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藏家刘益谦:对《功甫帖》之争身心俱疲 保留追责权利

2014年1月2日 14: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周晏珵 选稿:实习生马景华

  东方网记者周晏珵1月2日报道:1月1日,上博三位研究员在《中国文物报》发布“《功甫帖》研究报告”,随后《功甫帖》收藏者刘益谦发表第三篇声明,他认为《中国文物报》刊登的“研究成果”是以上海博物馆三位研究员个人名义发表的,且两篇文章观点不尽相同、内容也互相矛盾。

  2013年12月21日,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曾于在《新民晚报》发表文章称刘益谦从苏富比拍卖公司2013年秋季拍卖会上高价购得的《功甫帖》为“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之间”的“双钩填墨”的“伪本”,随即激起收藏界和媒体的广泛关注。

  2014年1月1日,三位研究员在《中国文物报》以个人名义刊登对于《功甫帖》辨析的2篇文章,分别为钟银兰、凌利中所写《“从法帖中双钩”—析<刘锡敕><功甫帖>墨迹钩摹的性质》和单国霖的《形体极相似气韵却不畅——苏富比拍品<功甫帖>辨析》。钟银兰、凌利中在研究报告中称《功甫帖》墨迹本以双钩轮廓为基础,百年前就在一起、民国时又同为许汉卿旧藏的《刘锡敕》伪本钩摹性质如出一辙。单国霖则认为《功甫帖》中笔法存瑕疵,不合乎苏轼笔性特点,虽然形体极其相似,然气韵不畅,可能是因为摹写所造成的失误,同时,对翁方纲题跋也存在质疑。

  对此,刘益谦再发声明称,两文观点不尽相同、内容相互矛盾。他表示,单国霖研究员认为“安崎著录的可能即是此墨迹”,是主张《功甫帖》是清初以前的仿本;而钟银兰、凌利中研究员则坚持此帖是清末依据石刻拓本“双钩填墨”的观点,两种需要进行完全不同层面的学术论证。刘益谦在声明中称,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等待苏富比方面的学术论证,并结合其他相关专家的学术观点,得出综合的评判。

  声明最后,刘益谦称经历了这个岁末的纷扰,已身心俱疲,其中的压力和委屈难以言表,因此保留通过各种(包括法律)途径追究责任的权力。

  早前针对《功甫帖》之争,苏富比曾表示将邀请全球顶级专家对上博的研究报告进行研究讨论,刘益谦在当时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一旦上海博物馆和苏富比的两份报告各执一词时,自己也会根据各种意见来评判到底是谁的论据更有说服力。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