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商飞追梦人:弃高薪 "啃骨头" 创造C字头训练体系

2014-12-29 01:54:21

来源:解放网 作者:宋杰 选稿:张嘉欐

  

  图片说明:王震威工作照。采访对象供图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起飞!”一声令下,飞行员启动发动机、检查仪器、拉操纵杆、收起落架……飞机顺利从机场起飞,几分钟之后已置身白云之间。这是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飞行模拟机模拟的训练场景。ARJ-700飞机即将正式取得适航证,将开始载客翱翔蓝天,实现国人飞行梦。而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有限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则追逐着另一个梦想:拥有国内首台自主知识产权国际最高水平民航客机模拟机,创造C模式飞机训练体系。

  要建C模式飞行训练体系

  记者在现场看到,商飞的ARJ21-700飞行模拟机大约有两层楼高,上部模拟机头的形状,底部的连杆如同八爪鱼一般支撑着。据介绍,这一台模拟机可以实现6个自由度的全方位运动模拟。通过廊桥走进模拟机头,里面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驾驶舱约五六平方米,仪表盘、操纵杆、起落架收放装置、信息系统等一应俱全,与真实的ARJ21-700驾驶舱一模一样,仪器的工作状态也与真实飞机完全一样。模拟机不但可以模仿国内19个机场的真实环境,还可以设置各种时间、环境、高度等数值。

  王震威告诉记者,他所在部门叫做飞行训练部,除了飞行训练,还承担培训相关的研制工作,包括飞行训练设备的开发。“研制模拟机的难度非常大,而且非常关键,是飞机研制过程实验的必要设备,也是飞行训练的必要设备。”他说,如ARJ21-700适航取证试飞要飞很多特殊科目,有些危险的科目是无法飞的,如飞机双发失效以后,飞机怎么完全无动力滑行飘到海面上降落,这种科目就用模拟机来代替。

  年逾六旬的张方平是中国商飞返聘的老专家,和王震威是忘年交的他告诉记者,王震威有一个雄心壮志:现在波音有波音的训练体系,空客有空客的训练体系,空客是A打头的,波音是B打头的,商飞是C打头的,王震威要和同事们一块创立C字打头的训练体系,就是中国商飞的训练体系。现在这个模拟器就是他在商飞和同事一起努力的一个初步成果。

  为采集数据连续彻夜工作

  模拟机要和真的飞机一样“飞起来”,这取决于数据包。“数据包是飞机厂家的核心知识产权,飞机上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数据、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个里面。”王震威解释,它的价值也是巨大的,如目前的波音787的数据包价格要800多万美元,而成熟的A320这种机型也要超过100万美元。中国商飞原来没有建立数据包的能力,但作为一个主机制造厂如果不具备这种能力,这部分的知识产权就要拱手给国外的供应商做,核心知识产权就会被国外掌握,所以商飞也开始尝试自己开发数据包文件。

  为采集数据包,王震威可以说耗尽心血。飞行训练部设备维护室的邬大鹏,至今仍清晰记得王震威带领他们在西安阎良试飞现场采集数据的经历。1000多架次的任务单堆起来近一人高,包含的试飞测试点一万多个,“王部长带着我们一起仔细分析每一个架次的构型状态、气象条件、试飞科目,与模拟机试飞的测试点逐条比对,筛选出技术状态吻合的科目,再从试飞院测试所提取数据深入分析。”最终,团队累计获得2000多个测试点,安全、圆满地完成了所有模拟机试飞数据获取。

  还有同事回忆道,在一次西安阎良试飞工作数据采集中,当时由于试飞工作非常紧张,最后定下来基本上不可能给飞行训练部安排采集实验。但王震威深知这个实验必须做,他认为既然只是因为时间问题,那白天不行就晚上。他就争取晚上等地面工作全部结束后,再上飞机做数据采集。整整一个星期,都是从晚上18时多开始,工作到次日凌晨4点多。

  在商飞工作6年多时间,王震威和同事一直在“啃骨头”,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困难不言而喻。在此过程中,也有不少诱惑,如有航空公司就希望高薪聘用他,还有模拟机公司也向王震威抛出橄榄枝,王震威都很客气地把这些事拒绝了。他不仅自己不动摇,还不断为商飞引进人才。据介绍,中国商飞第一位海外人才的引进就是王震威主导下引进的,后来,他又陆陆续续引进了四五位海外专家。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商飞追梦人:弃高薪 "啃骨头" 创造C字头训练体系

2014年12月29日 01:54 来源:解放网

  

  图片说明:王震威工作照。采访对象供图

  东方网12月29日消息:“起飞!”一声令下,飞行员启动发动机、检查仪器、拉操纵杆、收起落架……飞机顺利从机场起飞,几分钟之后已置身白云之间。这是国产新支线飞机ARJ21-700飞行模拟机模拟的训练场景。ARJ-700飞机即将正式取得适航证,将开始载客翱翔蓝天,实现国人飞行梦。而中国商飞上海飞机客户服务有限公司飞行训练部部长王震威则追逐着另一个梦想:拥有国内首台自主知识产权国际最高水平民航客机模拟机,创造C模式飞机训练体系。

  要建C模式飞行训练体系

  记者在现场看到,商飞的ARJ21-700飞行模拟机大约有两层楼高,上部模拟机头的形状,底部的连杆如同八爪鱼一般支撑着。据介绍,这一台模拟机可以实现6个自由度的全方位运动模拟。通过廊桥走进模拟机头,里面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房间,驾驶舱约五六平方米,仪表盘、操纵杆、起落架收放装置、信息系统等一应俱全,与真实的ARJ21-700驾驶舱一模一样,仪器的工作状态也与真实飞机完全一样。模拟机不但可以模仿国内19个机场的真实环境,还可以设置各种时间、环境、高度等数值。

  王震威告诉记者,他所在部门叫做飞行训练部,除了飞行训练,还承担培训相关的研制工作,包括飞行训练设备的开发。“研制模拟机的难度非常大,而且非常关键,是飞机研制过程实验的必要设备,也是飞行训练的必要设备。”他说,如ARJ21-700适航取证试飞要飞很多特殊科目,有些危险的科目是无法飞的,如飞机双发失效以后,飞机怎么完全无动力滑行飘到海面上降落,这种科目就用模拟机来代替。

  年逾六旬的张方平是中国商飞返聘的老专家,和王震威是忘年交的他告诉记者,王震威有一个雄心壮志:现在波音有波音的训练体系,空客有空客的训练体系,空客是A打头的,波音是B打头的,商飞是C打头的,王震威要和同事们一块创立C字打头的训练体系,就是中国商飞的训练体系。现在这个模拟器就是他在商飞和同事一起努力的一个初步成果。

  为采集数据连续彻夜工作

  模拟机要和真的飞机一样“飞起来”,这取决于数据包。“数据包是飞机厂家的核心知识产权,飞机上所有的秘密、所有的数据、所有的东西都在这个里面。”王震威解释,它的价值也是巨大的,如目前的波音787的数据包价格要800多万美元,而成熟的A320这种机型也要超过100万美元。中国商飞原来没有建立数据包的能力,但作为一个主机制造厂如果不具备这种能力,这部分的知识产权就要拱手给国外的供应商做,核心知识产权就会被国外掌握,所以商飞也开始尝试自己开发数据包文件。

  为采集数据包,王震威可以说耗尽心血。飞行训练部设备维护室的邬大鹏,至今仍清晰记得王震威带领他们在西安阎良试飞现场采集数据的经历。1000多架次的任务单堆起来近一人高,包含的试飞测试点一万多个,“王部长带着我们一起仔细分析每一个架次的构型状态、气象条件、试飞科目,与模拟机试飞的测试点逐条比对,筛选出技术状态吻合的科目,再从试飞院测试所提取数据深入分析。”最终,团队累计获得2000多个测试点,安全、圆满地完成了所有模拟机试飞数据获取。

  还有同事回忆道,在一次西安阎良试飞工作数据采集中,当时由于试飞工作非常紧张,最后定下来基本上不可能给飞行训练部安排采集实验。但王震威深知这个实验必须做,他认为既然只是因为时间问题,那白天不行就晚上。他就争取晚上等地面工作全部结束后,再上飞机做数据采集。整整一个星期,都是从晚上18时多开始,工作到次日凌晨4点多。

  在商飞工作6年多时间,王震威和同事一直在“啃骨头”,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困难不言而喻。在此过程中,也有不少诱惑,如有航空公司就希望高薪聘用他,还有模拟机公司也向王震威抛出橄榄枝,王震威都很客气地把这些事拒绝了。他不仅自己不动摇,还不断为商飞引进人才。据介绍,中国商飞第一位海外人才的引进就是王震威主导下引进的,后来,他又陆陆续续引进了四五位海外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