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要做照亮别人的蜡烛!" 邹碧华的言行温暖人心树立榜样指引前行

2015-2-28 03:14: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郭娜 选稿:叶页

  >>>【专题】缅怀中国好法官:邹碧华

  1988年,邹碧华进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成为一名书记员。匆匆二十六载,当年意气风发的小伙子慢慢成长为一名有良知的法官、一位接地气的领导、一位尽职的父亲。“要做照亮别人的蜡烛!”这是邹碧华常常挂在嘴边的这一句话,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短暂的一生,照亮了年轻法律人前行的路,温暖了无数当事人冰冷的心,也给儿子树立了一生的榜样。

  我要给你们所有人证婚

  2008年7月,邹碧华调任长宁区法院院长。2009年7月,陈婷婷成为邹碧华到长宁法院后招的第一批公务员。

  “他是特别有人情味的领导。”陈婷婷说,一次院里同事结婚,请了邹碧华做证婚人。当晚,邹碧华匆匆从办公室赶到现场,热情洋溢地给年轻同事证婚。证婚辞是邹碧华亲自写的,祝福一字一句实实在在。“你们以后结婚都要叫上我,我给你们当证婚人。”邹碧华致完辞,特意到陈婷婷一群年轻干警中间,热情打招呼真诚承诺。

  陈婷婷说邹碧华叫得出全院上下每个人的名字,了解每个人的工作情况。后来,他们才听说邹碧华在北京培训一年期间,还随身携带全院干警的花名册,时时翻看里面每个人的照片和简历,才明白其中的真诚和关切。

  “你们就像路边一棵棵小树苗,我们就是树上的夹板,要让你们一个个都长得又高又直。”邹碧华对初入法院的年轻人承诺。他努力践行着诺言。陈婷婷工作后第一个春节,父母意外收到了一封邹碧华的信。在信中,邹碧华简述了陈婷婷在上海的工作生活情况,感谢他们为法院培养了一名干部。陈婷婷的父亲看完信后动情地说:“孩子在这个单位工作,咱们可以放心了。”

  温暖当事人冰冷的心

  邹碧华的温暖,感染着每个人。对66岁的当事人李培亭来说,因为邹碧华的努力,才让他得享天伦之乐。

  邹碧华去世当晚,长宁区法院法官顾薛磊接到一名六旬老人李培亭的电话,他哭着说:“我们一家3口,一定要来送邹院长最后一程,让孩子最后看一眼他的救命恩人。没有他,孩子的这条命就没有了!”

  原来,2009年,他的孙子铭铭5岁时患上了白血病,四处求医,生命依然危在旦夕。而铭铭的父母离异,两人都抛下孩子不管,孩子从3个月起,就靠爷爷奶奶养大。母亲每个月只支付300元抚养费,父亲更是“人间蒸发”。当时李培亭的协保工资只有500多元,妻子的工资也才1000多元。

  幸亏李培亭有两套房子,他想到了卖房救孙子,但房子上有儿子的名字,儿子根本找不到人影。走投无路的爷爷奶奶带着铭铭走进法院大门。在酷暑40℃的高温天,法官在铭铭父亲新女友的家门口连续“埋伏”三天三夜,终于逮到了他。几经协调,铭铭父亲同意在一套动迁房上去掉自己的名字,把房子留给铭铭,作为治疗费用。

  “案件结束后,邹院长还专门派法官来看我们,关心我们,为孩子解决了读书等问题,现在孩子已经上三年级,快1.5米高了,性格很阳光。一起患病的很多病友都去世了,他至今还很稳定,医生说是个奇迹。逢年过节,邹院长都会派人来关心孩子,送来玩具书籍等,孩子没见过邹院长,却一直惦记着‘邹伯伯’!”

  李培亭说,一家人对邹院长一直心存感激,却没有机会当面答谢,没想到这成了终生遗憾。为了感谢邹院长和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老夫妻俩决定百年后都将遗体捐赠出来。

  要做像父亲一样的人

  “爸爸教我一要善良,二要真诚待人,三要有礼貌。”邹碧华的儿子逸风说这是爸爸对他最大的影响。

  邹碧华是个用心的父亲。儿子小学5年级时,学校要求家长给孩子写封信,老师在课堂上念了邹碧华的信,“我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我们在不断努力尝试,想去找到更好的方法。”妻子唐海琳觉得他写得非常诚恳。

  12月7日,邹碧华去世前一天是儿子21岁生日。“爸爸给我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还和我谈到他21岁的时候,刚刚本科毕业,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找工作,除了妈妈谁也不认识,住在纺织大学学生公寓,一家家单位敲门,投简历。还说这里边有很多故事,下次有机会要跟我细说。没想到却成了永别。”

  因为工作繁忙,父子俩交流并不多。很多时候,习惯晚睡的逸风睡前看到书房的灯还在亮着,一直想跟爸爸说一声“早点休息”,却从未说出口,总觉得来日方长。

  一直崇拜的父亲走了。妻子唐海琳说儿子突然好像长大了,懂得关心别人了。父亲的榜样也会一直照亮着逸风以后的道路。“我要做个像父亲一样的人。”逸风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要做照亮别人的蜡烛!" 邹碧华的言行温暖人心树立榜样指引前行

2015年2月28日 03:14 来源:东方网

  >>>【专题】缅怀中国好法官:邹碧华

  1988年,邹碧华进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成为一名书记员。匆匆二十六载,当年意气风发的小伙子慢慢成长为一名有良知的法官、一位接地气的领导、一位尽职的父亲。“要做照亮别人的蜡烛!”这是邹碧华常常挂在嘴边的这一句话,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他短暂的一生,照亮了年轻法律人前行的路,温暖了无数当事人冰冷的心,也给儿子树立了一生的榜样。

  我要给你们所有人证婚

  2008年7月,邹碧华调任长宁区法院院长。2009年7月,陈婷婷成为邹碧华到长宁法院后招的第一批公务员。

  “他是特别有人情味的领导。”陈婷婷说,一次院里同事结婚,请了邹碧华做证婚人。当晚,邹碧华匆匆从办公室赶到现场,热情洋溢地给年轻同事证婚。证婚辞是邹碧华亲自写的,祝福一字一句实实在在。“你们以后结婚都要叫上我,我给你们当证婚人。”邹碧华致完辞,特意到陈婷婷一群年轻干警中间,热情打招呼真诚承诺。

  陈婷婷说邹碧华叫得出全院上下每个人的名字,了解每个人的工作情况。后来,他们才听说邹碧华在北京培训一年期间,还随身携带全院干警的花名册,时时翻看里面每个人的照片和简历,才明白其中的真诚和关切。

  “你们就像路边一棵棵小树苗,我们就是树上的夹板,要让你们一个个都长得又高又直。”邹碧华对初入法院的年轻人承诺。他努力践行着诺言。陈婷婷工作后第一个春节,父母意外收到了一封邹碧华的信。在信中,邹碧华简述了陈婷婷在上海的工作生活情况,感谢他们为法院培养了一名干部。陈婷婷的父亲看完信后动情地说:“孩子在这个单位工作,咱们可以放心了。”

  温暖当事人冰冷的心

  邹碧华的温暖,感染着每个人。对66岁的当事人李培亭来说,因为邹碧华的努力,才让他得享天伦之乐。

  邹碧华去世当晚,长宁区法院法官顾薛磊接到一名六旬老人李培亭的电话,他哭着说:“我们一家3口,一定要来送邹院长最后一程,让孩子最后看一眼他的救命恩人。没有他,孩子的这条命就没有了!”

  原来,2009年,他的孙子铭铭5岁时患上了白血病,四处求医,生命依然危在旦夕。而铭铭的父母离异,两人都抛下孩子不管,孩子从3个月起,就靠爷爷奶奶养大。母亲每个月只支付300元抚养费,父亲更是“人间蒸发”。当时李培亭的协保工资只有500多元,妻子的工资也才1000多元。

  幸亏李培亭有两套房子,他想到了卖房救孙子,但房子上有儿子的名字,儿子根本找不到人影。走投无路的爷爷奶奶带着铭铭走进法院大门。在酷暑40℃的高温天,法官在铭铭父亲新女友的家门口连续“埋伏”三天三夜,终于逮到了他。几经协调,铭铭父亲同意在一套动迁房上去掉自己的名字,把房子留给铭铭,作为治疗费用。

  “案件结束后,邹院长还专门派法官来看我们,关心我们,为孩子解决了读书等问题,现在孩子已经上三年级,快1.5米高了,性格很阳光。一起患病的很多病友都去世了,他至今还很稳定,医生说是个奇迹。逢年过节,邹院长都会派人来关心孩子,送来玩具书籍等,孩子没见过邹院长,却一直惦记着‘邹伯伯’!”

  李培亭说,一家人对邹院长一直心存感激,却没有机会当面答谢,没想到这成了终生遗憾。为了感谢邹院长和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老夫妻俩决定百年后都将遗体捐赠出来。

  要做像父亲一样的人

  “爸爸教我一要善良,二要真诚待人,三要有礼貌。”邹碧华的儿子逸风说这是爸爸对他最大的影响。

  邹碧华是个用心的父亲。儿子小学5年级时,学校要求家长给孩子写封信,老师在课堂上念了邹碧华的信,“我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我们在不断努力尝试,想去找到更好的方法。”妻子唐海琳觉得他写得非常诚恳。

  12月7日,邹碧华去世前一天是儿子21岁生日。“爸爸给我打电话祝我生日快乐。还和我谈到他21岁的时候,刚刚本科毕业,只身一人来到上海找工作,除了妈妈谁也不认识,住在纺织大学学生公寓,一家家单位敲门,投简历。还说这里边有很多故事,下次有机会要跟我细说。没想到却成了永别。”

  因为工作繁忙,父子俩交流并不多。很多时候,习惯晚睡的逸风睡前看到书房的灯还在亮着,一直想跟爸爸说一声“早点休息”,却从未说出口,总觉得来日方长。

  一直崇拜的父亲走了。妻子唐海琳说儿子突然好像长大了,懂得关心别人了。父亲的榜样也会一直照亮着逸风以后的道路。“我要做个像父亲一样的人。”逸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