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苏轼《功甫帖》被指伪本 上博质疑是"钩摹而出"

2013年12月22日 04: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高磊 选稿:夏阳

 

《安素轩石刻》中的苏轼《功甫帖》拓本(左)、《功甫帖》钩摹本(右)

 

上博的鉴定认为苏富比拍品中“轼”的勾不似自然运笔

 

收藏人刘益谦9月于纽约苏富比拍得的《功甫帖》(翻拍)

    据《新闻晨报》报道,苏轼《功甫帖》再成关注焦点!昨日,有媒体披露,上海博物馆研究员的鉴定结果称,9月在纽约苏富比以822.9万美元(约5037万元人民币)成交的苏轼《功甫帖》是伪本。这一结论立刻引发轩然大波,事发后,曾以“暂不回应”作答的藏家刘益谦,终于在昨晚披露了最新进展:针对此事,苏富比方面也表示将成立特别小组,邀请全球博物馆的专家对《功甫帖》的真伪问题进行研究讨论。

  上博鉴定

  《功甫帖》确系伪本

  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钟银兰、单国霖、凌利中三位研究员向媒体公开披露称,通过考证,发现近期露面的《功甫帖》是伪本,钩摹自晚清鲍漱芳(约1763-1807)辑刻的《安素轩石刻》,其制作时间定于道光四年(1820)至同治十年(1871)之间。根据这一结果,这件《功甫帖》不仅非原作,而且非原作钩摹,实际是从石刻拓本中钩摹出的。

  何以得出这一结论?研究员称,通过相关比对,苏富比拍品《功甫帖》中,“轼”字的勾(上提处),“谨”字收尾的横,不见自然书写时的浑然天成,倒是“复制”了原本属石刻、拓本自身局限与特点的细节,如大量非人工自然书写而产生的石花、斑点、圭角、棱角状等莫名甚至匪夷所思的运笔与笔触。

  此外,上博研究员还指出,作品中鉴藏印、骑缝章的几处破绽,亦可作为《功甫帖》钩摹作伪的旁证。如这件拍品“苏轼谨奉别功甫奉议”九字之下,留有六方朱印,历经不同年代,跨越百年,可几位藏家的印泥色泽居然是一样的。同时,上博馆员认为,钩摹本中,除许汉卿鉴藏印为真外,其余明清题跋及鉴藏印皆伪,此属坊间作伪者之惯用伎俩。

  昨日,就《功甫帖》真伪的争议之事,上博相关研究员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表示一切以即将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文章为准,但向记者强调,关于《功甫帖》是伪本的鉴定结果,确认无疑。

  藏家回应

  曾找专家鉴定,没疑义

  以约5037万元人民币从纽约苏富比拍得这件苏轼的《功甫帖》,是收藏人刘益谦的大手笔,早在拍卖之初,就引起了外界的强烈关注。而后,有关这件“古董文物”回流国内,是否可以减免高额关税的讨论,又为《功甫帖》赢得了诸多眼球。如今,《功甫帖》被质疑可能是伪作,藏家刘益谦自然不能沉默。昨晚,在接受一家网站收藏频道的专访时,刘益谦透露,9月竞拍之前,他曾经找书画专家鉴定过字帖,征求了很多业内外人士的意见,当时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字帖真伪问题的说法。昨日,在看到上博研究员的相关质疑后,他立刻联系了苏富比方面,但因为纽约总部正处于圣诞假期中,因此他与香港苏富比总裁程寿康取得了联系。程寿康向他表示,苏富比这件拍品,见之于张珩《张葱玉日记·书稿》及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徐邦达赞扬其“神采飞扬”,为“上品”。刘益谦表示,针对此事,苏富比方面将成立特别小组,邀请全球博物馆的专家对《功甫帖》的真伪问题进行研究讨论。如果专家们一致认为上博观点能站得住脚,苏富比一定会维护自己和买家的权益。相反,如果研究讨论的结果显示上博观点不能成立,苏富比也一定会维护自己的权益。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