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遇歹徒劫持却无法阻止其行凶 巡警老张:那时有把枪就好了

2014年4月21日 07: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洁 邬佳文 选稿:解敏

  image
昨日,上海延安西路,江苏路派出所两名民警佩枪巡逻。

    东方网4月21日消息:据《东方早报》报道,王海宜、张令合、肖峥嵘、徐卫东、严华巍,是上海公安长宁分局江苏路派出所的巡逻民警,他们五人也是首批佩枪巡警。

  昨日6时许,愚园路1177号江苏路派出所内,巡警张令合与严华巍已经到岗,取枪的过程比张令合与严华巍想象的还要严谨。由工作人员电话通知上级军械库,门外报警装置暂时取消。随后,值班所长打开武器室大门。早报记者看到,枪柜另有两个抽屉摆放枪支,抽屉钥匙让持枪民警负责。大门钥匙与抽屉钥匙分由不同人持有。

  在武器室内,摆放了一张验枪台。张令合说,每日取、收枪要在台子上完成从装弹器中装、退子弹的动作,“拿到枪后,还要打开保险,把枪对着验枪靶或者验枪沙袋扣动扳机,一般情况下,这是为了要确认,枪械交接时枪内有无子弹。”

  25岁的严华巍在验枪台细数子弹数。48岁的张令合将手枪放入枪袋后说,“当警察十几年了,这次还是有一点紧张。”

  张令合与严华巍的腰间别着功能腰带,巡逻前张令合不时调整腰带位置,“老觉得有点松。”严华巍说,巡逻要求两人一组以车巡为主,步巡结合。

  早上7时整,两名配枪“新人”出发了,两把手枪装在枪袋里,别在功能腰带靠近身体右侧,“每天7时到15时是执勤时间,以派出所为起点,南到华山路,东到镇宁路,北到武定西路,西到江苏路。这是我们的执勤范围。”他们此次巡逻重点放在高峰行人密集处。

  张令合是一名部队转业的老兵,他强烈支持佩枪。4年前,在眼前消逝的幼小生命,曾让他内疚压抑,甚至产生心理问题,他觉得如果当时有枪,结局可能有所不同。

  2010年2月28日下午3时,张令合正准备出门巡逻,接到了分局指令,利西路108号附近有人持刀在路上跑。张令合迅速赶至江苏路愚园路口,却没看到人。此时指令又来了,挥舞着菜刀的男子已经跑到了市三女中附近。

  那时,张令合手里只有警棍,等到他追上歹徒时,对方已冲入江苏路160号避风塘奶茶铺,劫持了一名小女孩。张令合试图缓和局面,男子提出要手机和车,张令合满足了他的要求。但车辆抵达后,男子转身要上车,却又退了回来,“当时如果有枪,那也是一个机会。”

  突然,那名男子用刀割向女孩颈部,然后逃窜。女孩的鲜血溅在了老张脸上,他来不及害怕难过,就追了上去。此时特警也已赶到现场,眼看歹徒举着刀又要砍向一个跌倒在地的老人,张令合连喊“开枪”。

  枪响了,男子被击毙,但小女孩也已没有了呼吸。

  事后,张令合充满自责,晚上常做噩梦,后来经过心理干预,才逐渐走出阴影。但至今他想起仍觉得遗憾,“如果有枪,结局也许会更好。”

  和张令合相比,严华巍还是一名新警,从警8个月,“以前看外国影视剧,里面的警察都佩枪,再看看我们,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但小严也说,佩了枪就要承担起责任,很多事不方便再做了。“至少晚上巡逻完,没法直接去小摊头吃夜宵了,就连在外上厕所也不行。对自己严格点,自己放心,老百姓也放心。”

  徐卫东从警20年,46岁的他要重新拿起枪,第一个反应是“有枪就烦了”。这是一种真实的压力,佩枪后有一份沉重责任,要时刻保持警惕。

  民警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昆明暴恐事件,王海宜说:“犯罪分子几个人冲上来,朝第一个开枪,对第二个有威慑,像那个派出所长那样是很无奈的,自身也很危险。”

  肖峥嵘希望自己能尽量不动枪,“一旦动枪就是万不得已的状况了,像昆明事件,那是毫不犹豫的。现在也比以前花更多的时间考虑,枪怎么放在身上,遇到什么情况使用。”

  长宁公安分局江苏路派出所教导员王伟总结,“一旦遇到突发暴力案事件,民警有枪处置起来效率更高;对市民来说,民警佩枪巡逻能够震慑不法分子,增强安全感。”但王伟也承认压力不小,以前民警只有射击训练,并没有佩枪巡逻的经历,因此在心理和技能上都要适应。民警在实战状态下如何依法、有效使用枪支,也需要反复研究。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