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申·迹忆:大钟“守护者”的继承者在哪儿?

2014-12-29 17:34: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鲁琳 选稿:吴春伟

  

  建成于1927年的上海海关大楼,曾经是外滩的最高建筑,同年8月,这口由英国Whitchurch公司设计制造的上海海关大钟从伦敦运到上海。1928年元旦凌晨1点,海关大钟敲响了第一声。当那古朴的钟楼响起悠扬的钟声,便能牵动重多上海人心中的怀旧情怀。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

  你是否聆听过这个旋律

  你是否等候过它的敲响

上一篇稿件

申·迹忆:大钟“守护者”的继承者在哪儿?

2014年12月29日 17:34 来源:东方网

  

  建成于1927年的上海海关大楼,曾经是外滩的最高建筑,同年8月,这口由英国Whitchurch公司设计制造的上海海关大钟从伦敦运到上海。1928年元旦凌晨1点,海关大钟敲响了第一声。当那古朴的钟楼响起悠扬的钟声,便能牵动重多上海人心中的怀旧情怀。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

  你是否聆听过这个旋律

  你是否等候过它的敲响

  

  图中这位笑颜温暖、制服整洁的男子就是守护它24年之久的魏云寺,任凭时光磨去了他的青春,可他与大钟之间却养成了独有的“默契”。来,跟着《申·迹忆》,听听他和大钟的那些事儿吧。

  

  在一个冬日暖阳的下午,记者来到位于外滩13号的海关大楼,跟随大钟的“守护者”魏云寺走入神秘海关大钟的心脏。如果说从一楼到九楼你还可以坐个电梯,那么从十楼开始,便是锻炼身体的开始——从九楼到机芯房,你得走69级仅容一人的螺旋台阶。一般人走完除了略喘,还会因为长时间旋转上楼而头晕。可没走几圈,你便会发现,走得飞快的魏云寺已到达目的地,“我早习惯啦,就当锻炼!”

  

  经过努力的攀爬,记者来到了大钟的心脏——机芯房。只需一眼,那四块巨大的奶白色玻璃钟盘的霸气壮观,便会让你感叹造钟人的独具匠心。魏云寺说,这里的每个钟盘都由120多块大小不等的玻璃拼成,钟盘直径达5.4米。抚摸着钟盘的边缘,魏云寺温柔地像对待自己的爱人一般。“妻子会吃醋吗?”面对记者的疑问,魏云寺笑开了花:“哈哈哈,不会啊,她很支持我的工作。”

  

  机芯房在整个一层的中心,那是一座精巧的深褐色木制小房子,里面“嗒嗒”作响的便是大钟的机芯。与普通的钟表不同,海关大钟的每一声“嗒嗒”是两秒。如果你踩上屋外的小木阶就能看到里面的构造,成百上千个齿轮在这里互相咬合,比手指还要粗的钢绳代替了普通钟表中精细的钢丝。

  聊起大钟的“工作经”,魏云寺顿时打开了话匣子,他说:“你知道吗,大钟的发条三天就要上一次。但夏天它也怕热,你得开个窗给它透透气……自从1928年1月1日,大钟敲响第一声以来,机芯从未出过故障。”这一刻,魏云寺的神态像极了一位自豪的慈父。是的,他对这份工作的爱,发自内心。

  

  在机芯房一边的小木架上,一个黑色的电话机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是对时刻用的。”魏云寺边演示边说。只见他按下了重播键,电话那头便传来了机器女声:“现在是北京时间xxxx……”“来,给你看个东西,它是大钟唯一受伤的见证。”打开自己的工具箱,魏云寺拿出一个装着十余枚子弹壳的玻璃盒子说:“这是解放前,打进大钟里的子弹。每次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培训的时候,我都会拿出来给新关员说说。”

  

  从机芯房通往扩音层的通道更加狭窄,一样的螺旋阶梯,这段共48级。当你打开通到扩音层的小门,整个外滩的美景就那么一下撞进你的视野。踏出小门,就能看到这里安放着的大大小小五口钟,每个钟上的铁锤都连着楼下机芯房的发条轴。钟壁上的铭文会告诉你,它制造并安装的日期和出厂公司。魏云寺记得,儿时的上海还没有那么多高楼建筑,这悠扬的大钟声总能穿越外滩,透过老式石库门的砖墙。据老人们说,钟声往东一直可以传到吴淞口码头,向西可以到静安寺。

  

  如果从扩音层再向上,是一条几乎呈90°且狭窄异常的直道,记者只能依着扶手慢慢上下。可24年来,魏云寺每周就这是沿着如此狭窄的旋转楼梯,攀爬177级台阶,再通过这条小道最终到达顶端的旗杆台升降旗,这几乎转不过身的小小平台上有着外滩最高的一面五星红旗。“每每在这里眺望,自豪感油然而生。”魏云寺说。

  

  因为守护大钟的责任,24年间魏云寺几乎从未离开过上海。在魏云寺的记忆里,那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远行是在2009年,他评上了海关系统的先进个人,可以去西安旅游一次。原本想放弃的魏云寺,其师傅坚持为他顶班的情况下,第一次看到了上海以外的世界。

  魏云寺说,给大钟上发条的工作别人替代不了。就是逢年过节,魏云寺都会准时准点的来为大钟上发条。有次回到家,他还放心不下,又骑了车来看大钟有没有上好发条。“它代表整个上海的时间,而且校对时间、观察刻度变化这样的工作,没有经验做不了。”魏云寺说:“这是我的责任!”

  

  熟稔的为大钟加着润滑油,仔细的查看机芯的刻度已经深入魏云寺的日常生活。可随着年岁渐大,魏云寺也有了自己的担忧,他坦言,自己至今都没有徒弟。他希望,未来再过几年,等他退休之时,能有一位有责任心、有经验的青年能接替他,继续维护这口大钟,成为下一代“守护者”。可是这个人在哪里?“钟楼需要一个接班人……他太重要了。”魏云寺说。

  末了,站在机芯房里,耳边除了远远传来的黄浦江上轮船的汽笛声,最为清晰的就是大钟行走时的“嗒嗒”声……缓慢有力,似是大钟也在沉思它的未来……

  (关注东方网订阅号可看大钟内部运行短片)

  总有些人、有些事物会触动你的灵魂,总有些人扎根在你心里,他们亦师、亦友,亦或是你前进的力量。东方网已陆续推出《申·迹忆》系列故事,为您讲述那些人和这座城之间的故事。

  欢迎关注“东方网”订阅号(eastday021),并私信告诉我们您想要知道的“他们”,我们将为您寻找他们在上海留下的“迹忆”。说不定,下一期讲述的就是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