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为圆"大飞机梦" 商飞部长王震威啃下"硬骨头"

2014-12-29 09:05: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春霞 选稿:实习生黄嘉慧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我国第一架国产支线飞机ARJ21-700交付在即,用不了多久,乘坐成都航空航班的旅客就有机会在空中体验一把国产支线客机的风采。ARJ21支线客机能实现载客飞行离不开每个环节研发人员的辛勤付出,也凝聚了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有限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近6年的心血和汗水。不过,对王震威来说,这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接下来他还要带领团队啃下更多的“硬骨头”,为中国打造一个C字头的训练体系。

  为模拟机注入“灵魂”

  飞行训练部,顾名思义承担的是飞行训练“业务”,但很多人不了解的是,除了要帮助航空公司完成飞行员、乘务员、机务人员、签派人员的培训外,飞行训练部还承担着飞行训练设备也就是模拟机的开发任务。

  民用飞机的飞行员没有一个不是通过飞行模拟机训练出来的,但作为“陆地上的飞机”,模拟机也必须要取得相应的证书。而对王震威和他的团队来说,为ARJ21飞机研制模拟机基本是从零开始。

  2009年底,ARJ21的模拟机从供应商加拿大CAE公司买来,虽然它的仪表设备看起来和ARJ21驾驶舱一模一样,但试飞员飞过之后却表示“没有ARJ21的灵魂”——其操作杆的感觉,起飞、着陆、爬升、转弯的加速度等都跟驾驶ARJ的感受不一样。

  要为ARJ21模拟机注入“灵魂”,最关键的就是开发模拟机的数据包,而这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攻关过程。王震威介绍说,数据包是一个飞机厂家的核心知识产权,飞机的所有数据、秘密、专利都在里面,“看上去就是一张光盘,里面有很多软件方程,波音787的数据包近800多万美元,像空客320这种成熟机型也要120万欧元。作为主制造商,如果不具备这个能力,就是把市场、知识产权拱手让给国外厂商。”

  “起步艰难,埋头实干”

  从2010年开始,王震威带领团队没日没夜地攻坚克难。

  他从部门中挑选组建了一支精干的攻关队开始攻关,从国外提供的一份EXCEL文件着手,吃透手里有限的技术资料,经过半年多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完成了国内第一份喷气式飞机模拟机试飞要求,完成了近500个科目试飞大纲的编写。

  而试飞大纲只是第一步,更困难的是完成所有试飞数据的采集。飞行训练部设备维护室的邬大鹏,至今仍清晰记得王震威带领他们在西安阎良试飞现场采集数据的经历。1000多架次的任务单堆起来近一人高,包含的试飞测试点一万多个。最终,团队累计获得2000多个测试点,安全、圆满地完成了所有模拟机试飞数据获取。在王震威和团队的努力下,ARJ21模拟机从与外方开始数据协调到结合ARJ21飞机试飞计划数据加载,直至最后投入训练使用,共经历5年时间。

  王震威说,2009年离开东航加入中国商飞,是因为自己心中有一个“大飞机梦”,“虽然我们的起步是艰难的,而且前进道路上必将遇到更多的曲折和困难,但只要心无旁骛、埋头实干,必将能够攻克型号研制中的一个又一个难关,实现让中国的大飞机翱翔蓝天的使命。”

上一篇稿件

为圆"大飞机梦" 商飞部长王震威啃下"硬骨头"

2014年12月29日 09:05 来源:东方网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我国第一架国产支线飞机ARJ21-700交付在即,用不了多久,乘坐成都航空航班的旅客就有机会在空中体验一把国产支线客机的风采。ARJ21支线客机能实现载客飞行离不开每个环节研发人员的辛勤付出,也凝聚了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有限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近6年的心血和汗水。不过,对王震威来说,这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接下来他还要带领团队啃下更多的“硬骨头”,为中国打造一个C字头的训练体系。

  为模拟机注入“灵魂”

  飞行训练部,顾名思义承担的是飞行训练“业务”,但很多人不了解的是,除了要帮助航空公司完成飞行员、乘务员、机务人员、签派人员的培训外,飞行训练部还承担着飞行训练设备也就是模拟机的开发任务。

  民用飞机的飞行员没有一个不是通过飞行模拟机训练出来的,但作为“陆地上的飞机”,模拟机也必须要取得相应的证书。而对王震威和他的团队来说,为ARJ21飞机研制模拟机基本是从零开始。

  2009年底,ARJ21的模拟机从供应商加拿大CAE公司买来,虽然它的仪表设备看起来和ARJ21驾驶舱一模一样,但试飞员飞过之后却表示“没有ARJ21的灵魂”——其操作杆的感觉,起飞、着陆、爬升、转弯的加速度等都跟驾驶ARJ的感受不一样。

  要为ARJ21模拟机注入“灵魂”,最关键的就是开发模拟机的数据包,而这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攻关过程。王震威介绍说,数据包是一个飞机厂家的核心知识产权,飞机的所有数据、秘密、专利都在里面,“看上去就是一张光盘,里面有很多软件方程,波音787的数据包近800多万美元,像空客320这种成熟机型也要120万欧元。作为主制造商,如果不具备这个能力,就是把市场、知识产权拱手让给国外厂商。”

  “起步艰难,埋头实干”

  从2010年开始,王震威带领团队没日没夜地攻坚克难。

  他从部门中挑选组建了一支精干的攻关队开始攻关,从国外提供的一份EXCEL文件着手,吃透手里有限的技术资料,经过半年多坚持不懈的努力,终于完成了国内第一份喷气式飞机模拟机试飞要求,完成了近500个科目试飞大纲的编写。

  而试飞大纲只是第一步,更困难的是完成所有试飞数据的采集。飞行训练部设备维护室的邬大鹏,至今仍清晰记得王震威带领他们在西安阎良试飞现场采集数据的经历。1000多架次的任务单堆起来近一人高,包含的试飞测试点一万多个。最终,团队累计获得2000多个测试点,安全、圆满地完成了所有模拟机试飞数据获取。在王震威和团队的努力下,ARJ21模拟机从与外方开始数据协调到结合ARJ21飞机试飞计划数据加载,直至最后投入训练使用,共经历5年时间。

  王震威说,2009年离开东航加入中国商飞,是因为自己心中有一个“大飞机梦”,“虽然我们的起步是艰难的,而且前进道路上必将遇到更多的曲折和困难,但只要心无旁骛、埋头实干,必将能够攻克型号研制中的一个又一个难关,实现让中国的大飞机翱翔蓝天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