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金牌调度"的细腻和坚韧——37路车队调度员曾叶珺的故事

2014-12-25 02:54:42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赵翰露 选稿:包永婷

图片说明:公交37路计划调度曾叶臖在给车队司机排班。 蒋迪雯 摄

  跑完一圈,回到起始站,37路车队的驾驶员老韩坐到了调度室里。面前是他的“领导”——37路计划调度曾叶臖。老韩惬意地半卧在躺椅上:“舅妈,上次那件事多谢你了!”

  曾叶臖有点不好意思。她才47岁,老韩都快六十了,居然喊她“舅妈”。记者为此有点好奇,老韩挠挠头:“车队里,大事小事都是她管,样样事体都摆平,像老娘舅。女同志,年纪也不大,我们就喊‘舅妈’呗。”

  老大难车队,来了“小阿妹”

  其实,曾叶臖来37路车队,还不足两年。

  当初,37路车队是公交七分公司的“老大难”。先是经历了公司内部调整,换了分公司;而后又为了出车方便,一半驾驶员在杨浦区齐齐哈尔路出车,一半在普陀区的曹家渡出车。经过的又是市中心最繁华区域,道路拥堵天天遇到,路线调动年年有份。再加上,公交车司机队伍老化,人才短缺。一度,37路车队运转卡壳,遇到加班加圈,没人肯做。

  曾叶臖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烫过的短发,大大的眼睛,即便不算年轻,也看得出是个美人。一开始,老驾驶员们心底是不大相信她的。调度员工作本来就难做,37路情况又很复杂,上面派来这个“小阿妹”想管好,难道她有灵丹妙药?

  果然,“小阿妹”来了没几天就掉眼泪了。排班排不过来,有人必须要加圈,曾叶臖一个个问过来,谁都不搭理她,想想心里委屈。两个礼拜下来,这样的事情接连发生,曾叶臖有点吃不住了。

  管住“老油条”,先“读懂心”

  曾叶臖也不是个肯服输的人。18岁毕业就进了公交系统当售票员,做事干净利落,待人笑语晏晏,连年都是先进。有几位家长,会在车站上专门等到她的车子,才放心地把孩子送上车。后来公交改革了,售票员们集体转岗,领导夸她“聪明”、“情商高”,被点中去做了难度最高的调度员。从面对调度图一筹莫展开始,一直做到公司里有名的“金牌调度”,也因为这,曾叶臖被调到37路“救火”。

  “驾驶员们再‘老油条’,再难‘对付’,也都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曾叶臖暗暗鼓励自己。

  策略改变,“想要管住驾驶员的人,先要走进他们的心”。曾叶臖拿出了女人特有的细腻和坚韧,去关怀车队每一个人。她放弃了休息时间,周一到周六,早班做到晚班。驾驶员对车队有什么问题建议,再细再小,她都会拿笔一条条记录。谁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她瞒着领导跑去探望。驾驶员与乘客发生矛盾,她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尽力为他们争取利益。

  “真的是掏出心对我们好!”老韩说。慢慢的,驾驶员们不再排斥,不再把她当“上面派来管我们的人”了。

  再加上曾叶臖业务强,排班合理,37路的车流,渐渐顺起来了。有时遇到情况必须加圈,老师傅们看看曾叶臖熬黑了的眼圈,心一软,二话不说就发车。

  她的选择,不是混日子

  曾叶臖还有一项“独门绝技”:按照驾驶员的脾气性格排班。她说,保持车距不容易,性急的驾驶员,越开越快;“笃悠悠”的驾驶员,又往往会慢。要是排得不合理,很快就会出现第一、第二辆车拉开很大距离,第二、第三辆车差不多同时到站的情况。这对候车的乘客来说很是头疼。“与其去改变驾驶员的脾气,不如在调度上合理规划。”

  怎么办?曾叶臖开始摸每个人的脾气。直到37路几十个驾驶员,谁急谁慢,一清二楚,排班时也就有的放矢。结果,37路的车距保持得特别好,乘客满意,驾驶员适意。

  一年过去,如今的曾叶臖,调度起来得心应手,脸上满是热情的笑容。调度室里进进出出,人人都跟她问声好。老师傅眼里,她也不是“小阿妹”了,除了工作,车队大老爷们搞不定的家务事,有时也要请曾叶臖来断一断。“舅妈”的称号就渐渐传了开来。有的师傅,甚至家里已经成年的孩子想买车却掏不出钱,也偷偷地告诉“舅妈”,让她帮忙劝劝孩子。

  “我服过谁?”老韩从躺椅上坐起来,“这么多年做下来,能让我心服口服的人,也就她一个。”

  私底下,曾叶臖爱美,喜欢享受生活。家境不错的她,每天都开着自己的小车,早早来到调度室,换上工作服。“说真的,不是为了这份工资。”“我是职业女性,不能‘混日子’。在岗一天,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对得起自己的职业追求。”

  “人心是靠焐的,小臖做到这样真的非常不容易。”七分公司工会主席沈曙明讲起自己的爱将滔滔不绝,“公交系统女同志50岁退休,小臖其实完全可以不用来37路的。她的选择体现的是人生的一种境界。”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金牌调度"的细腻和坚韧——37路车队调度员曾叶珺的故事

2014年12月25日 02:54 来源:解放日报

图片说明:公交37路计划调度曾叶臖在给车队司机排班。 蒋迪雯 摄

  跑完一圈,回到起始站,37路车队的驾驶员老韩坐到了调度室里。面前是他的“领导”——37路计划调度曾叶臖。老韩惬意地半卧在躺椅上:“舅妈,上次那件事多谢你了!”

  曾叶臖有点不好意思。她才47岁,老韩都快六十了,居然喊她“舅妈”。记者为此有点好奇,老韩挠挠头:“车队里,大事小事都是她管,样样事体都摆平,像老娘舅。女同志,年纪也不大,我们就喊‘舅妈’呗。”

  老大难车队,来了“小阿妹”

  其实,曾叶臖来37路车队,还不足两年。

  当初,37路车队是公交七分公司的“老大难”。先是经历了公司内部调整,换了分公司;而后又为了出车方便,一半驾驶员在杨浦区齐齐哈尔路出车,一半在普陀区的曹家渡出车。经过的又是市中心最繁华区域,道路拥堵天天遇到,路线调动年年有份。再加上,公交车司机队伍老化,人才短缺。一度,37路车队运转卡壳,遇到加班加圈,没人肯做。

  曾叶臖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烫过的短发,大大的眼睛,即便不算年轻,也看得出是个美人。一开始,老驾驶员们心底是不大相信她的。调度员工作本来就难做,37路情况又很复杂,上面派来这个“小阿妹”想管好,难道她有灵丹妙药?

  果然,“小阿妹”来了没几天就掉眼泪了。排班排不过来,有人必须要加圈,曾叶臖一个个问过来,谁都不搭理她,想想心里委屈。两个礼拜下来,这样的事情接连发生,曾叶臖有点吃不住了。

  管住“老油条”,先“读懂心”

  曾叶臖也不是个肯服输的人。18岁毕业就进了公交系统当售票员,做事干净利落,待人笑语晏晏,连年都是先进。有几位家长,会在车站上专门等到她的车子,才放心地把孩子送上车。后来公交改革了,售票员们集体转岗,领导夸她“聪明”、“情商高”,被点中去做了难度最高的调度员。从面对调度图一筹莫展开始,一直做到公司里有名的“金牌调度”,也因为这,曾叶臖被调到37路“救火”。

  “驾驶员们再‘老油条’,再难‘对付’,也都是人。人心都是肉长的。”曾叶臖暗暗鼓励自己。

  策略改变,“想要管住驾驶员的人,先要走进他们的心”。曾叶臖拿出了女人特有的细腻和坚韧,去关怀车队每一个人。她放弃了休息时间,周一到周六,早班做到晚班。驾驶员对车队有什么问题建议,再细再小,她都会拿笔一条条记录。谁家里老人身体不好,她瞒着领导跑去探望。驾驶员与乘客发生矛盾,她在合理合法的前提下,尽力为他们争取利益。

  “真的是掏出心对我们好!”老韩说。慢慢的,驾驶员们不再排斥,不再把她当“上面派来管我们的人”了。

  再加上曾叶臖业务强,排班合理,37路的车流,渐渐顺起来了。有时遇到情况必须加圈,老师傅们看看曾叶臖熬黑了的眼圈,心一软,二话不说就发车。

  她的选择,不是混日子

  曾叶臖还有一项“独门绝技”:按照驾驶员的脾气性格排班。她说,保持车距不容易,性急的驾驶员,越开越快;“笃悠悠”的驾驶员,又往往会慢。要是排得不合理,很快就会出现第一、第二辆车拉开很大距离,第二、第三辆车差不多同时到站的情况。这对候车的乘客来说很是头疼。“与其去改变驾驶员的脾气,不如在调度上合理规划。”

  怎么办?曾叶臖开始摸每个人的脾气。直到37路几十个驾驶员,谁急谁慢,一清二楚,排班时也就有的放矢。结果,37路的车距保持得特别好,乘客满意,驾驶员适意。

  一年过去,如今的曾叶臖,调度起来得心应手,脸上满是热情的笑容。调度室里进进出出,人人都跟她问声好。老师傅眼里,她也不是“小阿妹”了,除了工作,车队大老爷们搞不定的家务事,有时也要请曾叶臖来断一断。“舅妈”的称号就渐渐传了开来。有的师傅,甚至家里已经成年的孩子想买车却掏不出钱,也偷偷地告诉“舅妈”,让她帮忙劝劝孩子。

  “我服过谁?”老韩从躺椅上坐起来,“这么多年做下来,能让我心服口服的人,也就她一个。”

  私底下,曾叶臖爱美,喜欢享受生活。家境不错的她,每天都开着自己的小车,早早来到调度室,换上工作服。“说真的,不是为了这份工资。”“我是职业女性,不能‘混日子’。在岗一天,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对得起自己的职业追求。”

  “人心是靠焐的,小臖做到这样真的非常不容易。”七分公司工会主席沈曙明讲起自己的爱将滔滔不绝,“公交系统女同志50岁退休,小臖其实完全可以不用来37路的。她的选择体现的是人生的一种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