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权力下放,社区步入发展快车道
专家和基层干部解读"一号课题"1+6文件

2015-1-7 01:16: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包璐影;叶佳琦 选稿:包永婷

    专题:今年上海"头号课题" 基层治理探索创新

  东方网1月7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市委“一号课题”调研成果“1+6”系列文件发布后,在本市干部群众中激起了强烈反响。昨天,各方专家和基层干部接受本报采访,对文件进行了解读。重心下移、资源下沉、权力下放后,如何用好阳光政策,让基层发挥真正实效,众人对此翘首期盼。

  权力有收有放实现有序治疗

  黄晓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副系主任、副教授

  黄晓春表示,“一号课题”完善了街道职能定位。在权力上有收、有放,不仅能更好地推动街道为居民服务,从长远角度上看,更改变了新时期基层政府的激励机制,是一次大胆、创新的突破。

  “很多人都关注到,《意见》取消了街道招商引资职能及相应考核指标和奖励,这是收权。但文件里还有不少对街道放权的地方,比如,赋予街道党工委对区职能部门派出机构负责人的人事考核权和征得同意权,赋予街道对区域内事关群众利益的重大决策权和重大项目的建议权等。”黄晓春表示,权力的收、放完善了街道的职能定位,能更好推动街道为民服务,向下负责。

  不过,基层治理仅仅靠放权还不够,需要有完善的评估、监督机制。黄晓春指出,“一号课题”将发言权交给了老百姓,形成了自下而上的评估体系,这也是此次创新改革的亮点所在。“过去评价基层干部,街道、区政府说了算。现在要求居委会工作评价体系以居民知晓度、参与度和满意度为主,加强了居民对居委会的评价监督,是好是坏,老百姓心里最清楚。”黄晓春称,放权街道,并有自下而上的评估体系作支撑,能在一定程度改变信息不对称的格局,真正实现有序治理。

  社区岗位也有了职业规划

  李政:市民政局副局长、市社团局局长

  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迫切需要一支结构合理、素质优良、能力突出、群众满意的职业化、专业化、规范化社区工作者队伍。李政认为,目前社区工作者队伍种类过多、归属各异、缺乏规范,既存在待遇偏低的问题,也缺少职业发展预期,还存在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情况,年轻的不愿干,能干的留不住,不符合社区管理专业化要求,缺少持续稳定的制度保障。

  现在,这些问题都有了一定的解决思路,首次提出了建立具有上海特点的社区工作者职业化体系,突出骨干力量,实施分类管理。为此,市委还制定了《上海市社区工作者管理办法》,积极开展制度创新。在李政看来,《办法》明确了社区工作者范围,也能让社区工作者根据自己的岗位特点明确自己的发展空间,形成较为完整的职业发展体系,提高了社区工作者对自己的职业认同度。

  居民自治解决了不少顽症

  杨琴华:浦东新区合庆镇党委书记

  谈及“一号课题”力推的“居民自治”模式,杨琴华说,老百姓自治后,各方面都有显著进步。过去,村里的违章建筑很难管,也管不住。村民自治后,农村社会管理中一些长期存在的顽症开始得到解决。她也指出,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基础得到夯实后,群众的法治观念增强了。村民自觉遵守村规民约,村干部做事不再“拍脑袋”、“毛估估”,一切照章办事。这不仅改变了过去“村官做主”、“熟人社会”的村务管理方式,也扭转了农村“讲人情、靠面子”的传统习惯,为建立农村治理体系、提升农村治理水平奠定了坚实基础。

  农村不愁招不到人才

  苏兴华:嘉定区江桥镇太平村党总支书记

  苏兴华是土生土长的太平村人,至今已有15年的“干龄”。这两天,看到文件,他打心底感到高兴,“最激励人心的是,村干部队伍建设将得到加强。”《意见》中“面向村党组织书记等优秀村干部,加大定向招录公务员和事业编制人员的力度。落实‘三支一扶’计划,推进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鼓励本地农村人口回乡创业”等政策,对村干部颇有激励作用。“过去,来村里工作的年轻人少,也留不住。如今,有了这些政策保障,就不愁村干部队伍里没有人才。”他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权力下放,社区步入发展快车道
专家和基层干部解读"一号课题"1+6文件

2015年1月7日 01:16 来源:东方网

    专题:今年上海"头号课题" 基层治理探索创新

  东方网1月7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市委“一号课题”调研成果“1+6”系列文件发布后,在本市干部群众中激起了强烈反响。昨天,各方专家和基层干部接受本报采访,对文件进行了解读。重心下移、资源下沉、权力下放后,如何用好阳光政策,让基层发挥真正实效,众人对此翘首期盼。

  权力有收有放实现有序治疗

  黄晓春: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副系主任、副教授

  黄晓春表示,“一号课题”完善了街道职能定位。在权力上有收、有放,不仅能更好地推动街道为居民服务,从长远角度上看,更改变了新时期基层政府的激励机制,是一次大胆、创新的突破。

  “很多人都关注到,《意见》取消了街道招商引资职能及相应考核指标和奖励,这是收权。但文件里还有不少对街道放权的地方,比如,赋予街道党工委对区职能部门派出机构负责人的人事考核权和征得同意权,赋予街道对区域内事关群众利益的重大决策权和重大项目的建议权等。”黄晓春表示,权力的收、放完善了街道的职能定位,能更好推动街道为民服务,向下负责。

  不过,基层治理仅仅靠放权还不够,需要有完善的评估、监督机制。黄晓春指出,“一号课题”将发言权交给了老百姓,形成了自下而上的评估体系,这也是此次创新改革的亮点所在。“过去评价基层干部,街道、区政府说了算。现在要求居委会工作评价体系以居民知晓度、参与度和满意度为主,加强了居民对居委会的评价监督,是好是坏,老百姓心里最清楚。”黄晓春称,放权街道,并有自下而上的评估体系作支撑,能在一定程度改变信息不对称的格局,真正实现有序治理。

  社区岗位也有了职业规划

  李政:市民政局副局长、市社团局局长

  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迫切需要一支结构合理、素质优良、能力突出、群众满意的职业化、专业化、规范化社区工作者队伍。李政认为,目前社区工作者队伍种类过多、归属各异、缺乏规范,既存在待遇偏低的问题,也缺少职业发展预期,还存在青黄不接、后继乏人的情况,年轻的不愿干,能干的留不住,不符合社区管理专业化要求,缺少持续稳定的制度保障。

  现在,这些问题都有了一定的解决思路,首次提出了建立具有上海特点的社区工作者职业化体系,突出骨干力量,实施分类管理。为此,市委还制定了《上海市社区工作者管理办法》,积极开展制度创新。在李政看来,《办法》明确了社区工作者范围,也能让社区工作者根据自己的岗位特点明确自己的发展空间,形成较为完整的职业发展体系,提高了社区工作者对自己的职业认同度。

  居民自治解决了不少顽症

  杨琴华:浦东新区合庆镇党委书记

  谈及“一号课题”力推的“居民自治”模式,杨琴华说,老百姓自治后,各方面都有显著进步。过去,村里的违章建筑很难管,也管不住。村民自治后,农村社会管理中一些长期存在的顽症开始得到解决。她也指出,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基础得到夯实后,群众的法治观念增强了。村民自觉遵守村规民约,村干部做事不再“拍脑袋”、“毛估估”,一切照章办事。这不仅改变了过去“村官做主”、“熟人社会”的村务管理方式,也扭转了农村“讲人情、靠面子”的传统习惯,为建立农村治理体系、提升农村治理水平奠定了坚实基础。

  农村不愁招不到人才

  苏兴华:嘉定区江桥镇太平村党总支书记

  苏兴华是土生土长的太平村人,至今已有15年的“干龄”。这两天,看到文件,他打心底感到高兴,“最激励人心的是,村干部队伍建设将得到加强。”《意见》中“面向村党组织书记等优秀村干部,加大定向招录公务员和事业编制人员的力度。落实‘三支一扶’计划,推进选聘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鼓励本地农村人口回乡创业”等政策,对村干部颇有激励作用。“过去,来村里工作的年轻人少,也留不住。如今,有了这些政策保障,就不愁村干部队伍里没有人才。”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