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海上迷情
请选择背景颜色      
我的主动,他不珍惜
选稿:陈誓骠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叶梓 2005-8-16 9:15:51
   ●她在父亲的严苛教育下变得自卑而渴爱。工作后她对条件不如自己的他展开追求,让很多人不解。
  
  ●他不冷不热,她依然热情,婚后却得知他在认识她的第一天就扬言要追她到手,却故意欲擒故纵。
  
  ●婚也结了,她也认了。只是在婚后的日子里,她并没得到想要的呵护……

  
  8月9日《想结束被
倒追的爱》一文见报后,“晨报倾诉”的语音信箱就收到花语的留言,说当年她就是通过“倒追”得到了帘青的心,然而结婚生子后她与帘青的情感沟通并不好。
  
  几天后我见到了花语,因身体欠佳,她只能坐硬椅子,喝白开水。她取出一张旧照片让我看,我夸她拍得很美,她解释说让我看照片只是想证明自己当初并没有到无人问津的地步。我认真地看看她,说直到现在她走在街头也还是有回头率的。
  
  我早早“渴爱”却受伤
  

  请允许我多说一点,作个铺垫。据说我祖父奉行棍棒教育,父亲犯了错曾被吊起来打。让我想不通的是,长大后父亲对我居然照搬祖父的那一套。他总对我不满意,在他面前我活得战战兢兢。我六岁那年跟小伙伴玩沙子,回家晚了,父亲逼我把鞋子里的黄沙倒出来吃掉,我很害怕,当真要吃沙子,祖母赶过来求情……母亲是好人,但太节俭,从来不给我穿好看的衣服。
  花语插了一句:“我现在给我的孩子最好的教育和生活条件。”说完眼圈就红了。
  
  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我很自卑,也很渴望爱。初中时我单恋一个高两级的男生,还把感受写进日记。谁知父亲翻出日记本,闹到了学校。在那个年代,早恋还是新事物,这场风波搞得我在学校几乎无法做人。
  
  越被孤立,我就越渴望被关心。只要别人对我有一点点好,我就敞开心扉。高一时,我真的跟同班一个男生好上了,不过是拉拉手、散散步,但还是惹人侧目。虽然我学习一向不错,还考过全年级第一,班主任依然把我的座位调到最后一排,像“二等公民”。我顶着压力和对方相好,没想到高三下半学期,他忽然去追求另一女生。同学们私下里表示谴责,他为减轻压力,竟公开说我作风有问题,弄得我很被动。毕竟相爱过,我忍住不为自己辩护。可越临近高考,他讲我讲得越厉害。事后我才听说,他就是想让我心神不宁,从而高考落第,这样他就可向人炫耀,说某某某为了他连大学都没考上,云云。
  
  “还好,我考上了‘一本’,这是我唯一能够表现自尊的方式了。走出中学校门,我告别了不幸的的初恋。”花语的眼睛里有泪水,更有几分倔强。
  
  不冷不热原是欲擒故纵
  
  我日益忧郁孤僻起来。大学中追求我的男孩不少,我都回绝了。上班后同事帮我介绍男友,有的经商,有的是大学讲师,有的是“海归”,都很优秀,但没人能打开我的心锁。我最终喜欢上了各方面条件都一般的帘青。
  
  帘青也是上海人,但长期在外地读书,性格不像“本土”上海男孩那么温和,而是有些霸气。也许这种风格吸引了我,我从1997年底开始和他交往,姿态有些主动。不知为何,他对我总有点不冷不热。我每个周末乘车到他的住处去看他,路上要不少时间,他也从来不嘘寒问暖,好像我是应该的。有了口角,帘青从来不肯服软,总是我主动去道歉。时间长了,我觉得很累。人家谈朋友都满脸甜蜜,可我却时时感到痛苦。
  
  我问花语,既然感觉不好,为什么还去追他呢?她一副过来人的神情,说自己那时的婚恋态度的确不够正常,看到一线光明、一点温暖就舍不得放弃,因此帘青越是若即若离,她就越想博一个美满的结局。
  
  两年后,在外人眼中,我终于如愿地与帘青结婚。但在蜜月里,我就见识到帘青的另一面。我提议外出旅游,帘青却没商量地说,他很久没回家了,就带我回了外地的婆家。我呆了几天,很不习惯。卧室的门有条很宽的缝隙,我睡得也不踏实。可想想婚结得不易,我就把不快往肚子里压。从婆家回来后,我们去旅游,一天下午我突然得病,打针后昏昏欲睡,晚上帘青在外地的朋友要请他喝酒,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一小时后,我很不舒服,挣扎着叫了辆车去吊盐水。帘青喝过酒才知道这个消息,凌晨一点赶到医院……我从此明白自己苦苦追到手的,是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老公。
  
  结婚没半年,我从婆婆嘴里得知,原来在认识我的第一天,帘青就跟家人说,对我印象很好,尽管我的条件很高,他也要把我追到手。我恰恰对他流露了好感,他就决定欲擒故纵,故意不冷不热。这一招很成功,我真的心甘情愿开始了“倒追”。真相大白,我看看崭新的婚房,只能苦笑:婚都结了,不管帘青如何用计,他已经是我的老公,还是安心过日子吧。
  
  “倒追”让他不珍惜?
  
  共同生活,我越来越发现帘青的大男子主义气息很重。婚后我认为小夫妻该多相处,可帘青不耐烦下班后呆在家里。即使是在我怀孕时,他也没粘在我身边,说话也不顾及我的感受,有时我被他说哭了,他还挺奇怪,不明白女人为什么眼泪这么多。孩子降生后,我不幸得病,不能看书看电视,病情轻一点时把电视打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听”电视,严重时只能躺在床上看天花板。这种情况下,老公的爱是多么重要和无法替代啊。可帘青下班回来,看我一眼,说两句话,照例去客厅看报或看电视。我让他陪我说说话,他却说自己忙了一天了,要放松放松。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问:“叹什么叹?你这么躺着,不也是放松么?”
  
  帘青的家人要来上海,我对帘青说,我身体不好,孩子又很小,请他们晚一点再来。一涉及自己的家人,帘青永远都是那句话:“怎么着,你不允许我家人来?”还是让他家人来了。结果他家人闷在屋子里住了一段时间,回去向公婆说我们对他不够热情。弄成这样,帘青也不做声,但此后他还是改不掉大男子主义的脾气,也不肯采纳我的建议。
  
  有一天我实在寂寞,让帘青把我父母叫来,他没理会,竟借故出了门。我气得浑身发抖,感觉比上中学时受过的委屈还要难过。当时我就像是落水的人,就盼人拉我一把,帘青却不肯伸伸手。我忍不住跟好友诉苦,好友乍一听很不解,她说当初喝喜酒时,他们都觉得帘青配不上我,可是这几年来帘青职位也升了,我家的大房子和车子也买了,因此大家都很佩服我“慧眼识英雄”,没想到我居然有一肚子苦水。我承认好友讲的是事实,可婚姻毕竟不能看表面风光,一天天地生活在一起,够不够体贴、尊重,远比车子和票子要重要。
  
  现在我还病休在家,与帘青的沟通也依然成问题。我一让他陪我说说话,他就说自己没应酬时就按时回家,在外也没花头,已算是乖男人了,还反问:“我保证人在家里,为何你还不满足呢?”我无言以对,觉得跟他说话有点像对牛谈琴。
  
  谈了不到一个小时,花语就说身体吃不消。她说:“就我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离开帘青,带孩子独立生活,几乎没可能。帘青是传统型男人,他也说他会尽老公、父亲的责任,不会跟我离婚。然而正因小时候缺少关爱,我才更希望老公爱怜我。我该如何让帘青明白呢?”
  
  花语又重提旧话,认为自己当初“倒追”帘青,有点太自说自话了,所以才会那么苦。她提醒女孩子不要轻易去“倒追”男生,即使真的喜欢对方,也要让他来追求自己。这种提醒到底对不对呢,我想还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关闭窗口】 【回到首页】 【打印】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泳装狂野沙滩派对
  • 上海固定电话套餐两月后面世
  • 上海人均住房面积超过香港东京
  • 买名牌不攒钱 年轻一代外来务工者加入"月光族"
  • 中国"独一无二"法拉利"百病缠身" 车主索赔600万
  • 员工撞死人司机逃逸 "宅急送"被判赔钱
  • 车库进水爱车成"潜水艇":物业补偿业主交通费

  • 法拉利"百病缠身"
  • 手机欠费3角数月被销号 户主要恢复使用遭驳回
  • 两份证件出生日期不一致 公司开除"不诚信"员工
  • 泰国整顿"购物团" 沪上泰国游报价"喊"涨
  • 办公室恋情:一半人修成正果
  • 情侣吵架男子跳入河中请求原谅 扑通一跳换来红颜一笑
  • 上海的新恋爱地图[图]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