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八旬老太为何爱捡垃圾不肯回家 老人"囤积症"已成社会问题

2015-3-27 02:28:12

来源:解放网 作者:李晓明 选稿:叶页

  

  图片说明:去年居委上门清扫,老太家里的垃圾多得6吨的卡车拖了3趟都没有运完。/居委会供图

  东方网3月27日消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在加油站门口露宿了半个月,终日与垃圾相伴。她有家庭、有收入、也有自己房产,但却不愿回家。不见家人来领回,也没有组织来收容,这到底为何?

  新闻晨报记者通过连续两天的调查,对这起蹊跷事件进行了多方采访,终于知晓背后的复杂内情:这名82岁的老太,因为自己特殊的捡垃圾“嗜好”,给自己生活、给家庭、给社会出了一个难题。而面对这一难题,各方尚无很好的解决之道。

  为难:24小时吃喝拉撒都在加油站

  “我们加油站门口来了个老太太,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已经两周了都还没有走。”本月25日,位于康定路上的中石化第三加油站员工向新闻晨报反映,门口来了个白发老太,白天晚上都睡在这里,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根据员工提供的地址,记者当天下午2点赶到现场,看到加油站便利店门口,一名老太正在面前的垃圾桶里倒腾,摸出一只只矿泉水瓶,装进脚下的纸箱。老人头戴一顶绒线帽,面孔黝黑,穿着一件蓝色毛衣,专心整理着手里的废品,对过往的人群不闻不问。她的背后,散放着洗洁精瓶子、破纸箱、空盒子等废品,还有几件颜色发黑的衣服。

  记者上前询问老人“家在哪里”、“有没有亲人”,老人只是抬了抬头,没有任何回应。加油站员工小刘告诉记者,老人基本上不会搭理任何人,她是两周前来到这里的,当时只带了一床被子和一件衣服,现在“家当”已经堆成一座小山了,这些东西都是她从附近的垃圾桶里捡来的。

  “最开始我们以为是流浪老人,没想到她住下来就不走了。”小刘告诉记者,员工们看她可怜,都会买些吃的喝的给她,过往的路人有时候也会送些东西,老人最后就住在这里不走了,一直呆了两周。由于老人24小时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已经给加油站工作造成了影响。

  “加油站属于重大危险场所,要是老人不小心生个火,很容易引发事故。”无奈之下,加油站只得选择报警,然而,公安、街道,甚至救助站都来过了,还是没有将老人“请走”。

  疑惑:有家有室却情愿流浪在外

  老太露宿街头,到底是什么原因?记者随后找到江宁路街道办事处询问详情。街道在进行调查后,很快作出了回复。

  根据街道的调查,该老太姓费,今年82岁,属于街道辖区三乐里居委居民。老太是退休职工,家里还有个60岁的儿子,经济条件尚可,既不属于贫困人员,也不是孤老,按照政策不能享受民政救济,救助站也无法收留。实际上,街道及居委工作人员已经到现场对老太进行劝解,也联系了她的家人,希望她能回家,但老太自己怎么都不愿回去,街道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

  最终,三乐里居委书记施惠标成为解决问题的那个人。25日下午4点,施惠标带着几名居委会工作人员,并叫来老太的亲弟弟,再次来到加油站找到老太劝她回家,老太念叨着垃圾没有处理完不能走。“这些垃圾我买下了。”施惠标掏出10元钱递给老太,并让收废品的人收拾完老太留下的垃圾,“连哄带骗”将老太送回了家。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居委第一次将老太“哄”回家。早在去年,老太就在外露宿过20来天,还是在秋冬之际天冷的时候,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请回家里。“这次是暂时解决了,但下次呢?”施惠标叹了口气。

  惊讶:家里垃圾卡车三趟都拉不完

  作为跟老太打交道时间最久的居委干部,施惠标对老太的事情也感到无比头疼。他告诉记者,老太有一个癖好,就是收集垃圾,因为家里堆满了垃圾,甚至引发邻居投诉。

  老太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收集垃圾,施惠标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5年前自己做居委书记的时候,就开始跟这件事打上了交道。“他们家里是两室半的房子,垃圾堆得连过道都是,气味熏得上下邻居都跑来投诉。”居委也上门做过工作,但是老太不让别人动她的垃圾,居委也没有办法,有一户邻居实在受不了,卖了房子搬走了。

  “垃圾堆得太多,不仅影响到邻居的生活,还影响到小区的消防安全。”施惠标告诉记者,老太家里的垃圾五花八门,纸箱子、空瓶子、破衣服堆得满屋都是,阳台上都有,逢年过节燃放烟花爆竹很容易发生火灾。因此,每年居委都会找环卫人员上门,帮他们强制清除垃圾。

  “一年上门清扫一次,每次清扫都是一次庞大的工程。”据介绍,去年上门清扫的时候,居委一共组织了25个人,花费了大半天工夫,才将一屋垃圾清扫完毕,能装6吨的卡车拖了3趟都还没有运完。因为老是上门清扫垃圾,居委书记被老太“敌视”,甚至遭到谩骂。

  为了彻底解决老太难题,居委还找来民警、家属专门开了协调会,但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父亲去世后母亲突然爱上捡垃圾”

  街道、居委都已经尽力,那么老太露宿街头,她的亲人又在哪里?在居委的帮助下,记者联系到了老太的儿子何先生,他也向新闻晨报讲述了自己的苦衷。

  何先生说,老母亲原来是纺织厂的工人,已经退休多年,现在退休工资是每月3000多元。以前一家生活都很正常,1998年父亲去世后,母亲因为退休没事干,开始捡垃圾,起初还会去垃圾回收站卖钱,后来慢慢变成一种癖好。差不多在10年前的时候,这种癖好已经很严重,每天都会出去捡垃圾带回家,堆放在家里。“如果出门没有带垃圾回来,她就好像什么事没做完一样,晚上甚至要盖着垃圾才能睡着。”那个时候,因为何先生的岳母生病,妻子便带着女儿以照顾外婆的名义回了娘家,家里慢慢变成了一座垃圾仓库。

  何先生家位于4楼,记者跟随其上楼时,在门口就闻到一股味道,开门时大门都不能完全打开,因为门后面被垃圾挡着。老太的房间在左侧,整个房间就是一座垃圾山,已经触到天花板,仅留有一条窄窄的通道可以挤进去,连床上也堆满了垃圾,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恶臭。唯一稍微有点空间的是何先生的房间,但也堆放着一些垃圾。“这些都是阿拉娘放进来的,不让放她就会生气。”

  因为家里堆满了垃圾,何先生的妻子和女儿再也没回过家里,只剩下他和老母亲在垃圾屋里相依为命。

  近两年,老太捡垃圾的嗜好越发严重,甚至发展到在外露宿。何先生告诉记者,以前老母亲每天外出捡垃圾,不管怎样,到了晚上都会回家睡觉。但是去年年底,她开始在外露宿,就在小区门口一连睡了20个晚上。今年她又跑到了加油站露宿。

  老母亲在外露宿,为何不出去找她?何先生边给记者看病历边解释说,自己身体也不好,有心无力。“我也出去找过,找到了劝她回来,她也不听。”因为跑出去过几次,何先生也习惯了,“一般就在附近,不会跑很远,过几天她就自己回来了。”

  何先生坦言,因为老母亲在外露宿,他也承担了不孝的“罪名”,被人骂虐待老人。“我也想送她去医院治疗,但是连去检查身体她都不肯,我也不可能用绳子捆着她去。”何先生说,做事都凭良心,他也希望母亲能够恢复正常,一家人能够美满地生活在一起。

  [心理专家把脉]

  内心孤独引发人老人“强迫性囤积症”

  老太捡垃圾的嗜好是引发一切矛盾的根本。有些人会觉得老太有“精神病”,但专家们初步认为,大家对此有误解。

  在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心理咨询师陈露看来,老太的行为属于明显的“强迫性囤积症”。这种症状是一种神经症,并不是精神病。“囤积症已经不是个案,它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陈露表示,她在平时接受咨询中,已经接触过很多类似案例,尤其是老龄社会,老人们普遍内心比较孤独,缺乏关爱。怎样运用社会资源,多去关爱老人,多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是老龄化社会需要面对的课题。她认为,发挥社区社工的作用比较有效,尤其是有心理学知识的社工,通过他们和老人交流,建立良好的关系,赢得老人的信任,丰富老人的精神生活。

  陈露表示,“强迫性囤积症”是指囤积大量没用的东西,当一个强迫性囤积症患者囤积物品时,他的大脑活动情况与平时非常不同。当这个人试图决定将什么物品扔掉时,就好像是在经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具体到老太,因为老人内心极度的独孤和焦虑,她就将囤积垃圾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垃圾”在她眼中已经属于自己的“财物”,只有将一件件垃圾囤积起来的时候,她才感到安全,当别人来剥夺的时候就会产生敌意,甚至会选择流浪来保护。

  陈露指出,目前在医学上没有药物治愈,认知行为治疗是唯一一种能帮助“囤积狂”作出决定并平稳其情绪的方法。比如找到一个人,先跟随她一起捡垃圾,让她产生信任感,走进她的内心,才能将她慢慢带回到正常的轨道。不过,这种矫正一般在初期才比较有效果,而且对象年龄也不能太大。

上一篇稿件

八旬老太为何爱捡垃圾不肯回家 老人"囤积症"已成社会问题

2015年3月27日 02:28 来源:解放网

  

  图片说明:去年居委上门清扫,老太家里的垃圾多得6吨的卡车拖了3趟都没有运完。/居委会供图

  东方网3月27日消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在加油站门口露宿了半个月,终日与垃圾相伴。她有家庭、有收入、也有自己房产,但却不愿回家。不见家人来领回,也没有组织来收容,这到底为何?

  新闻晨报记者通过连续两天的调查,对这起蹊跷事件进行了多方采访,终于知晓背后的复杂内情:这名82岁的老太,因为自己特殊的捡垃圾“嗜好”,给自己生活、给家庭、给社会出了一个难题。而面对这一难题,各方尚无很好的解决之道。

  为难:24小时吃喝拉撒都在加油站

  “我们加油站门口来了个老太太,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已经两周了都还没有走。”本月25日,位于康定路上的中石化第三加油站员工向新闻晨报反映,门口来了个白发老太,白天晚上都睡在这里,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根据员工提供的地址,记者当天下午2点赶到现场,看到加油站便利店门口,一名老太正在面前的垃圾桶里倒腾,摸出一只只矿泉水瓶,装进脚下的纸箱。老人头戴一顶绒线帽,面孔黝黑,穿着一件蓝色毛衣,专心整理着手里的废品,对过往的人群不闻不问。她的背后,散放着洗洁精瓶子、破纸箱、空盒子等废品,还有几件颜色发黑的衣服。

  记者上前询问老人“家在哪里”、“有没有亲人”,老人只是抬了抬头,没有任何回应。加油站员工小刘告诉记者,老人基本上不会搭理任何人,她是两周前来到这里的,当时只带了一床被子和一件衣服,现在“家当”已经堆成一座小山了,这些东西都是她从附近的垃圾桶里捡来的。

  “最开始我们以为是流浪老人,没想到她住下来就不走了。”小刘告诉记者,员工们看她可怜,都会买些吃的喝的给她,过往的路人有时候也会送些东西,老人最后就住在这里不走了,一直呆了两周。由于老人24小时吃喝拉撒都在这里,已经给加油站工作造成了影响。

  “加油站属于重大危险场所,要是老人不小心生个火,很容易引发事故。”无奈之下,加油站只得选择报警,然而,公安、街道,甚至救助站都来过了,还是没有将老人“请走”。

  疑惑:有家有室却情愿流浪在外

  老太露宿街头,到底是什么原因?记者随后找到江宁路街道办事处询问详情。街道在进行调查后,很快作出了回复。

  根据街道的调查,该老太姓费,今年82岁,属于街道辖区三乐里居委居民。老太是退休职工,家里还有个60岁的儿子,经济条件尚可,既不属于贫困人员,也不是孤老,按照政策不能享受民政救济,救助站也无法收留。实际上,街道及居委工作人员已经到现场对老太进行劝解,也联系了她的家人,希望她能回家,但老太自己怎么都不愿回去,街道工作人员也没有办法。

  最终,三乐里居委书记施惠标成为解决问题的那个人。25日下午4点,施惠标带着几名居委会工作人员,并叫来老太的亲弟弟,再次来到加油站找到老太劝她回家,老太念叨着垃圾没有处理完不能走。“这些垃圾我买下了。”施惠标掏出10元钱递给老太,并让收废品的人收拾完老太留下的垃圾,“连哄带骗”将老太送回了家。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居委第一次将老太“哄”回家。早在去年,老太就在外露宿过20来天,还是在秋冬之际天冷的时候,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她请回家里。“这次是暂时解决了,但下次呢?”施惠标叹了口气。

  惊讶:家里垃圾卡车三趟都拉不完

  作为跟老太打交道时间最久的居委干部,施惠标对老太的事情也感到无比头疼。他告诉记者,老太有一个癖好,就是收集垃圾,因为家里堆满了垃圾,甚至引发邻居投诉。

  老太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收集垃圾,施惠标也说不清楚。他只知道,5年前自己做居委书记的时候,就开始跟这件事打上了交道。“他们家里是两室半的房子,垃圾堆得连过道都是,气味熏得上下邻居都跑来投诉。”居委也上门做过工作,但是老太不让别人动她的垃圾,居委也没有办法,有一户邻居实在受不了,卖了房子搬走了。

  “垃圾堆得太多,不仅影响到邻居的生活,还影响到小区的消防安全。”施惠标告诉记者,老太家里的垃圾五花八门,纸箱子、空瓶子、破衣服堆得满屋都是,阳台上都有,逢年过节燃放烟花爆竹很容易发生火灾。因此,每年居委都会找环卫人员上门,帮他们强制清除垃圾。

  “一年上门清扫一次,每次清扫都是一次庞大的工程。”据介绍,去年上门清扫的时候,居委一共组织了25个人,花费了大半天工夫,才将一屋垃圾清扫完毕,能装6吨的卡车拖了3趟都还没有运完。因为老是上门清扫垃圾,居委书记被老太“敌视”,甚至遭到谩骂。

  为了彻底解决老太难题,居委还找来民警、家属专门开了协调会,但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父亲去世后母亲突然爱上捡垃圾”

  街道、居委都已经尽力,那么老太露宿街头,她的亲人又在哪里?在居委的帮助下,记者联系到了老太的儿子何先生,他也向新闻晨报讲述了自己的苦衷。

  何先生说,老母亲原来是纺织厂的工人,已经退休多年,现在退休工资是每月3000多元。以前一家生活都很正常,1998年父亲去世后,母亲因为退休没事干,开始捡垃圾,起初还会去垃圾回收站卖钱,后来慢慢变成一种癖好。差不多在10年前的时候,这种癖好已经很严重,每天都会出去捡垃圾带回家,堆放在家里。“如果出门没有带垃圾回来,她就好像什么事没做完一样,晚上甚至要盖着垃圾才能睡着。”那个时候,因为何先生的岳母生病,妻子便带着女儿以照顾外婆的名义回了娘家,家里慢慢变成了一座垃圾仓库。

  何先生家位于4楼,记者跟随其上楼时,在门口就闻到一股味道,开门时大门都不能完全打开,因为门后面被垃圾挡着。老太的房间在左侧,整个房间就是一座垃圾山,已经触到天花板,仅留有一条窄窄的通道可以挤进去,连床上也堆满了垃圾,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恶臭。唯一稍微有点空间的是何先生的房间,但也堆放着一些垃圾。“这些都是阿拉娘放进来的,不让放她就会生气。”

  因为家里堆满了垃圾,何先生的妻子和女儿再也没回过家里,只剩下他和老母亲在垃圾屋里相依为命。

  近两年,老太捡垃圾的嗜好越发严重,甚至发展到在外露宿。何先生告诉记者,以前老母亲每天外出捡垃圾,不管怎样,到了晚上都会回家睡觉。但是去年年底,她开始在外露宿,就在小区门口一连睡了20个晚上。今年她又跑到了加油站露宿。

  老母亲在外露宿,为何不出去找她?何先生边给记者看病历边解释说,自己身体也不好,有心无力。“我也出去找过,找到了劝她回来,她也不听。”因为跑出去过几次,何先生也习惯了,“一般就在附近,不会跑很远,过几天她就自己回来了。”

  何先生坦言,因为老母亲在外露宿,他也承担了不孝的“罪名”,被人骂虐待老人。“我也想送她去医院治疗,但是连去检查身体她都不肯,我也不可能用绳子捆着她去。”何先生说,做事都凭良心,他也希望母亲能够恢复正常,一家人能够美满地生活在一起。

  [心理专家把脉]

  内心孤独引发人老人“强迫性囤积症”

  老太捡垃圾的嗜好是引发一切矛盾的根本。有些人会觉得老太有“精神病”,但专家们初步认为,大家对此有误解。

  在华大应用心理研究院心理咨询师陈露看来,老太的行为属于明显的“强迫性囤积症”。这种症状是一种神经症,并不是精神病。“囤积症已经不是个案,它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陈露表示,她在平时接受咨询中,已经接触过很多类似案例,尤其是老龄社会,老人们普遍内心比较孤独,缺乏关爱。怎样运用社会资源,多去关爱老人,多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是老龄化社会需要面对的课题。她认为,发挥社区社工的作用比较有效,尤其是有心理学知识的社工,通过他们和老人交流,建立良好的关系,赢得老人的信任,丰富老人的精神生活。

  陈露表示,“强迫性囤积症”是指囤积大量没用的东西,当一个强迫性囤积症患者囤积物品时,他的大脑活动情况与平时非常不同。当这个人试图决定将什么物品扔掉时,就好像是在经历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具体到老太,因为老人内心极度的独孤和焦虑,她就将囤积垃圾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垃圾”在她眼中已经属于自己的“财物”,只有将一件件垃圾囤积起来的时候,她才感到安全,当别人来剥夺的时候就会产生敌意,甚至会选择流浪来保护。

  陈露指出,目前在医学上没有药物治愈,认知行为治疗是唯一一种能帮助“囤积狂”作出决定并平稳其情绪的方法。比如找到一个人,先跟随她一起捡垃圾,让她产生信任感,走进她的内心,才能将她慢慢带回到正常的轨道。不过,这种矫正一般在初期才比较有效果,而且对象年龄也不能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