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暑期"超级补课"到底谁受益? 家长花钱只为"心安"

2014-7-10 13:30:32

来源:城市导报 作者:王佳妮 选稿:包永婷

    炎炎夏日,与气温同样高涨的是家长替孩子报名各类培训班的热情。本应欢度暑假的孩子们再次开启“超级补课”模式。上午补数学,下午补英语,晚上还不能放弃自己的特长,得苦练钢琴、小提琴……近年来,国家始终坚持“减负”政策,为此本市曾出台“严禁学校对本校学生收费补课”等五条禁令。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禁令近乎“一纸空文”,而各类培训班的“天价”收费背后也暗藏诸多猫腻。另一方面,在“超级补课”模式的强压之下,孩子们学到了多少东西?对此,家长给出的“花钱买心安”的答案让人啼笑皆非。

  补习费用令人咋舌 教师间存灰色利益链

  “今年暑假,我托熟人给孩子找了个隔壁班的数学老师进行‘一对一’家教补习,还报了个英语培训班。家教方面,每节课费用是400元,一周3节课,这样一个暑假下来就得八、九千元。英语培训班两个月又得四千多元。过一个暑假,一万多元就这样没了。”市民方女士一边算着账,一边还对记者说:“一分钱一分货,便宜的我还不敢让孩子去。明年就要中考了,耽误不起。”

  找隔壁班级的数学老师进行补课?这显然有违上海“五条禁令”之一的“严禁学校对本校学生收费补课”。然而,这在不少老师眼中,却并非稀奇事。“现在不论是名校还是普通学校,很多老师都在补课。有的教师的补课收入远超工资。”沪上某高中的一位教师向记者透露:“别看现在房价这么高,只要将暑假、寒假时间利用好,搞几年补习班就能买一套房。”

  不过,多数老师并非直接违反禁令,而是打“擦边球”——给其他学校学生补课。如同家长们会相互打听补课门路,老师也会互相介绍补课资源,形成一整条灰色利益链。“家长想补课提高孩子成绩,老师也想靠补课赚点外快,禁令怎么可能彻底落实?”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升学率仍是学校的命脉。如果你是市重点的老师,那本区里的普通中学生源必然会源源不断,有时还要托人才能去名气大的老师那儿补课。”

  据了解,上海曾明确提出,学校或教师凡是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的,一律取消当年评优、评奖、晋升、职称评选等资格,并追究纪律责任。然而,这些措施并未能杜绝有偿补课。有教师坦言,有偿补课是众“师”皆知的秘密,语、数、外等主课老师大都做过。“真要追究责任,没几个老师能逃得过。”

  家长花钱只为“心安” 钱包缩水孩子受累

  热火朝天的培训机构、昂贵的一对一家教,家长花了大钱,孩子究竟学进多少?作为“过来人”的陈同学对此颇感无奈:“当时高三学校课业已相当繁重,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校外辅导,但爸妈还是给我报了数学和英语的补习班。当时满脑子就只有一个‘累’字,于是培训班便成了我补觉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挺对不起父母的。”

  由此看来,孩子对补习班并未像家长一样热情高涨,但为何家长还是积极报名?记者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个声音便是“花钱买心安”。这个答案多少令人有些啼笑皆非。明知高昂学费换不来孩子的成绩进步,此举意义何在?最后只会是钱包缩了水,孩子受了累。

  对于家长给孩子盲目进补,教育专家作出建议,课外辅导对两类学生最有效:一类是学习好的尖子生,这部分学生需要参加竞赛或者将来的自主招生考试,而这些内容学校正常教育无法满足,有必要参加课外辅导;另一类是学习进度上有差距的学生,比如频繁转学的学生,在进度上与本地学生有一定差距,也需要通过课外辅导将这种差距缩短。对于学习成绩一直稳定在中游的学生,教育专家认为,文化课暑期培训效果不会很明显,也没有必要。同时,建议家长依据孩子的实际水平和学校口碑来综合选择报课模式,例如,对于一些低年级、自律性差的孩子,相对于“一对一”模式,3—5人的小班模式更能激发竞争意识,让孩子在相互学习、比较中取得进步。

    “有偿”补课难以取证 明确法律界限是关键

  上海一位老师向记者透露,有偿补课往往会按学生数量分类。如果一堂课十来个学生,每次2课时(一个半小时),收费在100元左右。如果“一对一”辅导,一次收费达500元甚至更高。这一报价与记者从家长那里了解来的行情基本吻合。

  家住徐汇区的学生家长金先生说,任课老师的补课收费信息往往通过家长之间交流获得。也有补课老师不收钱,会以其他名义或者在其他场合下,收礼或收卡。初三、高三补课“生意”最为红火。“学校里有老师介绍本班学生去不同年级、相同备课组的老师那里补课,事后五五分成。有老师一个寒假或暑假,靠补课收入就能有4万到6万元。”知情人士表示,这种赚外快的方式,似乎已经成为教师职业中的潜规则。

  为何禁令会沦为“一纸空文”?除了补习市场的刚性需求外,“有偿”补课取证难、不具可操作性也是重要原因之一。金先生表示,老师补课收钱、收礼的都有,但多数家长心甘情愿,不会去举报。“有些名师开班,不熟悉的孩子送都送不进去。我们只要孩子有进步,花钱没关系。而且不管怎么样,熟人介绍的老师总比校外的培训班可靠。”

  不可否认,各方禁令有其积极意义,也有很多教师坚持原则,对“有偿补课”嗤之以鼻。不过,教育专家认为,要真正解决问题,必须明确有偿补课的法律界线,并适当提高教师待遇。在专家看来,对于有偿补课,要么坚决取缔,纳入法律;要么规定,只要不违反《义务教育法》和《教师法》,可以进行。但必须对违规界线、追究制度等进一步明确,不能模棱两可,且要严格落实。“一旦发现教师违规,应立即被正规学校开除,可以专门到补习学校去任教。”

  除了明确法律界限,从长期看,有关部门仍要坚持考试、升学制度改革,完善教育资源的合理布局分配。目前,教育部门频出“减负”规定,但升学主要还是依靠考试分数。这一现状不改变,补课市场的刚性需求就降不下来,“有偿”补课相对应地也无法彻底消除。

  培训机构热火朝天 家长谨防三大陷阱

  除了学校教师,一些培训机构也成为不少家长暑期为孩子“加料”的首选。“我曾给女儿在培训机构找所谓的‘名师’进行一对一补习,每节课收费800元。整个高三,数学、英语和物理的补习费用花了近10万元。”市民高先生报名的“天价”补习班在如今培训机构看来并不少见,而这些机构依旧能热火朝天地办下去,和他们打出的所谓“金牌名师”、“精准压题”等口号不无关系。

  陷阱1:标榜有“名师”“名师”长啥样?

  “金牌名师”是所有培训机构都宣传的第一招牌。记者在走访沪上不少培训机构时发现,几乎每一家机构都声称授课老师为“本市名校××教研组组长”、“连续×年担任国家阅卷组成员”。然而,当记者问及这些所谓的“金牌名师”具体所在的学校时,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便支吾起来,有些则故作神秘表示“不便透露”。据其中一培训机构负责人透露,其实有些机构偷换了“阅卷教师”和“命题教师”的概念。所谓的名师不过是普通高校教师,“反正家长也没见过名师到底长什么样,所以无从考证。”

  陷阱2:不满意可重读?输不起的是时间

  “如不满意无条件重读”、“考试不通过免费重读”、“未上一本线学费退60%”,这些免费“诱惑”往往令家长一时脑热,冲动报名。然而,这种承诺听上去让人心动,其实细细想来,意义并不大。学生之所以选择暑假培训,是因为平日时间紧张,因此即使不满意,也很难再有时间重读。类似的广告语还有“报名截止只剩最后几天”、“退钱无标准”等,对于这些广告语的真实性往往也需打上问号。

  陷阱3:精准押题率?考试题库而已

  “我们的辅导班每年能押中70%的题目。”记者经过上海外国语大学门口时,一自称是某考研培训机构老师的中年男子正大声“叫卖”着。其实,这种针对应试冲刺的培训班所做的培训,与其说是押题,不如说是研究命题规律。一家知名英语培训机构教师介绍:“不管哪个考试,总有相对应的题库,辅导班只是把题库暴露给学生,如果以为这样就能通过,是不现实的。”

  暑期培训的确满足了不少家长的需求,但哪些机构才是真正具有资质和良好信誉的?这让不少家长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上有些迷失方向。教育人士提醒家长,选择辅导班一定要注意以下3个问题:其一,注意查看其是否持有教育部门颁发的“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其二,查看老师是否具备“教师资格证”或相关的资格证书;其三,警惕“王婆卖瓜”,最好实地走访和进行试听。

上一篇稿件

暑期"超级补课"到底谁受益? 家长花钱只为"心安"

2014年7月10日 13:30 来源:城市导报

    炎炎夏日,与气温同样高涨的是家长替孩子报名各类培训班的热情。本应欢度暑假的孩子们再次开启“超级补课”模式。上午补数学,下午补英语,晚上还不能放弃自己的特长,得苦练钢琴、小提琴……近年来,国家始终坚持“减负”政策,为此本市曾出台“严禁学校对本校学生收费补课”等五条禁令。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禁令近乎“一纸空文”,而各类培训班的“天价”收费背后也暗藏诸多猫腻。另一方面,在“超级补课”模式的强压之下,孩子们学到了多少东西?对此,家长给出的“花钱买心安”的答案让人啼笑皆非。

  补习费用令人咋舌 教师间存灰色利益链

  “今年暑假,我托熟人给孩子找了个隔壁班的数学老师进行‘一对一’家教补习,还报了个英语培训班。家教方面,每节课费用是400元,一周3节课,这样一个暑假下来就得八、九千元。英语培训班两个月又得四千多元。过一个暑假,一万多元就这样没了。”市民方女士一边算着账,一边还对记者说:“一分钱一分货,便宜的我还不敢让孩子去。明年就要中考了,耽误不起。”

  找隔壁班级的数学老师进行补课?这显然有违上海“五条禁令”之一的“严禁学校对本校学生收费补课”。然而,这在不少老师眼中,却并非稀奇事。“现在不论是名校还是普通学校,很多老师都在补课。有的教师的补课收入远超工资。”沪上某高中的一位教师向记者透露:“别看现在房价这么高,只要将暑假、寒假时间利用好,搞几年补习班就能买一套房。”

  不过,多数老师并非直接违反禁令,而是打“擦边球”——给其他学校学生补课。如同家长们会相互打听补课门路,老师也会互相介绍补课资源,形成一整条灰色利益链。“家长想补课提高孩子成绩,老师也想靠补课赚点外快,禁令怎么可能彻底落实?”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升学率仍是学校的命脉。如果你是市重点的老师,那本区里的普通中学生源必然会源源不断,有时还要托人才能去名气大的老师那儿补课。”

  据了解,上海曾明确提出,学校或教师凡是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的,一律取消当年评优、评奖、晋升、职称评选等资格,并追究纪律责任。然而,这些措施并未能杜绝有偿补课。有教师坦言,有偿补课是众“师”皆知的秘密,语、数、外等主课老师大都做过。“真要追究责任,没几个老师能逃得过。”

  家长花钱只为“心安” 钱包缩水孩子受累

  热火朝天的培训机构、昂贵的一对一家教,家长花了大钱,孩子究竟学进多少?作为“过来人”的陈同学对此颇感无奈:“当时高三学校课业已相当繁重,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校外辅导,但爸妈还是给我报了数学和英语的补习班。当时满脑子就只有一个‘累’字,于是培训班便成了我补觉的地方。现在回想起来,挺对不起父母的。”

  由此看来,孩子对补习班并未像家长一样热情高涨,但为何家长还是积极报名?记者采访中听到最多的一个声音便是“花钱买心安”。这个答案多少令人有些啼笑皆非。明知高昂学费换不来孩子的成绩进步,此举意义何在?最后只会是钱包缩了水,孩子受了累。

  对于家长给孩子盲目进补,教育专家作出建议,课外辅导对两类学生最有效:一类是学习好的尖子生,这部分学生需要参加竞赛或者将来的自主招生考试,而这些内容学校正常教育无法满足,有必要参加课外辅导;另一类是学习进度上有差距的学生,比如频繁转学的学生,在进度上与本地学生有一定差距,也需要通过课外辅导将这种差距缩短。对于学习成绩一直稳定在中游的学生,教育专家认为,文化课暑期培训效果不会很明显,也没有必要。同时,建议家长依据孩子的实际水平和学校口碑来综合选择报课模式,例如,对于一些低年级、自律性差的孩子,相对于“一对一”模式,3—5人的小班模式更能激发竞争意识,让孩子在相互学习、比较中取得进步。

    “有偿”补课难以取证 明确法律界限是关键

  上海一位老师向记者透露,有偿补课往往会按学生数量分类。如果一堂课十来个学生,每次2课时(一个半小时),收费在100元左右。如果“一对一”辅导,一次收费达500元甚至更高。这一报价与记者从家长那里了解来的行情基本吻合。

  家住徐汇区的学生家长金先生说,任课老师的补课收费信息往往通过家长之间交流获得。也有补课老师不收钱,会以其他名义或者在其他场合下,收礼或收卡。初三、高三补课“生意”最为红火。“学校里有老师介绍本班学生去不同年级、相同备课组的老师那里补课,事后五五分成。有老师一个寒假或暑假,靠补课收入就能有4万到6万元。”知情人士表示,这种赚外快的方式,似乎已经成为教师职业中的潜规则。

  为何禁令会沦为“一纸空文”?除了补习市场的刚性需求外,“有偿”补课取证难、不具可操作性也是重要原因之一。金先生表示,老师补课收钱、收礼的都有,但多数家长心甘情愿,不会去举报。“有些名师开班,不熟悉的孩子送都送不进去。我们只要孩子有进步,花钱没关系。而且不管怎么样,熟人介绍的老师总比校外的培训班可靠。”

  不可否认,各方禁令有其积极意义,也有很多教师坚持原则,对“有偿补课”嗤之以鼻。不过,教育专家认为,要真正解决问题,必须明确有偿补课的法律界线,并适当提高教师待遇。在专家看来,对于有偿补课,要么坚决取缔,纳入法律;要么规定,只要不违反《义务教育法》和《教师法》,可以进行。但必须对违规界线、追究制度等进一步明确,不能模棱两可,且要严格落实。“一旦发现教师违规,应立即被正规学校开除,可以专门到补习学校去任教。”

  除了明确法律界限,从长期看,有关部门仍要坚持考试、升学制度改革,完善教育资源的合理布局分配。目前,教育部门频出“减负”规定,但升学主要还是依靠考试分数。这一现状不改变,补课市场的刚性需求就降不下来,“有偿”补课相对应地也无法彻底消除。

  培训机构热火朝天 家长谨防三大陷阱

  除了学校教师,一些培训机构也成为不少家长暑期为孩子“加料”的首选。“我曾给女儿在培训机构找所谓的‘名师’进行一对一补习,每节课收费800元。整个高三,数学、英语和物理的补习费用花了近10万元。”市民高先生报名的“天价”补习班在如今培训机构看来并不少见,而这些机构依旧能热火朝天地办下去,和他们打出的所谓“金牌名师”、“精准压题”等口号不无关系。

  陷阱1:标榜有“名师”“名师”长啥样?

  “金牌名师”是所有培训机构都宣传的第一招牌。记者在走访沪上不少培训机构时发现,几乎每一家机构都声称授课老师为“本市名校××教研组组长”、“连续×年担任国家阅卷组成员”。然而,当记者问及这些所谓的“金牌名师”具体所在的学校时,报名处的工作人员便支吾起来,有些则故作神秘表示“不便透露”。据其中一培训机构负责人透露,其实有些机构偷换了“阅卷教师”和“命题教师”的概念。所谓的名师不过是普通高校教师,“反正家长也没见过名师到底长什么样,所以无从考证。”

  陷阱2:不满意可重读?输不起的是时间

  “如不满意无条件重读”、“考试不通过免费重读”、“未上一本线学费退60%”,这些免费“诱惑”往往令家长一时脑热,冲动报名。然而,这种承诺听上去让人心动,其实细细想来,意义并不大。学生之所以选择暑假培训,是因为平日时间紧张,因此即使不满意,也很难再有时间重读。类似的广告语还有“报名截止只剩最后几天”、“退钱无标准”等,对于这些广告语的真实性往往也需打上问号。

  陷阱3:精准押题率?考试题库而已

  “我们的辅导班每年能押中70%的题目。”记者经过上海外国语大学门口时,一自称是某考研培训机构老师的中年男子正大声“叫卖”着。其实,这种针对应试冲刺的培训班所做的培训,与其说是押题,不如说是研究命题规律。一家知名英语培训机构教师介绍:“不管哪个考试,总有相对应的题库,辅导班只是把题库暴露给学生,如果以为这样就能通过,是不现实的。”

  暑期培训的确满足了不少家长的需求,但哪些机构才是真正具有资质和良好信誉的?这让不少家长在鱼龙混杂的市场上有些迷失方向。教育人士提醒家长,选择辅导班一定要注意以下3个问题:其一,注意查看其是否持有教育部门颁发的“社会力量办学许可证”;其二,查看老师是否具备“教师资格证”或相关的资格证书;其三,警惕“王婆卖瓜”,最好实地走访和进行试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