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科技部相关负责人出席浦江论坛 更多自主权将交给市场主体

2014-10-27 08:00:58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严柳晴 选稿:实习生黄嘉慧

图片说明:浦江论坛聚焦科技创新。

  东方网10月27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创新之力,始于头脑。如何培植“创新”土壤?人才输送通道如何畅通?在昨天的浦江论坛政策分论坛上,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的林新副司长在发言中提到,今后,为“激活”创造力,更多自主权将交给科研机构与企业。

  政府不再担当

  事事包揽的大管家

  “如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在推动科技发展中的关系——这一直是我们在制定政策中思考的重点。对于确立和甄别政府和市场在其中的作用,既要考虑在创新中不同主体特点,也要考虑创新的不同阶段发展的特点。”在昨天举行的浦江论坛政策分论坛上,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的林新副司长介绍,基于上述考虑,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指导产业发展,市场在其中的作用将逐步递增。

  政府不再担当事事包揽的大管家。对于院所、企业,政府根据他们在创新中的功能、任务和创新活动的规律,来给予相应的支持。比如,企业主要承担产品开发职能,因此,提高创新能力,创新商业的模式是它们的头等大事。政府对企业的支持主要是竞争性项目,税收的激励、金融和创投的社会资金支持,以及政府在产业应用方面的示范、政府采购的引导等。比如,对于企业用于研发的科研用品,国家采取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减免;对于企业成立的技术中心和工程中心等,在仪器设备方面给予税收支持。

  林新提出,科技型企业在人员培训方面投入很大,因此,职工教育经费税前扣除一直是重点。目前,教育经费税前扣除从国家规定2.5%,已经提高到8%。这项政策将来有望在全国推广。

  对外转让科研成果

  至少奖20%净收入给科研人员

  在提及对科研人员的激励政策时,林新提及了一条具有实质性内容的政策——对科技人员和科技成果转化人员奖励。

  在1996年《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中,此项内容早已经有了明确规定:科技成果完成单位将其职务科技成果转让给他人的,单位应当从转让该项职务科技成果所取得的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20%的比例,对完成该项科技成果及其转化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如果自行实施转让,则须在3-5年内提取5%的利润奖励科技人员。

  “法律规定,实际执行中效果并不好,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大学的对外投资要经过主管部门和财政审批,相应的对股权奖励的内容也要审批,目前在转化法的修订中,我们一方面总结和肯定1996年以来转化法20%的规定,同时也根据现在市场发展的活跃程度,把更多的自主权交给市场主体,交给大学科研机构和企业。”

  正在修订中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对于该项奖励也有明确规定,强化了难落实的“20%”——“我们明确提出原有的最低比例还是20%和5%,但是单位和个人之间约定优先,在座地方来的与会者在这方面比我们有更大突破,比如南京、武汉已经把奖励比例提高到至少50%、70%,最高达到99%,但是比例的具体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于法定的20%的义务落实。”

  [延伸]

  如何培育创新土壤?

  在昨天进行的浦江论坛文化分论坛中,数位专家谈到协同创新。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在发言中这样论述“协同创新”:“它把各种要素有效地聚集,通过不同的主体间的壁垒释放彼此间的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等创新活动实现深入的合作,“在自然界有非常多的协同创新的现象,像小鱼群的同步,蚂蚁搬家等等。”

  关系社会学的创立者边燕杰教授分析“创新”来龙去脉,并强调“创新”是一种社会性的活动。“新知的认识过程、提出过程并非个人所能完成,而是群体的。”

  “我们可以把‘创新’的过程解剖开来:第一个就是科学发现。我们发现科学发现作为一种社会活动离不开三个过程,第一个是信息的沟通,第二需要思想的交锋,第三科学家自身要相互切磋——它作为一个社会性过程,需要社会资本的机制。”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科技部相关负责人出席浦江论坛 更多自主权将交给市场主体

2014年10月27日 08:00 来源:东方网

图片说明:浦江论坛聚焦科技创新。

  东方网10月27日消息:据《青年报》报道,创新之力,始于头脑。如何培植“创新”土壤?人才输送通道如何畅通?在昨天的浦江论坛政策分论坛上,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的林新副司长在发言中提到,今后,为“激活”创造力,更多自主权将交给科研机构与企业。

  政府不再担当

  事事包揽的大管家

  “如何处理好政府和市场在推动科技发展中的关系——这一直是我们在制定政策中思考的重点。对于确立和甄别政府和市场在其中的作用,既要考虑在创新中不同主体特点,也要考虑创新的不同阶段发展的特点。”在昨天举行的浦江论坛政策分论坛上,科技部政策法规司的林新副司长介绍,基于上述考虑,对基础研究、应用研究指导产业发展,市场在其中的作用将逐步递增。

  政府不再担当事事包揽的大管家。对于院所、企业,政府根据他们在创新中的功能、任务和创新活动的规律,来给予相应的支持。比如,企业主要承担产品开发职能,因此,提高创新能力,创新商业的模式是它们的头等大事。政府对企业的支持主要是竞争性项目,税收的激励、金融和创投的社会资金支持,以及政府在产业应用方面的示范、政府采购的引导等。比如,对于企业用于研发的科研用品,国家采取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减免;对于企业成立的技术中心和工程中心等,在仪器设备方面给予税收支持。

  林新提出,科技型企业在人员培训方面投入很大,因此,职工教育经费税前扣除一直是重点。目前,教育经费税前扣除从国家规定2.5%,已经提高到8%。这项政策将来有望在全国推广。

  对外转让科研成果

  至少奖20%净收入给科研人员

  在提及对科研人员的激励政策时,林新提及了一条具有实质性内容的政策——对科技人员和科技成果转化人员奖励。

  在1996年《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中,此项内容早已经有了明确规定:科技成果完成单位将其职务科技成果转让给他人的,单位应当从转让该项职务科技成果所取得的净收入中,提取不低于20%的比例,对完成该项科技成果及其转化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如果自行实施转让,则须在3-5年内提取5%的利润奖励科技人员。

  “法律规定,实际执行中效果并不好,其中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大学的对外投资要经过主管部门和财政审批,相应的对股权奖励的内容也要审批,目前在转化法的修订中,我们一方面总结和肯定1996年以来转化法20%的规定,同时也根据现在市场发展的活跃程度,把更多的自主权交给市场主体,交给大学科研机构和企业。”

  正在修订中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对于该项奖励也有明确规定,强化了难落实的“20%”——“我们明确提出原有的最低比例还是20%和5%,但是单位和个人之间约定优先,在座地方来的与会者在这方面比我们有更大突破,比如南京、武汉已经把奖励比例提高到至少50%、70%,最高达到99%,但是比例的具体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对于法定的20%的义务落实。”

  [延伸]

  如何培育创新土壤?

  在昨天进行的浦江论坛文化分论坛中,数位专家谈到协同创新。TD产业联盟秘书长杨骅在发言中这样论述“协同创新”:“它把各种要素有效地聚集,通过不同的主体间的壁垒释放彼此间的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等创新活动实现深入的合作,“在自然界有非常多的协同创新的现象,像小鱼群的同步,蚂蚁搬家等等。”

  关系社会学的创立者边燕杰教授分析“创新”来龙去脉,并强调“创新”是一种社会性的活动。“新知的认识过程、提出过程并非个人所能完成,而是群体的。”

  “我们可以把‘创新’的过程解剖开来:第一个就是科学发现。我们发现科学发现作为一种社会活动离不开三个过程,第一个是信息的沟通,第二需要思想的交锋,第三科学家自身要相互切磋——它作为一个社会性过程,需要社会资本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