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上海新闻 > 滚动新闻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赤豆棒冰,绿豆棒冰……" 记忆里的棒冰活着但已难觅

2012年7月20日 06: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史寅昇 选稿:郑闻文

  “卖棒冰,卖棒冰咧,赤豆棒冰,绿豆棒冰……”

  弄堂口出现熟悉的身影,推着一辆自行车缓步而来,后座绑着大大的用棉被盖着的木箱子。孩子们围着蹦着,那箱子里的,是炎炎夏日里能给他们带来幸福一刻的棒冰。

  这样的一幕过去多少年了?上世纪90年代,随着冰箱和冰柜的普及,棒冰车渐渐退出江湖,但是记忆里的棒冰仍然活着。

老照片,小推车的箱子里,是炎炎夏日里能给孩子们带来幸福一刻的棒冰。

  2012年5月7日,上海最高温达到33.7℃,中华路上,两人骑车相伴吃棒冰。早报记者 贾代腾飞 图

  东方网7月20日消息:据《东方早报》报道,酷暑,下午2点,曾是今年53岁的张阿姨最期待的一刻。

  张阿姨至今记得幼年时的夏天,闷热的亭子间里妈妈拿着蒲扇为她和姐姐扇风,顽皮的哥哥早不知去哪里疯玩,回来肯定又要“吃生活”,而她则在心里暗暗期待着下午2点钟的到来。虽然2点钟的太阳最是折磨人,但随着一声声木器敲打声渐行渐近,弄堂里的小孩子们便越发心痒难挠。因为,卖棒冰的人来了。

  盐水棒冰、绿豆棒冰、赤豆棒冰,这“老三样”,伴随着无数孩子度过夏天走过童年。现在,走街串巷卖棒冰的小贩早已匿迹,路边便利店里,动辄三元、五元的冷饮,甚至冰淇淋店里几十、上百元的进口产品,也把棒冰挤出了人们的视线,难以寻觅。

  “魔术箱”带来的小幸福

  “揣着妈妈给的4分钱,我便跑到卖棒冰的大叔面前。他一只手里是一块木头,比棒冰稍微小一点。走过路过的时候,用木头敲棒冰箱子,大家就知道他来了。”虽然现在天天都吹着空调,但张阿姨仍然印象深刻的,是打开箱子的一瞬间,她总要把头伸到箱子口,那阵清凉令人感觉过瘾。不过,“小气”的棒冰小贩从来不让箱子敞开太久,拿出了棒冰之后,立刻就把箱口的棉被盖上。

  很多人可能会和张阿姨一样,在童年时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人盖棉被会热,棒冰盖棉被反而会冷?”对孩提时代的张阿姨来说,棒冰箱子简直就像魔术师的箱子一样。

  专题:2012清凉一夏

  “那时候都是统一的价,白棒冰、赤豆棒冰、绿豆棒冰都是4分钱,断了的是3分钱。后来有了大棒冰,大棒冰和雪糕一样都是8分钱。那时候没有盐水棒冰这个品种,盐水棒冰是后来才有的。”张阿姨和母亲围坐着讨论起棒冰的价格,聊着聊着便引出一大串话题——从棒冰的价格到带鱼的价格,经过那个计划经济年代的人们总能如数家珍。

  就算是4分钱的棒冰,普通人家的小孩子也是很难独享的,往往是兄弟姐妹一起分享。“哥哥会拿着纸头吃,我和姐姐就不行,所以把上面那段拗下来给他拿着吃,我们俩就吃有棒子的部分。那时候吃的东西少,两个小孩为了谁吃赤豆棒冰的头,都能打起来。”

  赤豆和绿豆的比重比水大,“倒立”着冻成棒冰之后,豆子都集中在棒冰的头部。有时候,因为批量生产的关系,还会遇到整根都是豆子或整根都没什么豆子的特殊情况。遇到前者,自然让人喜不自胜,而遇到后者,也只好怪自己运气不好。

  而张阿姨的母亲王阿婆甚至还记得历史更悠久的棒冰。“那时候还没她呢,在新闸路有家店也是卖棒冰的。它不是装在箱子里的,是现做现卖的,用个铁的模子做棒冰,谁要买了就放在水里化一下,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