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商飞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 建起国产民机第一支飞训队伍

2014-12-29 03:28:21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徐蒙 选稿:张嘉欐

  

  图片说明:王震威(左)在和外国同行交流。本报记者张海峰摄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ARJ21新支线飞机很快将获得型号合格证。但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和他的团队却没有时间庆祝。

  对ARJ21试飞、制造团队的很多人来说,取证意味着一场艰苦战斗取得阶段性胜利。但对王震威而言,飞机拿到了能飞航线的“合格证”,意味着更艰巨的任务刚刚开始。

  王震威是谁?ARJ21、C919的项目团队里,“名人”很多,功勋试飞员、海归工程师、造过大运的“老法师”……相比之下,这位身材精瘦、吐字如连珠炮的飞行训练部部长,外界并不熟悉。

  不过,在上海西南,闵行江川路上的客服公司,王震威有口皆碑。由他带头,短短数年,拉起国产民机第一支飞行训练队伍。无论是如今在客服的人还是以前曾经在客服的人,对他的评价就九个字:有想法,有能力,有担当。

  不安分的心

  有想法,可以理解为有抱负,有追求,有梦想。

  熟悉王震威的人,都知道他“有想法”,首先表现出来的是不安分。很多人一心向往的“钱多活少地位高”的工作,王震威却宁愿主动放弃,他就是不想闲下来。

  2009年,王震威辞去国内某大型航空公司的高薪管理职位,投奔成立仅一年的中国商飞。

  张方平是王震威在航空公司的老前辈,看着王震威一步步成长。“他在原单位就是聪明,不安定,不安稳。他总有一颗跳跃的心,当时给人的印象仅此而已。”张方平说。

  2008年张方平从航空公司退休后,比王震威更早受邀来到中国商飞,作为筹备初期的专家顾问。“不久,王震威就来找我问商飞的情况,当时觉得这个小子又不安稳了,想跳槽。”张方平介绍,后来王震威跟他说心里话,虽然自己所在航空公司也是国企,也是为国家航空事业服务,但一方面飞机都是买来的,体系也是学国外的;另一方面是工作太平淡,缺少点挑战。

  普通人跳槽,是往收入高的单位跳,王震威却相反。当时客服公司负责人对王震威坦言,中国商飞刚成立,待遇和航空公司相差不少,但中国人自己造出飞机,飞行训练是个空白,很需要王震威的经验。

  在商飞干了几年,原单位航空公司领导又回头找他,说要建一个新的飞行员培训基地,请他当第一副总。还有中国商飞客服公司的供应商,全球最大的飞行训练设备公司,也向他递来橄榄枝。但此时的王震威反倒“安分”了——一概婉拒,理由是,飞机还在造,这里需要自己。

  非“王部长”不来

  吴朝今年5月份加入商飞客服中心,如今已是王震威团队里的一员干将。

  吴朝是北航博士,学的是飞行器设计,在国内,属于稀缺人才,非常优秀。这样的人才,无论哪家航空制造企业,都是抢着要。

  毕业前,北航和客服公司进行过校企合作,吴朝当时作为北航的实验室负责人,和王震威对接,共同进行飞行模拟设备的数据包项目开发。

  2013年底,没等客服公司去北航招人,吴朝就主动联系王震威,说要过去。“当时目标很明确,不是商飞的其他研究院所,也不是客服的其他部门,我就跟着王部长说我要来‘飞训’,我要干就干模拟数据包这个事。”吴朝说。学理工科的高材生想法往往有点“轴”,认准一件事就要走到底。对吴朝来说,中国商飞客服打动他的不是别的,一是干的事有劲,让他觉得学有用武之地;二是王震威,这位领导,和自己志趣相投,而且做事踏实、思维严谨,他心悦诚服。

  一个团队,志同道合是最好的催化剂,最怕的,是有能力却找不到发挥空间。樊越强来到商飞客服之前,在IBM从事软件开发公司。刚来到王震威的团队,樊越强发现自己对航空方面的经验非常不足,也不知道在这个公司能干些什么,再者是从跨国公司过来,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

  “在迷茫和消沉中,王部长找我谈心,说像我有这样丰富的软件开发和咨询方面的人,在计算机辅助教学方面大有作为。”樊越强说,他看到王震威和自己一样,因为跳槽,减少了收入待遇,于是产生信任;看到王震威没有丝毫抱怨,反而干劲十足,并对自己委以重任,于是重拾信心。很快,樊越强找到了在中国商飞工作的重心,他和王震威一起申请了工信部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机辅助教学课题项目,在今年下半年完成了中国商飞ARJ21的飞行理论计算机辅助教学所有自行开发,这个也是国内飞机制造厂家首次自主开发的计算机辅助教学课件。

  不苟言笑的背后

  头一次见王震威的人,都会对他飞快的语速印象深刻;熟悉他的同仁,又普遍认为他决策果断,做事雷厉风行。

  平时严肃的神态,正合他“震威”之名。飞机在紧张试飞,培训工作丝毫不容懈怠,如山的压力推着人往前跑,确实让他的工作节奏越来越快。

  张方平曾对王震威说,不要老是不苟言笑,放轻松点。王震威却无奈地说,这不行啊,自己就是这样的性格。

  不过张方平和其他同事也都看在眼里,王震威“表面威严”的背后,其实常常喜欢搞些“动作”。

  客服公司一名年轻员工,很年轻,失恋了,女朋友不要他了。王震威偷偷张罗,帮他介绍,现在成了,这个月就要当爸爸了。

  乘务教练员谭义茹,原来是名空姐。小姑娘以前看到王震威感觉很严肃,有点害怕。一次她因身体状况一个人去北京动手术,手术当天,意外发现王震威派了一名同事到医院陪护。“我感觉自己没有被集体遗忘,很感动。”谭义茹说。

  职工有什么事,家属有什么事,王震威总会在背后想办法操作这些事。“我说这些人情没白做,但他和我讲,‘老张,这个不是人和人的关系,我关心了他们,他们就会更安心把工作做好。他们把工作做好了,对企业、对他、对我,都是好事’。”张方平说。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商飞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 建起国产民机第一支飞训队伍

2014年12月29日 03:28 来源:解放日报

  

  图片说明:王震威(左)在和外国同行交流。本报记者张海峰摄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ARJ21新支线飞机很快将获得型号合格证。但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和他的团队却没有时间庆祝。

  对ARJ21试飞、制造团队的很多人来说,取证意味着一场艰苦战斗取得阶段性胜利。但对王震威而言,飞机拿到了能飞航线的“合格证”,意味着更艰巨的任务刚刚开始。

  王震威是谁?ARJ21、C919的项目团队里,“名人”很多,功勋试飞员、海归工程师、造过大运的“老法师”……相比之下,这位身材精瘦、吐字如连珠炮的飞行训练部部长,外界并不熟悉。

  不过,在上海西南,闵行江川路上的客服公司,王震威有口皆碑。由他带头,短短数年,拉起国产民机第一支飞行训练队伍。无论是如今在客服的人还是以前曾经在客服的人,对他的评价就九个字:有想法,有能力,有担当。

  不安分的心

  有想法,可以理解为有抱负,有追求,有梦想。

  熟悉王震威的人,都知道他“有想法”,首先表现出来的是不安分。很多人一心向往的“钱多活少地位高”的工作,王震威却宁愿主动放弃,他就是不想闲下来。

  2009年,王震威辞去国内某大型航空公司的高薪管理职位,投奔成立仅一年的中国商飞。

  张方平是王震威在航空公司的老前辈,看着王震威一步步成长。“他在原单位就是聪明,不安定,不安稳。他总有一颗跳跃的心,当时给人的印象仅此而已。”张方平说。

  2008年张方平从航空公司退休后,比王震威更早受邀来到中国商飞,作为筹备初期的专家顾问。“不久,王震威就来找我问商飞的情况,当时觉得这个小子又不安稳了,想跳槽。”张方平介绍,后来王震威跟他说心里话,虽然自己所在航空公司也是国企,也是为国家航空事业服务,但一方面飞机都是买来的,体系也是学国外的;另一方面是工作太平淡,缺少点挑战。

  普通人跳槽,是往收入高的单位跳,王震威却相反。当时客服公司负责人对王震威坦言,中国商飞刚成立,待遇和航空公司相差不少,但中国人自己造出飞机,飞行训练是个空白,很需要王震威的经验。

  在商飞干了几年,原单位航空公司领导又回头找他,说要建一个新的飞行员培训基地,请他当第一副总。还有中国商飞客服公司的供应商,全球最大的飞行训练设备公司,也向他递来橄榄枝。但此时的王震威反倒“安分”了——一概婉拒,理由是,飞机还在造,这里需要自己。

  非“王部长”不来

  吴朝今年5月份加入商飞客服中心,如今已是王震威团队里的一员干将。

  吴朝是北航博士,学的是飞行器设计,在国内,属于稀缺人才,非常优秀。这样的人才,无论哪家航空制造企业,都是抢着要。

  毕业前,北航和客服公司进行过校企合作,吴朝当时作为北航的实验室负责人,和王震威对接,共同进行飞行模拟设备的数据包项目开发。

  2013年底,没等客服公司去北航招人,吴朝就主动联系王震威,说要过去。“当时目标很明确,不是商飞的其他研究院所,也不是客服的其他部门,我就跟着王部长说我要来‘飞训’,我要干就干模拟数据包这个事。”吴朝说。学理工科的高材生想法往往有点“轴”,认准一件事就要走到底。对吴朝来说,中国商飞客服打动他的不是别的,一是干的事有劲,让他觉得学有用武之地;二是王震威,这位领导,和自己志趣相投,而且做事踏实、思维严谨,他心悦诚服。

  一个团队,志同道合是最好的催化剂,最怕的,是有能力却找不到发挥空间。樊越强来到商飞客服之前,在IBM从事软件开发公司。刚来到王震威的团队,樊越强发现自己对航空方面的经验非常不足,也不知道在这个公司能干些什么,再者是从跨国公司过来,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

  “在迷茫和消沉中,王部长找我谈心,说像我有这样丰富的软件开发和咨询方面的人,在计算机辅助教学方面大有作为。”樊越强说,他看到王震威和自己一样,因为跳槽,减少了收入待遇,于是产生信任;看到王震威没有丝毫抱怨,反而干劲十足,并对自己委以重任,于是重拾信心。很快,樊越强找到了在中国商飞工作的重心,他和王震威一起申请了工信部基于互联网的计算机辅助教学课题项目,在今年下半年完成了中国商飞ARJ21的飞行理论计算机辅助教学所有自行开发,这个也是国内飞机制造厂家首次自主开发的计算机辅助教学课件。

  不苟言笑的背后

  头一次见王震威的人,都会对他飞快的语速印象深刻;熟悉他的同仁,又普遍认为他决策果断,做事雷厉风行。

  平时严肃的神态,正合他“震威”之名。飞机在紧张试飞,培训工作丝毫不容懈怠,如山的压力推着人往前跑,确实让他的工作节奏越来越快。

  张方平曾对王震威说,不要老是不苟言笑,放轻松点。王震威却无奈地说,这不行啊,自己就是这样的性格。

  不过张方平和其他同事也都看在眼里,王震威“表面威严”的背后,其实常常喜欢搞些“动作”。

  客服公司一名年轻员工,很年轻,失恋了,女朋友不要他了。王震威偷偷张罗,帮他介绍,现在成了,这个月就要当爸爸了。

  乘务教练员谭义茹,原来是名空姐。小姑娘以前看到王震威感觉很严肃,有点害怕。一次她因身体状况一个人去北京动手术,手术当天,意外发现王震威派了一名同事到医院陪护。“我感觉自己没有被集体遗忘,很感动。”谭义茹说。

  职工有什么事,家属有什么事,王震威总会在背后想办法操作这些事。“我说这些人情没白做,但他和我讲,‘老张,这个不是人和人的关系,我关心了他们,他们就会更安心把工作做好。他们把工作做好了,对企业、对他、对我,都是好事’。”张方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