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夏令热线]七旬舞客拳打居民 古美"广场舞之争"何时休?

2014-7-30 01:02: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量 选稿:郑闻文

image

直击上海滩“最牛广场舞” >>>点击查看组图

image

image

image

广场舞孰对孰错?市民专家观点大交锋 
>>>点击浏览视频

    相关评论:广场舞之争或可视为"发展中的问题"

    图集:直击上海滩“最牛广场舞”   

    相关专题:上海夏天

  东方网记者于量7月30日报道:李先生说,古美科普公园最近不太平。

  位于闵行区古美路平阳路路口的古美科普公园,虽被冠以“公园”的名头,实际上则是一片开放式的公共绿地。在这里,广场舞跳了近10年,周边小区居民与“广场舞大妈”之间也“斗”了近10年。然而,矛盾在上个月骤然升级:李先生等人在抗议广场舞扰民的过程中,与广场上的舞客发生激烈冲突,直至大打出手。最终110赶到现场,方才平息事态。

  李先生说,他已经受够了广场舞的“折磨”,也已经厌倦了与舞客们的“斗争”。他想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数百人共舞公园成露天舞场

  6点半刚过,科普公园热闹了起来。一拨又一拨人从各个方向聚拢到了广场,简单寒暄过后,他们便排成队形,准备跳舞。7点整,便携式音响里传出《最炫民族风》的前奏,伴随着这首全中国乃至整个华人世界辨识度最高的流行歌曲,30多个中老年妇女迈出舞步。她们动作整齐划一,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不同的音乐陆续响起,科普公园很快成为一个巨大的露天舞场。

  李先生所居住的阳光美景城小区,紧邻古美科普公园。据他回忆,科普公园广场舞的历史,最早要追溯到2005年。当时广场舞不过2、30人规模,此后一路发展壮大,至今已有近十支舞团在此活跃。

  不仅如此,科普公园此后又陆续迎来了一支业余老年合唱团和若干个露天卡拉OK团体的“进驻”。李先生称,据粗略统计,每晚都有十几拨人在这里开展各色“文化活动”,高峰时总人数近300人。

  近十年的时间里,“广场舞大妈”们从《两只蝴蝶》跳到《爱情买卖》,从《套马杆》跳到《小苹果》。无数网络“神曲”的旋律曾在古美科普公园的上空飘荡,不变的只有那震耳欲聋的巨大音量。李先生说,他现在很少出门散步,因为一出门就能感觉到一股音浪扑面而来:“这边的音乐响了,那边就要提高音量盖过去。他们彼此之间别苗头,苦的是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

  合唱团和露天卡拉OK的“威力”同样不可小觑:“常常有人冷不丁飙出个高音,坐在家里都能被吓一大跳!”李先生说,高分贝的音乐惊吓到居民家中的幼儿和宠物是家常便饭,他们小区内的一户居民,甚至不得不每天7点以后就给2岁宝宝的耳朵里塞上棉花球。

  音乐震天响居民饱受噪音扰

  不堪忍受噪音骚扰的居民试图与“大妈”们协商,然而收效甚微:“我们跟他们说,让他们调低一点音量,或者尽量集中在广场中心、远离居民区的地方跳舞,但他们根本不当回事儿,依旧我行我素。”

  同样居住在阳光美景城的胡师傅告诉东方网记者,由于公园里唱歌跳舞的“山头”众多,协调起来的确不容易。更重要的是,部分舞客觉得居民们压根就是在无理取闹:“两句话一说就开始骂街,经常是我们跟他们说理,反而被他们围攻。在这里,我们这些住在这里的人根本就是弱势群体。”

  为了对抗恼人的广场舞,古美科普公园周边的阳光美景城、金领华亭、古美公寓三个小区的居民结成了同盟。他们多方投诉无果。而居民与舞客之间的积怨日益加深,冲突几乎一触即发。

  6月7日,高考第一天。因为家有考生,担心女儿不能安心休息准备次日考试的李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和另几名小区居民来到公园与舞客交涉。双方激烈的情绪引燃了导火索,李先生等人与舞客发生了肢体冲突。据李先生说,他衬衣上的一粒钮扣被一个70多岁的老大爷“一把扯掉”,几个邻居则在推搡撕扯中受了轻伤。110随后赶到现场,带走了打人者,事件终于告一段落。

  回想起当天的情景,李先生至今义愤填膺:“实在太嚣张了!他们以前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现在彻底开始欺负我们了!”

image

图为古美科普公园(图片来自网络)

  舞客喊冤枉指对方小题大做

  “年纪轻的下班回家想要清净,但是我们年纪大的也需要锻炼和放松啊!我们在这里跳舞,对他们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吗?”赵阿姨家住古美三村,距离古美科普公园并不算近。对于退休之后赋闲在家的她来说,每天傍晚来这里和老姐妹跳跳舞,是一天中最为放松和惬意的时光。

  赵阿姨说,他们并不是没有做出过让步:“别的不说,每天结束的时间我们已经提前了一个钟头了。以前要跳到9点半的,现在8点半肯定就收摊走人了。”至于伴奏的音量,赵阿姨认为远未及噪音的标准:“我们已经把声音调得很轻了,再轻就彻底没声音了!总不见得让我们跳哑巴舞吧?”

  但是,赵阿姨也承认合唱团的歌声有时候的确比较响,部分舞团的结束时间也相对较晚,但那些毕竟是“人家的事情”,自己和伙伴们没有立场进行干涉:“我们总不好对人家指手画脚的,对吧?”

  相比之下,童老伯的态度则更加激烈,在他看来,居民向记者所反映的情况有所夸大,完全是无理取闹:“他们就是得寸进尺!今天叫你们声音小一点,明天叫你们人少一点,最好以后公园里一个唱歌跳舞的人都不要有!我们每天8点半就结束了,你摸着良心说说看,现在有几个小青年是8点半就睡觉的?我们影响他们点什么了?”

  据了解,作为古美地区为数不多的大型公共绿地,古美科普公园在喜爱歌舞、渴望锻炼的中老年人眼中无异于一块风水宝地。赵阿姨告诉东方网记者,在这里跳舞的人,来自周边的十余个小区:“大家都是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才走到一起。”赵阿姨的一位“姐妹”也向记者表示,相比自家小区里的老年活动中心,她还是更愿意每天多走上十来分钟的路,来这里和大家跳舞:“人多热闹。而且这里又有绿化,相比室内,环境要好太多了。”

  管理遇瓶颈长效机制难建立

  在古美路平阳路路口,当地街道设置了一块测量分贝数的电子显示屏。李先生表示,只要每天广场舞一开始,上面的数字就始终保持在70上下。然而,东方网记者采访当晚,这块电子显示屏却未显示任何信息。据古美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故障原因,该显示屏近期正在进行维修,平时显示屏的工作时间为每天6点至22点。

  古美街道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证实了李先生的说法。他表示,据日常观察,电子显示屏显示的分贝数值基本维持在65至75之间。然而,仅凭这一数字和当地居民的主观感受,并不能认定公园内的歌舞伴奏是否是噪音。

  该负责人表示,于去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上海市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办法》中,并未对噪音进行明确的界定;另一方面,上海市的区域环境噪声标准与国家相关标准有所差异,且古美科普公园所适用的噪声标准区划也不明确。标准的莫衷一是,直接导致管理部门在工作中的“执行难”。

  相比操作上的种种困难,居民与舞客之间的严重对立更让街道伤脑筋。由于科普公园的性质属开放式公共绿地,不能按照公园标准进行管理,因此古美街道一直以来只能通过派遣居民志愿者的形式对广场舞团队进行劝说和引导,然而收效甚微。此外,街道也试图通过座谈等形式,让居民与舞客达成公约,协商解决问题;然而这些协商最终也都因为双方的固持己见而无疾而终。

  古美街道城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也私下向东方网记者透露,科普公园的“广场舞斗争”极大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最频繁的时候一个礼拜要接7次投诉。我们现在只好每天派便衣混在人群里,看到苗头不对马上出面劝说,防止事态扩大。”

  由于缺乏制度化的规范和行之有效的管理手段,面对由来已久的广场舞矛盾,古美街道始终未能形成一个相对长效的机制。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正尝试引入一家公益性组织协助进行科普公园的管理。对于街道方面的这一回应,李先生的看法并不乐观:“没有强制力都是白搭。光靠劝说能有什么用,他们该跳还是会跳的。”

    相关专题:上海夏天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夏令热线]七旬舞客拳打居民 古美"广场舞之争"何时休?

2014年7月30日 01:02 来源:东方网

image

直击上海滩“最牛广场舞” >>>点击查看组图

image

image

image

广场舞孰对孰错?市民专家观点大交锋 
>>>点击浏览视频

    相关评论:广场舞之争或可视为"发展中的问题"

    图集:直击上海滩“最牛广场舞”   

    相关专题:上海夏天

  东方网记者于量7月30日报道:李先生说,古美科普公园最近不太平。

  位于闵行区古美路平阳路路口的古美科普公园,虽被冠以“公园”的名头,实际上则是一片开放式的公共绿地。在这里,广场舞跳了近10年,周边小区居民与“广场舞大妈”之间也“斗”了近10年。然而,矛盾在上个月骤然升级:李先生等人在抗议广场舞扰民的过程中,与广场上的舞客发生激烈冲突,直至大打出手。最终110赶到现场,方才平息事态。

  李先生说,他已经受够了广场舞的“折磨”,也已经厌倦了与舞客们的“斗争”。他想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数百人共舞公园成露天舞场

  6点半刚过,科普公园热闹了起来。一拨又一拨人从各个方向聚拢到了广场,简单寒暄过后,他们便排成队形,准备跳舞。7点整,便携式音响里传出《最炫民族风》的前奏,伴随着这首全中国乃至整个华人世界辨识度最高的流行歌曲,30多个中老年妇女迈出舞步。她们动作整齐划一,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

  不同的音乐陆续响起,科普公园很快成为一个巨大的露天舞场。

  李先生所居住的阳光美景城小区,紧邻古美科普公园。据他回忆,科普公园广场舞的历史,最早要追溯到2005年。当时广场舞不过2、30人规模,此后一路发展壮大,至今已有近十支舞团在此活跃。

  不仅如此,科普公园此后又陆续迎来了一支业余老年合唱团和若干个露天卡拉OK团体的“进驻”。李先生称,据粗略统计,每晚都有十几拨人在这里开展各色“文化活动”,高峰时总人数近300人。

  近十年的时间里,“广场舞大妈”们从《两只蝴蝶》跳到《爱情买卖》,从《套马杆》跳到《小苹果》。无数网络“神曲”的旋律曾在古美科普公园的上空飘荡,不变的只有那震耳欲聋的巨大音量。李先生说,他现在很少出门散步,因为一出门就能感觉到一股音浪扑面而来:“这边的音乐响了,那边就要提高音量盖过去。他们彼此之间别苗头,苦的是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

  合唱团和露天卡拉OK的“威力”同样不可小觑:“常常有人冷不丁飙出个高音,坐在家里都能被吓一大跳!”李先生说,高分贝的音乐惊吓到居民家中的幼儿和宠物是家常便饭,他们小区内的一户居民,甚至不得不每天7点以后就给2岁宝宝的耳朵里塞上棉花球。

  音乐震天响居民饱受噪音扰

  不堪忍受噪音骚扰的居民试图与“大妈”们协商,然而收效甚微:“我们跟他们说,让他们调低一点音量,或者尽量集中在广场中心、远离居民区的地方跳舞,但他们根本不当回事儿,依旧我行我素。”

  同样居住在阳光美景城的胡师傅告诉东方网记者,由于公园里唱歌跳舞的“山头”众多,协调起来的确不容易。更重要的是,部分舞客觉得居民们压根就是在无理取闹:“两句话一说就开始骂街,经常是我们跟他们说理,反而被他们围攻。在这里,我们这些住在这里的人根本就是弱势群体。”

  为了对抗恼人的广场舞,古美科普公园周边的阳光美景城、金领华亭、古美公寓三个小区的居民结成了同盟。他们多方投诉无果。而居民与舞客之间的积怨日益加深,冲突几乎一触即发。

  6月7日,高考第一天。因为家有考生,担心女儿不能安心休息准备次日考试的李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和另几名小区居民来到公园与舞客交涉。双方激烈的情绪引燃了导火索,李先生等人与舞客发生了肢体冲突。据李先生说,他衬衣上的一粒钮扣被一个70多岁的老大爷“一把扯掉”,几个邻居则在推搡撕扯中受了轻伤。110随后赶到现场,带走了打人者,事件终于告一段落。

  回想起当天的情景,李先生至今义愤填膺:“实在太嚣张了!他们以前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我们的痛苦之上,现在彻底开始欺负我们了!”

image

图为古美科普公园(图片来自网络)

  舞客喊冤枉指对方小题大做

  “年纪轻的下班回家想要清净,但是我们年纪大的也需要锻炼和放松啊!我们在这里跳舞,对他们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吗?”赵阿姨家住古美三村,距离古美科普公园并不算近。对于退休之后赋闲在家的她来说,每天傍晚来这里和老姐妹跳跳舞,是一天中最为放松和惬意的时光。

  赵阿姨说,他们并不是没有做出过让步:“别的不说,每天结束的时间我们已经提前了一个钟头了。以前要跳到9点半的,现在8点半肯定就收摊走人了。”至于伴奏的音量,赵阿姨认为远未及噪音的标准:“我们已经把声音调得很轻了,再轻就彻底没声音了!总不见得让我们跳哑巴舞吧?”

  但是,赵阿姨也承认合唱团的歌声有时候的确比较响,部分舞团的结束时间也相对较晚,但那些毕竟是“人家的事情”,自己和伙伴们没有立场进行干涉:“我们总不好对人家指手画脚的,对吧?”

  相比之下,童老伯的态度则更加激烈,在他看来,居民向记者所反映的情况有所夸大,完全是无理取闹:“他们就是得寸进尺!今天叫你们声音小一点,明天叫你们人少一点,最好以后公园里一个唱歌跳舞的人都不要有!我们每天8点半就结束了,你摸着良心说说看,现在有几个小青年是8点半就睡觉的?我们影响他们点什么了?”

  据了解,作为古美地区为数不多的大型公共绿地,古美科普公园在喜爱歌舞、渴望锻炼的中老年人眼中无异于一块风水宝地。赵阿姨告诉东方网记者,在这里跳舞的人,来自周边的十余个小区:“大家都是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才走到一起。”赵阿姨的一位“姐妹”也向记者表示,相比自家小区里的老年活动中心,她还是更愿意每天多走上十来分钟的路,来这里和大家跳舞:“人多热闹。而且这里又有绿化,相比室内,环境要好太多了。”

  管理遇瓶颈长效机制难建立

  在古美路平阳路路口,当地街道设置了一块测量分贝数的电子显示屏。李先生表示,只要每天广场舞一开始,上面的数字就始终保持在70上下。然而,东方网记者采访当晚,这块电子显示屏却未显示任何信息。据古美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故障原因,该显示屏近期正在进行维修,平时显示屏的工作时间为每天6点至22点。

  古美街道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证实了李先生的说法。他表示,据日常观察,电子显示屏显示的分贝数值基本维持在65至75之间。然而,仅凭这一数字和当地居民的主观感受,并不能认定公园内的歌舞伴奏是否是噪音。

  该负责人表示,于去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上海市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办法》中,并未对噪音进行明确的界定;另一方面,上海市的区域环境噪声标准与国家相关标准有所差异,且古美科普公园所适用的噪声标准区划也不明确。标准的莫衷一是,直接导致管理部门在工作中的“执行难”。

  相比操作上的种种困难,居民与舞客之间的严重对立更让街道伤脑筋。由于科普公园的性质属开放式公共绿地,不能按照公园标准进行管理,因此古美街道一直以来只能通过派遣居民志愿者的形式对广场舞团队进行劝说和引导,然而收效甚微。此外,街道也试图通过座谈等形式,让居民与舞客达成公约,协商解决问题;然而这些协商最终也都因为双方的固持己见而无疾而终。

  古美街道城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也私下向东方网记者透露,科普公园的“广场舞斗争”极大增加了他们的工作量:“最频繁的时候一个礼拜要接7次投诉。我们现在只好每天派便衣混在人群里,看到苗头不对马上出面劝说,防止事态扩大。”

  由于缺乏制度化的规范和行之有效的管理手段,面对由来已久的广场舞矛盾,古美街道始终未能形成一个相对长效的机制。街道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正尝试引入一家公益性组织协助进行科普公园的管理。对于街道方面的这一回应,李先生的看法并不乐观:“没有强制力都是白搭。光靠劝说能有什么用,他们该跳还是会跳的。”

    相关专题:上海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