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树

上海新闻 > 滚动新闻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故事基地"叫你回来讲故事 枫泾拟将故事基地产业化

2012年3月13日 18:06

来源:东方网 选稿:王丽琳

  据《青年报》报道,枫泾小学里故事小组的小朋友为同学讲故事。本报记者吴恺摄“很久很久以前……”当“穿越风”横扫网络文学和电视荧屏之时,你或许不知道,在金山区枫泾镇,当地的人们至今保留着讲故事与听故事的传统,民间传说、风俗习惯又或者是时下流行的新事物,都被创作者写进了一个个小故事里,再由故事员走街串巷地讲给居民听,口耳相传中,枫泾人传承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文化。

  今年9月,枫泾镇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故事委员会命名为“中国故事基地”,成为全国首个获此殊荣的地方。枫泾镇文化体育中心主任郁林兴正在为“故事基地”的未来规划蓝图,但隐忧盘桓心中,随着故事前辈们的隐退,创作者团队正面临“青黄不接”的难题。

  “故事之乡”历史悠久 “大篷车”将故事带入千家万户

  写故事、讲故事、听故事……在素有“故事之乡”美誉的金山,“故事文化”可以追溯到清末民初。那时,一批民间故事家活跃在田头、场角、茶楼,给老百姓绘声绘色讲故事;新中国成立后,金山人继续用讲故事的方法演绎新中国成立后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之后,具有鲜明时代性的“新故事”登上舞台,新一批故事大王涌现……

  在这个历史悠久的“故事之乡”,枫泾镇是其中最艳丽的一朵奇葩。“枫泾的故事氛围很浓,大家都爱听。”枫泾镇文化体育中心主任郁林兴告诉记者,在这个水乡小镇,“故事文化”渗透到了角角落落,不但有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大家,还有一辆虚拟的“故事大篷车”,所谓“大篷车”,就是一支创作团队,再加上“方言故事演讲队、成人普通话故事演讲队和少儿故事演讲队”三支讲演队伍,不定期走进居民身边“讲故事”。

  “我们通常所说的故事分为两类,一类是民间故事,另一类是新故事。”身为一个拥有十多年创作经验的“故事家”之一,郁林兴讲起“故事乡”的故事滔滔不绝。“民间故事以传统文化为主线,枫泾的每个特产都有自己的故事,新故事则具有时代性,分成艺术故事和政治宣传类的故事。”说来有趣,世博会期间,故事员们走街串巷,把世博会得历史与现在,上海世博会的场馆、交通等等信息都变成了“故事”讲给居民听,郁林兴笑道,“命题作文”的范围比想象中更广,科普、法治、创卫生创文明的城区建设,甚至党的十七大也是“故事”,比起严肃规范的条文,枫泾人更爱听“故事”。

  “故事大篷车”目前有一个创作工作室,拥有创作者二十多人,三支故事员队伍拥有骨干成员近60名,辖区内所有公办的中小学和幼儿园都参与其中。

  创作团队青黄不接 年轻人讲故事少写故事更少

  在枫泾,故事氛围浓,讲故事的孩子也不少。1988年出生的王辰一从孩提时代起听故事、讲故事,如今成为了年轻一代故事员中的佼佼者。“我的外婆是小学老师,以前我爱听故事,她就教我讲故事。”王辰一回忆道,从小到大,“听故事”是不变的记忆,“故事员有时候在小区里搭个台就讲了,市民广场、活动中心,哪里都能听故事。”而她自己从学校里的比赛一路比到整个区,最近刚从一场金山故事讲演比赛中脱颖而出,被评为“优秀故事员”。

  尽管和自己一样的80后故事员并不多,王辰一对枫泾的故事文化传承还是颇有信心。“现在很多初中生都讲得很好,我觉得讲故事挺锻炼人的。”在揣摩不同人物该有的声音语调和神情中,王辰一觉得“讲故事”让自己收获颇丰。“如果可以讲,我会一直讲下去吧。”

  比起故事员,年轻的创作者更为稀少。“写故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又很难。”郁林兴谈起了多年的心得,“故事源自生活,要善于观察,做个有心人,还要静得下心慢慢学,慢慢练。”在他眼里,“浮躁”是阻碍很多年轻人走上故事创作道路的一道坎。“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看书看报本来就少,都上网了,生活节奏又快,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钻研故事怎么写。”

  在创作工作室里,老一辈的故事写作者依然笔耕不辍,但仅有十几个年轻人的现状让郁林兴无奈于“青黄不接”。“故事和小说还不一样,故事的语言是口语化的,要精简,还要有悬念。”让郁林兴觉得遗憾的是,如今普遍的情况是会写故事的不会讲,会讲故事的却不会写。

  作为为数不多的年轻人,1984年出生的蔡宁艳是创作团队中的“菜鸟”,来自广西南宁的她因为到了枫泾工作,始知有这样的“故事文化”,感兴趣之余拜师学艺,至今写过五六篇拿得出手的作品。“我还有很多要学呢,这里的故事环境挺好的。”无论是参与培训还是座谈,蔡宁艳都很少遇到同龄人,“年轻人是挺少的,其实写故事是很有趣的事。”

  未来规划

  拟将故事基地产业化

  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故事委员会命名为“中国故事基地”后,枫泾镇的“故事文化”将走向何方?对于未来的规划,郁林兴已有初步的设想,拟将故事基地与其他艺术形式结合,往产业化的道路上发展。“有一些设想在考虑,比如把故事和影视相结合,建立一个故事素材数据库。”在郁林兴的脑海里,如果能有一个数据库缉拿了所有刊发的故事作品,并根据主题、人物、寓意等等元素分类,输入任何关键词都可查询到与之相关的故事和作者,对于影视剧的创作改编而言无疑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同时又可以通过一定的合约形式保障故事创作者的版权利益,此外,开设少儿故事培训、将民间故事与动漫相结合等想法也在酝酿中。“故事是枫泾文化的一部分,要传承和发展下去必须跟上时代的步伐。”

一键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