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上海新闻 > 滚动新闻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舒适和梅兰芳的艺缘[组图]

2012年4月16日 11:40

来源:东方网 选稿:郑闻文

1994年,唱戏前的舒适在勾脸。高桥亚弥子摄。

梅兰芳画的扇面,赠与舒适父亲。

老年的舒适在拉二胡。

  据《东方早报》报道,唱京戏是著名电影艺术家舒适一生的至爱,这在他的朋友圈子里,包括熟悉他的影迷当中,都是出了名的,但大部分人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笔者也是因要为舒适写传记才探明其中的奥秘。

  舒家最有出息的孩子

  从严格意义上说,舒适是因为父亲和梅兰芳交厚才与京剧扯上关系的。

  舒适的父亲舒厚德(1885-1949),字石父,排行第四,曾在上海广方言馆就读,品学兼优。十三四岁的时候,舒厚德因个子特别高大,虚报年龄16岁投考赴日本官费留学,竟被录取。1898年11月,他和吴锡永、陈其采、许葆英等一起进日本成城学校,接受军事预备教育,成为我国第一批留日军校生。舒适的父亲成绩非常好,射击等等都名列前茅,所以不久就成为日本近卫步兵第四联队的见习士官。1902年3月毕业回国,历任沪军第一师第二旅旅长,总统府军事咨议、军事顾问,国民政府参军处总务局局长等要职。1911年,26岁的舒厚德被授予陆军少将军衔,成为中华民国最早的年轻将领之一。但因不愿意打内战,后来他去了当时的北平陆军大学(现为中国国防大学),担任中将教官,接着又索性与几位志同道合的同窗好友一起脱离军界,到银行工作。

  1916年4月19日,就在老北京东城一个典型的四合院里,一个大名叫舒昌格、小名叫“京生”的小孩诞生了,他就是舒适。排行老三的舒适是最受父亲宠爱的孩子,还在十月怀胎的时候,父亲就“先知先觉”地对太太说,“你现在怀的一定是我们孩子中最有出息的。”而且,为了这个将要出世的“最有出息的孩子”,舒厚德出乎意料地决定告假,用当时还叫“洋车”的缝纫机,亲自把舒适的小衣服一件件做好。

  后来,舒厚德的预言果然实现了,舒适像父亲一样,长成了相貌堂堂、魁梧刚毅的汉子,成为大名鼎鼎的电影艺术家,在兄弟姐妹当中也是最有威信的一个。尽管他没有从军,却能在银幕上成功塑造军人形象(譬如《红日》中的张灵甫),因为他不仅把父亲的名号“舒适”作为自己的艺名,而且遗传了父亲身上的军人气质。

  舒适的父亲在北平陆军大学当中将教官时,每逢假期或稍有闲暇,喜欢和当年一起留学的军官们去听梅兰芳唱戏,一来二去,自己也能哼几句了,以至戏瘾越来越大,干脆成立了一个“捧梅团”,专为梅兰芳捧场。将军们俸禄丰厚,很想为梅兰芳慷慨解囊,但是,如果直接给钱,名角会有受辱之感,有损尊严,所以,军官们想出妙招,每场戏结束后,就买下全副行头,这就等于赞助了梅兰芳。日积月累,舒适的父亲买下的梅兰芳各式戏服越来越多,装满了四只描金的木箱,这成为他留给后代的一笔文化遗产。这种对京剧名角的追捧程度,与现在迷恋明星的粉丝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不料,“文革”中抄家时被造反派作为“四旧”拿走了三只箱子,所幸有一只硕果仅存,被舒适最小的弟弟珍藏了起来。

  渐渐地,舒适的父亲和梅兰芳成了密友,除了去戏院看戏,还隔三差五亲临梅府“开小灶”,听堂会。每逢这样的机遇,舒适就有幸跟随父亲走进姹紫嫣红的梅家大院,因为他是父亲最宠爱的孩子嘛。有时候,舒家有人过生日,也会请梅先生来家里唱堂会,邻居们纷纷来看热闹。舒适当时年纪太小,当然还听不懂那种“咿咿呀呀”的京戏唱的是什么,但从父亲击着拍子、摇头晃脑的陶醉相可以看出,这肯定是好东西!他慢慢听出些韵味了,便不知不觉开始在心里跟着哼唱起来。比他大几岁的哥哥也在学唱,兄弟俩便成了搭档,而且时常交流。

  后来,梅兰芳来了上海,而7岁的舒适跟着父亲及家人也从北京来到上海。来上海的缘由是否仍为了“追梅、捧梅”,未可知。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