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高考"撞上"世界杯:激情之夏,那些逃过的课和看过的球[图]

2014-6-5 01:48:11

来源:东方网 作者:于量 蒋泽 选稿:魏政

image

2010年南非世界杯西班牙夺冠

  东方网记者于量、蒋泽6月5日报道:一边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一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体育赛事。当高考遭遇世界杯,你是会选择守候在电视机前,见证绿茵场上的强强对话;还是会选择端坐在书桌前,继续和模拟卷死磕到底?

  那些年,即将踏入高考考场的你,心里是否还惦念着潘帕斯之鹰的华丽脚法?是否还回味着橙色军团的凌厉攻势?是否还期待着高卢雄鸡的精妙配合?又是哪些足球场上的璀璨巨星让你魂牵梦萦以致无法专心复习?

  2002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最后一次在7月举行;2002年,第十七届世界杯足球赛于5月31日至6月30日在韩国和日本举行。首次在亚洲举行的这届世界杯,也成为了迄今为止最后一届与高考“迎面相撞”的世界杯。2014年高考前夕,东方网记者找到3名当年的考生,讲述发生在那个激情夏日里的故事。

  故事一·因为世界杯所以选择体育新闻专业

  说到2002年世界杯,当年在安徽省某重点高中准备高考的小恬至今难忘,学校里狂热的看球氛围甚至直接影响了她今后的职业走向。“就因为中国足球撞大运进了世界杯,每天杨晨啊、吴承瑛的挂在嘴边,球员号码、战术特点记得比课本都牢。总之,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个正儿八经的球迷了,填志愿时不假思索报了上海体育学院的体育新闻专业,结果被蒙蔽了!”这还是后话,小恬真正无法忘记的,还是课堂上那些冲破压抑的“听球”记忆。

  小恬告诉记者,中国队的几场比赛,他们学校都会组织低年级去阶梯教室看球,但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只能继续上课。在还不知3G网络、智能手机为何物的2002年,学生们感受赛场氛围、即时获知比分除了逃课只剩下一种手段:收音机。

  毕竟是高三课堂,再铁杆的球迷也不敢把音量堂而皇之调到最大。声音太低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一有风吹草动,就极易成为错误情报。“如果一个班突然喧闹起来,不出一会儿整个楼道就都沸腾了,不过大部分都是把中国队的丢球听成了进球。”中国队在那届世界杯上净吞九蛋,未进一球,高三学子们的兴奋劲全打了空头支票。

  不过课堂上心不在焉的不仅仅是学生,老师同样如此。小恬告诉记者,平时严肃的数学老师,在有比赛的那几天突然异常宽容,每当同学们误以为中国队进球而欢呼雀跃的时候,他也只是安安静静拿着三角板等着、看着。直到有一次,数学老师受够了这些虚假情报,“有一次大家刚刚闹开,他说先别高兴,我还是出去确认下。然后起身就去找隔壁老师,结果回来说是被进球了。”再后来,数学老师在课堂上甚至偷偷看手机上的比分播报,“被同学们发现后起哄,闹了个大红脸。”

  不只是学校,在家里,小恬也感受到了球迷父亲的和风细雨。“一开始,我爸关着门不让看,我就偷偷从门缝里看,结果被发现几次之后,我爸居然批准我看完球再学习,说反正我学的也没效率。这点我觉得我爸特开明,三十二个赞!”小恬说。

  世界杯落幕,小恬顺利完成高考,进入了预想中的学校。不过随着足球热潮的退却,小恬接触体育新闻后,猛然有种“上错船”的感觉,自己对体育运动的喜爱仅仅停留在参与阶段,而不是像其他同学那样,知道NBA的每支球队和球星,每周必看英超意甲。“说到底我还是个伪球迷,更中意的还是看球氛围。”小恬毕业之后,很自然成为一家媒体的体育频道编辑,一做就是六七年,当年为之疯狂的体育盛会,缺少了反弹压抑的能量,慢慢开始见怪不怪。但每当她怀念起那段看球经历,仍然满怀感情:“真是不疯魔不成活”。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高考"撞上"世界杯:激情之夏,那些逃过的课和看过的球[图]

2014年6月5日 01:48 来源:东方网

image

2010年南非世界杯西班牙夺冠

  东方网记者于量、蒋泽6月5日报道:一边是人生中最重要的考试,一边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体育赛事。当高考遭遇世界杯,你是会选择守候在电视机前,见证绿茵场上的强强对话;还是会选择端坐在书桌前,继续和模拟卷死磕到底?

  那些年,即将踏入高考考场的你,心里是否还惦念着潘帕斯之鹰的华丽脚法?是否还回味着橙色军团的凌厉攻势?是否还期待着高卢雄鸡的精妙配合?又是哪些足球场上的璀璨巨星让你魂牵梦萦以致无法专心复习?

  2002年,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最后一次在7月举行;2002年,第十七届世界杯足球赛于5月31日至6月30日在韩国和日本举行。首次在亚洲举行的这届世界杯,也成为了迄今为止最后一届与高考“迎面相撞”的世界杯。2014年高考前夕,东方网记者找到3名当年的考生,讲述发生在那个激情夏日里的故事。

  故事一·因为世界杯所以选择体育新闻专业

  说到2002年世界杯,当年在安徽省某重点高中准备高考的小恬至今难忘,学校里狂热的看球氛围甚至直接影响了她今后的职业走向。“就因为中国足球撞大运进了世界杯,每天杨晨啊、吴承瑛的挂在嘴边,球员号码、战术特点记得比课本都牢。总之,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是个正儿八经的球迷了,填志愿时不假思索报了上海体育学院的体育新闻专业,结果被蒙蔽了!”这还是后话,小恬真正无法忘记的,还是课堂上那些冲破压抑的“听球”记忆。

  小恬告诉记者,中国队的几场比赛,他们学校都会组织低年级去阶梯教室看球,但备战高考的高三学生只能继续上课。在还不知3G网络、智能手机为何物的2002年,学生们感受赛场氛围、即时获知比分除了逃课只剩下一种手段:收音机。

  毕竟是高三课堂,再铁杆的球迷也不敢把音量堂而皇之调到最大。声音太低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一有风吹草动,就极易成为错误情报。“如果一个班突然喧闹起来,不出一会儿整个楼道就都沸腾了,不过大部分都是把中国队的丢球听成了进球。”中国队在那届世界杯上净吞九蛋,未进一球,高三学子们的兴奋劲全打了空头支票。

  不过课堂上心不在焉的不仅仅是学生,老师同样如此。小恬告诉记者,平时严肃的数学老师,在有比赛的那几天突然异常宽容,每当同学们误以为中国队进球而欢呼雀跃的时候,他也只是安安静静拿着三角板等着、看着。直到有一次,数学老师受够了这些虚假情报,“有一次大家刚刚闹开,他说先别高兴,我还是出去确认下。然后起身就去找隔壁老师,结果回来说是被进球了。”再后来,数学老师在课堂上甚至偷偷看手机上的比分播报,“被同学们发现后起哄,闹了个大红脸。”

  不只是学校,在家里,小恬也感受到了球迷父亲的和风细雨。“一开始,我爸关着门不让看,我就偷偷从门缝里看,结果被发现几次之后,我爸居然批准我看完球再学习,说反正我学的也没效率。这点我觉得我爸特开明,三十二个赞!”小恬说。

  世界杯落幕,小恬顺利完成高考,进入了预想中的学校。不过随着足球热潮的退却,小恬接触体育新闻后,猛然有种“上错船”的感觉,自己对体育运动的喜爱仅仅停留在参与阶段,而不是像其他同学那样,知道NBA的每支球队和球星,每周必看英超意甲。“说到底我还是个伪球迷,更中意的还是看球氛围。”小恬毕业之后,很自然成为一家媒体的体育频道编辑,一做就是六七年,当年为之疯狂的体育盛会,缺少了反弹压抑的能量,慢慢开始见怪不怪。但每当她怀念起那段看球经历,仍然满怀感情:“真是不疯魔不成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