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为不受限于空客A和波音B体系 中国商飞打造"C"字体系

2014-12-29 09:21:2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李萌 选稿:实习生黄嘉慧

  王震威

  王震威,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有限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2009年进入中国商飞客服中心飞行训练部,带领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完成商飞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飞行模拟机试飞数据的采集,搭建国产大飞机飞行训练全新体系,填补了地面效应、直接模式失速这两个科目在中国试飞史上的空白。图为王震威(右)操作飞机模拟系统。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启动发动机、拉操纵杆,一阵轰鸣声传来,“飞机”从虹桥机场起飞爬升,几分钟之后置身蓝天白云之间。

  这是中国商飞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飞行模拟器模拟的训练场景。按照计划, ARJ21-700即将投入商业运营,每一名飞行员都必须在飞机模拟机上完成适应训练后,再正式驾驶飞机。

  模拟机从与外方开始数据协调直至最后投入训练使用,共历时5年。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与他的团队为其收集所有试飞数据,填补了地面效应、直接模式失速这两个科目在中国试飞史上的空白。

  放弃高薪尝试挑战

  “拿着空客和波音的教材,教中国飞行员如何操纵一架飞机,其实并没有成就感。”王震威以前在航空公司培训飞行员,他一直想着在教学中实现中国民航的自主理念。

  年逾六旬的张方平是中国商飞返聘的老专家,他回忆说,2009年王震威想去应聘商飞,向自己征求意见,他坦率地回答,商飞待遇不如原公司,条件也很艰苦。

  “我不怕苦,就想做有挑战的事。”王震威辞去东航的高薪工作,去了商飞客服中心飞行训练部,任务是为国产飞机量身定制一套飞行训练体系。

  飞行训练对中国大飞机研制是空白点,王震威想从无到有创造一个C字打头(中国商飞的简称COMAC)的训练体系。他坦言,“这个门类较小,国家也没有专门的院校、专业研究这些,只能靠我们自己琢磨。”

  下决心自主开发数据包

  模拟机对飞行训练有多重要?王震威说,一些高危险性试飞科目并不适合在真飞机上完成。比如,飞行员如何在完全无动力的情况下飘到海面上着陆。这时就必须用模拟机代替。

  ARJ21-700模拟机大约有两层楼高,可实现6个自由度的运动模拟,还能模仿国内19个机场的真实环境。

  搭建飞行训练全新体系,数据包是“灵魂”。波音787数据包售价800多万美元,飞机所有的秘密都在其中。

  “中国商飞如果不具备这种能力,这部分知识产权就要拱手让给国外供应商。”王震威强调,这是自己和同事们坚定决心开发数据包的原因。而数据包的采集,需要从ARJ21-700的每一次试飞中完成。在一次西安阎良试飞中,由于试飞工作紧张,白天无法采集数据,王震威就带领团队每天晚上6时多采集至凌晨4时,维持整整一周。最终他们攻克了地面效应、直接模式失速等关键风险科目,填补了这两个科目在中国试飞史上的空白。

  目前,ARJ21-700模拟机已经取得C级资质,明年将取得D级,可让飞行员训练所有项目。这也将是国内首个民航客机模拟机取得D级资质。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为不受限于空客A和波音B体系 中国商飞打造"C"字体系

2014年12月29日 09:21 来源:澎湃新闻

  王震威

  王震威,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有限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2009年进入中国商飞客服中心飞行训练部,带领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完成商飞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飞行模拟机试飞数据的采集,搭建国产大飞机飞行训练全新体系,填补了地面效应、直接模式失速这两个科目在中国试飞史上的空白。图为王震威(右)操作飞机模拟系统。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启动发动机、拉操纵杆,一阵轰鸣声传来,“飞机”从虹桥机场起飞爬升,几分钟之后置身蓝天白云之间。

  这是中国商飞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飞行模拟器模拟的训练场景。按照计划, ARJ21-700即将投入商业运营,每一名飞行员都必须在飞机模拟机上完成适应训练后,再正式驾驶飞机。

  模拟机从与外方开始数据协调直至最后投入训练使用,共历时5年。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与他的团队为其收集所有试飞数据,填补了地面效应、直接模式失速这两个科目在中国试飞史上的空白。

  放弃高薪尝试挑战

  “拿着空客和波音的教材,教中国飞行员如何操纵一架飞机,其实并没有成就感。”王震威以前在航空公司培训飞行员,他一直想着在教学中实现中国民航的自主理念。

  年逾六旬的张方平是中国商飞返聘的老专家,他回忆说,2009年王震威想去应聘商飞,向自己征求意见,他坦率地回答,商飞待遇不如原公司,条件也很艰苦。

  “我不怕苦,就想做有挑战的事。”王震威辞去东航的高薪工作,去了商飞客服中心飞行训练部,任务是为国产飞机量身定制一套飞行训练体系。

  飞行训练对中国大飞机研制是空白点,王震威想从无到有创造一个C字打头(中国商飞的简称COMAC)的训练体系。他坦言,“这个门类较小,国家也没有专门的院校、专业研究这些,只能靠我们自己琢磨。”

  下决心自主开发数据包

  模拟机对飞行训练有多重要?王震威说,一些高危险性试飞科目并不适合在真飞机上完成。比如,飞行员如何在完全无动力的情况下飘到海面上着陆。这时就必须用模拟机代替。

  ARJ21-700模拟机大约有两层楼高,可实现6个自由度的运动模拟,还能模仿国内19个机场的真实环境。

  搭建飞行训练全新体系,数据包是“灵魂”。波音787数据包售价800多万美元,飞机所有的秘密都在其中。

  “中国商飞如果不具备这种能力,这部分知识产权就要拱手让给国外供应商。”王震威强调,这是自己和同事们坚定决心开发数据包的原因。而数据包的采集,需要从ARJ21-700的每一次试飞中完成。在一次西安阎良试飞中,由于试飞工作紧张,白天无法采集数据,王震威就带领团队每天晚上6时多采集至凌晨4时,维持整整一周。最终他们攻克了地面效应、直接模式失速等关键风险科目,填补了这两个科目在中国试飞史上的空白。

  目前,ARJ21-700模拟机已经取得C级资质,明年将取得D级,可让飞行员训练所有项目。这也将是国内首个民航客机模拟机取得D级资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