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上海新闻 > 滚动新闻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沪家庭作坊式暑托班令人忧 家长热盼社区托管机构

2012年7月16日 05: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杜丽华 选稿:刘沅

image

沪家庭作坊式暑托班令人忧

  编者按:暑假本该与“放松”、“快乐”这样的字眼连在一起,然而,现实情况是很多家长放松不下来,不少学生也快乐不起来。在上海这样一座大都市,多数家庭都是双职工。暑假到了,孩子怎么办?这个时候充分体现了“家有老人是块宝”,不少孩子选择跟老人一起度过暑假。那么,老人不在身边或老人身体不好怎么办?有的选择送回老家,有的择选择上暑托班,有的只能让孩子自己留在家中……本网记者今起推出一组暑期调查特别报道,欢迎网友就暑期那点事儿发表意见或提供线索,可发电子邮件至dlh4675551@126.com或拨打东方网新闻热线60850333。

  
  东方网记者杜丽华7月16日报道:放假了,双职工家庭的孩子不知何去何从?于是,暑托班火了。近日,市民李女士向东方网记者反映,上海有不少家庭作坊式暑托班没有证照,处于无人监管的灰色地带。李女士说,这些非法“暑托班”实在让人忧心,她自己就吃过这个亏,希望广大年轻的家长引以戒。

  居民房衍生出的暑托班

  李女士的女儿在上海康宁小学读一年级,日前她把女儿送回了辽宁老家。李女儿告诉记者,女儿被迫成了一只“小候鸟”,虽然她也很不情愿,但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去年,李女士为女儿报了一个暑托班。当时在网上看到暑托班的信息,由于离家很近价格又较低,李女士没有多考虑就报了名。“当时这家暑托班的费用是每个月1200元,这几乎是上海最低价格了。我考查了一圈,差不多的怎么都要四五千一个月,少的也要三千多。当时就图便宜了,所以才报了这家。”李女士说。
  
  后来,李女士才知道,这个暑托班就是在一个居民小区的家中。“看样子,不像是老师自己的房子,应该是借来的。房里比较简陋,有4个孩子在这里托管。中午老师给学生做顿饭,上下午带着孩子做作业。老师是否有教学资质,我现在都没搞明白。当时就想有个人帮我代孩子就行了,也没要求太多。”

  可是,让李女士没想到的是,女儿上了一周,说什么都不去了。起初,李女士还不知道什么原因,女儿也没有说。有一天,李女士的丈夫去接女儿,刚好门开着。还没等进门,就听到里面有人凶狠狠地训斥道:“你怎么这么笨,讲了多少遍,这都不会,够笨了!”进门一看,原来自己的女儿正眼泪汪汪地看着老师。

  “那两天,孩子情绪就特别差。一天晚上,女儿竟然跟我说,我不是个好小孩,我是个笨孩子,我不要活了。”李女士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从那天起,她没再让女儿去一天暑托班。

  经多次交涉,其余的费用始终没有退给李女士。一气之下,李女士找到了居委会。但这家暑托班根本没有相关证照,居委会说管不了。李女士又向教育部门投诉,结果也说没有证照,不在管辖范围内。

  贵的上不起便宜的不敢上

  不去暑托班,孩子去哪里?这下愁坏了李女士,转而她灵机一动,能不能联合小区内平时没人照看的孩子,每个家长轮流带一天呢?于是,李女士写了一份《寻伙伴公告》。没出几天,还真有几个家长主动联系李女士。

  伙伴找来了,难题也来了,去哪照看孩子们呢?她们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场地供孩子们学习娱乐,李女士为此找到了社区居委会。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她,场地倒是有,但是给老年人活动用的。
  
  李女士向居委会反映说,既然小区有这么多孩子面临暑期无人看管,居委会能不能开办一个暑托班?“社区如果能办个暑托班,不仅方便了大家,最关键是让人放心。可是居委会给我的答复有两条,第一没有专业人员来做,第二一旦出事承担不了这个责任。”李女士说。

  去年一个暑假,李女士走到哪都带着女儿。即使去单位也只能带着“小尾巴”,李女士说,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今年她接到六七家暑托班打来的电话,据说品牌机构的暑托假报价都在四五千元,没有一家低于3500元。

  “暑托班一个月就要四五千,我一个人的工资就进去了,这怎么让我承担得起?每月一千多的暑托班基本都是无照家庭式的,今年说什么也不敢上了。所以,只有把女儿送回老家了。虽然父母身体并不好,老爸刚做过一场大手术。可是,不送回去谁带呢?”李女士无奈地说。

  谁为作坊式暑托班把关?

  在网上,随便可以搜到大量私人暑托班的广告信息。“本暑托班属个人,正规师范专业毕业,在职小学老师,教学经验丰富。旨在服务周边区域,帮助无暇照顾孩子的生活和学习的家长提供便利……”根据这条信息,记者拨通了网页上留下的电话。

  一位自称刘老师的人告诉记者,她的暑托班从8:30带到17:00,负责辅导学生写暑假作业并复习文化课。每个月的费用是1080元,不包括午餐,中午由她负责订外卖盒饭。她告诉记者,暑托班就设在她的家中,在所在居民小区的三楼,现在已收了4个学生。记者问她是在职老师吗?她告诉记者,“以前是老师”。

  赵老师在浦东川沙的家中办了一个暑托班,目前已经有4个孩子在她这里。赵老师告诉记者,毕业四年了一直在上海教学。由于没有足够的资金搞大型培训机构,只能在小区里收几个朋友、邻居的孩子带带。她还把自己的3个同事请了过来,平均每个老师带3个孩子,最多时可收10个。她那里收费标准是每个月1600元,午饭她下厨为孩子们做。记者问午餐的标准怎样?赵老师回答说:“家常便饭!”

  在这样没有任何监管的暑托班里,孩子的午餐安全如何保障?老师的资质谁来验证?一旦出现问题向谁申诉?相信不少家长都会陷入李女士的尴尬,高价暑托班上不起,低价暑班不敢上。那么,这些孩子到底又该何去何从?社区居委会作为居民的家,能否想居民之所想,急居民之所急,主动承担起暑期托管的职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