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上海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工业经济"逆势而上" 解析河南加速度

2009年8月17日 16:50

来源:东方网综合 选稿:陈洁

  从1978年到今天,经过调整恢复、蓄势发展、加速起飞三个阶段,如今的河南工业企业总数比30年前增加了50多倍,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增加值、实现利润分别比30年前增加了51倍和199倍,工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5.2%,已成为河南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

  回首改革开放30年来河南工业走过的历程,可以清晰地看到,工业犹如一支神奇的魔杖,在它的支撑和作用下,河南的GDP蛋糕迅速做大,经济规模连续多年进入全国第一方阵,经济结构更加合理,品牌名企队伍不断壮大,中国“粮仓”嬗变为中国“厨房”……

  一个蓬勃发展、竞争力日益增强的新兴工业大省在祖国辽阔的中部迅速崛起,正以更加铿锵的脚步迈向工业强省。

  突破计划经济羁绊

  初具现代工业体系

  1978年对于中国来说,是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一年。对于河南——这个被人们称为“中国缩影”的省份,意义更是非同寻常。

  这一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把全党工作的着重点和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这一决定表现出当时中国经济在困境中渴望变革的迫切愿望”,省发改委经济研究所所长郑泰森说,也像是在工业领域发出的一个先声。

  在这一精神指引下,1979年7月国务院下达《关于扩大国营企业管理自主权的若干规定》,我省按照“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方针,对全省2300多个企业分期分批进行了整顿,积极开展扩大企业自主权试点工作。

  安阳钢铁厂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安钢当时面临的困境是——由于不适应市场亏损1.9亿元。1980年,安钢率先向省里提出,实行承包制,保证交够国家的,余下的用于企业自我发展。这项来自河南最大企业的创举,当时全国也不多见。

  一放就活,一包就灵。安钢当年就扭亏为盈,由此拉开了企业28年持续盈利的历史。由于获得了自我发展能力,9年后安钢产量在全国率先突破100万吨大关,成为名副其实的钢铁企业“老大哥”。

  安钢的成功让决策者坚定了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的决心和信心。1980年年底,全省工业企业扩大自主权试点工作会议召开。会议明确提出,把企业从部门所有和地方所有中解放出来,使企业拥有相对大的自主权力,对于实现“四化”有重要战略意义。

  由安钢承包经营引发的冲击波,就此在全省工业企业中震荡开来,由此激发的活力,让众多国企面貌发生了变化,产值

  和利润增长均高于非试点企业,也使全省工业停滞、倒退的局势迅速得到扭转。

  “可以说,这是一场穷则思变的改革,尽管方向在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但理论认识是不清晰的,政策表述也是模棱两可的,改革措施也是‘双轨制’的。”郑泰森说,但重要的是,改革开启了人们思想解放的历程,整个社会开始承认个人和企业追求收入、利润和财富不仅是正当的个体理性行为,而且是对社会有益的合理行为。

  这一深刻的观念革命带来的不仅是企业改革的不断推进和成功,更重要的是突破了僵化封闭的意识形态樊笼,为河南工业改革向市场经济发展奠定了观念基础。

  到1991年底,河南工业总产值已达到1222.7亿元,是1978年的7倍多。河南省已具备了比较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从行业上,涵盖了电力、化学、建材、日用轻工业等等;在地域上,则形成了以郑、洛、汴为中心的工业集群。

  走上市场经济道路,工业经济

  成为国民经济主要支撑力量

  “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时发表重要讲话,这一具有石破天惊意义的论断给人们发出了明确的信号。从那时起到新世纪初,河南的工业经济逐步从僵化的计划经济中解脱出来,从股份制改造,抓大放小,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到国有企业三年脱困计划,大力发展非公经济……河南工业一步步走上了市场经济道路。

  “118工程”——可以说是当时国企改革的点睛之笔。面对那一时期河南大部分国有企业亏损的状况,省委、省政府果断决定,对全省118个大中型企业,逐个确定、落实承包方案。

  这项被称之为“放水养鱼”的改革措施,在加大企业留利和发展空间的同时,却也相应减少了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不同声音和阻力始终伴随着这一措施的推进和落实。改革的结果是,短短两三年后,财政收入非但没有减少,还因为税收的增加而增收了。“118工程”为河南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储备了一批力量,今天的双汇、新飞、一拖等大型企业集团,之所以长成“大树”,就得益于那时打下的根基。而后,全面推开的产权制度改革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更让国企改革波澜壮阔。

  进入“八五”时期之后,以股份制改革为重点,我省进行了国有大中型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从此国有企业必须是单一所有制的传统模式得以改变。“九五”之后,我省又按照“抓大放小,择优扶强并弱”的要求,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为目标,先后出台《关于放活国有小企业意见》和《关于促进企业兼并联合的意见》。以此为节点,100家被列入现代企业制度试点的企业大胆试水。经过努力,到1998年底时我省已成立股份有限公司248个,七成以上的国企中小企业完成了改制。

  然而,改革到了一定深度,如果还是单单依靠政府向企业不断“放权让利”,实际上已无法跟上市场前进的脚步。

  20世纪90年代后期,河南国企整体步履维艰。1998年,国务院确定国企三年脱困的第一年,省委、省政府开始强力推动国企脱困。三年后的2000年底,时任河南省副省长的张以祥在全省经贸工作会上宣布,经过近3年的攻坚,全省工业经济发展出现重要转机,国有企业改革与脱困目标基本实现。但与此同时,当时河南省经贸委的掌门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只是一个阶段性成果,国企改革和发展中许多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脱困基础不牢固,在一批亏损企业扭亏的同时,又出现一些新的亏损企业。”

  令人欣喜的是,就在国企改革艰难推进的同时,我省的非国有和非公有制企业正在以人们意想不到的速度发展着,并迅速质变成为国民经济新的增长点。

  1997年,党的十五大为河南非公经济发展洞开了一片新天地,明确提出“非公有制经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不久以后,被人们称作是促进我省非公经济发展的“一号文件”——《省委、省政府关于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的决定》出台,鼓励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以相互参股等形式参与国有、集体企业改革。此后,河南省逐步把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纳入了国民经济发展的总体规划,其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合法权益受到法律保护。

  到2000年底时,河南省城乡个体私营工业产值占全省工业总产值的比重达到30.3%,比1990年提高了20.5个百分点。

  “非国有企业以其旺盛的生命力,不仅改变了当时国民经济由国有企业‘独木支撑’的局面,也使国有企业的进一步改革有了更大的回旋空间。”河南省发改委副主任裴志扬认为,非国有企业迅速崛起,开始有能力、有实力消化走不下去的国有企业的人员、技术、设备等,这让河南的国企改革有了退路和保障。”

  在这一时期众多举不胜举的改革措施中,对河南工业改革更具有重要意义的,无疑是1998年进行的政府改革。在这次改革中,国家的10个直接管理工业的部委撤消,这意味着,大多数工业企业都不再有直接的行政隶属主管部门,工业经济的组织体系从此后彻底脱离了“部门管理”的计划系统。

  “体制上的转变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收获是改革带来的思想变革,”裴志扬说,通过实践,人们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市场竞争是推动工业化的强大力量,“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观念深入人心,“发展就是硬道理”,“效率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等口号也迅速成为人们发自内心的社会共识。

  在这种观念和以此为基础的行为准则下,河南的工业化进程在这一时期加速推进,年均增长率达到17.5%,初步完成了工业化初期阶段的原始积累。安阳玻壳厂、中原化肥厂等一批大型企业相继建成投产;洛阳春都、漯河双汇、周口莲花等农产品加工企业逐步成为河南非国有企业中总量最大,发展最快,效益最好的支柱产业,并迅速跻身于全国“第一方阵”……一批大企业集团在中部大地崛起,据统计,当时仅国家和省批准的企业集团就超过了100家。这一时期的改革,对于河南工业来说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段历史。裴志扬认为,它不仅让河南工业的竞争力显著增强,而且最重要的是,树立了向更加开放的市场经济体制迈进的勇气、信心和决心,具备了在更加开放条件下的生存能力和发展潜力,有了迎接经济全球化的竞争实力。

  走新型工业化道路

  河南迈向工业强省

  进入新世纪,河南的工业经济也进入了一个既好又快的发展阶段时期。

  党的十六大在总结20世纪我国工业发展和工业化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我国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以此为契机,河南的经济发展进入了更深层面的攻坚时期:围绕产业结构调整,国有企业加快战略重组步伐,对优势产业和大企业集团的培育力度进一步加大;民营企业借力资本市场,脱颖而出,争相崛起。

  在“有所为有所不为”发展思路指引下,我省果断加大了产业结构调整的力度,紧抓重点行业和企业,全力推进工业经济升级。通过对优势产业的大力培育,食品、有色金属、化工、汽车及零部件、装备制造、纺织服装等六大优势产业在全省工业经济中的比重从2003年的47.5%提高到2007年的51.3%,其中,食品工业从全国第五位迅速跃居全国第二位,有色工业稳居全国第一,对全省工业的带动、引导作用进一步增强。高技术产业2007年实现工业增加值205.21亿元,在超硬材料、电子信息材料方面形成了较强的竞争能力,金刚石和超薄电子玻璃等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50%,多晶硅和太阳能电池产业也初步形成。

  对重点企业的培育和扶持也从未停下脚步,针对全省确定的百家重点工业企业和50家高成长企业,在财政、贷款、土地等多方面给予支持。到2008年河南营业收入超100亿元、200亿元的工业企业已分别达到21家和6家。食品行业的双汇集团、华英禽业、莲花味精,有色金属行业的金龙铜管、栾川钼业,煤炭行业的永城煤电、平煤集团,汽车行业的宇通客车,非金属矿物制品业的黄河集团、西保集团,化工行业的风神轮胎、神马集团等已经成为国内外知名企业,甚至是该行业的“领头羊”。

  此外,非公有制工业企业经过几年风起云涌般的改革改制、嫁接改造和兼并重组,到2007年年底,其在我省全部工业增加值中所占比重已达到七成,成为推动全省工业经济增长的主力军。

  与此同时,以股份制和资产重组为主要形式的国有工业企业产权制度改革也在继续深入推进,改革改制使国有工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活力大增,不仅站稳了脚跟,而且实现了大幅保值增值。到2007年底,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在数量比2002年减少近六成的情况下,资产总额增加了51%,利润从71亿元增长到403.26亿元。

  在重点支持大企业、大集团快速发展的同时,我省还在全国率先进行资源整合,淘汰落后生产能力,引导生产要素向优势企业聚集,大批企业借机在做大做强的道路上越跑越好,越跑越快。

  产业结构的调整、产权制度的变化、生产要素的聚集、管理水平的提高,一切有利河南工业发展的制度、措施所形成的合力使全省工业经济的速度和效益迅速提升,一个工业大省正在中部辽阔的大地上迅速崛起。

  其有力的证据是:

  工业经济总量大——2007年底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增加值5438.06亿元,比1978年增长51倍;全省工业企业总数达794459家,比1978年增长了50多倍。

  增速高——全部工业增加值增速在2007年创下10年来最高纪录,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和全省全部工业增加值均居全国第5位,并继续稳居中西部省份首位。

  支撑作用强——工业实现增加值已占全省GDP的半壁江山,比1978年提高13.7个百分点。支撑河南省工业生产的三个“生力军”:非公有制经济、传统优势产业、重点企业的“长势”良好,成为我省工业发展的强壮支撑力量。

  工业产品产量高——发电量、原煤、成品钢材、平板玻璃和饮料酒产量分别是1978年的14.6倍、3.2倍、80.0倍、19.5倍和29.7倍。很多产品经历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举主导国内甚至国际同类产品市场。

  创造财富多,效益好——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均创下历史最高水平,分别是1978年的145倍和199倍。

  专家由此得出结论,河南工业已在全国第一方阵中牢牢站稳了脚跟,成为名副其实的新兴工业大省,并且已在由工业“大”省向工业“强”省跨越进程中迈出坚实步伐。

  相关链接

  据统计部门测算,以工业化实现程度综合得分是否超过50为准,可将河南省工业化实现程度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78年到2001年间,工业化实现程度综合得分均在50分以下;第二阶段是2002年以来,工业化实现程度综合得分均在50分以上。根据综合得分的含义,得分越高表明工业化进程实现程度越高。2002年以来,河南省工业化进程明显加快,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