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上海新闻 > 滚动新闻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公园高音喇叭该控还是禁? 电子监测手段遭遇成本瓶颈

2012年7月13日 16: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杨依霏 选稿:王呈恺

image

一到夜幕降临,不少公园里就聚集跳舞爱好者。

image

露天舞池中,市民翩翩起舞,现场音响也成为扰民源。

image

闸北公园安全电子监测设备,对锻炼跳舞者的声响有了客观监督。

  东方网实习生杨依霏7月13日报道:近日,浦东新区湾流域、衡辰三林苑、三林苑等小区居民联名反映,小区附近的三林公园内每晚都有人用高音喇叭播放舞曲,干扰居民正常生活。记者走访后发现,由于缺乏有效的管理标准,公园噪音始终成为“老大难”。

  公园内高音喇叭“我行我素”

  三林苑居民顾女士称,每晚7点至9点,三林公园都有人使用高音喇叭播放舞曲,干扰周边居民正常生活,小孩、老人无法正常休息。

  顾女士说,自己多次向街道、区信访办、110等多个部门投诉,街道和环保局回复称,他们没有执法权,只能请公园管理机构加强管理。而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公园管理方未采取任何措施。

  7月9日傍晚6点多,记者来到三林公园,在一个铁栅栏围成的篮球场内,一个1米高的音箱早早地摆好。7点刚过,渐入夜色的三林公园开始热闹,居民跟随舞曲舞动起来。7点半时,已有100多人下场热舞,多数都是中老年人,他们你退我进,旋转跳跃,乐在其中。

  一位在旁观舞的居民告诉记者,这个活动4、5年前就由附近三林城小区的中老年人自发组织,除了刮风下雨,活动一般都在晚上7点至9点。而音箱是老板自备,来跳舞的人每晚需交1元电费或购买15元的“月票”。

  如此“高调”,噪音是否扰民?这位居民摆手说“不算”。一位下场休息的阿姨还笑着说:“音乐大一点,跳舞才起劲”。采访过程中,也有居民认为,公园内放音乐有点太闹。

  闸北公园“限定”噪音上限

  据了解,上海现有150多座公园,晨练最高峰150多万人同时在园,几乎占上海户籍人口十分之一。公园噪音历来是个“老大难”问题。

  一方面是老年人的娱乐需求,一方面是附近居民的休息权。公园音响该放还是该禁,有没有个可行的好法子?

  前天下午,记者来到“老字号”的闸北公园。据了解,在这座公园中,一些晨练者喜欢带着音响放音乐,也曾引发周边居民不满。今年二月份,经过社区、园方、环保、公安等多方协商,公园确定了一条大家都能接受的“上限”——园内环境噪声不能超过70分贝,并在园内安装噪音检测牌时时监测。

  昨天一早8点钟,记者再次来到闸北公园。一进公园,到处声浪滚滚。多个晨练队伍的音乐伴奏声、合唱声此起彼伏。在广场附近的角落处,矗立着一块噪声监测牌,仔细观察十来分钟,监测牌上显示噪音为70分贝,偶尔会升至72分贝。

  闸北区绿化管理署业务科董先生告诉记者,公园噪音是一个社会难题,投诉每年都很多,但年年都无法根治。安装检测牌后,闸北公园噪音投诉量明显下降。安装前公园实施监管很难,没有具体标准,仅靠口头劝阻,没有成效。安装后,集体健身的场地、时间可以根据分贝数错开。“人防不如机防,有了一个标准,我们管理起来就简单很多。管理人员巡视时,发现检测牌上数字超标,就上前劝阻。一般经过沟通后,市民都会听劝”。

  推广监测牌遭遇成本瓶颈

  闸北公园的“降噪”措施,有没可能在全市公园中推广?对此,闸北区绿化局办公室主任何春明摇起了头。

  何春明表示,噪音治理需因地制宜,“闸北公园有一个面积很大的活动广场,每天10多个团队一起晨练,音响叠加,噪音情况特别严重。为提醒居民,方便劝阻,就设立了一个醒目的噪音监测牌。其它一些活动面积小、活动不集中的公园,就很难设立这样的谁设备”。

  何春明还分析说,噪音监测牌的安装费高达6万块,这笔钱谁来出是个问题。他强调说,公安执法部门增强执法力度,才是公园噪音的治本之道,“公园没有处罚权限,采取的措施只能暂时缓解,治标不治本”。

  闸北区绿化管理署业务科的董先生也表示,噪音监测牌加上平时的维护费,不是一笔小数目,而结果往往只能维系“暂时和平”。一旦居民不听劝阻,公园管理人员也束手无策。

  据悉,市政府有关部门将于本月下旬召开《上海市社会生活噪声污染防治若干规定(草案)》立法听证会,议题之一就是“关于在公园、广场、人行道等公共场所开展使用音响设备的健身娱乐活动是禁还是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