为困扰者、心理困惑者等4类,就是杨敏与年轻教师交流时产生的想法。

  青年教师王志琴班上有个学生小朱,父母离异。一次,小朱爸爸来学校,王志琴向他要联系方式,对方却慢条斯理地说“没有手机”。王老师特别生气,心里想着明明为你的孩子好,却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我!在听了杨敏老师的讲座后,王老师把这个案例写下交给她。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就接到杨老师的电话。杨老师说:“你有没有调查过孩子的家庭背景、生活环境以及这位家长的性格?要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想问题,用自己的真诚感动他。而且,很多时候你要这样想:假如这是我的孩子……”

  几天后,王老师到小朱家家访。和小朱的奶奶一番长谈后,她了解到,朱爸爸一个人带孩子很不容易……困惑和委屈顿觉释然。此后,王老师经常与小朱谈心,孩子几次生病都是她带着上医院。一次,小朱爸爸匆匆赶来,看到老师如此细心呵护孩子,很难为情地说:“这是我单位的电话号码,孩子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给我……”

  “教师联聘制度,让我获益匪浅,专业成长也进入了快车道。”王志琴感慨地说。

  优秀教师全职跨校一年

  经过7年摸索,桃浦教育联合体的教师联聘,即将再进一步。徐校长介绍,今年刚选聘的18位优秀教师,将成为“访问老师”,分别到别的学校全职上课一年,更充分地分享教学理念。“今年,我们的王牌老师,教学科目包括化学、音乐、生命科学,可以做的事很多啊。”

  当年的跨校带班做不下去,如今直接全职跨校工作一年,能行得通吗?要各校派出好老师长期驻扎别校,会不会有“藏着掖着”的?

  对此,徐校长挺有信心。他说,联合体发展到今天,已经从最初的11所学校幼儿园,扩展到18所,资源更丰富。多校共享优质教育资源的理念也已经在更多校长、教师心中生根,保障机制也日益完善。据了解,在街镇与区教育局的支持下,每位参与联聘走校的教师均可获得1万元左右的特别津贴,未来“访问老师”制度正式施行后,有望获得更多补贴。

  更重要的底气,就在今年的“特别招聘”。据了解,目前普陀区内9个街镇均有教育联合体,为提升教育质量,区教育局计划分别划拨5个名额,用于以联合体名义招聘新教师,首先在桃浦试点。新机制下,新进教师不再是学校的人,而真正成为联合体18所学校共同的人,流动更为灵活,可有效弥补教师缺口,发挥更大作用。

  记者手记

  范局长的“萝卜理论”

  采访老师走校这件新鲜事时,普陀区教育局局长范以纲抛出的“萝卜理论”,挺有意思。

  “这5个招聘名额,不是简单的加5,我们希望以此激活整个联合体内的教师队伍。”他用萝卜打比方,“原先学校里老师一个萝卜一个坑,再加上校际间的天然阻隔,机制上再怎么变,动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多了5个没有‘学校身份’的萝卜,带来的,可能是整片萝卜地的灵活调配。”

  在范以纲看来,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关键是教师队伍。优秀教师有效柔性流动,不仅激活队伍,形成优质教学理念的大范围辐射,同时各校间教学文化也在碰撞下闪出更多火花。

  他还透露,此次普陀区探索通过特殊招聘,将新进教师从“学校人”变成“多校联合体的人”,未来将在此基础上,探索让更多老师成为“学区人”,即在区内建设教师“蓄水池”,让中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来灵活选择配置,盘成一湖活水,惠及更多学生。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普陀区桃浦街道探索教师联聘新机制 18所学校一起招老师

2015年3月27日 04:12 来源:解放日报

  学校招聘老师,不稀罕。那么,18所学校一起招老师,招聘来的老师算18所学校“共有资源”,可在各校间按需流动呢?

  这几天,由普陀区桃浦街道18所中小学和幼儿园自发组建的“基础教育协同发展联合体”,正在进行这样一场特殊的招聘。昨天,5个预定名额已敲定4个人选。

  多校联合招聘新教师,并非突发奇想,而是源自桃浦联合体“教师联聘走校上课”的多年摸索。

  带班上课曾经此路不通

  老师走校,顾名思义就是一校的优秀教师在灵活机制下,去其他学校上课。不久前,高考科目“3+3”方案推出后,学生走班和教师走校被业内人士预测为新政之下的基础教育发展趋势。对于后者,不少专家有顾虑:“老师走校,突破校际之墙,谈何容易?”

  在普陀桃浦,6年前就曾尝试老师走校。2008年11月,桃浦地区11所中小学和幼儿园自发组建“基础教育协同发展联合体”,第二年就试行“教职员工联聘制度”,以联合体的名义选聘各校优秀老师,跨校带班。当时,联合体内桃浦中学的王牌数学老师在本校上课之外,还到新杨中学再带一个班;新杨中学的优势学科是英语,也派出老师到桃浦中学上课。没想到,这样的“走校”一个学期就停了,原因是各校人手偏紧,老师实在分身乏术。

  带班上课暂时行不通,老师走校能不能换种形式?联合体内负责教师联聘的新杨中学校长徐跃进介绍,此后每年一届15位选聘教师的工作范围有所调整,并有了量化规定。如每学期开设跨校观摩研究课一节、讲座一次;每两个月组织跨校研讨会一次;每两周开展跨校听课一次……让优秀老师在能力范围内发挥更大的作用。

  文达学校语文教师葛玮,是走校老师之一。作为骨干,她与同在联合体内的金鼎学校的新老师刘雯雯“一对一”带教,一起参加教研活动,每周听她上课,并指点教案。一年下来,当初连听课笔记都不太会做的刘雯雯,已能在学校里开公开课了。

  留给刘雯雯印象最深的,是与葛玮的“板书之争”——这位年轻的老师一开始上课,总喜欢用PPT来展示教学内容,觉得既节省时间,又清晰方便,没想到却被打了“大叉”。“葛老师告诉我,PPT只能一闪而过,而板书是留在黑板上的教学脉络,方便学生随时回顾。老师一笔一画写板书,也是对学生的一种书写示范,横平竖直。”刘老师说,资深教师的经验,让自己这个新手少走了不少弯路。

  共享不仅限于学科教学

  从事学科教学的老师可以流动走校,德育工作是否也能共享良师呢?3年前,新杨中学的政教主任杨敏成为第一个“吃螃蟹者”。

  作为一名从教29年的政治老师,联聘走校,到更多学校去指导德育工作,让杨敏拥有一个契机,工作更忙了,责任更重了,但自身也得到提高。如将需要帮助的中学生分为学习困难者、生活困境者、行为困扰者、心理困惑者等4类,就是杨敏与年轻教师交流时产生的想法。

  青年教师王志琴班上有个学生小朱,父母离异。一次,小朱爸爸来学校,王志琴向他要联系方式,对方却慢条斯理地说“没有手机”。王老师特别生气,心里想着明明为你的孩子好,却用这种态度来对待我!在听了杨敏老师的讲座后,王老师把这个案例写下交给她。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就接到杨老师的电话。杨老师说:“你有没有调查过孩子的家庭背景、生活环境以及这位家长的性格?要站在他人的立场上想问题,用自己的真诚感动他。而且,很多时候你要这样想:假如这是我的孩子……”

  几天后,王老师到小朱家家访。和小朱的奶奶一番长谈后,她了解到,朱爸爸一个人带孩子很不容易……困惑和委屈顿觉释然。此后,王老师经常与小朱谈心,孩子几次生病都是她带着上医院。一次,小朱爸爸匆匆赶来,看到老师如此细心呵护孩子,很难为情地说:“这是我单位的电话号码,孩子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给我……”

  “教师联聘制度,让我获益匪浅,专业成长也进入了快车道。”王志琴感慨地说。

  优秀教师全职跨校一年

  经过7年摸索,桃浦教育联合体的教师联聘,即将再进一步。徐校长介绍,今年刚选聘的18位优秀教师,将成为“访问老师”,分别到别的学校全职上课一年,更充分地分享教学理念。“今年,我们的王牌老师,教学科目包括化学、音乐、生命科学,可以做的事很多啊。”

  当年的跨校带班做不下去,如今直接全职跨校工作一年,能行得通吗?要各校派出好老师长期驻扎别校,会不会有“藏着掖着”的?

  对此,徐校长挺有信心。他说,联合体发展到今天,已经从最初的11所学校幼儿园,扩展到18所,资源更丰富。多校共享优质教育资源的理念也已经在更多校长、教师心中生根,保障机制也日益完善。据了解,在街镇与区教育局的支持下,每位参与联聘走校的教师均可获得1万元左右的特别津贴,未来“访问老师”制度正式施行后,有望获得更多补贴。

  更重要的底气,就在今年的“特别招聘”。据了解,目前普陀区内9个街镇均有教育联合体,为提升教育质量,区教育局计划分别划拨5个名额,用于以联合体名义招聘新教师,首先在桃浦试点。新机制下,新进教师不再是学校的人,而真正成为联合体18所学校共同的人,流动更为灵活,可有效弥补教师缺口,发挥更大作用。

  记者手记

  范局长的“萝卜理论”

  采访老师走校这件新鲜事时,普陀区教育局局长范以纲抛出的“萝卜理论”,挺有意思。

  “这5个招聘名额,不是简单的加5,我们希望以此激活整个联合体内的教师队伍。”他用萝卜打比方,“原先学校里老师一个萝卜一个坑,再加上校际间的天然阻隔,机制上再怎么变,动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多了5个没有‘学校身份’的萝卜,带来的,可能是整片萝卜地的灵活调配。”

  在范以纲看来,基础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关键是教师队伍。优秀教师有效柔性流动,不仅激活队伍,形成优质教学理念的大范围辐射,同时各校间教学文化也在碰撞下闪出更多火花。

  他还透露,此次普陀区探索通过特殊招聘,将新进教师从“学校人”变成“多校联合体的人”,未来将在此基础上,探索让更多老师成为“学区人”,即在区内建设教师“蓄水池”,让中小学校长、幼儿园园长来灵活选择配置,盘成一湖活水,惠及更多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