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新闻>> 上海宝贝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摩登女性”撑大都会场面
2006年8月22日 13:29
[我要留言]
 
 

  张爱玲笔下的上海是苍凉的,故事中的自认精明的主角,却日复一日地纠结在平常的琐事之中,自认通透却是永远看不透。就像那世故老练的却永难超脱尘事种种,那天真善良到头来终究万劫不复。那个时候的那个城市被赋予了太多浪漫的梦想,那时的女人被寄托了太多美丽的憧憬。只有张爱玲触碰到了这个城市女人的心灵深处。所以白流苏的爱情不能倾城,反而城之将倾成全了姻缘,而那座城也不是上海。所以沈曼桢只能遇见再错过,再次重逢却已隔了半世的苍老。美丽的爱情离那个年代的上海女性很远很远,一本存活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城市生活杂志《上海生活》(老上海期刊经典,吴健熙、田一平编)为我们惟妙惟肖地描绘出那个年代女性的众生相。
  
  大上海不缺的就是美人
  
  上海地方美人真不少,翻开报纸,就会看见很美丽的少女照,不时地出现在各报的副刊上,报摊上出卖的各种刊物的封面,差不多全是绝色女子的画像。马路上,前面走着的女子背影是多么美,擦肩而过又是明眸皓齿、丰姿绰约。

  是什么道理有这么多的美人?于是她们美丽的外表,自然引起观察审详,她们之所以了然上海女人的爱穿高跟鞋,因为鞋跟加高,躯干似乎也因之加长,更觉得身材苗条了。一位女士的家中甚至于拖鞋也是高跟的。

  上海的裁缝更是为了上海女人的美丽费劲心力,用皮尺去量一个女子的身体,制成细窄的袖子,紧贴的身腰,高领、长摆,把女子身体的曲线轮廓显露地淋漓尽致。所以十个女子倒有九个是美观的,假使从后面看去的话。

  化妆香品的功效也着实不小,从脂粉唇膏起,直到身上喷的香水,指甲上的五彩缤纷。当对着镜子,仔细涂抹后,开始走出大门,香风过处,修眉入鬓,肌白似雪,灯前光下,自然更见娇羞动人。三分姿色七分妆,只要五官生得齐整,准可以叫她立时变成一个美人。
  
  从理发说到擦鞋
  
  在法租界巴黎大戏院附近,曾经有一个女光公司,就是有一群年轻的姑娘,专为人们理发,不但女人,男人也可进去请姑娘们理发。北伐之后,女子的剪发风风靡一时,但女子在剪了头发之后,到普通的理发店里请男理发师理发,不免有些不惯。尤其是怕羞的女子,拘束于“男女授受不亲”,给陌生男子摸头摸脸,多少有些那个。有女理发师,当然比较适合,无所畏缩了。男人里面,听说妙龄女子替人理发,也是免不了好奇起来。有不相识的少女替你梳洗头发、修面,也是人生快事。当终究因为收费太贵,开张实足四月半后,女光公司就关门大吉。

  从头发说到皮鞋。都市里的人,皮鞋呢,总是常穿的。穿了皮鞋,就要要时不时用鞋油擦拭,否则暗钝无光。而擦皮鞋也是麻烦的事情一件。许多人对擦皮鞋感到麻烦。所以,不知谁又想出了一种新型的妇女职业。开办起女子擦鞋公司来。只要有皮鞋,穿在足上可以走到她们那边去擦鞋。不拘黑皮、白皮或黄皮,都可用鞋油或鞋粉替你擦白或擦亮,而且擦鞋的全是女人。女子擦鞋公司,租了一间很小的门面,橱窗内陈列着几双皮鞋和若干鞋油,里面陈列着克罗米的沙发。里面的女人年纪都很轻,穿着一式的衣服。从走进去到走出来,都笑脸相迎,服务周到,最后还要道一声:再会,下次请再来。

  女子理发到女子擦鞋,远远扯不上什么“男女平等”。只是让女人做多少有些神秘感,从而满足好奇人士的猎奇心理,当然好奇人士绝大部分是男士组成的。
  
  女职员
  
  在十里洋场、纸醉金迷的“孤岛”上,不论到机关、学校、公司及商店里去,时常会看到打扮得很摩登的女职员在服务,上海女职员的总数,估计起来至少是10万左右,除了女银行员、女书记、女打字员外,大多数是女店员,她们在生活的漩涡中挣扎者,而在这男性中心的社会里,她们还是到处被利用、被轻视、被人侮辱为“花瓶”。而实际上这职业妇女生活却是十分凄苦的。

  寻找职业的困难重重。在失业浪潮澎湃的社会里,男子们尚且失业者众多,何况女子呢?办公室里的女职员的确能把空气调节的生动一点,百货公司的确是女子的性情比较和顺。所以一部分女子总算能如愿。但是在招考时,“卖相”却成了最重要的指标。所以女职员都不得不时刻注意“外表”。每月的收入,连买衣料和和化妆品都不够。

  周遭的男子多是轻浮。有的上司对下级女职员表现得相当轻薄。言辞拒绝恐怕饭碗难保,虚与应付又与名誉有关。

  女子们的虚荣心又大多重于男子,纵使受过相当教育的女子,也不例外。原是很节约淳朴的,一跨入豪华的环境,恐怕也难把持得住。大多数女职员看电影、上馆子……连看报纸都不高兴。待遇本来就不高,如此一来更别想贴补家用,维持家庭了。
  
  一日数变的小家碧玉
  
  提起“小家碧玉”,就会感到一种“别有的风情”,觉得有许多地方,确是比“大家闺秀”来得有“趣味”,惹人“爱怜”。尤其是上海的“小家碧玉”更是来得“特殊化”。

  “小家碧玉”的服饰是“标准化”的———不过分“摩登”,但也不甘“落伍”。学生派最大的目的就是“冒充女学生”。青布旗袍、白布衫、黑短裙等通通向女学生看齐。更有人到公司去买些什么,也是欢喜在手中夹着数册书籍的。小姐派必须烫发,涂脂抹粉。皮鞋必须“全高跟”。不管什么季节,大衣不可缺少。饰物方面,当然“多多益善”。风华注意派是介乎前两派之间。她们尽可能地要跟上“时髦”的步伐,假使看见明星舞女们有一种新奇的装束出现,不管衣料是布的,也得“学步”一下,只要样子相同,也足以自慰。

  “小家碧玉”不易,有许多人家不用娘姨和大姐,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来做。在家做工时和“大姐”差不多;到校读书时,便是一个活泼天真的“女学生”;上街时,便活像一个“大家闺秀”了。

  “小家碧玉”总是“尖嘴”的居多,嫂嫂便是该晦气,往往成为她们“尖嘴”的对象。人前人后都得“尖嘴”几句,诉说嫂嫂的或长或短;所以做嫂嫂的人,总是最怕“尖嘴”的姑娘;但是做“姑娘”的人呢,似乎“嘴”是必须“尖”的!直到她们自己去做别人家的嫂嫂时,她们也请忍受别人家姑娘的“尖嘴”。

  男人多以为娶了“小家碧玉”,她们在家中做惯了,将来对于家事的料理一定很熟悉。其实她们之所以在家中愿意忙这样做那样,完全是不敢违背母亲的命令。当她们从来到“夫”家,她们要百般做作,装出像“千金小姐”的身份。“小家碧玉”做了“少奶奶”,对待佣人们的手段,真比“大家闺秀”还来得“厉害三分”哩。

上一篇:
刘翔拍片:日烤、苦候、替身

选稿:姚琳琳 来源:申江 作者:黄隽洁


  • 沪黄金饰品零售价下调4元
  • 沪上卡拉OK暂无涨价计划
  • 晴热天气23日重返申城
  • 十一出境游部分报价出炉
  • 含钛项环能"电疗"颈椎?
  • "魔波"刚控 新漏洞又至

  • 申奥大福娃首次到申城
  • 上海党员干部:学习《江泽民文选》要学以致用
  • 卡拉OK版权使用费初步拟定 每包间每天12元
  • 晴热天气23日起反扑 周末前后最高温或超35℃
  • 同事间脱口"沪骂"击 新上海人倡议学文明沪语
  • 双节碰头预热境外赏月游 十一出境游报价出炉
  • 反扒联盟不该当"侠客" "替天行道"有些鲁莽

  • 上海国际车展靓丽车模
  • 一律先办入学手续 沪上出台政策资助贫困新生
  • 沪上半年临床用血实现自给 近期O型血较偏紧
  • 身上到处伤痕累累 丈夫不堪被虐待掐死发妻
  • 原声精选碟蓄势待发 "好男儿"欲打造国产SMAP
  • "淑女大学堂"速成为哪般 家长注重风范非性格
  • 大行星家族"扩容"将表决 专家阐述冥王星之谜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