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 海上迷情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字体: 【打印】
10年后我们仍然最幸福
2006年1月27日 15:33
[我要留言]

上 海

导 读
  • 申城年初一转阴初二起有小雨
  • "黑车"春运赚10万 司机自爆"捞一把"内幕
  • 企业员工福利调查:金钱与机遇最激励作用
  • 年轻公务员纷纷"卖"休假折现
  • 狗年买狗为"旺旺" 奸商竟卖"礼拜狗"
  • 《春田花花同学会》公映 上海"笔迷"包场
  •   这种“暗示”是再明确不过的了——
      我希望可以披上他的外套,或者轻轻拥抱一下也行,
      谁知小豆竟突然抓起我的手在街上狂奔起来。
      
      口述者:小七女29岁宠物医院店长
      
      我一直很喜欢,很喜欢谢家宝树每周的评论,是他的忠实“粉丝”,但是上期他的一句话却让我着实“郁闷”了好几天。他说,“有些女孩子再三强调不介意,但是通常,她们还是会‘介意’别人的介意。”

      可我偏要用自己的经历向所有人证明,真的会有女孩子,一旦爱上了,就完完全全什么都不介意——
      
      (小七说自己决定来做“口述实录”,其实是有些“意气用事”的。读了上期“口述实录”的当晚,小七便给冬尔打来电话,“我要为上海女孩子争一口气,我的故事,很有证明力的!”电话里,小七的声音甜甜的,而同时,依稀还能听到有个小男孩在一旁嬉闹。)
      
      他抓着我的手狂奔起来
      
      我与小豆相识在1995年夏天。那年小豆20岁,我19岁。

      那天我加班到深夜才回家,路过家旁边的那家小饭店时,正坐在二楼临窗位置的老同学大声冲我招呼。当时小豆就坐在老同学身旁,也探出身来,我一抬头,目光正迎向他。那天我并没有加入他们,但不知为什么,小豆却在那匆匆一眼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我很快就从老同学那里打听到,小豆是四川人,高中毕业后便与几个朋友一起来上海“闯荡”。这家小饭店曾经就是小豆与那朋友一起合伙开的,由于经验不足,不久便赔光本钱关了门。几个朋友因此“逃”回了家,只有小豆不服输,执意留在饭店,从老板变成了伙计,进货、烧菜、清洁、打杂,什么都干。

      从那以后我就格外关注起小豆来,我觉得他有些可怜,时不时会找些借口去看他,陪他聊天。

      那个时候的小豆性格非常内向,总是对着我笑,却可以一个下午都不吭声;而我却喜欢没完没了地说话,无论小豆是否感兴趣——直到恋爱以后小豆才告诉我,那时他总觉得和我在一起很热闹、很安心,那种感觉,就像跟家里人在一起一样。

      渐渐地,小豆也变得爱说话。我直到这时才越发了解到,小豆是个无比单纯的男孩子。记得他第一次请我看电影,从电影院出来时我嘟囔了句,“好冷!”在我看来,这种“暗示”是再明确不过的了——我希望可以披上他的外套,或者轻轻拥抱一下也行。谁知小豆的反应却令我厥倒,他竟突然抓起我的手在街上狂奔起来,直到我连呼“吃不消”了他才停下,还一脸认真地问我:“这下真的不冷了?”

      在上海,真的很难找到像他这样真挚纯朴的男孩子了。
      
      (小七的全家福随处可见,手机屏幕、钱包,甚至钥匙环上都有大大小小的照片。每张照片里,儿子总是占据着中间最重要的位置,而小七和小豆总是分立两旁,一脸幸福而满足的笑容。“我儿子出生至今保持着一项‘纪录’哦——每个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很漂亮、很帅!我总是跟小豆说,这大概是老天爷对我们执着爱情的奖赏吧。”小七很得意地说起儿子,手指却轻轻落在照片里小豆的脸上,下意识地轻轻抚着。)
      
      她小心翼翼地掩饰“不满”
      
      我与小豆真的恋爱了,而同时,我很快又发现了小豆的更多优点。

      小豆很聪明,尤其是动手能力非常强。自从他每个周末去我家“报到”以后,我家好些早就被认定为“废品”的东西都在他手里“起死回生”——阳台外摇摇欲坠的晾衣架、吱嘎作响的红木椅,还有用了近10年的洗衣机……他甚至还找来全套工具,又是刨又是漆,做成了整套纱门纱窗。

      在我的“唠叨”下,小豆的幽默开始渐渐被发掘出来。我俩相互给对方起了很多绰号,偶尔吵架时就大声叫一个,然后一起忍俊不禁。我的外向爽朗和小豆的内敛沉稳似乎成了绝配。

      但是这种“绝配”很快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小豆没钱、没房子,甚至连个稳定的工作都没有,论外貌,他更算不上虎背熊腰的大男人或高大英俊的白马王子——几乎所有亲戚朋友都认为,我太没有“眼光”。

      我妈妈当然也同样强烈反对这段感情,从小宠爱的独生女,做父母的总希望能拥有一份“门当户对”的婚姻。好在我的家人都很善良,每次小豆到家里来,妈妈总是小心翼翼地掩饰她的“不满”,对小豆和颜悦色、以礼相待,对他的所有劳动成果予以赞扬。
      
      (“我真的很感激我妈妈哦!”说到这里,小七突然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当时妈妈也悄悄劝我放弃这段感情,但是,她从没有让小豆难堪,更没有伤及他的自尊心。对于像小豆这样一个男孩子来说,这点真的很重要!”)
      
      出席喜筵,让他们没面子
      
      恋爱3年纪念日那天,我带着从家里偷出来的户口簿还有单位证明,与小豆一起登上了开往四川的列车。

      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了小豆的父母和哥嫂,他们也同样是纯朴善良的人,对于我的到来表现出极度的高兴。我和小豆很快办妥了结婚手续,并且在四川度过了一个月世外桃源般的日子。

      回到上海,我以为迎接我们的肯定是父母的责骂,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妈妈宽容地接纳了这个事实,并且亲自张罗着帮我们在家附近另买了一间二手房。那套房子还不足40平方米,但经过我们的精心布置,倒也成了一个非常温馨的家。

      1999年春节,我和小豆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那是一个简单得有些寒酸的婚礼。买房和装修几乎花尽了我与小豆的所有积蓄,所以我们只能在家附近的酒店定了6桌。但是真的到了婚礼那天,却还是空出了很多位子——小豆在上海本来就没有朋友,而我的好些亲戚竟然不肯出席喜筵!他们在电话里对我说,如果参加这样的婚礼,他们太没面子了!

      现在想来,妈妈当时的心情该是多么苦涩啊!但她还是鼓励我们,只要我俩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别在意别人暂时的看法。
      
      他终于可以看那个广告了

      
      婚后的日子有苦更有甜。我不断跳槽,寻找更适合自己的工作,而小豆则四处打工,用微薄的薪水支撑起这个小小的家。我们都希望能尽快换套大些的房子,然后要一个孩子。所以那段日子里我俩都非常节省,不舍得逛街看电影不舍得买昂贵的衣服,每存够1000元都足以让我俩兴奋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我妈妈被查出胆结石需要开刀,她却支吾着不肯住院——我当然明白,她为了我们买房花了不少钱,所以害怕凑不足住院费。

      当晚回到自己家,小豆在房里忙了半天,突然说有事就出去了,好半天才回来。事后我才知道,那天他把我俩仅有的800元现金和7000元存折都拿去交给了妈妈,妈妈却说什么也不肯收下。但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才觉得妈妈是真心喜欢这个质朴的女婿了。也许真的是家和万事兴,结婚以后,我与小豆的事业竟渐渐走入“上升通道”。小豆偶然应聘进了某家大商场,从最底层的营业员开始做,派发广告、打扫卫生,他踏踏实实地干着并且努力学习,学习待人接物、销售技巧以及所有可以学到的东西。

      小豆是聪明人,凭借着他的努力,这几年里他的职位一升再升,收入当然也随之不断增长。记得当他的工资第一次超过我的那个月,发工资那天我俩在家边看电视边吃晚饭,小豆突然感叹道:“现在,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看那个广告了:有家的男人真幸福,养家的男人多辛苦。”说完这话,小豆一把搂住我,掉下了眼泪。

      现在,他是那家店里最优秀的柜长之一,上个月我们刚刚付下一套新房的首期款,而我们的儿子也已经上了幼儿园——这些都足以让我感觉欣慰和骄傲。我俩相爱整整10年了,虽然如今仍然有很多困难要面对,比如小豆的户口尚未解决,养老、医保都令人头疼;还比如看着儿子日渐成长,多想给他更优越的生活环境……但是对未来,我和小豆充满信心!
      
      (“如果我的故事见报,我一定要多买几份,给我妈看、我的亲戚朋友看,还要寄到四川给他家里人。如今在我们家里,我俩可是公认的最幸福的一对儿!”说到这里,小七的眼角早已有泪。)
      
      虚拟影视
      
      小七:金贤珠小豆:池珍熙

      小七和小豆让人想起《百万新娘》中新郎新娘的干劲。
      
      如果你想来讲讲自己的故事,可发送E-mail至shtimes2002@163.com。
      
      独乐乐不若与人
      
      文/谢家宝树
      
      已经记不清这是宝树第几次抱怨,说“口述实录”怎么老是“情殇实录”,幸福的人们那么自私就会躲在自己家里没事偷着乐,而不幸的人们要找冬尔“实录”一下比这几天买火车票还挤。以至于富于怀疑精神的朋友总要问一句“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别是编的吧”,以至于冬尔几次要筛选“向上”的故事安慰宝树郁闷的心灵都未能如愿,以至于现在某网友在自己的博客里每次提到我都是“刻薄来西的谢家宝树”……

      关于“介意之介意”的问题,其实还是起于一个男性朋友。他原先是某个情感论坛的斑竹,经常充当类似宝树的角色,写得一手温婉细腻的漂亮文章,论坛里好多人都以为是个“姐姐”。那时他正陷在一段混沌的三角恋中不能自拔,憋急了找我说想走个后门来“口述”一下。

      他只告诉我那个女人比他大,所以一直没敢告诉家里,不过他自己“一点也不介意”。我随口问了句“究竟大几岁啊”,他踌躇良久回答:“抱歉,我能不说吗?”于是我就问他“介意别人的‘介意’难道不是另一种介意么?”

      宝树固然不是李贺,上下班也不骑毛驴背个布口袋,可大约是与他唯一的共同点“穷”使然,平常有了好句子总惦记着攒下来将来写文章换钱,于是便有了让小七“挺身而出”的那篇短文。惟愿这样的现身说法能更多些,也为那些动摇之际或者绝望地看着天自言自语说“这片乌云怎么走到哪都跟着我”的人们,点一星灯火。

    上一篇:
    新年,想做快乐的人


    上海频道推荐阅读

    年货"血拼"最后冲刺
  • 网上谩骂剽窃作品 "80后"作家不拘小节惹来争议
  • 鱼身"狗脸"水中拜年 七条"狗头鱼"亮相海洋水族馆
  • 聚餐遭"最低消费" 商家不事先告知消费者可说"不"
  • 钟点工新春客串"大厨" 烹饪年夜饭报酬100-300元
  • 刘翔苦练瑜珈备战新年第一战 "家庭式"春节仅两宿
  • 外来务工者春节来沪"淘金" 客流进出上海"双向热"

  • 购烟花爆竹需"擦亮眼"
  • 家庭教育"轻道德重智力" 四成小学生崇拜黑客
  • 突然失控直冲对面非机动车道 轿车"撒野"连撞5人
  • 叫出租连遭8辆的士拒载 春节前要过黄浦江碰难题
  • 上海两年内再招一万名"外脑" 公务员将"一人一表"
  • 提前要压岁钱 初一学生欲用压岁钱"买"作业
  • 无业女拿朋友房产证实施诈骗 涉案金额达上百万元
  • 选稿:姚琳琳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作者:冬尔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