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外滩踩踏事件历险女大学生回忆:不认识的男生把她拉出险境

2015-1-4 03:24:49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徐瑞哲 选稿:包永婷

  东方网1月4日消息:今天,历经4日疗伤,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唯一受伤女生按计划出院。由于妈妈患有高血压,小玲至今没敢告诉父母自己的跨年经历,以免远在外地的他们担惊受怕。

  当天全校共有300多名同学在事发现场,与小玲同在外滩陈毅广场的两名室友逃过此劫,她俩坚持连夜与辅导员一起倒班陪护,甚至上海籍室友的父母也来探病安抚、嘘寒问暖,“父母虽不在身边,却能感到父母之爱”。如此守望相助,相信小玲父母也可安心放心。

  那天午夜,小玲等3个女生均陷入踩踏事件——室友一人被人拖出,另一人自主爬出,只有小玲被压在倒数第二层,不得脱身。幸好她反背书包,或许为胸肺部提供了一定支撑,但腹部以下仍被人堆死死埋住。

  在施救中,小玲记得一名素昧平生的男生拼命拽她,硬生生地拉她脱离险境。在她的回忆中,拉锯是那么久,挣扎是那么久……小玲仅仅瞥了一眼救命的好心人,至今不知他姓甚名谁,“就感觉他个子不大,却很帅气”。

  小玲被紧急送往市一医院,与室友就此失散,慌乱中连手机也留在了室友手中。工程技术大学校长夏建国第一时间启动重大事件紧急预案,各院系120多位辅导员、60多名宿舍管理员和900多位学生干部和学生党员,对1.8万余名在校生逐一排摸,确认事发现场本校学生达305人。室友们向辅导员武文超报平安,告知小玲已送医救治。

  武文超记得元旦清晨6时许,她便接电赶往医院,此时校保卫处负责人、小玲所在的材料工程学院党委领导已到。校院立即组织起一支护理团队,确保每天有一位老师和两位同学24小时在院陪护。武文超与小玲室友等人,在一把躺椅上“轮休”,陪她度过整整三天四夜。

  幸运的是,小玲坚强乐观,配合治疗,状态一天比一天好。除了第一天仍受惊吓,多次吸氧输液,之后就平静稳定。她每天和在深圳工作的姐姐通电话,让姐姐放下心来,不必来沪。经确诊,小玲伤势不重,恢复较好,没有任何骨折,也没有窒息压迫等引发的后遗症。

  当班上同学纷纷到医院看望时,小玲已走出伤病阴影,甚至笑着主动提起“回去上课、复习迎考”。其实,慰问小玲的还有很多人,甚至包括所在街道社区代表,尽管她叫不上名字,却只认他们都是好人。小玲颇有深意地说,“有些事,如果自己没有经历过,就都只是一个故事;只有亲历之后,才知道生命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玲记得一名素昧平生的男生拼命拽她,硬生生地拉她脱离险境。小玲仅仅瞥了一眼救命的好心人,至今不知他姓甚名谁,“就感觉他个子不大,却很帅气”。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受伤女生小玲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外滩踩踏事件历险女大学生回忆:不认识的男生把她拉出险境

2015年1月4日 03:24 来源:解放日报

  东方网1月4日消息:今天,历经4日疗伤,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唯一受伤女生按计划出院。由于妈妈患有高血压,小玲至今没敢告诉父母自己的跨年经历,以免远在外地的他们担惊受怕。

  当天全校共有300多名同学在事发现场,与小玲同在外滩陈毅广场的两名室友逃过此劫,她俩坚持连夜与辅导员一起倒班陪护,甚至上海籍室友的父母也来探病安抚、嘘寒问暖,“父母虽不在身边,却能感到父母之爱”。如此守望相助,相信小玲父母也可安心放心。

  那天午夜,小玲等3个女生均陷入踩踏事件——室友一人被人拖出,另一人自主爬出,只有小玲被压在倒数第二层,不得脱身。幸好她反背书包,或许为胸肺部提供了一定支撑,但腹部以下仍被人堆死死埋住。

  在施救中,小玲记得一名素昧平生的男生拼命拽她,硬生生地拉她脱离险境。在她的回忆中,拉锯是那么久,挣扎是那么久……小玲仅仅瞥了一眼救命的好心人,至今不知他姓甚名谁,“就感觉他个子不大,却很帅气”。

  小玲被紧急送往市一医院,与室友就此失散,慌乱中连手机也留在了室友手中。工程技术大学校长夏建国第一时间启动重大事件紧急预案,各院系120多位辅导员、60多名宿舍管理员和900多位学生干部和学生党员,对1.8万余名在校生逐一排摸,确认事发现场本校学生达305人。室友们向辅导员武文超报平安,告知小玲已送医救治。

  武文超记得元旦清晨6时许,她便接电赶往医院,此时校保卫处负责人、小玲所在的材料工程学院党委领导已到。校院立即组织起一支护理团队,确保每天有一位老师和两位同学24小时在院陪护。武文超与小玲室友等人,在一把躺椅上“轮休”,陪她度过整整三天四夜。

  幸运的是,小玲坚强乐观,配合治疗,状态一天比一天好。除了第一天仍受惊吓,多次吸氧输液,之后就平静稳定。她每天和在深圳工作的姐姐通电话,让姐姐放下心来,不必来沪。经确诊,小玲伤势不重,恢复较好,没有任何骨折,也没有窒息压迫等引发的后遗症。

  当班上同学纷纷到医院看望时,小玲已走出伤病阴影,甚至笑着主动提起“回去上课、复习迎考”。其实,慰问小玲的还有很多人,甚至包括所在街道社区代表,尽管她叫不上名字,却只认他们都是好人。小玲颇有深意地说,“有些事,如果自己没有经历过,就都只是一个故事;只有亲历之后,才知道生命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玲记得一名素昧平生的男生拼命拽她,硬生生地拉她脱离险境。小玲仅仅瞥了一眼救命的好心人,至今不知他姓甚名谁,“就感觉他个子不大,却很帅气”。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受伤女生小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