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 其他媒体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三八节重说上海男人
2007年3月8日 10:41
[我要留言]

  金领男人有看头
  
  上海男人历来称号里面被人加个“小”字———“上海小男人”。一个“小”字,活脱脱把上海男人的细心和谨慎刻画得淋漓尽致。不过也一并不小心把小市民、小气这些“小字辈”的形容一个人精刮的词汇给捎带上了。北方和东北的那些五大三粗的大老爷儿们,只要提起上海男人,难免是要撇撇嘴,深表下不屑的。

  所以早年上海男人的好,也只有自家墙内开花墙内香。上海的女人们在享受着上海男人勤俭顾家兼听老婆话等等好处时,也没兴趣去和外人争辩。老话说得好,鞋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嘛。

  但现在的上海金领男人,可是开始有看头了。不少人出国镀过金,眼界开了。连洋泾浜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牛津口语。见过点世面,一掷千金派头也有了,高档会所总是听得到几个人上海闲话讲得清清爽爽。

  不光里子,上海金领男
的面子也做得周周到到。夫妻都是白领的家庭,一般都会请个阿姨或者钟点工,万事打理得井井有条,不用整天介沾了一股油烟味,下班就提了篮子往菜场钻。

  基本上,除了听老婆话这一点不变,现今的上海金领男人,该有的都有,该没的都没了。
  
  好男儿精选
  眼科高手张钧毫厘之间拿捏到位

  
  早些年流传一个段子,台湾老总和上海老总谈生意,一到六点,上海老总对台湾老总说:“对不起,我要回家烧饭”,一个半小时后,烧完回来再坐下和客户接着谈。放到台北,这肯定是个大笑话,放上海,这就叫上海男人。

  以前说一个男人很上海,以前是讲他如何顾家,勤俭,斯文,听老婆话。现在则又有变化,是说他干练,聪明,职业,素质好。不过无论如何,张钧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上海男人。

  说到上海男人,不外有三论:论血统,张钧那是顶顶纯正。出生在上海,长大了就读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小半辈子都浸淫在这片土地里。论性格,只要一看张钧的专业便知,他是东方医院特诊部的眼科专家,手里拿着一把准分子激光刀,削切的是人身上最精密的器官———角膜,做的全是毫厘之间的精细手术,迄今无一反弹,连保险公司也开了先河,为他的手术效果下重金保险,堪称上海男人的细心楷模。论卖相,平时张钧总是穿着白大褂,说话特别可亲。遇到单位年会庆典,勉为其难地套上西装,女同事纷纷惊呼———帅。这叫真人不露相,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张钧谈起自己的专业来,可谓头头是道,而且总是深入浅出,特别擅长用有趣的现象来吸引听众,譬如:“人的一生,至少要配一副眼镜。”“所以如果年轻的时候视力好,老了就要配老花镜,如果年轻的时候有轻度近视,老了就可以和老花抵消,无镜一身轻”。倘若你见过他讲起专业术语时这副文质彬彬的样子。一准想不到这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居然是一位骨灰级驴友。从上世纪90年开始独自背包游,大学五年游遍全国32个省,并不惜为这个爱好负债3年。

  在一次party上,他的爱好吸引了现在的老婆———一位漂亮可爱的荷兰姑娘。她也是驴友,不过一句中文都不会讲。靠着一口流利的外语以及特有的上海男人味,张钧轻而易举地勾走了这位洋囡囡的芳心。

  由于这份异国恋情来之不易,所以双方都格外慎重,张钧甚至对爱人的故乡也爱屋及乌起来,从医院力争到去荷兰做访问学者的机会,在大会上张钧一口流利的英语和精准的专业技术折服了现场所有荷兰的医科专家,捎带让在荷兰经营马场的老泰山刮目相看,之后这个中国小伙子便顺理成章成了荷兰女婿。

  问他,你平时旅游多,会不会有担心发生什么事故啊?他表情顿时严肃起来:“在边远的山区或者沙漠里确实总有驴友发生事故,不过我认为这些都是因为准备不充分,行动有偏差而造成的。这样的事故和牺牲很不值得,因为一个“驴子”不仅仅代表着个人,对生命的轻率也是对家庭和社会不负责任的表现。现在的独生子女普遍缺乏责任感,这很不妥当。”顿了顿,他又说:“对了,说句采访的题外话,我徒步走过好多地方,那些地方都很穷,孩子甚至都没衣服穿,而现在城市里好多独生子女,穿过的衣服都没地方送,收集起来送到贫穷地区是件大善事,或许申报可以号召一下?”

  和张钧分享了文章开头的段子。他笑了很久,特别实在地说:家务保姆都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也就乐得君子远庖厨。而且太太是荷兰人,不喜欢中餐,只喜欢吃他炒的蛏子,所以也偶尔下厨小露一手。又补充:我可是做得一手佛也要跳墙的好菜。

  最后很自然地问他:你怎么看待上海男人?

  “我觉得上海男人,最大的优点是敬业,另一方面比较顾家,而且在这两点上平衡拿捏得很好,而且很体贴。”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当然,缺点也不少,譬如说在人际关系上过于敏感和谨慎,而且在事业上普遍缺乏安全感。大概这是因为城市里人太多,竞争太激烈了,所以人人自危。我觉得高峰时期的地铁就很像这个城市的一个缩影,每个人都拼命想方设法要上去,上去了就想法设法不要别人上来。”
  
  上海男人搬进新公寓见到阳光了

  
  ◎文/陶文静

  朋友要我帮他妹妹介绍对象,要求是:受过高等教育,事业在中层以上,收入稳定,性格温和,有责任感,听老婆话,会做家务,外表还要整洁优雅,无不良嗜好……如此这般列出来,让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应承道,这样的男人,大概只能到上海去找……

  这话如果搁在十五、二十年前,是多少带有些贬义的。那时提到上海男人总要带上个“小”字,叫“上海小男人”。说那时的上海男人小气,琐碎,精明势利,上不了大台面。蜗居在狭小的弄堂里,整天绕着锅台转,会洗衣做饭打毛线,在菜场里能为几毛钱砍上半天的价,在那个年代的中国还
真是另类,被人称作“像上海男人”都成了骂人的话。

  说实在的,上海男人的那些特色“标签”多半是那个时代恶劣的生活环境所造成的。那样拥挤的一个大城市,住房条件极其恶劣,一家十几口挤住几十平方米大有人在,怎么能直得起腰来;工资就那么少,消费又那么高,怎能不精打细算;至于做家务,这倒也没什么值得诟病的,双职工家庭,总得有人做,男人谦让一点,反倒让日子过得顺畅一些。

  好在隐忍的上海人终于熬到了出头的一天,这几年的城市高速发展,不仅是经济在涨,城区面积在扩,上海人的心态也在变,更是从中孕育出了一批精品男人来。他们正在取代“小男人”,成为上海男人的典型形象。这些精品男人大都受过高等教育,有见识,有修养;虽小时也住过弄堂阁楼,但也都纷纷搬到了新建的公寓大厦中,见到了阳光;凭借上海人特有的细腻和韧性,而立之后,事业稳定而有成;经济条件允许了,老上海骨子里的绅士气又翻浆出来,举止得体,谦谦有礼,穿得出西装的味道,品得来咖啡的情调;仍旧不吹牛,不喝酒;仍旧处事有分寸,留情面,社交场上游刃有余。对女性的态度是没太大变化的,还是尊重,还是体贴,还是进了家门就能以烧几道小菜为乐。毕竟时代不同了,古惑仔已经不是什么偶像,这样的上海男人反倒成了“半边天”们的新宠。

  朋友的那个妹妹,也许只能在上海这块宝地才得找到她的如意郎君了,可事情说起来也并不是那么容易。上海的这批精品男人,质量上虽高,数量上却早在好几年前就开始供不应求了,还是呼吁这座贵族城市能够加大开发力度,成批量生产,以满足市场日益高涨的需求。

  新上海猛男

  ◎文/杨彪
  前几天看到报纸上报道国球世界冠军王励勤因为情绪不佳爆粗口,想来最近围绕着他的纷扰又与那段“跨文体”感情纠葛有关,他和赵姐姐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且不谈,只是王励勤这个一贯以腼腆、听话的“乖宝宝”形象深入人心的上海男人,他先前的“发乎情”到后来的“发乎威”,都显示出上海男人不再是唯唯诺诺的小男人,自从刘翔披着一面血红国旗冲上奥运冠军奖台以后,新上海男人的血性已经雄雄胀起。

  像姚明那么高的上海男人屈指可数,但是像姚明那样幽默的上海男人却遍地都是,像刘翔速度那么快的上海男人恐怕没有,但是像刘翔那么自信的上海男人越来越多———新上海男人早已摒弃娘娘腔小男人的传统,生猛才是上海男人未来的主流。

  上海男人的生猛不是轻率地卖拳头,头脑风暴才是主宰身体革命的法宝,上海男人的生猛表现在用情操去提高身体素质,比如,很多上海男人平日里彬彬有礼,儒雅斯文,但是下班后他们会去学习跆拳道、空手道,这样一来,在许多上海美眉意想不到的情况下,上海绅士在街头徒手擒拿小偷的壮举将引得她们连连尖叫。在新上海男人身上体现出的生猛,不是粗胚,而是一种勇气。这是由外因以及内因相合造成。上海的外来文化太多,地域差异在本地可以说是又冲突又融合,在各种北方文化的熏陶下,上海男人也渐渐适应起粗砺与张扬,以“拿来主义”助长自身孱弱的一面,还有很多30岁以上的上海男人,曾有跟随父母在外地插队生活的经历,这也使他们的阅历中融合了不同地域的宽阔。单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以前上海男孩一开口统统即是小鸡啄米式的上海话,可现在许多上海男人能讲一口气势如虹的标准普通话。而外地男人在本地的实力,也致使上海男人们的敢闯敢为被激将出来,说起来有点让人伤心,他们也是逼不得已别开生面,好在结果是向着积极发展的,总算没有因为挤压竞争统统去当“桃花源”里扑蝴蝶的飞仙。而多年前以“买、汰、烧”被全国男人嘲笑的上海男人,如今已经从厨房里解放出来,今天的上海男人普遍是“会烧”,但是“不烧”,说到这一点依然要感谢外来力量,以后每年春节市政府感谢外来务工人员的致辞里不妨添上一条———感谢大批小保姆对上海的贡献,将厨房包给安徽女人,将血性还给上海男人。

  为上海男人喝彩

  ◎文/黄隽洁
 
   都说“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但是在上海,这句话恐怕反过来讲更合适。上海男人温柔、细致、恋家同时热爱家务劳动。“买汰烧”是专门为他们缩写的专有名词,被妻子管住是他们的乐趣,就算遭到全国各地文艺作品不同程度孜孜不倦地戏谑和丑化,上海男人依然将优良品质坚持到底,值得钦佩。外地男人再不屑,是因为他们不懂这大男子主义的思想早该扔进故纸堆里;外地女人再羡慕,也只能为丈夫哪怕只是主动一次的洗碗举动而惊喜万分。都说上海女人有优越感,那份优越感和这个城市往日的繁华迷离和今日的流光异彩其实关系都不大,让上海女人底气十足地从来就是上海男人,是上海男人的宠爱和宽容才让上海女人边“作”边可爱着。

  不过千万别以为上海男人只沉迷在老婆、儿子和热炕头的家庭生活中。窝囊、小心眼、爱计较的男人难道只在上海有?上海的男“白骨精”们精明却也大气,通晓世情而不世故。那些楼层林立的高级写字楼里,优秀的上海男人一直站在时代的前沿。在那些可以一览上海滩景色的高层办公室内,运筹帷幄的上海男人支撑着这个城市的天空。而这些男人在提着公文包回家之后,还是会愿意为父母妻儿洗手做羹汤,那才真是羡煞全中国的女性了。

  和上海男人做生意很放心,因为他们会把对方的利润算清楚,在谈判桌上甚至会提醒对方,开的价钱是否太低;与上海男人做朋友也很安心,他们“精乖”但不吝啬,所以他们从来不会承诺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事;请上海男人办事也很焐心,因为心思缜密如他,一定把所有环节都想事先考虑清楚,绝不需事后补救。上海男人们正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个城市变得更绚丽夺目。

  好男儿精选
  上得了球场下得了厨房

  ◎文/木子
  暮色浓了。阳光在梧桐树枝叶之间,若隐若现。这是衡山路最美的时刻。街角,法国人建造的凯文公寓里,一张咖啡桌上,凯文餐饮公司总经理王晓忠从皮夹子里拿出一张照片来给老客人看。照片上,是刚满月的女儿。王小忠还有另一个头衔:徐房足球队教练。如果你是上海足球骨灰级的“粉丝”,你还会记得,王晓忠曾经是上海足球界小有名气的右后卫。

  在上海,乃至全国,凯文都是一家独一无二的餐饮公司。它的员工,清一色地具有足球专业背景。服务员、大厨、调酒师———他们分别来自八一队、天津泰达、浦东国际、申花等职业足球队。比如凯文餐饮行政助理宋艾杰,从国少、国青打到八一、泰达,再转战到上海浦东,遇见了爱情,于是留在了上海,留在了凯文;比如掌大勺掌出了名堂的西餐大厨顾斌,1997年从上海浦东队退出,到了徐房集团,9年功力的厨艺,引来其他餐厅青眼无数。

  凯文餐饮的母公司———徐房住宅安置有限公司的老总、曾经的上海足球队主力球员王春,是参与创造这种独特体制的元老级人物。他说:“80年代徐房集团和徐房局未分开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足球队的成员了,局里有不少都是从专业队退下来的球员,在业余足球里面也算是一支劲旅。但是,训练和比赛的时间和资金都要各个单位的领导分头批准,难免会影响工作,而且靠单位养着,总不是长久之计。所以,我们使用了这样一个体制来运作。”

  80后生人黄晓虎,从中邦预备队一路踢到上海申花,然后进徐房集团足球队,成了凯文最年轻的员工。他一边晃着调酒器,一脸的孩子气,说出来的话却有几分老气横秋:“没有一个球员能踢一辈子球,也没有一个球员能一辈子风光。现在竞技体育的淘汰率那么高,生存环境很艰难,我们不能除了踢球什么都不会。”

  生存,是最深刻的忧患意识。一群足球人,不甘心滑落社会的边缘、沦为生活的附庸,他们追求自立、追求发展、追求更为丰富的人生。

  “看到足球,血还是热的。”西装革履的老总王春站在训练场上,忽然足下发力,守门员黄晓虎立刻扑了过去。斜线入门。王春笑了。

  “曾经靠足球为生,踢得很辛苦,现在我们踢业余,反而能够享受在场上奔跑的感觉,享受在跟队友配合后产生的满足感,享受足球的快乐。”
 
   穿上球衣,他们是沪上大名鼎鼎的业余足球队———徐房集团足球队,训练刻苦,常战常捷,业余足球界所向披靡。脱下球衣,他们就是再专业不过的企业员工,各有专长,兢兢业业,靠劳动赚工资过生活。

  做了教练的成耀东,把凯文餐饮当作自家的客厅和厨房。想与朋友喝上一杯的时候,一定是去衡山路上的凯文咖啡馆;比赛回来,特地把车开到乌鲁木齐路上的凯文中餐馆,不要下车的,扯了嗓子喊:“打包!”半个小时以后,他就和女儿在家里享受起凯文的金枪鱼沙拉、杨梅醉虾、蜜汁鹅肝,以及淋上蜜汁的千层木瓜酥了。

  那一天,一位飞行员从澳洲带来一个大龙虾,不懂得如何烹调。慕名送到凯文。凯文的厨师不慌不忙,哼着小曲就把一个龙虾分做了两种口味送了上来。这已经是10年的前的旧事了。而只要说起龙虾,那个飞行员总是固执地说:“凯文是做的最好的。”

  上海的一些女作家,偏爱凯文的口味,也偏爱这个街区独特的混血气质,经常相约着到这里来坐坐。淳子的书《上海闲女》、美国女作家李黎的《威尼斯画记》都是在这儿动笔的。

  球道,商道,这些灿烂的大男孩子,鱼儿一般,在其间自由呼吸。

选稿:姚琳琳 来源:申江 作者:ayawaw a


  • 春运尚未结束春游已经开始
  • 沪上多条航线再现两折机票
  • 申城20条公交品牌线路揭晓
  • 今年上海新增50万个就业岗位
  • 沪视觉艺术学院专业单考报名
  • 日语测试开通网上成绩查询

  • 上海白领穿汉服相亲
  • 迎接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 爱国别忘了文明
  • 清明前后铁路部门密发前往苏锡杭甬短途列车
  • 沪最大旅游集散中心即将投运 候车大厅900多平方米
  • 全城排查"问题博士伦" 市民如发现请立即举报
  • 刀鱼在崇明遭外来船违规捕捞 今后有船只24小时巡查
  • 虚拟空间更需要真实诚信 网络交易呼唤有效保障机制

  • 流行纱线引领时尚
  • 蒲巴甲报考表演系有点紧张 上戏招生一日报名逾千人
  • 病毒制造者网上公开售卖 "仇英"病毒模仿"熊猫烧香"
  • 一强生司机凌晨惨死车外 警方不排除抢劫杀人的可能
  • 警方捣毁一专售赌具窝点 所售赌具可使人人成"赌神"
  • 男子当庭咒骂法官被拘15天 不服判决砸坏法庭铭牌
  • 停车场遭遇骗子苦肉计 及时报警免遭钱财损失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