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江苏“飞地”对接上海的宝地 实现“同城效应”

2014-11-23 13:06:29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范洁 选稿:张侃理

  在《崇明岛域总体规划(2005年-2020年)》中,崇明“国际生态岛”建设规划覆盖全岛。其中,崇北分区是全岛滩涂资源最富足、土地成本最低廉的区域,伴随沪崇苏高速公路的贯通与崇启大桥的开通,增值空间巨大。

  地处崇北分区,江苏的两块“飞地”如何自我定位?如何规划发展?本报记者专访海门市海永乡乡长俞军和启东市启隆乡副乡长蒋涛。

  区位优势

  与上海实现“同城效应”

  记者:请简单介绍海永乡与启隆乡。

  俞军:海永乡位于崇明岛中北部,与海门市临江镇隔江相望,也是海门市“个头”最小的乡镇,占地面积13.8平方公里,总人口约5500人。

  蒋涛:启隆乡位于长江北支入海口,是启东市唯一一块直接与上海崇明接壤的土地,占地面积48.3平方公里,总人口约3400人。

  记者:如何看待两地与崇明岛的关系?

  俞军:位于崇明国际生态岛上,海永乡与上海市、崇明县具有“同城效应”。与长三角的龙头共成长,是海永的核心资源和最大优势,可用四句话概括,“地缘相近、人缘相亲、产业相融、资源共享”。

  海永乡与崇明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建立定期的联席会议制度,协调解决两地因行政归属不同产生的问题。崇明也为海永发展提供很大支持与帮助,水、电、交通、天然气、垃圾处理等多方面无缝对接,并网共享。许多海永人购物娱乐在崇明县区,看病在南门医院,海永本地生态房产的买主也大多是上海人。

  蒋涛:伴随上海长江隧桥、崇启大桥建成通车,启隆乡是沪崇启大通道的中转站,将启东乃至南通纳入“上海一小时经济圈”,扮演着接轨上海的先行区、试验区、示范区的角色。启隆乡是启东市的一块“飞地”,也是启东嵌入崇明、接轨上海的宝地。

  启隆与启东本土一江之隔,与崇明的联系相对紧密,尤其在对外交通、电力资源、市政设施等关系民生、涉及企业的方面积极沟通。例如启隆到崇明南门港的公交专线是一天23班,每班50分钟,而到启东汇龙镇的则是一天只有4班,全程时间也更长。

  错位规划

  做好崇明的“补角儿”

  记者:作为在崇明岛上的江苏“飞地”,海永与启隆两乡如何定位与规划发展?

  俞军:“依托生态岛、对接大上海”,是海永的定位,我们强调与崇明产业互补、错位发展。借助“在崇明,近上海”的区位优势,利用江苏的优惠政策,海永要做好崇明的“补角儿”。

  蒋涛:在《启隆乡总体规划(2008年-2025年)》中,我们的定位是“与崇明接壤的国际化、生态型绿色产业基地,长三角地区独特的原生态观光旅游基地”。如果仔细留意你会发现,这份规划的编制方正是崇明生态岛总规划的编制单位——上海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说明启隆规划与崇明“国际生态岛”定位接轨、步调一致。当前,启隆与崇北地区的发展水平处同一阶段,产业优势、地域特色相当,未来如何在均质的地理环境中发挥自身特色,寻找突破空间是思考重点。

  记者:海永与启隆两乡的自身发展,有哪些亮点?

  俞军:偏居崇明西北一隅,海永在建乡之后的十来年时间里,一直是海门发展最落后的乡镇之一。

  如今,在策应崇明国际生态岛的建设,紧扣绿色经济发展潮流的同时,我们利用江苏的优惠政策,激发市场活力,主打四大支柱产业,即旅游及配套产业、现代休闲农业、科技创意产业、养生养老产业。

  蒋涛:之前,启隆由于远离启东本土,人流、物流、信息流不畅,各项政策措施相对较少,整体发展比较缓慢。但近年来,随着外部环境改善,尤其是崇启大桥的通车,启隆势头正劲,人气渐旺,产业发展迅猛。

  现在,启隆充分利用自身特点,开发适宜启隆又有特色的产业门类,在一些环节上与其他相邻地区错位发展。例如旅游方面,发掘沿江靠海、芦苇滩涂的珍稀鸟类资源与江海风光资源,形成自身特色的原生态观光主题。

  生态发展

  迈入“似崇明”经济区位

  记者:对于两乡的未来发展,有哪些展望?

  俞军:随着国家公路交通与上海市轨道交通网络规划,未来海永将形成三桥、两隧、两轻轨的过江交通网络,到上海的时间由现在的一个半小时缩减为30分钟,真正实现与上海同城效应。南通与上海在这里无缝对接,是海永发展的巨大机遇。

  蒋涛:启隆正与上海沟通,规划G40沪陕公路北湖、新河港出口,建设连接崇明陈海公路、北沿公路的出口,将启隆乡至上海市中心的车程缩短至40分钟内。

  新一轮《崇明岛域总体规划》中,目标到2020年,将崇明基本建成以优美的生态环境为品牌,以闻名的游乐度假为主导,以发达的清洁生产为支撑的“生态岛区”和“海上花园”。启隆的发展随崇明而迎来新的契机,将依托崇明尤其是崇北地区、北湖景区的发展,前景令人振奋。我们将充分考虑周边环境的变化,从“是崇明又不是崇明”的地理区位,全面迈向“似崇明”的经济区位。

  记者:作为江苏省与上海市接壤的土地,海永、启隆能否促进两地交流互动?

  俞军:海永面向上海,是展示南通形象的窗口,北倚江苏,承接国际大都市的辐射。作为两省的临界区域,可借鉴“昆山模式”“花桥模式”等,发展上也有很多自主性。

  蒋涛:崇启一家,作为围垦人的后代,启隆与崇明两地民间同气连枝,婚娶、商贸交流频繁。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江苏“飞地”对接上海的宝地 实现“同城效应”

2014年11月23日 13:06 来源:新民晚报

  在《崇明岛域总体规划(2005年-2020年)》中,崇明“国际生态岛”建设规划覆盖全岛。其中,崇北分区是全岛滩涂资源最富足、土地成本最低廉的区域,伴随沪崇苏高速公路的贯通与崇启大桥的开通,增值空间巨大。

  地处崇北分区,江苏的两块“飞地”如何自我定位?如何规划发展?本报记者专访海门市海永乡乡长俞军和启东市启隆乡副乡长蒋涛。

  区位优势

  与上海实现“同城效应”

  记者:请简单介绍海永乡与启隆乡。

  俞军:海永乡位于崇明岛中北部,与海门市临江镇隔江相望,也是海门市“个头”最小的乡镇,占地面积13.8平方公里,总人口约5500人。

  蒋涛:启隆乡位于长江北支入海口,是启东市唯一一块直接与上海崇明接壤的土地,占地面积48.3平方公里,总人口约3400人。

  记者:如何看待两地与崇明岛的关系?

  俞军:位于崇明国际生态岛上,海永乡与上海市、崇明县具有“同城效应”。与长三角的龙头共成长,是海永的核心资源和最大优势,可用四句话概括,“地缘相近、人缘相亲、产业相融、资源共享”。

  海永乡与崇明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建立定期的联席会议制度,协调解决两地因行政归属不同产生的问题。崇明也为海永发展提供很大支持与帮助,水、电、交通、天然气、垃圾处理等多方面无缝对接,并网共享。许多海永人购物娱乐在崇明县区,看病在南门医院,海永本地生态房产的买主也大多是上海人。

  蒋涛:伴随上海长江隧桥、崇启大桥建成通车,启隆乡是沪崇启大通道的中转站,将启东乃至南通纳入“上海一小时经济圈”,扮演着接轨上海的先行区、试验区、示范区的角色。启隆乡是启东市的一块“飞地”,也是启东嵌入崇明、接轨上海的宝地。

  启隆与启东本土一江之隔,与崇明的联系相对紧密,尤其在对外交通、电力资源、市政设施等关系民生、涉及企业的方面积极沟通。例如启隆到崇明南门港的公交专线是一天23班,每班50分钟,而到启东汇龙镇的则是一天只有4班,全程时间也更长。

  错位规划

  做好崇明的“补角儿”

  记者:作为在崇明岛上的江苏“飞地”,海永与启隆两乡如何定位与规划发展?

  俞军:“依托生态岛、对接大上海”,是海永的定位,我们强调与崇明产业互补、错位发展。借助“在崇明,近上海”的区位优势,利用江苏的优惠政策,海永要做好崇明的“补角儿”。

  蒋涛:在《启隆乡总体规划(2008年-2025年)》中,我们的定位是“与崇明接壤的国际化、生态型绿色产业基地,长三角地区独特的原生态观光旅游基地”。如果仔细留意你会发现,这份规划的编制方正是崇明生态岛总规划的编制单位——上海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说明启隆规划与崇明“国际生态岛”定位接轨、步调一致。当前,启隆与崇北地区的发展水平处同一阶段,产业优势、地域特色相当,未来如何在均质的地理环境中发挥自身特色,寻找突破空间是思考重点。

  记者:海永与启隆两乡的自身发展,有哪些亮点?

  俞军:偏居崇明西北一隅,海永在建乡之后的十来年时间里,一直是海门发展最落后的乡镇之一。

  如今,在策应崇明国际生态岛的建设,紧扣绿色经济发展潮流的同时,我们利用江苏的优惠政策,激发市场活力,主打四大支柱产业,即旅游及配套产业、现代休闲农业、科技创意产业、养生养老产业。

  蒋涛:之前,启隆由于远离启东本土,人流、物流、信息流不畅,各项政策措施相对较少,整体发展比较缓慢。但近年来,随着外部环境改善,尤其是崇启大桥的通车,启隆势头正劲,人气渐旺,产业发展迅猛。

  现在,启隆充分利用自身特点,开发适宜启隆又有特色的产业门类,在一些环节上与其他相邻地区错位发展。例如旅游方面,发掘沿江靠海、芦苇滩涂的珍稀鸟类资源与江海风光资源,形成自身特色的原生态观光主题。

  生态发展

  迈入“似崇明”经济区位

  记者:对于两乡的未来发展,有哪些展望?

  俞军:随着国家公路交通与上海市轨道交通网络规划,未来海永将形成三桥、两隧、两轻轨的过江交通网络,到上海的时间由现在的一个半小时缩减为30分钟,真正实现与上海同城效应。南通与上海在这里无缝对接,是海永发展的巨大机遇。

  蒋涛:启隆正与上海沟通,规划G40沪陕公路北湖、新河港出口,建设连接崇明陈海公路、北沿公路的出口,将启隆乡至上海市中心的车程缩短至40分钟内。

  新一轮《崇明岛域总体规划》中,目标到2020年,将崇明基本建成以优美的生态环境为品牌,以闻名的游乐度假为主导,以发达的清洁生产为支撑的“生态岛区”和“海上花园”。启隆的发展随崇明而迎来新的契机,将依托崇明尤其是崇北地区、北湖景区的发展,前景令人振奋。我们将充分考虑周边环境的变化,从“是崇明又不是崇明”的地理区位,全面迈向“似崇明”的经济区位。

  记者:作为江苏省与上海市接壤的土地,海永、启隆能否促进两地交流互动?

  俞军:海永面向上海,是展示南通形象的窗口,北倚江苏,承接国际大都市的辐射。作为两省的临界区域,可借鉴“昆山模式”“花桥模式”等,发展上也有很多自主性。

  蒋涛:崇启一家,作为围垦人的后代,启隆与崇明两地民间同气连枝,婚娶、商贸交流频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