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上海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潘光:亚信将助上海提升反恐能力

2014年5月16日 07:3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徐惠芬 选稿:包永婷

  

  轨交特警与武警联合巡查上海轨交车厢


  东方网5月16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亚信峰会将于5月20日举行。此前一个号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的组织在互联网上上传了一段视频,宣称对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负责。虽然其公布的动机至今未明,但是无疑对亚信峰会的安保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反恐专家认为:“恐怖组织公开展示制造爆燃物的能力,意味着我们的防暴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打击要更加坚定,反恐技能也要升级,这是恐怖组织给我们加强反恐力度的最好注脚。”
  
  恐怖主义“认领”爆炸案
  
  一个号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组织5月11日在网站上发表一段10分钟长的视频,宣称对4月30日造成1人死亡、79人受伤的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负责。据报道,在这段10分钟的视频里,一名武装分子展示了如何放置爆炸物,并将螺丝等金属碎片放进手提箱,然后将爆炸引信插入手提箱。该人在视频中用维吾尔语讲述手提箱炸弹的制作过程,并声称就是用这种炸弹制造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4日就此表示,该视频有待核实。她表示,有一些极端暴力恐怖组织千方百计内外勾连,企图在新疆或者中国其他地区制造暴恐事件,以达到破坏中国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目的。希望大家认清有关暴力恐怖组织的本质和意图,支持中国政府在打击暴力恐怖活动、维护社会稳定和秩序以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方面所做的努力。
  
  上海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亚信”研究项目组长潘光15日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公开“认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但并不因此能确认爆炸案就是该组织所为,因为为了扩大影响力,他们可能“认领”实际非他们所为的爆炸案,“此外,他们还通过网络大肆宣传,包括制作视频、光盘等,目的也在于扩大影响力。”
  
  潘光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与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东伊运”关系密切,“东伊运”被列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后四分五裂,其中一部分人员就改头换面以“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名头继续活动。
  
  就“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在视频中演示炸弹制作方式,有专家分析称:“恐怖组织公开展示制造爆燃物的能力,意味着我们的防暴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打击要更加坚定,反恐技能也要升级,这是恐怖组织给我们加强反恐力度的最好注脚。”
  
  中国反恐机制逐渐健全
  
  这起发生在距离亚信峰会召开不到一个月的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是近几年发生在中国的多起暴恐事件的其中一件。根据6日中国公布的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受国际恐怖活动的影响,中国境内恐怖活动相对前几年处于活跃期,此次亚信峰会期间的反恐防范工作也显得更为重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巴基斯坦参议院主席布哈里时表示,中方衷心希望巴基斯坦实现稳定和发展,愿同巴方加强安全领域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
  
  所谓“三股势力”,就是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反恐专家李伟称,“东突”恐怖势力是“三股势力”的主要力量之一,也是中国现阶段所面临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分裂势力与恐怖威胁。
  
  在潘光看来,中国对恐怖主义的政策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为第一阶段,当时基本上不提恐怖主义。上世纪90年代至‘9·11’事件之前为第二个阶段,主要原因是东突打响了恐怖主义第一枪。之后,中国开始在新疆成立反恐快速反应部队,中央也开始投入财力反恐。可以认为,中国当时才真正意识到了恐怖主义,但当时的一种论调是中国恐怖主义就在新疆,全国范围没有严重的恐怖主义,所以当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形成国家的反恐战略,所谓反恐也只局限在新疆等局部范围,主要目标是‘东突’。”
  
  潘光认为,“9·11”事件之后迄今算是第三阶段,也是新阶段。“最突出的特点是,反恐在体制和机制上逐渐健全。中央成立了反恐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反恐工作协调办公室,各省市也都是如此,并建立了反恐特种部队;各地反恐办组成很广,有的包括医院、水利和自来水部门,有的甚至扩大至所有政府部门。而对各部门进行协调的,一般是反恐办举行的反恐联席会议。一些大城市举行大型活动之前,还会专门成立一个反恐的部门。
  
  从地域来看,反恐的重点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新疆和西藏,一方面是与这些地方举办的重大活动有关系,另一方面,则与近年来发生的重大骚乱事件有关。机制建设方面,有四大机制在“9·11”之后逐步完善:防范预警机制、快速反应机制、后果处理机制、全民教育机制。
  
  全国首支反恐部队上海成立
  
  潘光称,此次亚信正好是一个契机,有助上海提升城市综合反恐能力。
  
  谈到关于上海反恐工作时,潘光提出,提高全市人民的反恐意识十分重要,此外,应进一步加强反恐机制建设,重点保护本市公用设施和生命线工程,实施、推进上海的反恐综合治理战略,并探索大城市反恐思路,制定符合上海实情的防恐反恐规划。
  
  在全国反恐工作中,上海的反恐工作不容忽视。上海是全国反恐中心城市之一,第一支以“反恐”命名的作战部队就是武警上海总队反恐中队。2002年2月,武警上海总队反恐中队成立,这也是中国第一支反恐怖特种作战部队。之后,全国范围内,不少以反恐命名的作战部队开始出现。
  
  经过12年的发展,据报道,上海这支反恐部队已拥有一千多名警力,在编组上有精细的分工,包括狙击组、排爆组、侦查组、谈判组等。在装备上不仅有装甲车,高精度狙击枪、还有迫击炮、喷火器等重型武器。
  
  全球反恐中国作用凸显
  
  当然,反恐不仅仅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问题,恐怖威胁基本上是跨国性的。就此,潘光强调,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反恐活动,在全球反恐斗争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大致体现在以下四个层次:
  
  首先,在全球性国际合作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中国积极支持联合国在国际反恐合作中发挥主导作用,努力推动构建国际反恐法律体系,在联合国维和行动、打击制毒贩毒、反海盗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
  
  其次,努力加强区域性的多边反恐合作。如上海合作组织的反恐机制,特别是大型活动安保合作机制在确保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等重大活动顺利举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泰国、缅甸、老挝在打击湄公河跨国犯罪集团方面的合作也取得了显著成果。
  
  再次,建立和发展双边反恐合作。如中美现在已建立了中长期反恐交流与合作机制,就集装箱运输安全和民航安全等达成了合作协议,最近还举行了联合搜救和反海盗演习。其他如中俄、中巴(巴基斯坦)、中英、中法、中德、中澳、中印(印度)、中日等均已进行了安全、反恐问题对话和合作。
  
  第四,促进文明对话,强调综合治理。中国一直认为不能把恐怖主义与特定的宗教或民族挂钩,呼吁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倡导“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并强调:只有标本兼治,实行综合治理,推动教育文化发展,促进民生,才能最终铲除恐怖主义毒瘤。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

上海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潘光:亚信将助上海提升反恐能力

2014年5月16日 07:37 来源:东方网

  轨交特警与武警联合巡查上海轨交车厢


  东方网5月16日消息:据《新闻晨报》报道,亚信峰会将于5月20日举行。此前一个号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TIP)的组织在互联网上上传了一段视频,宣称对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负责。虽然其公布的动机至今未明,但是无疑对亚信峰会的安保提出了严峻的考验。
  
  反恐专家认为:“恐怖组织公开展示制造爆燃物的能力,意味着我们的防暴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打击要更加坚定,反恐技能也要升级,这是恐怖组织给我们加强反恐力度的最好注脚。”
  
  恐怖主义“认领”爆炸案
  
  一个号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组织5月11日在网站上发表一段10分钟长的视频,宣称对4月30日造成1人死亡、79人受伤的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负责。据报道,在这段10分钟的视频里,一名武装分子展示了如何放置爆炸物,并将螺丝等金属碎片放进手提箱,然后将爆炸引信插入手提箱。该人在视频中用维吾尔语讲述手提箱炸弹的制作过程,并声称就是用这种炸弹制造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4日就此表示,该视频有待核实。她表示,有一些极端暴力恐怖组织千方百计内外勾连,企图在新疆或者中国其他地区制造暴恐事件,以达到破坏中国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的目的。希望大家认清有关暴力恐怖组织的本质和意图,支持中国政府在打击暴力恐怖活动、维护社会稳定和秩序以及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方面所做的努力。
  
  上海反恐研究中心副主任、“亚信”研究项目组长潘光15日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公开“认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案,但并不因此能确认爆炸案就是该组织所为,因为为了扩大影响力,他们可能“认领”实际非他们所为的爆炸案,“此外,他们还通过网络大肆宣传,包括制作视频、光盘等,目的也在于扩大影响力。”
  
  潘光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与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的“东伊运”关系密切,“东伊运”被列为国际恐怖主义组织后四分五裂,其中一部分人员就改头换面以“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名头继续活动。
  
  就“突厥斯坦伊斯兰党”在视频中演示炸弹制作方式,有专家分析称:“恐怖组织公开展示制造爆燃物的能力,意味着我们的防暴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打击要更加坚定,反恐技能也要升级,这是恐怖组织给我们加强反恐力度的最好注脚。”
  
  中国反恐机制逐渐健全
  
  这起发生在距离亚信峰会召开不到一个月的乌鲁木齐火车南站爆炸,是近几年发生在中国的多起暴恐事件的其中一件。根据6日中国公布的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受国际恐怖活动的影响,中国境内恐怖活动相对前几年处于活跃期,此次亚信峰会期间的反恐防范工作也显得更为重要。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4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巴基斯坦参议院主席布哈里时表示,中方衷心希望巴基斯坦实现稳定和发展,愿同巴方加强安全领域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
  
  所谓“三股势力”,就是宗教极端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和国际恐怖势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安全与军控研究所所长、反恐专家李伟称,“东突”恐怖势力是“三股势力”的主要力量之一,也是中国现阶段所面临的最直接、最现实的分裂势力与恐怖威胁。
  
  在潘光看来,中国对恐怖主义的政策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80年代为第一阶段,当时基本上不提恐怖主义。上世纪90年代至‘9·11’事件之前为第二个阶段,主要原因是东突打响了恐怖主义第一枪。之后,中国开始在新疆成立反恐快速反应部队,中央也开始投入财力反恐。可以认为,中国当时才真正意识到了恐怖主义,但当时的一种论调是中国恐怖主义就在新疆,全国范围没有严重的恐怖主义,所以当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形成国家的反恐战略,所谓反恐也只局限在新疆等局部范围,主要目标是‘东突’。”
  
  潘光认为,“9·11”事件之后迄今算是第三阶段,也是新阶段。“最突出的特点是,反恐在体制和机制上逐渐健全。中央成立了反恐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反恐工作协调办公室,各省市也都是如此,并建立了反恐特种部队;各地反恐办组成很广,有的包括医院、水利和自来水部门,有的甚至扩大至所有政府部门。而对各部门进行协调的,一般是反恐办举行的反恐联席会议。一些大城市举行大型活动之前,还会专门成立一个反恐的部门。
  
  从地域来看,反恐的重点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新疆和西藏,一方面是与这些地方举办的重大活动有关系,另一方面,则与近年来发生的重大骚乱事件有关。机制建设方面,有四大机制在“9·11”之后逐步完善:防范预警机制、快速反应机制、后果处理机制、全民教育机制。
  
  全国首支反恐部队上海成立
  
  潘光称,此次亚信正好是一个契机,有助上海提升城市综合反恐能力。
  
  谈到关于上海反恐工作时,潘光提出,提高全市人民的反恐意识十分重要,此外,应进一步加强反恐机制建设,重点保护本市公用设施和生命线工程,实施、推进上海的反恐综合治理战略,并探索大城市反恐思路,制定符合上海实情的防恐反恐规划。
  
  在全国反恐工作中,上海的反恐工作不容忽视。上海是全国反恐中心城市之一,第一支以“反恐”命名的作战部队就是武警上海总队反恐中队。2002年2月,武警上海总队反恐中队成立,这也是中国第一支反恐怖特种作战部队。之后,全国范围内,不少以反恐命名的作战部队开始出现。
  
  经过12年的发展,据报道,上海这支反恐部队已拥有一千多名警力,在编组上有精细的分工,包括狙击组、排爆组、侦查组、谈判组等。在装备上不仅有装甲车,高精度狙击枪、还有迫击炮、喷火器等重型武器。
  
  全球反恐中国作用凸显
  
  当然,反恐不仅仅是一个地区、一个国家的问题,恐怖威胁基本上是跨国性的。就此,潘光强调,中国积极参与国际反恐活动,在全球反恐斗争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大致体现在以下四个层次:
  
  首先,在全球性国际合作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中国积极支持联合国在国际反恐合作中发挥主导作用,努力推动构建国际反恐法律体系,在联合国维和行动、打击制毒贩毒、反海盗等方面作出重要贡献。
  
  其次,努力加强区域性的多边反恐合作。如上海合作组织的反恐机制,特别是大型活动安保合作机制在确保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等重大活动顺利举行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泰国、缅甸、老挝在打击湄公河跨国犯罪集团方面的合作也取得了显著成果。
  
  再次,建立和发展双边反恐合作。如中美现在已建立了中长期反恐交流与合作机制,就集装箱运输安全和民航安全等达成了合作协议,最近还举行了联合搜救和反海盗演习。其他如中俄、中巴(巴基斯坦)、中英、中法、中德、中澳、中印(印度)、中日等均已进行了安全、反恐问题对话和合作。
  
  第四,促进文明对话,强调综合治理。中国一直认为不能把恐怖主义与特定的宗教或民族挂钩,呼吁加强不同文明之间的对话,倡导“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并强调:只有标本兼治,实行综合治理,推动教育文化发展,促进民生,才能最终铲除恐怖主义毒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