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沪首例地铁线路寻衅滋事案宣判 男子扬言自杀影响地铁运营

2014-7-14 18:20:01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孟伟阳 选稿:张侃理

  7月10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上海首例地铁线路寻衅滋事案。本案中,被告人李胜(系化名)酒后跳入上海地铁三号线轨道道床并持刀扬言自杀,造成地铁列车停运1个多小时,严重影响了轨道交通的正常运营秩序。法院依法当庭判处被告人李胜有期徒刑9个月。

  黑龙江籍被告人李胜是一名“80”后男青年,案发前在上海某饭店担任厨师。经过几年在沪打拼,工作和生活逐渐走上正轨,但自己却染上了酗酒、赌博的恶习。

  今年2月21日清晨,李胜酒后在网吧赌博输了不少钱,之后又与他人发生争执,心情郁闷的他接着又喝了多罐啤酒。此后,其在路边小超市买了一把菜刀并藏在身上,上午9时许,李进入地铁三号线淞滨路站。进入站台后,李胜突然跳入轨道道床,并沿轨道向水产路站方向行走。地铁工作人员发现后立刻上前劝阻,李猛地掏出菜刀,威胁他人不要过来,然后爬上轨道防护墙用菜刀抵住脖子扬言自杀,并且不让随后赶到的民警靠近,导致三号线列车双向停运,大量乘客滞留。

  僵持近一个小时后,李胜在民警的劝说下,情绪逐渐稳定并放下手中菜刀,民警立即上前将其制伏。

  李胜的行为造成当日轨道交通三、四号线的运营秩序严重混乱,其中三号线停运66分钟,三、四号线多班列车晚点,其它换乘站点和列车车次的正常运营秩序受到严重影响。地铁运营方因该事件大量退票并发放致歉信。此外,为处置上述突发情况,还出动大量警力。

  事后,警方对案发当日李胜的酒精含量及精神状态进行了鉴定,证实李胜案发时处于醉酒状态,但未见精神异常,鉴定结果显示李胜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且对本案具有受审能力。

  李胜在庭审过程中对事实经过供认不讳并自愿认罪。当法官问其犯罪原因时,李胜追悔莫及,表示自己在2010年就查出患有抑郁症。这次赌博输钱后又喝了不少的酒,情绪极度郁闷,觉得生活没有希望,不如一死了之,冲动之下买了把菜刀,借着酒劲跳下站台,没想到就造成了如此恶劣的社会影响,现在想来十分后悔,也对地铁工作人员、广大乘客及公安民警表示诚挚的歉意。希望法院能够对其从轻处罚。

  以案释法

  法院认为,本案中被告人李胜酒后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破坏了社会秩序,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李胜到案后认罪悔罪态度好且系初犯,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在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安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构成“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结合本案而言,轨道交通是城市主要的交通运输方式之一,每天有数百万乘客流量。轨道交通的正常运营秩序,对保障广大乘客出行安全、顺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从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和程度来看,被告人李胜的行为不仅造成当日轨道交通三、四号线的运营秩序严重混乱,停运超过一小时,还对多个轨交站点和列车车次的正常运营造成了严重影响;从上海地铁运营公司事后退票及致歉信发出的数量来看,遭受本次事故影响的可以直接统计的乘客就达数千名。法院综合以上情况认为被告人李胜的行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应当构成寻衅滋事罪。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沪首例地铁线路寻衅滋事案宣判 男子扬言自杀影响地铁运营

2014年7月14日 18:20 来源:法制日报

  7月10日,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上海首例地铁线路寻衅滋事案。本案中,被告人李胜(系化名)酒后跳入上海地铁三号线轨道道床并持刀扬言自杀,造成地铁列车停运1个多小时,严重影响了轨道交通的正常运营秩序。法院依法当庭判处被告人李胜有期徒刑9个月。

  黑龙江籍被告人李胜是一名“80”后男青年,案发前在上海某饭店担任厨师。经过几年在沪打拼,工作和生活逐渐走上正轨,但自己却染上了酗酒、赌博的恶习。

  今年2月21日清晨,李胜酒后在网吧赌博输了不少钱,之后又与他人发生争执,心情郁闷的他接着又喝了多罐啤酒。此后,其在路边小超市买了一把菜刀并藏在身上,上午9时许,李进入地铁三号线淞滨路站。进入站台后,李胜突然跳入轨道道床,并沿轨道向水产路站方向行走。地铁工作人员发现后立刻上前劝阻,李猛地掏出菜刀,威胁他人不要过来,然后爬上轨道防护墙用菜刀抵住脖子扬言自杀,并且不让随后赶到的民警靠近,导致三号线列车双向停运,大量乘客滞留。

  僵持近一个小时后,李胜在民警的劝说下,情绪逐渐稳定并放下手中菜刀,民警立即上前将其制伏。

  李胜的行为造成当日轨道交通三、四号线的运营秩序严重混乱,其中三号线停运66分钟,三、四号线多班列车晚点,其它换乘站点和列车车次的正常运营秩序受到严重影响。地铁运营方因该事件大量退票并发放致歉信。此外,为处置上述突发情况,还出动大量警力。

  事后,警方对案发当日李胜的酒精含量及精神状态进行了鉴定,证实李胜案发时处于醉酒状态,但未见精神异常,鉴定结果显示李胜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且对本案具有受审能力。

  李胜在庭审过程中对事实经过供认不讳并自愿认罪。当法官问其犯罪原因时,李胜追悔莫及,表示自己在2010年就查出患有抑郁症。这次赌博输钱后又喝了不少的酒,情绪极度郁闷,觉得生活没有希望,不如一死了之,冲动之下买了把菜刀,借着酒劲跳下站台,没想到就造成了如此恶劣的社会影响,现在想来十分后悔,也对地铁工作人员、广大乘客及公安民警表示诚挚的歉意。希望法院能够对其从轻处罚。

  以案释法

  法院认为,本案中被告人李胜酒后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破坏了社会秩序,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鉴于李胜到案后认罪悔罪态度好且系初犯,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可以从轻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在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安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构成“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结合本案而言,轨道交通是城市主要的交通运输方式之一,每天有数百万乘客流量。轨道交通的正常运营秩序,对保障广大乘客出行安全、顺畅,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从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和程度来看,被告人李胜的行为不仅造成当日轨道交通三、四号线的运营秩序严重混乱,停运超过一小时,还对多个轨交站点和列车车次的正常运营造成了严重影响;从上海地铁运营公司事后退票及致歉信发出的数量来看,遭受本次事故影响的可以直接统计的乘客就达数千名。法院综合以上情况认为被告人李胜的行为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应当构成寻衅滋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