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上海新闻 > 滚动新闻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上海市第十次党代会侧记之二:
发挥全体成员才能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2012年5月20日 09:05

来源:文汇报 选稿:解敏

  东方网5月20日消息:黄浦区外滩街道有栋“咏年楼”,政府把它给了一个叫“心思奇绝”的公益组织,专门用来开发针对失能、失智老人的“增能”服务。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增能”是为了恢复老人的社会功能,让他们“继续发展”,因为“发展”是人永恒的需求。

  到了市十次党代会现场,“人的发展”不再是心思奇绝者的“小众话题”。党代会报告指出,要把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加强社会建设的核心任务。“核心任务‘攻关’,不光是哪一个人、哪一个组织、哪一级政府的事,它是属于整个社会的课题。”上海理工大学党委书记燕爽代表说。
  
  “非主流”的新需求开始出现

  “人的发展,本来就是社会主义的价值追求,也是社会建设的终极目的。”燕爽认为,这个话题之所以在今时今日变得热门,原因在于“时机恰当”。

  “民族解放国家独立,为个人生存创造了基本的政治条件;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人的需求层次普遍提高,社会利益群体也变得多元,这时候,人们开始有了更多样、更个性的需求。”燕爽表示,所谓“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意味着要满足不同人群的不同需求。

  燕爽用高等教育的发展打了个比方:高等教育负有两重任务,一是满足人们接受教育的普遍需求,提升全民文化素养,“这方面我们一直在进步,体现在数据上,就是高考录取率和高校毛入学率等数据的增长”;另一重任务是培养各类特殊人才,比如在国家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时期,培养“领军人才、创新创业人才”的呼声越来越高,对此高校自然负有重要责任。但问题是,这类人才在教学和科研方面的需要往往有些“非主流”,“如果在常规路径上‘死磕’,难免耽误他们的发展。”

  新生需求要以新的服务来满足,社会建设也是一样的道理。燕爽说:“特殊人才培养,不是单靠加大教育投入就管用的,还要针对他们的特性,改革教学模式、科研模式、绩效评估模式,这是教育界应该进行的探索。放大到整个社会建设领域,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缺钱,而是需要体制机制上的突破、管理模式的创新、服务模式的改革。”
  
  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

  “我数了数,党代会报告至少在6个地方提到了‘人的全面发展’。”上海政法学院社会管理学院教授曲玉波代表直言,“报告强调要为人的全面发展创造更好的社会环境,这桩任务不容易。”

  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他们的需求也不尽相同。曲玉波的建议是,在以“尽力而为、量力而行”的态度重视和解决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问题的基础上,对一些特定群体适当采用“个别化原则”。

  “不同年龄层次、健康状况、收入层次、文化背景的人,需求千差万别。政府面对越来越多元的社会,不可能面面俱到,个个兼顾。”上海市民政局局长、党组书记,市社团管理局党组书记马伊里代表说,从民政工作的经验来看,激发基层社区和社会组织的活力,是政府“分流需求”的可靠方式。

  民政工作者对社会需求变迁有最直观的感受。子女出国,父母孤独怎么办?买了新车,旧小区没有停车位怎么办?爱心人士收养流浪猫狗,被社区居民投诉了怎么办?外来媳妇住到上海,没法融入社区怎么办?这些都是近年来上海社区出现的新问题——它们既没有法律条文可调解,也不在政府行政管辖范围内。马伊里说:“很多时候,最早想出办法来的是基层社区。”

  最近,浦东新区的塘桥社区解决了一个停车难题:辖区内有个商务楼和小区相隔一堵墙,白天,商务楼停车位紧缺,小区车位相当宽裕,晚上的情况正好相反。后来,双方协商出一个“错时互补”方案,白天把小区车位借给商务楼,夜里则把商务楼的车位借给小区。不费一分一毫,消灭了难题。

  “我们提倡居民自治和社区共治,这就是个典型案例。”马伊里介绍,世博会期间,上海启动了“居委会自治家园”项目,尝试让普通市民民主参与社区公共事务管理。21个自治家园示范点的居民新招频出,开创了不少自治方法。去年,又有100多家居委会申报这个项目,“这说明基层有创新的能力和激情。”
  
  发掘“自我服务”的力量

  “政府精力有限,必须激活社会力量。”社会组织,正是专为解决多样化需求而存在的社会力量,马伊里鼓励社会组织“发现社会需求,设计服务模式。”

  “计划经济时代不需要社会组织,什么事情都由政府解决;到了市场经济时期,大部分服务需求被推向了市场,这些有需求的人,很可能成为社会组织的‘客户’。”在市场的“无形之手”推动下,社会组织对市场的需求往往非常灵敏,能设计出科学、新颖的服务。

  2009年,上海市在全国率先创办社区公益项目招投标和社区公益创投大赛。市民政局拨出一部分福利彩票公益金作为专项资金,通过招投标和创投的方式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到目前为止,共有477个项目中标,100多个社会组织成长壮大,还培养出了不少在上海乃至全国都颇有影响的“公益领袖”。马伊里还建议把“评估服务水准”的权限也交给社会:“让客户来监督社会组织,促使后者做好自身能力建设。”

  团市委书记、党组书记潘敏代表,同样主张通过发掘“自我服务”来满足人的全面发展的需求。“我们总感觉服务青少年的难度越来越大,原因是现在年轻人‘自有我主张’,而我们不一定能直接提供他们想要的。”因此,在做好价值观引导的前提下,团市委更愿意把“全面发展”的主动权交给青少年,鼓励他们“自我服务”,“比如青少年创立的青年社会组织,活力四射,花样百出——只要有生存发展的空间,就不必担心它们没市场。”

     >>>专题:中国共产党上海市第十次代表大会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