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长宁法院判决全市首例撤销、变更未成年人监护权案
小微微今后终于可办身份证、办医保

2014-12-16 10:00: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卢燕 选稿:实习生黄嘉慧

图片说明:周老夫妇表示,将用余生尽力呵护小微微。记者 施培琦

  东方网12月16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5月29日、9月10日,9月29日,本报追踪报道了“困境女孩”小微微升学难、就医难的特殊遭遇。10年前,小微微的亲生母亲将这个非婚生的婴孩抱给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夫妇,自此音讯渺渺。10年后,老夫妇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要求变更未成年人监护权的特殊申请,希望小微微能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有个身份。

  日前,长宁区法院一审判决:撤销小微微生母的监护人资格,变更老夫妇为小微微的监护人。据悉,这是全市首例撤销、变更未成年人监护权案。

  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与立案前、开庭时的不见踪影一样,小微微的生母在判决时依然没有出现。“我们打她手机,电话通了以后就被挂断,小微微给她发短信叫她‘妈妈’也从来没有回应。”被小微微唤做“外公”的周老先生回忆起一年多来与周某的零星联系,紧锁的眉间满是失望:“立案后,我们也想尽种种办法想和她联系上,可她始终不肯接电话。连法官给她打电话都拒接。”

  从6月底立案到9月29日开庭,在三个多月对周某的公告期内,长宁法院委托上海市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长宁工作站派员对小微微进行了社会观护,得知小微微与周老夫妇相处得很温馨。

  在观护员和小微微交心的谈话中,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告诉观护员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母亲,她很想照顾好生病的外公与年迈的外婆,愿意一直与外公外婆生活下去。观护员认为,由于小微微的生母周某消极履行抚养义务,而且生父不详。小微微处于没有医保、没有身份证的窘迫处境,生病与就学都加重了周老夫妇的经济负担。

  长宁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两位申请人虽为年迈老人,而且与未成年人小微微无法律关系也没有抚养义务,但出于对小女孩的关爱之情,长期抚养小微微,并经所在居委会同意,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撤销小微微的监护人资格。

  法院认为,在小微微的生父尚不明确的情况下,生母周某作为唯一法定监护人没有亲身切实履行抚养小微微的义务,不承担抚养费用,甚至在近一年多时间里,长期不看望小微微,而且至今音讯全无,符合不履行监护职责的情况。

  鉴于上述事实,两位申请人取得监护权,准许周老夫妇的申请,判决撤销小微微生母的监护人资格,变更老夫妇为小微微的监护人,有利于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的生存权、受教育权等权利。

  [老夫妇心声]

  余生尽力呵护小微微

  追踪采访期间,青年报记者多次登门探望小微微和周老夫妇。不论是夏日炎炎的傍晚,还是寒风瑟瑟的冬日,每一次探望,身居斗室的“一家三口”在不经意间都流露出浓浓的依赖与怜爱。周老先生说:“我和老伴当年领养了周某,老伴后来发现自己怀孕,为了她决定不要肚子里的亲生骨肉。可她……让我们伤透了心。现在,小微微虽然叫我们‘外公’、‘外婆’,但我们把她当女儿一样呵护,余下的岁月,我们一定尽全力让这个孩子长大成才。”

  [法官笔记]

  弃子不养将承担后果

  长宁法院少年庭法官顾薛磊告诉青年报记者:“这份判决书意味着小微微与周老夫妇在身份上是真正的一家人了。这个案例的进步意义在于,‘弃子不养’的现象在司法实践中有了承担法律后果的具体判例。”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这一案例已引起了司法审判人员的关注,对于亲生父母“失踪”多久就算消极不履行抚养义务,相关人员呼吁设定一个期限。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长宁法院判决全市首例撤销、变更未成年人监护权案
小微微今后终于可办身份证、办医保

2014年12月16日 10:00 来源:东方网

图片说明:周老夫妇表示,将用余生尽力呵护小微微。记者 施培琦

  东方网12月16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5月29日、9月10日,9月29日,本报追踪报道了“困境女孩”小微微升学难、就医难的特殊遭遇。10年前,小微微的亲生母亲将这个非婚生的婴孩抱给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夫妇,自此音讯渺渺。10年后,老夫妇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要求变更未成年人监护权的特殊申请,希望小微微能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有个身份。

  日前,长宁区法院一审判决:撤销小微微生母的监护人资格,变更老夫妇为小微微的监护人。据悉,这是全市首例撤销、变更未成年人监护权案。

  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与立案前、开庭时的不见踪影一样,小微微的生母在判决时依然没有出现。“我们打她手机,电话通了以后就被挂断,小微微给她发短信叫她‘妈妈’也从来没有回应。”被小微微唤做“外公”的周老先生回忆起一年多来与周某的零星联系,紧锁的眉间满是失望:“立案后,我们也想尽种种办法想和她联系上,可她始终不肯接电话。连法官给她打电话都拒接。”

  从6月底立案到9月29日开庭,在三个多月对周某的公告期内,长宁法院委托上海市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长宁工作站派员对小微微进行了社会观护,得知小微微与周老夫妇相处得很温馨。

  在观护员和小微微交心的谈话中,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告诉观护员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母亲,她很想照顾好生病的外公与年迈的外婆,愿意一直与外公外婆生活下去。观护员认为,由于小微微的生母周某消极履行抚养义务,而且生父不详。小微微处于没有医保、没有身份证的窘迫处境,生病与就学都加重了周老夫妇的经济负担。

  长宁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中,两位申请人虽为年迈老人,而且与未成年人小微微无法律关系也没有抚养义务,但出于对小女孩的关爱之情,长期抚养小微微,并经所在居委会同意,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撤销小微微的监护人资格。

  法院认为,在小微微的生父尚不明确的情况下,生母周某作为唯一法定监护人没有亲身切实履行抚养小微微的义务,不承担抚养费用,甚至在近一年多时间里,长期不看望小微微,而且至今音讯全无,符合不履行监护职责的情况。

  鉴于上述事实,两位申请人取得监护权,准许周老夫妇的申请,判决撤销小微微生母的监护人资格,变更老夫妇为小微微的监护人,有利于更好地保护未成年人的生存权、受教育权等权利。

  [老夫妇心声]

  余生尽力呵护小微微

  追踪采访期间,青年报记者多次登门探望小微微和周老夫妇。不论是夏日炎炎的傍晚,还是寒风瑟瑟的冬日,每一次探望,身居斗室的“一家三口”在不经意间都流露出浓浓的依赖与怜爱。周老先生说:“我和老伴当年领养了周某,老伴后来发现自己怀孕,为了她决定不要肚子里的亲生骨肉。可她……让我们伤透了心。现在,小微微虽然叫我们‘外公’、‘外婆’,但我们把她当女儿一样呵护,余下的岁月,我们一定尽全力让这个孩子长大成才。”

  [法官笔记]

  弃子不养将承担后果

  长宁法院少年庭法官顾薛磊告诉青年报记者:“这份判决书意味着小微微与周老夫妇在身份上是真正的一家人了。这个案例的进步意义在于,‘弃子不养’的现象在司法实践中有了承担法律后果的具体判例。”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这一案例已引起了司法审判人员的关注,对于亲生父母“失踪”多久就算消极不履行抚养义务,相关人员呼吁设定一个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